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七卷 第三百七十五章 战衡州:诡异的敌我

样式是绿营的号衣,料子却是江南织坊的细布,脚上是布鞋,腿上裹着英华军那种方便绑腿。头上的凉帽还包着阳江产的桐油布,再见每人都斜挎着一个油布包,那是装火枪弹药的,谢定北嘴里啧啧有声。这衡州城守会的“城丁”,比一般绿营兵可是光鲜整齐多了。

这还只是身上穿的,取过一人持着的火枪,掂了掂分量,再娴熟不过地掰开龙头,拨弄扳机,又细细看了看被铜箍紧住的枪管,谢定北确认,这不是湖南自造的民勇火枪,而是去年英华民间铁坊赶工出来的火枪。之前国内有读书人在报上揭发商人向鞑清走私火枪,说的该就是这些汰换品。

英华军换装永历式火枪,两万多杆这种火枪就再没了用处,连内卫和境内民人都不愿用,可卖到北面,却比清兵手里的鸟枪乃至湖南民勇自造火枪强出太多,一杆五六两银子,也是十多万两银子的大生意。

这是衡州府城北面瞻岳门外荒地里,谢定北带着江得道等营中将佐正在“检阅”衡州城丁一部。尽管谢江等人都是一身民人打扮,可这二三百城丁却是昂首挺胸,目不斜视,一点也不敢怠慢。这几十人说是青田公司的司卫,来此整顿城防。就着这个名号,他们都不敢怠慢。毕竟自家的薪饷是衡州城守会出,而青田公司则是城守会的大东主。

在这名号之外,有点见识的人还将这些人另一层身份传开了,青田司卫?是现在的还是以前的?以前的青田司卫,那可是现在的英华军!

去年宜章大战后,北面朝廷就弃了衡州府,知府连带衡阳知县全跑了。原本衡州人都等着迎南面的“王师”,却不想英华军就在耒阳停下。满城人不是北逃就是南归,剩下的人正惶苦无依,却迎来了青田公司。

这半年多来,衡州似乎成了一座世外桃源,不见官府,就靠着青田公司拉扯起来的各类会社自治。北面清廷和南面英华的商人在这里大作生意,到得今日,衡州府城竟比以前还热闹。他们这些城丁多是之前的湖南民勇,也能在这份差事上挣到每月一二两银子,外带若干米粮,自是想着这平静日子能继续下去最好。

可最近风声四起,说北面朝廷要打回来了,他们正议论纷纷,不知该如何自处。本着内心,之前年羹尧在湖南将他们搅起来卖命,事后连烧埋抚恤银子都赖了个干净,加之南面英华军以一当十,百战百胜,这番权衡,三岁小儿都知道该选哪边。

但他们多是乡下人,哪知什么天下大势,就觉得北面朝廷终究是皇帝,南面却只有个天王,皇帝可是比天王大的。而且北面治了天下几十年了,龙椅上的康熙皇帝似乎长生不老,祖辈小时候都是那“吃糠喝稀”的皇帝掌着天下,现在祖辈老死了,康熙皇帝还稳稳坐着,那什么英华天王,真能打败康熙皇帝?

北面朝廷,还有康熙皇帝的名号,自小就在他们脑中印下深深烙印,积威太重,要这些城丁公然投效英华,他们也没那个胆子。

所以,绝大多数人都想着,就这么置身事外,只对付小偷盗贼多好?

可惜,时势推人,“青田司卫”的要员现身,他们也只能以下属姿态接受“检阅”,谁让人家捏着他们的薪饷呢。

瞧着这些城丁的凌乱站姿,再见到他们脸上的彷徨神色,谢定北心有所感,视线转向这部城丁的“管队”,一个年纪和他差不多大的矮壮汉子。

“衡州城丁北哨管队张震南见过大人!”

那汉子猫着腰一路小跑过来,拱手报名,谢定北乐了,我定北,你震南,咱们还真是一对呢。见这张震南的眼眉和身姿,他心中猛然一动。

“你……就是这般待上官的?”

谢定北下巴一侧一扬,目光自那张震南的凉帽上斜掠入空,腰身挺起,左手背后,右手虚虚比划了一个撩摆的手势。那张震南几乎是直觉反应,腰一下就软了,啪啪拍着袖管,一个干净利落的打千请安礼就展了出来,直到膝盖砸在地上,这才醒悟。

“以前是城守营的,还是哪处塘口的?”

谢定北朝旁边的江得道眨眼,那意思是说,瞧,咱拎出一个绿营当官的!江得道被上司这谄媚眼神闪得直翻胃,他虽是下属,却又是营中天刑社导师。谢定北这个圣武会的成员,战时是上司,平日却总在他面前甩尾巴,让他很是烦恼。

“小的原是城守营外委千总,大……大……”

那张震南不知道是被吓住了,还是没搞清这上官到底是哪边的,开口结巴不已。

“以前你还真得叫我大人,现在么……是另一番称呼了。”

谢定北还真有心摆谱,以前他是湖广提标中军参将,现在他是虎贲军后营指挥使,不管哪个身份,在这家伙面前都有足足的官威。

不过这个称呼他可不想再接下,英华军中现在都以衔级或者军职直接称呼,比如军中下级都称呼他为谢指挥,直属下级直接称指挥。“大人”一词,已被当作鞑子的陋称,再没人用。

“若是北面来了大军,你们要如何自处?”

