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七卷 第三百七十八章 战衡州:这是值得我亲临的圣地

衡州城如一条趴在湘江边的鳄鱼,瞻岳门就在又扁又长的嘴尖处。北面不远处就是自西向东汇入湘江的蒸水,在后面这一段也叫草河,草河与湘江交汇处,就是一线绝壁至江中的石鼓山,闻名遐迩的四大书院之一:石鼓书院就在这里。

除了这书院,一座古桥越过草河,跨南北而立,这就是草桥。草桥南岸到瞻岳门这一段,是一片旅店酒楼,红灯笼高挂,往日可是衡州最热闹的去处。当然,现在这时日,兵锋南北卷荡,业主们大多都搬进了城里,不敢再在城外逗留。

草桥北岸就是黄沙湾,清军在黄沙湾荒地里支起明黄华盖,自是来宣读“招抚”圣旨。谢定北一声令下,城门楼上几门小炮乱打一气,炮子大多落在草河里,溅起团团水柱,离那华盖还有一两里远,不像是示威,倒像是鸣炮迎旨一般,迎得清军哄笑不已。

谢定北被吓住了,脑子就转着日后有人“弹劾”他鸣炮迎敌,心怀不轨,自己该如何辩解的念头,赶紧喝止了炮击,也正好给了越草桥而来的清军使者宣读“圣旨”的机会。

“湖南提督?左都督?”

谢定北脸肉拧着,不敢说话,脑子里还转了一圈,自己这湖南招讨使,跟湖南提督到底谁大,然后赶紧朝杨俊礼一脸谄笑,躬身拱手,示意此处不是自己话事。

“轰他!”

杨俊礼倒是不客气,清军径直招揽谢定北,看来也是对衡州城防情况有所了解。派了个使者城下喊阵,不过是压己方气焰,最好的回应,就是把那使者轰成筛子。

咚咚两声炮响,像是打在了谢定北身上,他身子下意识地一缩,然后马上就挺直了。虽早有决断,可心中还是忍不住淌过一道淡淡苦水,以后自己跟北面,该是彻底绝了。

“果然是粗鄙的蛮夷!两军交战不斩来使的道理都不懂,三国都没读过!?”

北面清军大阵后方,延信七窍生烟。

“湖南提督何腾林引军至黄沙湾西五里处扎营,特来请安,求授方略!”

部下来报,延信才勉强压下火气。

“他离那么远干嘛?想给贼军端了大营?孟奎的虎贲军就在南面三十里的文昌渡,着他滚过来并营!”

然后他看向部下,手掌一挥:“赶紧掘壕!将这黄沙湾南北护好!再临江垒起炮坡,咱们这一军,任务就是将贼军死死堵在衡州之南!”

有部下艰辛地吞着唾沫:“南面不仅有虎贲军一军,还有当地城丁民壮,加起来不止万人,咱们跟何军门汇合,也不过三万人,可真是很难扛住……”

延信怒哼一声:“虎贲军统制孟奎不过是个无名大盗,既不是那人头珠帘吴崖,也不是血磨盘贾昊,更不是李肆亲临!我军数倍于他,占着地利,只求个守势,这都还怕!?”

部下们对视一眼,虽不敢再说话,脸色却都一片苍白。这些将佐之前在宜章之战的清溪山战场,已经领教足了英华军的凌厉。当时是五倍于敌,却依旧大败而回,现在单独对阵虎贲军,心中还是一点没底。幸好,如延信所说,他们现在是守方。

部下们心气勉强提振起来,延信却是暗自翻腾,心乱难止。

让何腾林带湖南绿营从西面突袭衡州,是他受胤祯所令而为。胤祯还在向南急赶,出于拳拳报父之心,胤祯想在自己赶到湖南战场前,先给康熙送上一道喜讯,那就是朝廷大军已经“光复”衡州。

接着胤祯的计划就是以衡州为饵,引虎贲军北上,倚靠衡州,败敌于衡州城墙之下。

这盘算是好,问题是先得拿到衡州。英华军之前一直没来拿衡州,现在内部又人心纷乱,想必更是不会在意。只有己方占住衡州,再以此为基地南下袭扰,对方才会明白衡州的重要性,继而领军北上。

何腾林执行的就是这任务,毕竟以延信之军南下,动静太大。却不想何腾林手下的绿营太没用,围攻衡州半月都没什么结果。眼见胤祯星夜飞驰,已领前军到达荆州,延信不得不上报给胤祯,砸了胤祯的如意算盘。胤祯只好动用后备方案,让延信督军急攻衡州。

延信一动,虎贲军就动了。有那么一刻,延信都想派人去跟孟奎商量下,你别来凑合行不?让咱们在皇上面前挣点面子,拿下衡州再说?反正你们的炮厉害,要再拿回衡州城不易如反掌?你要多少银子,尽管开价……

形势木已成舟,延信只好占住草河北岸黄沙湾,掘壕固守,待胤祯大军南下。清军一边挖坑一边心中犯嘀咕,这地方可是凶地,六十三年前,定远大将军,和硕敬谨庄亲王尼堪就是在衡州兵败身死,而对手是另一个李,南明晋王李定国。

延信的郁闷没有持续几天,三月初,虎贲军进抵西湖,衡州城头也升起一面大红双身团龙大旗,让延信一张脸顿时又青又白。

李肆来了!

