《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七卷 第三百八十八章 王对王,大时代与小自在

黄埔无涯宫,另有一番王对王的戏幕上演。

这是无涯宫后庭的云间阁,狭长厅堂两侧,落地五彩琉璃墙和英石白墙相间而立,被琉璃墙渲染得缤纷绚丽的阳光透下,厅堂恍如天庭仙园般迷离。

三位高髻丽人款款行来,长裙曳地,云袖飘拂,环佩叮当声像是雨点敲打在琉璃墙上,撼得心口荡动不停,让静候着的段雨悠生出一股扭头就逃的畏惧。

“总算是见着妹妹了,说起来妹妹还得唤我一声师叔祖呢……”

隔着十来步远,当中那位丽人就语气热络地招呼着。见她凤目流波,粉颊如玉,绝美容颜让段雨悠也暗生自惭形秽之心。话音脆亮,蕴着一股少女的率真,挺直柳叶眉却透着直若有形的迫人气势。

“这位该是孤身毙杀恶霸盐官,统领大军沙场鏖战,天王军将皆承其衣钵,被称为今世穆桂英的严三娘严妃……”

这位丽人的压迫感太足,自她现身后,本让段雨悠目眩神迷的云间阁也瞬间沦为虚虚背景,段雨悠自是一眼就认了出来。民间关于这位严妃的说书传言简直是耳熟能详,不过这个师叔祖是怎么回事?

“姐啊,你说错了,该是曾师叔祖。”

右侧丽人掩嘴轻笑,这是个五官极为精致细腻,让人一眼看去,赞叹和怜惜之心就同时翻卷的江南女子。这一笑还自然而然地带出一分媚意,即便是段雨悠也心中一晃。不过瞧她清泓眼瞳深不见底,竟然也带着几分书卷气。

“这该是安九秀安妃了,听说她在主持通事馆,与洋夷交涉之事皆出她手,自己接下的肆草堂文书之职,还算是她的后任。”

段雨悠也认出了这位丽人,但还是没明白,自己怎么又再降了辈分。

“段老夫子跟着严姐姐学五禽戏,就是严姐姐的徒弟,段姐姐既是老夫子的侄孙女,那不就是严姐姐的师侄孙,啊,曾师侄孙么。”

左侧那娇小丽人一边转着碧玉眼瞳,好奇地打量着段雨悠,一边说着,嗓音如玉落珠盘,将活泼性子显露无遗。瞧她虽作妇人打扮,却只有十六七岁,脸上还满是娇憨稚气,加之那摄人心魄的深邃眼目,段雨悠顿知她的身份,关蒄关妃。这位王妃在民间没有太多知名度,段雨悠也没深入到工商和军队,只知她是李肆的小童养媳。

说话间三人已行至身前,段雨悠收摄心神,品着三人似乎无心的招呼之语,一股恼意混着凄苦骤然升腾。这就是下马威吧,三位王妃联手,来点醒她的身份。可怜她还没嫁给李肆,就开始面临后宫争斗的重压了。

“民女段雨悠,见过三位娘娘……”

她低头垂目,向三人深深福下。

“哟……还什么民女不民女的,段妹妹可别把自己当外人了,我们姐妹刚从英德白城搬过来,对这无涯宫还不熟悉,正想让你这主人家领着四处去转转呢。”

严三娘听不出段雨悠的语气,热情地拉起她。虽然自家心中也有些酸苦,可见这段雨悠清雅脱俗,除开浓浓书卷气,更有一丝气息跟李肆偶尔不经意流露出的倦懒相似,也是松了口气,就觉这段雨悠应该是个好相处的姐妹。

“主人家”一词,听在段雨悠耳里,更是冷酸讽刺,她勉力撑开嘴角笑道:“娘娘说笑了,民女都只在肆草堂帮着天王处理文书,就连这云间阁,也还是第一次来呢。”

严三娘微微蹙眉,她心思再粗疏,也感出了这段雨悠的抵触,热脸贴了冷屁股,心中很不好受。正想发作,衣袖却被安九秀轻轻扯了下。

“姐姐是领过大军的今世穆桂英,段家妹妹这般娇弱的人儿,还没习惯姐姐身上的血火之气呢。姐姐且先安置咱们的物事吧,秀妹跟段家妹妹说会知己话。”

安九秀主动请缨,严三娘心说也好,这般扭拧的人儿,狐媚子来安抚正好。

“是不是被四哥哥欺负了,所以怨上了咱们?”

严三娘扯着关蒄道别,再看了那段雨悠一眼,关蒄低声说着。她虽天真烂漫,却还是看出了段雨悠不对劲。

“若是真被欺负了,就不该这般怨了。”

想起范晋和管小玉那一对古怪怨侣,严三娘又是好笑又是担忧,已大致明白了段雨悠的心意。

“看来这位段妹妹,也跟我一样,都有着一颗不甘束缚的石头心呢。”

回想自己跟李肆的情路历程,严三娘慨叹摇头,对段雨悠生出一分怜悯之心。

这边安九秀问得直接:“你……是不愿进我们李家之门?为什么?”

段雨悠一惊,自己的心意表露得这么明显么?

察言观色可是安九秀的长处,见她这般神情,再跟从内廷那里听来的消息一对,心中已有了底,由此一颗心也沉了下去。若是寻常人家倒还无所谓,可自家男人地位非常,段雨悠自己也不是一般人,牵扯到的那人还是风头正起的文坛新秀,这般纠葛,一桩风波怕是要起了。

安九秀叹道:“真不明白,难道我家夫君,还不如一个新晋翰林能得你心。”

一道惊雷喀喇在段雨悠心中炸开,她圆瞪双眼,连连摇头:“这……这这,娘娘何出此言!?”

