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七卷 第三百四十八章 排队队,吃果果

“岳超龙……挺不错的汉子,跑了也就跑了吧,本就对不住他,去投了李贼,也怨不得他……”

长沙,抚远大将军行辕,胤祯长吁短叹,虽在说岳超龙,却是在想着自己。

还在拨着算盘的陈万策没接话,胤祯不得不直接问了出来:“接下来我会去哪?南面、西北还是回京?”

噼噼啪啪响珠声顿止,陈万策劝解道:“大将军,你就是皇上的颜面,怎么也不会让你现在回京。西北事起,南面还需屏藩,宜章之战,大将军不过是小挫,不必放在心上。”

砰的一声,胤祯一巴掌拍在书案上,再难控制自己的情绪。

“我怎么能不放在心上!?我败了!败得很惨!皇阿玛对我的托付全然落空!数万将士被我葬送了性命!我骗不了自己!你们,延信、你,还有刘世明那帮人,帮我做的这番粉饰,我感恩在心!可我很难受!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扛下这大将军之责……”

这些话在心底里压了许久,胤祯几乎是半哭着在念叨。陈万策不敢直视,从眼角里见到这年轻皇子真情流露,心说今上选人其实很有眼光,这是个赤诚之人,不过是太年轻,历练不足而已。

“大将军,大军胜败之责虽是你一人担着,可宜章一战,还有太多战场之外的事,非大将军一人独掌。”

陈万策的劝解让胤祯更是难受,他连连摇头,不愿面对。

“岳超龙不是那种悖逆之辈,李卫是四哥的心腹,那人我见过,是个好汉。胡期恒虽然不熟,可也是年羹尧的亲信,怎么也不会通敌,至于四哥……那更是无稽之谈!”

陈万策沉声道:“下官可未言及雍亲王,但李贼招招直奔我大军要害,难道跟胡李被擒无关?那岳超龙在郴州统数万民勇,攻数千贼军不得,湖南提督何腾林还语及此人懈怠怯战,为何宜章之战却骤转神勇,舍了中军去强攻清溪山?下官不愿诛心,可此人终究还是投了贼人,再难洗脱他的嫌疑。”

胤祯愣了好一阵,目光涣散,嘴里嘀咕道:“那怎么也跟四哥无关。”

陈万策心说你信不信无所谓,关键得皇上信,可很遗憾,皇上不是念着刚复了雍亲王的位子,再整治未免太儿戏,恐怕现在又把雍亲王撸了王位,径直圈禁了。

“京城回不了,那会是哪?”

胤祯没在这话题上深入,再转到了自己,连带这支大军的前路上。说起来还拜之前各路兵马未及聚齐所赐,他退到长沙后,账面上还完好的兵力居然有三四万之众,加上收罗的残兵,还能理直气壮地上奏说大军未损筋骨。

现在胤祯最担心的就是康熙要他带兵朝南,跟李肆再度对峙,在他看来,要跟李肆那支强军正面对战而不落下风,怎么也得十万勇武堪比陕甘绿营的兵丁,再有三五百位大将军才行,更关键的是,得有平坦广阔的战场。

“多半是要去西北的……”

陈万策这话只是安慰,虽说最早这抚远大将军是为西北而设,但西北还有傅尔丹,有富宁安,有祁里德,胤祯再挤过去,这湖南丢给谁?

胤祯正吞着苦水,戈什哈送上一封书信,一看封皮,是年羹尧来信,顿时头大不已,只当是年羹尧要为岳超龙求情。

陈万策埋头继续算自己的帐目,却半天没听得胤祯的声息,正在诧异,胤祯也用着诧异的语气说道:“对初先生真是神算!年羹尧来信说,之后他就要为我筹办军需粮秣了,算是我帐前效力的部下,这是来请安的……”

西北用兵,陕甘米粮不足以接济军需,多仰赖四川,那年羹尧自然是先探得了风声,开始沟通胤祯。

陈万策却是心中一动,这年羹尧,怕不止是“沟通”,而是表情吧。门下最得力的大员都开始另寻门路,雍亲王胤禛的前路,才真正是一片黯淡。

英德白城,汤右曾正在翻着一大叠报纸。现在英华治下已经有很多份报纸,天王府的《英华通讯》是新朝公报,上面有英华朝廷新推行的各项政令,英华军节节获胜的最新消息,以及李天王本人的举止言行,总之都是妙笔生花的官面行文,对汤右曾来说,跟旧日邸报相差无几,对这份旬日刊行的报纸,从来都只是大略扫一眼。

他还是喜欢看《越秀时报》,这份报纸刊行最早,专门评析英华朝廷的各项政令。不止是说好话,偶尔也批评一些政令细节。主笔“雷震子”文底颇深,尽管也觉此报主旨还是献媚新朝,但不仅将诸多政令剖析得无比透彻,字里行间还是透出了士子风骨,至少面上还立住了公允。

其他什么《工商快报》、《黄埔新报》全是商贾之事,就跟商号鼓噪名声的墙贴一般无二,自然进不了汤右曾的眼,而《白城学报》谈的全是天主道和什么真理学,看得汤右曾刺眼。最近新出了一份《中流》,讲的全是北面清廷治下的事情,汤右曾是每期必看。

“康熙兴狱,大拘汉臣,刑部大牢嚎哭冲天……”

看到以田从典为首的数百汉臣被锁拿下狱,汤右曾心弦摇曳,喟然长叹:“克五兄,你这是遭了无妄之灾啊……”

“西崖兄,恭喜啊。”

段宏时出现了,一脸怪异笑意,还拱手连连,汤右曾假装没看见。

“天王说,诸位对北朝的忠义之心感天动地,他不愿再为难,要将诸位一并放归。”

这话出口,汤右曾两眼圆瞪,几乎是一蹦而起,不是看护兵丁拦住,两手几乎要掐上段宏时的脖子。

“这可如何使得!?”