“之前把衡州让给你,你不要,现在咱们要偷偷捡回来,你却像是被戳中了命根一般,亲自跑了过来,真是太无耻了!”

延信真想破口大骂,眼见原本的搭档噶尔弼被发落去了四川,他心中慌啊。本想借着拿回衡州,小胜一把,也好稳稳自己的位置,却没想又把那个大将军闻之腿肚子发软,皇上听到也要变色的李肆给惹了出来,这是何苦来哉。

“将军!将军!你没事吧!?”

直到部下唤他,延信才发现自己嘴里满是苦味,两眼模糊,身躯正摇摇欲坠。

“再掘壕沟!两道!?两道怎么够!?再加三道!”

延信的尖厉叫声在整座大营里回荡不停。

“那就是石鼓书院么……”

这时候李肆正在瞻岳门上看风景,第一眼看去的就是石鼓书院。天下有四大书院:除开睢阳、白鹿洞、岳麓三处,剩下一处就是这里,以尊荣论,石鼓书院在宋时被皇帝两度赐匾,名列四大书院之首,而以书院自身风景而论,石鼓书院更是当之无愧的第一。直入江中,卓尔不群,什么叫中流砥柱?瞧这石鼓书院就是。眼下是1717年,算算也有九百多年历史了。

“天王为何要亲身犯险?鞑子已如惊弓之鸟,即便那胤祯从北面带回善战之军,也无之前宜章之战的兵势,虎贲军一军凭天险和城墙而守,怎么也不会落在下风。”

杨俊礼很不解,即便胤祯大军南下,加上延信军,也不过六七万人。而此时虎贲军已经扩编到万人,加上辅助的湖南内卫和衡州城丁,可用之军逼近两万,即便孟奎统率之能弱于贾昊吴崖,要守住衡州,也该是没什么问题,为什么李肆又要带着禁卫营亲临战阵?

杨俊礼自己能想到的答案,就只是李肆可能又在构思什么大计划,要将衡州之战“炒”成宜章那样的大对决。

“这衡州……是处圣地,不仅留名千古,后世也会天下扬名。”

李肆含糊地说着,东北江中是石鼓山,书院之外,当年诸葛亮还在此料理荆襄事务。西面的西湖,就是周敦颐写《爱莲说》的地方。就近的演武坪,还是李定国败清军,斩尼堪的战场。

衡州承载着太多的历史,这些只是当世人所知的,而李肆所知更多。一百多年后,曾国藩就在演武坪募军操演,砥定日后“湘军”的根基。二百多年后,方先觉领国民革命军第十军,就在这里抗击日军四十七个昼夜,杀伤日军数倍于己。

南来北往,时势变迁,衡州就是这么一处圣地,如浓墨重彩的历史画卷,引得李肆也画性大发,要在这里涂抹上专属于自己的一笔。这是在向古往今来,魂灵寄于衡州的英雄致敬,也是向积于衡州的厚重历史致敬。

“颐公啊,现在不怪我把你拖了过来吧,这处战场,值不值得你呕心沥血画上几笔?”

李肆随口问着身边的边寿民。

“战场……此处若是作战场,真是可惜……”

边寿民的目光正被石鼓书院和草桥给紧紧吸住,回话里满是遗憾。

“主啊,赞美我的眼睛吧,我居然看到了这样美丽的景色,这还是人间吗!再有硝烟、炮火和战旗,那就像是天使与恶魔,征战于失乐园一般!”

李肆的御用画师郎世宁也跟来了,此刻正觉灵魂涤荡,在城头伸展双臂,疯癫一般呼号着。

“硝烟、炮火和战旗,那肯定是有的,不过……”

李肆看住了人影憧憧的石鼓书院,虎贲军没有去碰那里,清军也没碰,那是处圣地,双方都有顾忌,大批读书人聚在那,像是自有主张。

自有主张么,那是不可能的,李肆如此腹诽着。

“在那之前,说不定还会有一场无声的人心之战。”

李肆如此断言着,既是圣地,自然就免不了有些人将自己当作圣地之子,进而狂妄地向前多迈一步,想担起自己原本无力负担的重任。当然,背后绝少不了有心人的拨弄。

“趁着还没开战,我得先画好这失乐园平静时的模样。”

郎世宁却是手脚麻利地支起了画板,边寿民盯了一眼这老外,然后转头,依旧沉浸到前方那壮阔奇绝的景色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