安九秀笑了:“肆草堂可非静室,特别是夫君处置公务的置政厅。别说段妹妹在里面睡午觉,就是在厅堂里打个喷嚏,内廷侍卫处的姑娘们都会记录在案,那可是一国之政的出处啊。”

红晕在段雨悠脖颈处升开,顷刻间染遍了胸口和脸颊,这般风情让安九秀也暗自赞叹,可一颗心也急速下沉,难道那事还是真的?

段雨悠正为自己在相当于宫廷正殿的地方睡午觉这糗事害羞,听得安九秀一声长叹,顿有所悟,也顾不得脸颊火热,抬头急声道:“娘娘可是想错了,民女非是心仪他人,民女只是……”

安九秀握住她的手,轻声道:“别什么民女不民女的,就算未来有差,你总是段老夫子的侄孙女,咱们还得姐妹相称呢。”

有安九秀巧心抚慰,段雨悠也放开了心扉。脸上红潮消退,她幽幽道:“我只是害怕……”

她话语惆怅,压抑了许久的心声倾泻而出。

“自小生在书香之家,没学会女红针织,被父亲和叔爷惯着,琴棋书画倒懂得不少。读过太多的书,帝王家是什么样子,自小就一清二楚。后宫争宠,母子夺嫡,多少血泪多少苦,虽是锦衣玉食,名位显赫,却远不如寻常人家过得轻松。”

“知事之后,我就立下心愿,不求富贵,只求得一间茅舍,有书相伴,自自在在的过完这一辈子。有能知心的郎君伴我,自是好事,相夫教子,白发苍苍时还能携手相伴,这一辈子也算历了尘世,若是没有,也不强求。”

“我不想嫁入君王家,那太苦。什么才子佳人,也非我所愿,那不过是梦中楼阁。我只想……只想过得自在,这都不行吗?”

一番心声道出,安九秀隐隐有些发怔,她想起自己跟夫君缠绵之后的一些零碎情话,夫君就曾说过,有时候感觉太累,真恨不得带着“老婆”和亲友,找处海外仙山,自由自在过着神仙日子……

“我家夫君,不是一般人,更非那种暴戾冷酷之君,你接触得久了,就该领会得到,他很疼女人的。”

安九秀早知段雨悠跟那个翰林在置政厅的一番交谈,原本还以为两人有什么情愫,现在看来,不过是段雨悠感伤自己如水中飘萍,想自在而不得的心语,跟那翰林并没有什么瓜葛。这就让安九秀松了口气,开始帮着自家夫君说话。

段雨悠眼中却更升起一股惊恐,李肆当然不是一般人,一般帝王。

“就因为如此,我更害怕!天王有时候不像是凡人,就如神仙一般……”

嘴里这么说着,段雨悠心道,你可知你家男人是怎么操弄一国人心的?人心就像是那张表上的一点一画,尽在他的掌握。嫁给这样的男人,自己连骨头都要被吃得不剩!他想给我什么生活,我不但没办法拒绝,还渐渐甘之若怡,我不想当身心都被人操纵的傀儡!难道连保住自己本心这点小小愿望,也是奢求?

就为这一点,她对嫁给李肆这事就满心抵触,而李肆自然也想不到,本想让她习惯跟自己相处的小小布置,却让这个姑娘更生出畏惧之心。

安九秀笑道:“他可不是什么神仙,不过也跟你一样,见多识广,学有所成罢了。”

段雨悠苦笑摇头:“说起来我比你们还早见他,五年前就跟他打过交道。那时的他,还没什么定性,跟着我叔爷满嘴不合时宜。却不曾想,五年后他就做出了这番事业,人也变得深不可测。”

她看向安九秀,沉沉地道:“再过五年,他会变成什么样子?他现在还只是个天王,等他登基为帝,那时的他,手持君权,心怀天下,他还会是现在的他吗?不,他不会的。他会成秦皇汉武,唐宗宋祖!”

不仅这语气,连带这话,也让安九秀玉脸煞白。

“可这些圣君身后的女人是幸福的吗?”

段雨悠的反问,读过一些书的安九秀下意识地就有了答案,当然是不幸福的……

“权力会腐蚀人的心志,让他变得面目全非。”

安九秀也下意识地想起李肆自己说过的话,看来这段雨悠,跟自家夫君在某些地方还真是像呢。

“我们都不是一般人,我们不能如一般人那般,只求自己的幸福。”

安九秀也被段雨悠说得心乱,正沉默间,一声脆喝响起,两人回头,却见严三娘站在不远处,满脸沉凝,眼角还闪着晶莹泪花。

“阿肆说过,每个人降世,都带着上天授下的一桩职责,这就是命运。你可以将命运看作是一桩负担,也可以看作是一桩恩赐。不管怎样,你想要挣脱这桩命运,就得付出代价。有时候,这代价比你履行这桩命运还要高昂。”

严三娘说着两人似懂非懂的话,想要细细品味,注意力却都放在了她的眼角上。

“姐姐,你怎么哭了……”

安九秀讶异地问,这也是段雨悠的心声,两人还注意到严三娘手里捏着一个卷轴。

“这是……阿肆的遗书……”

这两个字出口,不止安九秀两眼一翻,就要晕倒,段雨悠也如遭雷击,难道说……

“瞎想什么!阿肆要跟鞑子皇帝对决,他先留下了这东西。”

严三娘哽咽地说着,原来她伤心的是李肆即将面对生死威胁,而不是有什么大难发生。

“呃……”

安九秀一口气缓过来,顿觉胸腹翻江倒海,干呕出声。

“秀妹!你也……”

严三娘惊喜地叫道。

这一番情绪来回,段雨悠忽然觉得,自己正置身的这个时代,个人的幸福,的确是微不足道的一粒尘土,目光仅仅盯在这粒尘土上,究竟是对还是错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