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七卷 第三百五十七章 要战人心,先上马甲

此时越秀书院外已是人声鼎沸,呼号冲天,广州县典史陈举带着大批现在改名为“巡警”的兵丁到来,一顿木棍加辣椒粉的联合攻势,两方人马的冲突在即将突破流鼻血程度时就戛然而止。

可越秀书院外的喧闹不过是一场浩大风波的前音,事态迅速升温,直指英华治下深处的人心。

“绝不能让这帮读书人再骑到头上!今日还是白身,骂天王只被小惩,明日当了官,杀我们商人,就如那‘清官’张伯行一般,是不是也会没事!?”

“天王如此娇纵读书人,真是凉了我们的心!我们可是始终站在天王背后,助他打出这一番局面的同心赤子!”

“联名上书!要天王狠狠敲打敲打那帮腐儒!这英华可不比以前,是咱们工商的国。他们读书人别想再来左右朝政!一语定我们工商的生死!”

广州青浦,那栋汇聚了三江票行总部、青田公司总部和工商总会三根英华顶梁柱,被人称呼为工商三衙的大楼里,工商总会的会董们正在慷慨陈词。

“天王优容读书人,不过是为安天下人心,根底还是要靠着诸位的。此事的处置是一桩大工程,天王早有谋划,诸位须得安心。联名上书之举,无助于平息事态……”

天王府工商署署长,工商总会监事彭先仲劝解着众人,可不知为什么,他一改过去犀利言辞,就是在例行公事,这些话可难以安抚人心。会董们心知肚明,此事彭先仲肯定也是站在他们这一边,对李天王的处置颇有微辞。

工商总会在暗聚风云,士子们也没闲着,广州贡院,数百士子也正聚在一处,听着一个苍凉高声慷慨陈词。

“李天王在这岭南复我华夏,他立国为王,凡为汉家子,都应景从!都应尊仰!可华夏得复,道统却还未复!圣人大道,千载相传,我华夏之为华夏,此乃根本!天王靠工商起家,却不能靠工商治国!诸君,此乃我辈士子慷慨而起之时!”

“但那白衣山人之言,却非我辈士子效仿之举,言政须谨,岂能以意气论国事?天王未治他的罪,已是极显优容,这可是历代未有的宽宏胸怀!诸位该做的是弃绝那白衣山人文中之意气,以理以学,循臣礼与天王论政。若是乱了君臣之义,肆言无忌,不仅于我辈之道无益,甚至还会逼得天王闭了这亘古未有的自在言路……咳咳!呸……”

讲话的是今科举人郑之本,还没讲完,一堆烂菜叶劈头盖脸就砸了上来,他这温吞水的主张,要跟白衣山人划清界限的立场,让年轻士子们嗤之以鼻,群起而攻。

“你怕是为了那金殿提名,才要诋毁白衣山人吧!”

“什么宽宏胸怀!?李天王能比得宋仁宗!?老秀才给成都知府上反诗说‘把断剑门断栈阁,成都别是一乾坤’,仁宗都不以为然,反而把那老秀才拔成司户参军。白衣山人还只是刺讽国政,李天王就当作要案处置,他哪有什么胸怀!”

“说得是!李天王不敢治白衣山人的罪,不过是人家骂得好!骂到了痛处!他无言以对,他知道白衣山人背后,站着咱们这些铁骨赤胆的士子,这才不敢发落!”

“没错,就该趁着这股大势,将这英华的铜臭味涤荡干净!咱们公车上书去!”

士子们纷纷攘攘叫嚣着,郑之本一脸红一脸青地退下,他儿子郑燮混在人群中,虚虚伸手来扶,一副遮遮掩掩怕被旁人见着的嘴脸,气得郑之本一挥袍袖,扭头就走。

“郑兄,这帮士子血气方刚,就当那白衣山人是完人,谁敢说他坏话,谁就是罪不容赦的公敌。咱们都有那般过去,别太放在心上。”

贡院廊道里,一位穿着红衣官服的老者安慰着郑之本。

“一群无头苍蝇!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老者身边还有个年轻的绿衣官员,面目竟与这老者依稀相似,他盯着这帮躁乱的读书人,眼里满是鄙夷。

“屈主事,屈司曹……”

郑之本向这两位官员行礼,心道人家父子就能齐心,自家儿子怎么就总是不愿跟自己同道呢?

