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七卷 第三百八十五章 惊风密雨帝心溃

几日后,赵昌捧着一份诏书,在畅春园大门口再恭恭敬敬地叩了三个响头,然后背着行囊,向北而去。康熙将他发落到了盛京,任新设的内务府盛京总管。看似抬举,其实是流遣。可赵昌却满是感激得浑身发颤,这是皇上仁慈啊,他听透了皇上的心声,要换是另外一个皇帝,今天他就该被埋进土里了。

雍王府,胤禛也在发抖,是吓的。他从没被吓成这样,即便几年前在广东跳茅厕也没害怕到如此地步,可见着陡然冒出来的李卫,还开口就道是给李肆带话的,听完了那话,胤禛再难抑制自己的惶恐。赶紧找来胤祥商量对策,在胤祥到来前,胤禛的目光始终在李卫的脖子上转悠。

胤祥听完李卫带来的话,脸色也瞬间煞白,有那么一刻,都想抱怨胤禛为何不先下了手,把这李卫径直剁了,埋进池塘里。

“下官先找了长沙府沈敬,请他向王爷传话,可他不敢。下官只好顶着他门下家人的名义,急急赶回京城,就为转达那李肆的原话,绝不敢欺瞒王爷……”

李卫一身褴褛,形容憔枯,不是他那大号身材,还真难认出来,这就是之前那个气势满溢的李卫。

本就被胤禛的目光扫得脖子发凉,现在胤祥一来,眼神也在他脖子上打转,李卫不得不挤出这么一句,看似表忠心,却是在暗自威胁。已经有人知道我的行藏了,现在要杀我,晚喽!

一边说着,李卫一边在肚子里嚼泪水,伺候这主子就是这般战战兢兢,稍不留神,就要被他剥了性命。可自己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再难回头,前路怎样,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了。

胤禛和胤祥对视一眼,都无力地瘫坐在椅子里。胤禛转了半天眼珠,终于一脚踹上李卫:“我是不疑你,可你要怎么向皇上,向其他人自证清白!?”

“下官……已无清白,就是李肆的说客,王爷你不愿接这条线,就径直杀了下官!”

李卫也豁出去了,咬牙闭眼说着。

这时候两兄弟都清醒过来了,杀了李卫是轻松,可李卫形迹已露,到时朝堂要人,要追问李卫回来的意图,他们怎么回答?

“皇阿玛终究揣着颗仁心,此事……就得直言进谏……”

胤祥忽然这么说着。

“直言!?说李肆要跟我联手,帮我上位,然后我分他半壁江山!?”

胤禛以为这十三弟烧昏了头。

“直言……李肆想求和……”

胤祥眼瞳里闪着精光,胤禛微微一愣,然后点头不迭,接着又再摇头。

“我怎么能瞒皇阿玛呢?那李肆分明就是在对我施离间计!”

胤禛是孝子,对文成武德,英明神武,睿识齐天的皇阿玛,那是满心服帖,他是真心好男儿,绝不欺瞒自己阿玛。

“是吗?”

胤祥和李卫都看住了他,没发声,可那目光却再清晰无误地道出这一问。

当然……不是,最早他去广东,就开始欺瞒康熙,从广东脱身,也是靠着跟李肆心怀默契。之后虽然坚持向康熙进谏,要以霹雳手段,决死之心对阵李肆,却未尝没有用上此策就必须用上自己的心思。

至于皇阿玛那伟岸的形象……

胤禛闭眼,脑海里闪过之前康熙踹自己时,扶住那瘦弱无力身躯的感觉。那是个……糟老头,自大昏聩,优柔寡断,色厉内荏,躺在往日的丰功伟绩上睡大觉,不被打得鼻血长流绝不清醒。

皇阿玛……的确昏聩!居然选了十四,他居然选了十四!之前宜章之战一败涂地,屁事没有!眼见湖南之战,又将是场败局,还以为靠着三四个月仓促练成的火器营能打败李肆的强军!?还指望十四靠着一场战功,顺利地拿到那个位置!?

胤禛脸色忽青忽白,期间还夹杂着红晕,变了好半天脸,他扫了一眼李卫,再看向胤祥,语气无比坚定。

“这大清朝势若危卵,众人皆醉,连皇阿玛都醉了,我胤禛还清醒着!这一国,除了我,还有谁能背!?”

畅春园清溪书屋,康熙正佝偻着背,朝大学士和两个兵部尚书高声唾骂,看书案上摆着的不是奏折,而是一部书稿,该是闻得急讯,才临时招来臣子商议。

“杨琳,该杀!从两广一路退到贵州,现在连贵州都站不住脚,居然被打跑到了重庆!他这两广总督当得真是舒坦啊。还有那郭瑮,昆明守不住倒罢了,他为什么不能朝南面退!?即便退进缅甸,也能征召缅甸藩军再打回来!他为何要退进四川!?”

康熙说到恼处,手臂一挥,书案上大叠哗啦飞洒而下。

“现在可好,四川一省,聚了三个总督!朕是一片仁心,可真别当朕不会杀人!”

