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七卷 第三百六十一章 神霄起,惊雷在即

“岳父请起,诸位叔伯请起,这不过是小小一试而已。”

李肆微笑着招呼众人起身。

“你们总将那些读书人当做另一类人,其实你们和他们,都是一样的,刚才那跪拜,不就再明显不过吗!?”

他语气十分深沉。

“人皆上天之灵,都是父母生养,为何会有贵贱之分?不过也是上天所定,人各有职,须得各执其礼而已。君王调济天下,臣子辅佐君王,万民自利相安,也如父母育子,夫妻相敬,兄弟相亲……”

明清交际,自东林党到黄王,都已经在提国何必有君,但那不过是探究学理,并非现实之论。此时之人,要跟他提国何必有君,那真是着了邪魔。李肆虽提“人人皆一”,也不是在讲人在现实中该无贵贱,而是人生而平等的本质。

“但是……”

李肆话锋一转。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三纲五常,是否能及于世间诸事?成厘定万物的大道?”

他摇头自问自答着。

“我看是不能的,到街上去打酱油,总得付钱,而不是先找族谱看看大家是不是亲戚,然后再按亲疏来算折扣。”

这一番“题外话”说得关田等人正一头雾水,李肆终于话归正题。

“那些读书人在争的,在闹的,根底就跟你们一样,都将血脉宗法之理扩于一国之政,扪心自问,你们跟他们有多大差别?我看差别就在,你们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而已。”

接着他叹气道:“大家心中相通的,还不止这一桩。天下一民,利出一孔,国只一声,政只一途,大家想占住的,不就是这个一么?”

李肆的话悠悠荡进众人心中:“外裹三纲五常,内驻绝它之一,内外皆一,非我即敌,对敌么,自然就只一个字,杀!”

众人神色严肃,却是眼皮连翻,份外迷惑。田大由算是深沉之人,此刻听李肆这一番话,也觉得置身云间,或者是青蛙入水,不懂……

李肆又笑了:“不懂是吧?此番动静,就是要将这道理说懂,要让你们、他们,英华治下所有人,都能竖起耳朵,仔细听进去。不过我李肆肯定是要照顾诸位老叔伯的,先就给大家稍稍说说,这道理就是……”

对着自己这班老搭档,李肆终于说出此番人心大作战的目标,或者说是底线。

“儒的归儒,法的归法,各守其位。英华海纳百川,谁都别想去占那个一,真正要得一的,是我李肆所承,上天所主的大道。”

沉默了许久,田大由忍不住还是问了:“这天主大道,到底是什么?”

李肆却转了话题:“这个问题,自有人来回答,你们等着就好。再说你们正在研究的那些课题,上面可也有天主大道的麟角。”

在佛山制造局,李肆已经视察了多项军工要务,包括还未定型的第二代燧发枪,新的燧发枪将用钢作枪管,机件的制造工艺也有了重大改进,枪支将会更轻更可靠,零件替换等维修工作也更简捷,同时所费工时更低,由此造价也将更低。

另一项产品也将出炉,那就是新一代步兵护具,靠着新研发的水力联动锻床,新的头盔胸甲将是冲压产品,结合佛山钢铁的新淬火工艺,足以抵挡二十步外清兵鸟枪和弓箭的射击。

连带而出的另一项新产品是刺刀,李肆对那尖铁棍枪刺始终耿耿于怀,倒不是它威力不足,而是用途太单一,不少士兵都自掏腰包在买短刀一类的副武器,以便应对复杂环境下的肉搏战。所以李肆也将新一代刺刀列入到今年军工攻关的课题里,未来英华军总算能名正言顺地唱刺刀歌。

其他诸如步兵装具、制式干粮、背包、双筒望远镜、炮兵观测镜等零零碎碎课题就不在佛山制造局手中,而是各类作坊接下,甚至还有英慈院担下了战地急救包的研发课题。

李肆来佛山制造局,重点是看火药和火炮两个分局的进展。

佛山制造局的火药分局领有两项重大课题,一项是增强黑火药威力,工匠们从配方、颗粒细密度乃至药柱药饼等几方面同时下力,如今在炮药上有了相当进展。另一项则更为关键,那就是底火的研究。

从某个方面来说,李肆是穿越者之耻,前世身为文科生,物理大概还残留着高中所学的知识片段,而化学么,则是忘得一干二净,给他一道化学反应的分子式,他绝对是如看天书。只是拜经常看YY小说所赐,还勉强能记得化学工业的基础是三酸两碱,而将战争从近代推进到现代的一项关键技术则是雷汞底火。