屈明洪,现任天王府尚书厅礼科主事,他儿子屈承朔是刑科司曹,身为岭南大家屈大均的后人,深受士子们尊崇。

“为何不拦着这些年轻人?他们要逼怒了天王,前路可不堪设想啊。”

郑之本忧心地说着,屈明洪所掌的礼科文制房,管的就是乡试会试一摊事。

“拦得一时,拦不了一世,与其拖到会试再生乱子,不如现在就让事情明明白白显出来,这样朝廷才好在明面上作出处置。”

屈明洪这般说着,郑之本却是一怔,他隐隐听出了屈明洪的意思,片刻后长长一叹,再看向那帮正在鼓噪的年轻士子,心说原来英华朝廷里的读书人,也都想着借着这个机会,看看李肆在这言路,甚至国政上,到底会有怎样的底线。

“就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为此一探而流血。”

郑之本摇头慨叹,悲悯而无力地思忖,为何士子血气,总要被他人玩弄在指掌之间……

眼见两方人马摩拳擦掌,憋足心气,都要联名上书,乃至聚起人马,去无涯宫宫门前叩阍,这是历代政治斗争的传统路线,大家再熟悉不过。

却不想两边都有了新的动向,工商总会那边,彭先仲多说了一句话:“天王不是为工商总会办了《工商快报》么?安老爷子也自办了《黄埔新报》,之前只是联络商情,印得不多。诸位要说什么话,为何不在报上说?让英华治下所有工商都看清读书人的面目,站到我们这一边,这样的声音,天王自是不能不听。”

会董们一愣,没错啊,现在国家越来越大,他们工商总会的分量日益摊薄,就靠一干会董,声势还真是不足,用报纸号召其他人跟自己站在一起,气象自然不一样。

“咱们出钱找愿意为咱们说话的读书人写文章!”

“咱们出钱加印!”

“干脆咱们自己出钱办新报,就专骂那帮腐儒!”

工商总会的行动统一了。

士子那边正在讨论该谁列名在前的事情时,越秀书院的一帮编修们跑了出来,声称要继白衣山人的事业,另办新报,专刺国政。这下士子们再无联名上书的念头,直接搅动舆论可比跑到宫门前叩阍来得方便,也来得安全,就白衣山人的遭遇而言……

无涯宫肆草堂,段雨悠受到彭先仲和雷襄的文书,低声嘀咕道:“雨点落了下来,现在……就该转风向了。”

一边说着,她一边提笔,在那张“催雨行动”的总表上找到当今的时间点,给上面标注的彭雷二人名字划了个勾。

再端详这张总表,看看那些条目,段雨悠总觉触目惊心,这些手腕,该是何等智慧才能凝练出来的……

李肆已往广西而去,现在该在佛山,整项行动,行前他已将所有构想交代清楚,由段雨悠整理为条理清晰的表单,并且跟相关人等交代清楚。后续之事,段雨悠只需要将进度定时禀报李肆就可。

“问题出来了,就不能压不能捂,更不能后知后觉,被真正的敌人抢先利用。”

“所以要先行一步,把事情炒热,对立两方才能浮现出来。”

“接着要搞混事情,把对立方向引得更深更大。”

“这时候已经有足够多的人投注心力,方向一转,这股力量,裂石断金,就是一柄利刃,正好用来诛除藏在深处的敌人。”

这是李肆当初对段雨悠讲到的行动总则。

“谁是真正的敌人?呃……天王此举,真正目标是什么!?”

段雨悠不解,不是白衣山人,不是士子么?

李肆嘿嘿一笑,目光飘渺,似乎在回忆什么。

“你叔爷曾经说过,我李肆,最擅长的就是搂草打兔子,真正的敌人,就是英华治下所有人的人心,真正的目标,是让我英华天道深入人心。”

接着他话锋一转,主题散漫,思维跳跃,段雨悠要很聚精会神才能跟得及。

“要让天道深入人心,就得靠教化,而这桩教化,就不能光靠夫子,还得靠出书印报。另外呢,出书印报是桩大产业,可活字版用得少,雕版又太贵,书报不兴盛,朝廷在这事上就挣不到钱。我也一直在努力,办了好几份报纸,可成本太高,推广太难,都不怎么赚钱,没人跟在后面大办特办。”

段雨悠嚼了一阵这话语,暗暗白了一眼李肆,心说那白衣山人可真是没骂错,这英华的国策,不就是商人治国么!

“操弄人心,可是极其危险的事,当时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她没好气地嘀咕道。

“危险……嗯,是挺危险的,所以呢,谨记此事的第一要则。”

李肆自信满满,这事他可是专业行家,前世身经百战,更有眼花缭乱的人心战史可供借鉴。

“要战人心,就得学会分身术、障眼法、左右互搏等等法术……”

看着段雨悠那忽闪忽闪,充分表达着“不懂”二字的眼瞳,李肆笑道。

“这一桩,就是先上马甲。”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