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七卷 第三百八十七章 王对王,天地相撞

这个夜晚,胤禛在笑,康熙垂泪。

且不说民心和臣子心,儿子心他现在都捏不住了。

不止是胤禛胤祥两兄弟,今日他得了湖南巡抚叶九思的奏报,说了之前衡州石鼓书院的一场戏。叶九思在奏折里委婉透露,这是大将军的谋划,虽然没有实现,但难保大将军以后再以身犯险。他官微身卑,难以直谏大将军,只好上奏君前。

康熙先是震惊,觉得胤祯太激进,竟想在两军阵前亮相,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不说朝廷颜面,自己这个父亲也受不住打击。

再细细一品,一股恼意骤然上涌。哭孔,悼儒,借此事打压南蛮人心,稳住天下士子,这是好事。可你胤祯不跟朕这个皇帝商量,擅自定策,你到底怀着什么心思?

也许是胤祯怕自己担心,不敢预先说透吧。

这个自我安慰的念头升起,随即被纷纷杂杂的念头驱散,这两天,他满心就塞着一股愤懑思绪:人心都为谋己!

你一个还只是贝勒的皇子,搞什么哭孔悼儒,所图为何!?难道不是争天下士子之心!?争天下士子之心是为什么!?为的那位置!

朕确实属意于你,但现在还只是看你表现,你却急不可耐地要争人心,你置朕于何地!?莫非朕这金口定不了你的位置,你要靠着天下士子之心来定位!?

康熙的心声如殿外呼呼寒风,最终凝结为一句话:“人心都是朕的,朕给你什么,你就该接着什么!胆敢伸手取朕手里的东西,这就是悖逆!”

有那么一刻,召唤南书房当值翰林,拟旨召回胤祯问罪的话都到了咽喉,却被另一股苍凉心绪拉了回来。

儿子都大了,都能耐了,自己这父亲竟是再难如旧时那般,在他们心中立起巍峨不倒的身影,让他们事事唯自己马首是瞻。

这是儿子们的错吗?不,是自己的错,自己……的确不再是事事能遮护住他们,挡住一切风雨的父亲。不再是英明神武,治下国泰民安,绝无宵小之辈作乱的圣君。

“皇阿玛,新炮车造出来了,车样在此。”

一个声音提醒了他,这是胤禩,康熙才清醒过来,他许了胤禩进见,谈新造炮车一事。

着太监接过图样,看看垂手而立的胤禩,康熙低叹,这个儿子本也是个俊杰人物,奈何陷在储位之争里,满腹才华,也只能用在这般军国末事上。

展开图样,康熙漫不经心地看着,随口问了一句:“后轮为何要造这般大?”

以胤禩为主导的京城炮局一心仿造英华火炮,连带炮车也是钻研的对象。尽管透过细作和战场观察,大略知道炮车样式,却不明结构,更不知道内中材质,想山寨也不得其法。但在胤禩的全力督促下,炮匠还是对传统炮车有所改进。

四轮炮车,前轮小,后轮大,勉强能实现架在炮车上开炮的需求,更是方便挂上马车就跑。这般设计,更多源自于宜章之战的惨痛教训。百多位大将军炮来不及拉走,一门不落地被敌军缴获,胤祯心痛得不行。给胤禩亲自提过新炮的需求,那就是能及时拉走。

“要放在车上开炮,后轮就得承反坐之力……”

胤禩自然不好直接说这是方便战局不利好逃跑,只好含含糊糊说着。

“哼!尔等竟然畏贼如斯!未战先算败!”

康熙是懂炮的,略一思索就明白这设计的由来,蓬地一巴掌拍在书案上,吓得胤禩赶紧跪下。

“怕……没错,你们都怕,甚至你都有胆呈上这炮样,当朕也怕……”

康熙尖声说着,像是训斥,又像是自语。

“朕不怕他!朕何曾怕过他!?”

康熙脸红脖子粗地叫道,之前他起了招抚之心,不过是看到那李肆之军越打越强,治下地盘越来越大,之前预计的人心之乱也都落空。由此理智地判断,南蛮已经站稳脚跟,没有什么重大变故,再难靠武力剿灭。

他绝不是怕那李肆!

目光扫视,胤禩脑袋扎在地上,周围太监近侍都不敢对视,可康熙却像是看到了胤禩在撇嘴嗤笑,太监近侍脸上也闪着不屑。他心中一震,他是不怕,可怎么证明?人心,他正觉人心如沙,从手中缕缕滑落,儿子、臣子,还有治下万民,真的信吗?