汤右曾嘴里咆哮,心中大骂,李肆这小子太坏了!这时候把咱们放回去,是要咱们也都下狱么?眼见现在还能顶着个被执不屈的忠贞之名,保住小命,保住家族,这一回去,那可什么都要没了。

“等等……北朝……”

顾不得分辨段宏时这话的真假,汤右曾的注意力又被他话里用语所含的深意引了过去。

“你是说……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汤右曾摇着报纸,只当段宏时在开双重玩笑。

“别以为在湖南败了朝廷一次,朝廷就慌了手脚,失了本心。没见着皇上正厘清朝堂,厉兵秣马,内外两面下力,要与你这伪朝决一雌雄!?”

他点出了段宏时话里的东西。

“你,还有你那邪魔弟子,不要如此狂妄自大,以为便能与朝廷隔江而治,南北对望,皇上是绝不容下这英华伪朝!”

段宏时歪嘴摇头,汤右曾是深谙两边根底,但却没看清当下的形势。

“今年之内,怎么也难再打得起来,西崖兄,你就别费那心力,终日想着北面那朝廷能打上门来了。”

见汤右曾还满脸不信,段宏时多说了一嘴:“李光地给那康熙老儿又出了馊主意,此番是完全听了进去,四个字:内紧外松,你瞧着吧,北面朝廷正忙着查通贼之官呢。”

《中流》报上的消息挤入汤右曾脑海,他无力地再叹一声。

段宏时接着道:“北面朝廷在忙内务,我英华也有一番内务要整顿。西崖兄,会试将近,这事你再熟悉不过,我那弟子想让你帮着料理。”

汤右曾哼了一声,又来!?烦不烦啊?

段宏时叹气:“还是不愿啊,那咱们英华,也不愿再留难诸位,刚才所言可不是玩笑,西崖兄,你可自便了。”

汤右曾眼珠子又弹了起来,威胁!这是威胁!

段宏时歪嘴笑着,心道没错,这就是威胁。北面康熙正在料理跟英华和李肆有关的官员,就连昔日给李肆捐纳官职的呈文上盖章的吏部小吏都没能幸免。此时还愿回去的人,那就是铁了心要跟满清一条路走到黑,再留也没用。你汤右曾真要全自己的“名节”,也就懒得再在你身上浪费功夫了。

汤右曾可是读透了书的,清了清喉咙,淡然道:“君子惜身,是为大义。”

所以,汤右曾就成了天王府白身参议,负责筹备会试事宜。

正跟着一帮吏员清理《大清律例》的史贻直也被迫面对这场抉择,他的回应倒是很干脆:“忙着呢,别来烦我!”

他已经是天王府参议了,由此再进一步,成了尚书厅刑科主事。当然,要当英朝的官,就得剪辫子。史贻直闷了一夜,凌晨鸡叫的时候,看看桌子上的《中流》报,再看看自己呕心沥血所著的《英华刑律》,闭眼咬牙,挥剪子喀嚓一声断了辫子。

陈元龙是另一个重点攻关对象,他倒是俐落,就丢出来个“哼”字,李肆也哼了一声:“继续押着!放走?我今天心情不好。”

领了湖南兵备道,穿着红衣官服,戴上乌纱帽的胡期恒战战兢兢向李肆“陛辞”,他自以为胤祯宜章之败,就在于他吐露了朝廷密谋,破罐子破摔地上了李肆的“贼船”,被李肆派回湖南,主持永州、郴州和桂阳的治安防务之责。

“李卫是绝计不会服软的,天王,不必对他再有期望。”

胡期恒现在很讨厌李卫,因为李卫总在骂他是卖了朝廷大计的国贼,既然你要这般忠心,那就送你一程吧……”

“是啊,那家伙是吃硬不吃软的,他不过是见识了之前那朝廷的硬,见识了胤禛的硬,这世间真正坚不可摧的硬,他还没领教过呢。”

李肆微微笑道,李卫这人,还要再玩玩,可现在还顾不上这等小事。

趁着康熙气怒攻心,大兴“冤狱”的时候,李肆处置了大批被捕的清廷官员。如他所料,真正想回去的,除了陈元龙之外,就只有一些懵懵懂懂,自认无辜的州县官员和中层军将。连着始终死硬的原广西提督张朝午一同都被放走。李肆确信,这些人的下场,会立下尊尊活榜样。

放走“旧人”,又迎来“新人”,除了汤右曾史贻直之外,岳超龙投效而来也是一桩意外收获。李肆遂他心愿,让他去了黄埔讲武学堂。而另外两个江湖侠客的“义气”却比官老爷们的忠诚还硬,之前混入广州,企图行刺他的周昆来和甘凤池始终没有什么幡然悔悟之心,李肆也就将他们与李卫划为一类,准备忙完了眼前这一桩大事再料理。

“你是说,那茹喜,竟已积起了善名?”

李肆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有趣的讶异。

“小的未能领会天王真意,还望天王恕罪!”

在石禄城看管旗人劳工的桂真跪伏在地,捣头如蒜。

“就盯着她在做什么,别难为她。”

李肆随口说道,茹喜这人他几乎都忘了,自然不是什么大事,甚至石禄也不是他正忙乎的大事,真正的大事,是石禄归属权所涉及的工商布局调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