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七卷 第三百六十章 康熙撒手腕,李肆折了腰

“鹿四十六只,狐十八只,兔三百……”

“好了,细细作册,记入内档。”

明黄大帐中,坐听四面轰鸣声不断,康熙挥退了前来禀报战果的太监,肃容环视一帐内的王公大臣。

“南面之事,朕沉心屏息以对,尔等却暗中鼓噪,道朕怕了那南蛮,如今所见,可是定了尔等的心?”

枪炮声如此密集,这些王公大臣都有些坐立不安,听得康熙这话,都如鸡啄米一般点起头来。康熙此次出巡塞外,名为秋狩,实为操演,操演的还不是满洲骑射,而是火器实战。看来宜章之战,朝廷是真被打痛了,康熙也不得不开始调理军制。

李肆连通洋夷,军强,还挟工商在手,国富,这已不是一般敌人,威胁甚至在三藩和噶尔丹之上,现在朝廷和康熙都以“南蛮”称呼英华,忌惮由此可见一斑。

“逐鹿天下,莫过于两途,一在人心,二在器利。南蛮作乱,蛊惑之人心不越两广之地,现在更是变乱大起,不足为惧,而器利么……”

康熙挥手,太监们将他书案上的永历式火枪交给众人传看,两军交战,拿到英华军普通步兵的装备不算什么难事,这是胤祯从宜章战场上带回来的。

“大将军呈上了宜章之战纪略,其中说到两处要点,火炮之外,南蛮倚重的就是这自来火枪。远近相合,射远倍于鸟枪,其速更快三成,但是……”

康熙摇头:“但是这自来火枪,朕禁中不下数十款,每款都比这火枪精致,威力也未必差它。昔日也有人提及,要在军中汰撤鸟枪,兴这自来火枪……”

这人是谁,大家心知肚明,当然就是又在坐冷板凳的胤禛,这四皇子天生命背,南蛮之乱就是他搅起的,宜章之败,他也难脱暗中扯后腿的嫌疑,所以即便他的话说到了点子上,也不再为康熙所信任。

“当时朕思这自来火枪费工价高,须得再下气力改良,却不料南蛮勾通洋夷,已有所成,这是朕的疏失。”

康熙自责了,这可是绝少有的事,在座诸人赶紧出声,不是斥责办事之人懈怠,就是骂那南蛮狡诈,而皇上自是英明睿识,早已洞察的。

康熙轻飘飘一句话将之前忽视器利的错误揭过,然后道:“这自来火枪也非神器,一人在手,怎么也难敌十杆鸟枪,十人在手,方可与百杆鸟枪相抗,千人相聚,就能胜万人,因此广为营造,方是胜敌之策。南蛮强军不过两三万,只要朝廷大军与敌同器,即便算上火炮之差,十万持自来火枪之军,怎么也能胜过南蛮!”

众人心弦震动,还真是要大改军制了。

康熙却转了话题,说到胤祯总结的第二桩经验,他举起一根带着扣环,长约两尺多的尖长铁棍道:“南蛮之军的自来火枪还都带有此等短刃,上得火枪,就变枪为矛。我朝廷大军历来分长短远近之兵,可南蛮却是远近一体,我大军虽有十万,能同时与其交手的至多不过三成,如此焉能胜?”

当啷一声,他将这枪刺丢在地上,沉声道:“朕决意,重建火器营编练衙门!今日招尔等共议,就是要厘定万全细制!”

康熙环视诸人,将这一策加了限定:“编练衙门所涉之军,含京城、西安、荆州、福州、杭州五地旗营,外加陕甘绿营,各省督抚不得擅自改动军制!违者重处!”

众人点头,这是必须的,旗营加陕甘绿营二三十万,得了利器,就算只出动一半,也足以解决掉南蛮。若是让绿营也得了这等利器和战法,怕是驱走前狼,后面又跳出猛虎。

兵部尚书赵弘灿还有些忧心,他总觉得时间没在自己这边,“皇上,旗营改器练新战法,非三五月能成,眼下南蛮人心浮动,正该挥军直进。朝廷虽还在青海用兵,若是振起十分气力,也还是能有同时用兵南方的余裕……”

康熙语调冷厉:“此乃生死之决!未有十分把握,绝不可再轻举妄动!”