这玩意到底是怎么回事,李肆在小说里看过无数次,几乎都是看了就忘,他对火药局匠师交代这东西的时候,也只能用“一撞就爆”来形容,而成分里最重要的硝酸,他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说清楚。

原本这事,李肆以为只能找老外解决,早早就跟南洋公司交代过,聘请懂得化学的洋人,却不想翼鸣老道有了贡献。他从不知哪处乡野道观里抓来一帮道士,呈上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药丸,那是他们“登坛作法”的隐秘之物。朝地上一甩,噗嗤一声,烟雾缭绕,煞是神异,让李肆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刺客忍者的遁术……

道士们在李肆面前演示了一番,除了烟雾的硫味,李肆还闻到了极为浓烈的雄黄味道。隐约记得抗日战争时,八路军新四军也都搞过雄黄引火药,可那好像是要跟氯酸钾配合,那氯酸钾的制备可也是桩绝大难题吧……

这些药丸到底是什么化学成分,李肆可没那本事分析出来,只好让这些道士转职火药局研究员,在找来洋人化学家之前,先试试这悬乎的本土底火之路。目前研究出的底火,效果虽然合乎要求,可靠性却还差得太多,看来还需要长期研究。

底火是划时代的技术,李肆也没指望现在就有成就,他更关心的是新式飞天炮,这可不是单纯的火炮,说来也拜李肆的课题研究体制所赐,这个单纯课题,被火炮局一路搭车,加了若干项分支课题上去。

三根密封铁管组成一圈环形炮架,将粗短炮身裹在其中,这就是搭车课题之一:液压制退炮架。

这东西李肆很早随口提起过,广东炮匠当时就说,恍惚跟战船上的猛火油柜相似。其实二者并不一样,猛火油柜是靠虹吸原理,来回拉动杠杆,将火油持续喷出。但这事换了角度来看,若是火油没喷出去,杠杆不就要被推动么?

李肆无比佩服工匠们的联想,不必他再作细致解说,靠着猛火油柜的成熟机理,工匠们举一反三,很快拿出了设计,但却撞在了工艺和材质的难题上,火炮后座力太大,密封传力很成问题。

原本这个课题一直冷在设计图上,现在研制新的飞天炮,就成了一个绝佳的试验平台。飞天炮的后坐力不大,用上液压制退炮架,可以推动这项技术更加成熟,给以后用在其他火炮上积累经验。

另一项搭车课题是楔式炮闩,之前的飞天炮已经采用了后膛设计,但都是简单的炮身外扣锁设计,毕竟膛压低,外扣锁已经能应付。但新的飞天炮是营属火炮,要求射程至少在一里以上,原本的后膛设计再难用上,必须换新方案。

用楔式炮闩,加黄铜药筒,这并非李肆的教导,而是工匠从佛郎机炮原理上自己推导出来的,螺式炮闩的思路也有,但目前的工艺却难以保证螺纹的精确度,毕竟钢加工技术在英华才刚刚起步。

佛山制造局有几处炮场,新式飞天炮的试射在临海炮场进行,一处平静海湾被各色标杆圈出一大大扇面,直弧线条层层铺开。

“常规射击!”

试炮指挥一声令下,炮口斜指天空的飞天炮发出沉闷轰鸣,李肆没去看炮弹,而是看炮身,就见地面扬起一层烟尘,两轮大架的飞天炮并未后移,炮架上那粗短炮身向后沉了老大一截,又迅速朝前复位。

“半英里三十丈,误差二十丈!”

瞭望看着前方那道水柱,很快报出了数据,如今英华的度制确定为一丈十尺,一尺大约就是33.3厘米,军事术语中,一“英里”为三百丈。

“制退架完好,可以继续射击!”

检验员也作出报告,目前制退架还只是试验品,每射一炮就得仔细检查。

“急促射击!”

李肆在场,指挥鼓足胆子,下令进入下一阶段试验,这可就是完全实战水平的测试,不再检验制退架。

十发急促射击,射速几乎达到了一分钟两发,李肆很满意,这新式飞天炮技术上已经没有问题,后面的问题就是降低成本和工时,以便批量制造了。

“天王,这是定型试射,如今圆满成功,天王应该为这新炮命名了。”

田大由问道,关凤生等人也都热切地看向李肆,名字落定,他们的成绩也就板上钉了钉。

想想如今的英华局势,李肆心说,接下来还真有一炮等着轰鸣呢。

“这一炮过去,就像是神霄惊雷,敌人绝对会胆战心惊,就叫……神霄炮吧!”

李肆的起名本事一如既往的烂,可这是君王赐嘛,没谁敢出声说太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