康熙是气得快糊涂了,下方的大学士和兵部满汉两尚书也都心惊胆战,怕的还不是康熙,而是李肆的兵锋。

施世骠的八百里加急已经报上来了,荷兰人失利,自军未损,双方战个平手。施世骠这么说,到底该怎么信,康熙还在犯嘀咕,湖南延信的奏报也接踵而至,说李肆亲临衡州,自己背靠衡山孤道,独木难支,已撤到湘潭,等候胤祯大军。

一口气切作两段,康熙正要喘过来,再接到四川急报。李肆两军竟然打穿了云南和贵州,直奔四川而去!一路龙骧军由云南入东川军民府,看样子是要直奔成都府。一路羽林军由贵州进了四川遵义府,自然是意在重庆府。李肆在湖南以一军相抗,另外两军却是打着兜击四川的主意,这番大胃口的盘算,之前朝堂竟无一人能预先料到。

康熙一口气吞进肚子,化作熊熊怒火,急召大学士和兵部尚书商议。大学士和兵部尚书们也被这形势给惊得辫子直翘,四川南面是康巴藏区,藏人多有不服,而重庆府一带,往日就是夔东十三家的老巢,也正是李肆根基忠贞营的老关系所在。李肆要占这两处,不管天时地利如何,人和他起码是占住了。若是丢了这两处,特别是丢了重庆,四川乃至湖北都危险了。四川要丢了,李肆就真有了成就帝业的本钱。

“为今之计,就只有速调大将军进川拒敌。与此同时,还须调陕甘兵进川协防,只是在大将军进川之前,以四川总督年羹尧的资历和职衔,怕是难以调度陕甘兵。”

李光地咳咳提醒着康熙,别顾着发气,解决问题要紧。

“杨琳、郭瑮,革职!即刻锁拿进京问罪!授年羹尧……征西将军,统筹四川防务。在抚远大将军率军进川之前,绝不能让贼军撼动四川,重庆……绝不能丢!”

康熙一脚再踹倒书案,厉声下着旨意,还能怎么办?只能这么办。

“那……湖南当面?”

马齐大略知道一些康熙的谋划,有些忧心地问。

“湖南……”

康熙只觉一颗心径直坠入深渊,他想要的一场胜仗,还怀在胎中,就这么夭折了。

他对南蛮贼军的实力已经有清醒认识,没有经过火器化改造的旗营和陕甘兵,其他地方的旗营和绿营,集五倍之兵,也不过能取个守势,要攻基本就是个败字。

如果调胤祯入四川,湖南当面,再难有什么大动静,能挡住李肆那一军的攻势就要谢天谢地了,更不用说李肆亲临前线,该是抱定了一举吞下湖南的心思。

想到这,康熙头大如斗,四川不能丢,湖南更不能丢。可胤祯手下就五千旗营和四万陕甘绿营可用,虽然新编练了火器,却无法一分为二,跟李肆在四川和湖南的三军对峙。

唯一的办法,就是向湖南增兵,而且不能是一般绿营那种窝囊废,不出动京中火器营,怎么也难在湖南挡住李肆。

一番计议,众人凑出最佳应对。大将军胤祯就带五千旗营进川,同时调遣陕甘两万绿营飞赴四川,重点是保重庆府。而川南方向,就由年羹尧调度四川绿营和藏人兵马拒敌。

“调青海和硕特蒙古部之兵进川,怕是来得及的。”

见康熙还觉得此案不够稳当,赵弘灿加了这么一句,众人都点头。康熙沉吟良久,最终摇头。策凌敦多布只是被打败,没有尽灭,就怕那家伙在这时候乘虚而入,青海,乃至陕甘都得留下一定兵力戒备。西北……依旧是生死之敌。

大致方略议定后,还有一桩大事,就连康熙自己也拿不定主意,那就是该派谁为湖南主将。延信不足为帅,而且还要调京中旗营去,就不能是一般臣子,怎么也得是宗室皇亲,甚至是个皇子。可除了胤祯,再在皇子里架出一个大将军,这事明显不靠谱。

挥退臣子,康熙准备一个人琢磨,马齐却求请留下。待他人走了,他犹豫再三,开口说道:“听闻李肆将李卫放归了……”

李卫是谁?

康熙很疑惑,马齐斜着眼神再一说,他眼瞳骤然扩散开,老四的门人!?

“鸡屎大的事,值当朕耳闻么?”

正处于暴躁狂怒中,康熙还没把这事想得太深。

“听长沙府报说,李卫似乎要帮李肆给雍王爷传什么话……”

马齐一边说着,一边心想,老八你还的手还真长,眼见没什么希望了,就想着把你四哥彻底拍死。居然拉拢了长沙知府,搞到了这桩秘闻。也好,你是无望了,十四能上去也不错。但经历过这么多风浪,都知道一刻也不能马虎,老四始终是桩威胁,叔叔我就帮着你踩上这一脚。

“传什么话?”

康熙皱眉,本就沉在底处的心口又再重了三分。

“雍王和祥贝勒跪求陛见……”

太监畏畏缩缩靠过来奏报。

“呃,奴才告退!”

马齐赶紧鞋底抹油溜了。

若是在半刻之前,康熙绝对会道一声“乏了,不见”,然后训斥胤禛不安生在家反省。可现在……他不得不见。

“叫进!”

这一声吩咐出口,屋外忽然疾风大作,闷雷连连,淅淅沥沥的雨点就洒了下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