他又舒展眼眉:“但朝廷也并非坐视,朕……自有手腕。”

康熙撒出手腕,英华已有所知,肆草堂里,段雨悠的目光落在“催雨行动”总表某条线上,找到了这一旬的节点,上面写着“于汉翼”、“尚俊”、“罗堂远”三个名字。用红笔将三个名字圈住,再作了模糊备注“文报分交各处”。

这条线名为“北风”,自然就是“催雨行动”激起治下动荡后,北面清廷会有什么反应。所涉及的经办人就是三个情报头目。他们的报告段雨悠无权查看,三个头目也只是派人到肆草堂来报备一声,具体的报告都直接呈送给了李肆,让段雨悠既是释然,又是凛然,这李肆做事的章法,还真是井井有条,泾渭分明。

佛山,李肆仔细看了情报部门的报告,摇头暗笑,果然如此,说到整治人心的手腕,康熙也算是个宗师级别的人物,若是平等对敌,李肆未必能赢他。可问题是,康熙所为种种,在李肆前世,已被嚼烂剖透,他能出什么招,李肆闭眼就能一一道来。

分化瓦解,区别对待,这是第一招。清廷的细作暗探潜入境内,在乡野四处张贴告示,宣称过往“投敌”的文武官员,只要反正,概不追责,而愿意投效清廷的英华文官也不问逆反之罪,二者一同原职加两级!知县拔道,知府进抚!武官待遇更是优厚,目长就能得千总,康熙更为军统制开出了一省提督的高位。

第二招则是引人相疑,汤右曾、史贻直、萧胜、李朱绶、谢定北等人更是指名道姓地招揽,甚至段宏时早前递呈的“投告书”也被当做是他忠心清廷的证据,抖搂出来要他早归“王化”,朝廷愿以学士之位相待。

第三招是虚言形势,空造压迫感。说李肆这颠倒伦常之国,迟早要沦为不知廉耻的禽兽之国。现在士子们挺身而出,却遭了血腥镇压,不就是最好的证明么?眼见英华乱起,不日就将崩溃,到时朝廷大军压下,不但富贵不存,身家性命更是堪忧。最后历数本朝以来各项反乱,结果如何云云,敦促一般人等,尽早北归,不要与无君无父之流继续同流合污。

单单告示就是这三招,昔日康熙对阵吴三桂的老套路,当时显了不少效果,吴三桂旗下诸多军将都在这三招下投了清廷,瓦解了吴三桂在湖南与清廷相持之势。

配合这人心攻势,清军在广西、湖南和福建三面也都有所松动,杨琳退出了桂林,施世骠退出了漳州,湖南方面,延信自是不能再退,却也收缩了兵力,绝不越过长沙府城外一步。

根据清廷和康熙的经验,内部不稳,地盘扩展后,军中将领都将会有自己的一番小算盘。比如掌湖南一路的孟奎,掌福建一路的萧胜,他们当前压力减小,地盘扩大,足以自成一路。在这人心攻势下,肯定会开始为自己谋划前途。即便不能引得他们投效,也能让李肆跟部下相疑,到最后他们不得不反。当年吴三桂旗下诸多将领,都是这般再投清廷的。

“二次元世界的人物,看三次元世界,总是看不懂的。”

李肆如此嘲笑道,康熙和清廷的目光还是落在古时,先不说孟奎和萧胜等人有没有反他的心思,就说英华军跟一国工商的交织程度,怕是他们难以想象的。英华军的薪饷、训练、军备、后勤乃至思想教育都自成体系,看似一军,其实背后缠着多张大网。掌军之人,只管作战指挥。军将要反,能不能带走身边的亲兵都难说。

萧胜倒是个特例,他还掌管海军署,可即便不论人心,就说这利,他给了萧胜一个大海军之梦,这利,康熙能给得起?

康熙这一番手腕,倒是损不到英华实处,可人心因此而更加浮动,局势更加迷乱,这害处却不能不面对。

李肆书案上堆着厚厚一大叠各地呈来的书信,全是剖心析胆,强调自己绝不受清廷蛊惑的誓言效忠书,有以李朱绶为首的天王府官员,有以惠州知府巴旭起为首的地方文官,也有安金枝为首的英华工商,就知道这人心搅动有多厉害了。

田大由、关凤生、邬亚罗、林大树,何贵等老搭档更是凑在眼前,满脸痛切地异口同声道:“杀!”

这些人在佛山相会,一方面呈报技术研发进展,一方面也是李肆念及很久没跟老搭档们齐聚,专门召集而来的。

可对他们来说,现在更重要的是稳定人心,那些公然叫嚣要作反的士子十恶不赦,必须狠狠杀一批,李肆还稳坐钓鱼台,是不是太优柔寡断了?

“天王该是要放长线,钓大鱼吧……”

田大由稍微冷静一些,猜测着李肆的用意。

“没错,放长线,钓大鱼,但我钓的这大鱼,不是那些士子,杀人容易诛心难,眼下火候还未到。”

李肆悠悠说着,却引得众人更发了急,听这话,不仅还要坐视局势混乱,而且还不会对这些士子下重手!?

被一片喊杀声包围,李肆面色沉重了,他缓缓起立,拱手折腰,向众人深深拜下。

厅堂里一片静寂,众人呆了片刻,然后在关凤生的叫嚷里清醒过来。

“这……这可使不得!”

关凤生咕咚一声跪下了,李肆虽是他的女婿,却更是一国之君,现在还只是天王,不定明年就要登上帝位,这一拜他可受不起。

田大由等人赶紧跪下,心中都在自责,刚才自忖是李肆老叔伯,老搭档,说话不注意分寸,这下可让李肆着了恼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