人心要怎么收拾……

康熙纷乱心绪猛然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他亲至漠北,万军景从,臣子泪眼婆娑,激动得浑身发颤的场面。那时候,人心就如他挂在胸前的佛珠,粒粒在手,任自己摩挲。

康熙缓缓坐定,神色已然平静,要收拾人心,要挽天倾,终究得靠自己。之前就在头疼湖南主将的人选,现在看来,那位置老天早定下了。

“召王公大臣、九卿科道,朕要……”

透过琉璃窗看向南方天空,阴云郁郁,李肆就在湖南,若是能将李肆一举擒杀,这一场灾厄,也将如那日的噩梦,睁眼即散。

康熙轻声但却无比坚定地道:“朕要……御驾亲征!”

衡州城外,来雁塔上,轻轻挪开压在身上的粉臂,李肆正要起身,盘金铃却已醒了。

“四哥儿……”

带着模糊颤音的呢喃是李肆最爱听的,若换在往日,他定要挟着晨威,跟盘金铃再战一番,可今天不行,今天他得挥军向北,踏上前路未知的征程。

抚着佳人娇躯,李肆脸色却不怎么好看。盘金铃不敢再赖在他怀里,起床服侍他梳洗。直到李肆要离开,她才蹙眉开口,却被李肆深深一吻封住了嘴。

“别担心,管保那康熙老儿有来无回。”

瞧着李肆下塔的背影,盘金铃软回床上,沮丧地轻拍着自己脸颊。

“别说什么鞑清皇帝,就是妖魔鬼怪来了,也自有你这上天降下的圣人收拾。我是想跟你说……啊……都怪我自己!”

盘金铃在城中寻不到地方建英慈院,只好买了城北来雁塔附近一块地。李肆假公济私,将来雁塔暂时征用为天王行宫,跟盘金铃来了几日小别胜新婚。

原本想着趁这几日相处,就跟李肆道出要得归处的心思,让李肆赶紧娶了她。却不想李肆公务繁忙,每晚相拥缠绵,是他难得放松之时,盘金铃又无胆破坏那般温馨,时间一下就这么拖了过来。

待得她鼓足了心气,正要开口,一桩绝大消息传来,康熙要御驾亲征!要亲自来湖南跟李肆对阵!

这时候盘金铃更不敢开口,怕扰了李肆的盘算,就全心侍奉着李肆,助他舒缓身心。

今天李肆就要领军北进,盘金铃对他满怀信心,自是不担心战事,可想到自己的未来,却也满心幽怨,就怪自己胆怯。

李肆心中对盘金铃早有安排,只不过觉得时机未到,没必要先说透。这几天他也没注意到盘金铃的异样,现在么,更是满心充盈着康熙要来湖南的震荡。

康熙亲至,他不可能不紧张,这不仅意味着湖南当面敌军的表现将一改往日,还意味着战局有了重大变化。康熙要来,怎么也要带出大半京营,再加上北面调度的兵力,汇同湖南之军。在他当面,估计会聚出十多万清兵!

“好像自己有些弄巧成拙了呢……”

李肆并不清楚康熙决意亲征的心路历程,但知道康熙决心坚定。天地会从京城传来消息,说已经有十多名官员因为劝谏此事而被贬,兵部尚书赵弘灿就发了句什么牢骚,也被降了五级,随军效力。

这时候李肆隐隐有些后悔,他让龙骧军羽林军穿云贵插四川,不过是调动胤祯,让康熙再挤出北面兵力放到湖南来,配合羽林军的下一步行动,一举重创清军。一方面将湖南尽收囊中,一方面也是削弱清军在陕甘、四川和荆襄的兵力,以便他蓄足资源,下一阶段真正占住四川。

他本预料,康熙会再委派一位宗室领湖南之军,毕竟他在湖南只有一军万人,四川形势更紧要。再透过李卫放的风,惑乱清廷决策,让康熙把目光更多投向四川。大家在湖南缠缠绵绵打一场,然后进入到幕间休息阶段。

却不想康熙骤然鼓起雄心,把自己在湖南亲领一军的形势看作战机,要亲率大军,争得一战而胜的局面。即便不能解决他李肆本人,也要给自己拦头一棒。

“康熙终究是康熙……”

李肆叹气,看来自己还是小视了这个康麻子,再怎么说都是个统治一国五十多年的君主,经历过诸多风浪,直面挑战这点雄心总该是有的。

康熙振作了,李肆就感觉压力山大。

先不说双方兵力如此悬殊,对手毕竟是康熙本人,他李肆能稳操胜券吗?

“五年多了,每一步都在朝那个家伙逼近,如今他亲自来了,难道自己还要退步!?”

下了来雁塔,山水风光已从喧嚣战时恢复平静,听着湘江潺潺水声,再仰望来雁塔,顶层隐约有一袭身影眺望而下,那该是盘金铃,李肆心绪舒展开。

“在这湖南毙了康熙,天下大势就算砥定了一半!我怎么能害怕,我该兴奋才对!”

李肆再向北望去,王对王,咱们就在这湖南好好来番天地相撞!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