谢定北扶起张震南,再这么问着。

“唯大……不,唯上官号令!”

张震南含糊表态,城丁们也都低头。

“清兵来,你们不止保不住饭碗,连吃饭的家伙都难保住!”

谢定北开始恫吓他们,唠叨了好一阵子,喷得张震南满脸唾沫星子,城丁们一脸煞白才罢休。

“不说了,现在见见你们的本事。”

接着进入到检阅的实战环节,瞧着这帮民勇出身的城丁,纷乱不已地装弹举枪,举枪射击更是个个扭头,原本枪上有的枪刺也被他们丢掉了,嫌没用,又沉。大多数人都没肉搏武器,少数几个腰间挂着腰刀,还有人揣的是杀猪刀。谢定北江求道等人只觉惨不忍睹,再难看下去。

衡州知府衙门,谢定北向罗恒交了底:“孟统制还没定要不要衡州,只让我在这扎一根钉子先看看情况,等我回去后跟孟统制说说。”

罗恒皱眉:“咱们捏住城丁的事,怎么也难瞒过鞑子的细作,不知道延信会不会有动作。”

谢定北嗤笑:“那家伙哪有胆子来夺衡州……”

胤祯大军北进后,留守长沙的讨逆将军延信兵力不足,就缩在长沙固守。加之康熙要玩钓鱼,想推着虎贲军统制孟奎来占衡州,让他跟李肆离心,就再没对衡州打过什么主意。

现在虽然清廷又有了动手的迹象,可胤祯大军还没过来,上到李肆,下到谢定北,都不觉得延信有那个胆量和力量来夺衡州。

鉴于清廷在湖南又蠢蠢欲动,李肆一面安排羽林军的计划,一面给虎贲军孟奎下达了择地固守,相机处置的训令。北到衡州,南到郴州,孟奎自己决定。为此孟奎开始评估衡州的情况,派谢定北来的目的也正在于此。

罗恒从青田公司的角度出发,自然希望孟奎能尽快挥军北上,拿下衡州。他跑到衡州来,也是要联络本地要人,稳定人心。可孟奎正干着更重要的事,虎贲军扩军整编的工作还没收尾,不愿在衡州提前大动,乱了他的章法。

这番微妙局势,让罗恒有些伤脑筋,如果那些城丁能靠点谱就好了。

“罗司董,我个人的意见……”

谢定北一脸灿烂笑容,正踌躇着这盆冷水该怎么泼才最温柔,让这个李肆的嫡系老人不会生恼。这些城丁抓抓贼匪还行,指望他们据城抵抗大军,太不靠谱了。

话还没出口,一阵枪声传来,起初谢定北还以为是江求道等人在验枪还是干什么,可这枪声绵绵不止,不一会儿,从十来响变成了数十响,最后竟是数百响,还是从西门传来的。

谢定北跟罗恒骇然对视,延信真来了!?

“招呼兄弟们收队!护着罗司董撤退!”

谢定北反应很快,就觉得衡州该是守不住了,现在跑掉还来得及。他来衡州只是查看状况,手下不过三四十名士兵,可没办法抵抗清兵大队。

“还……还有徐主祭,他就在城西外面!”

罗恒自然是要跑的,可之前还带了个徐灵胎到衡州,那是个要人,怎么也不能搞丢了。

“那神棍怎么也在!?”

谢定北暗自呻吟,看来是没办法先跑了……

等谢定北到西门外时,不止是枪声,连小炮都轰鸣作响,可他仔细一打量,却是疑惑不已。就见城外远处人影憧憧,硝烟升腾,却没见着两军厮杀,这是怎么回事?

“职下也不清楚……”

谢定北走后,江求道就将部下散到城丁里,跟着他们去勘察城防,自己在江边巡视,来得比谢定北还晚。

“召集部下……”

谢定北大手一挥,却僵在半空,他们装扮成商人护卫而来,可没带什么鼓号。

“不过这城丁打得煞是热闹,心气很高嘛。”

形势虽然乱,却没见着前方城丁溃退下来,谢定北和江求道又是欣慰,又是诧异。

“打!狠狠地打!一定要压过他们的动静!”

西门外一处田垄,数百人聚成几堆,正热热闹闹放枪不停。大多数都是城丁打扮,里面夹着几个寻常打扮的汉子,正是江求道的手下。田垄向西延展,百多步外是片林子,也正有团团枪烟升起,铅子远远射来,间或在这几堆人群中溅起几朵血花。

“老二,招呼他们把炮架到前面的土坡上去!怕什么?跟他们说,那帮鞑子手里的枪可比他们的差远了!这距离打过来,就当被蚊子叮了一下!”

“费小七,把伤着的拖出去,拿布塞住嘴,让他们别再叫唤!破点皮而已,咱们军中断腿断胳膊的也没他们叫得响!”

“魏胡子!黄麻子还没把翼长带过来,你再去一趟!”

一个像是官长的汉子正顾盼四方,手舞足蹈地指挥着。

“侯上官!又有咱们的兄弟来了,您看要怎么布置!”

有城丁朝这汉子喊道。

“去南面!占住那几间屋子,从侧面打那帮孙子!”

这姓候的汉子转瞬就有了安排,那帮城丁乖乖地领命而去。

“干死宝庆协那帮老马屁!”

“咱们衡州人可不是好欺负的!”

城丁们激昂地呼喊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