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七卷 第三百四十七章 败出一个第二春

北京德胜门前,旌旗招展,人马如潮,胤祥一身明黄戎装,策马进到同色的一群骑士中。本是满脸愁容,当面迎上三人,勉力微微一笑。对方同是眉头高皱,见到了他,也渐渐展露出灿烂笑容。

胤祥扭头,脸肉僵了好一阵才缓下,那是他的八九十哥,三人笑容发自真心,从未见过,他就是品出了其中味道,才觉异常恶心。那可是五十步,不,百步笑五十步的欢悦笑容。

“还是找十三问问四哥的情形吧,别是把雍王府烧了。”

“怎么能那么磕碜四哥呢?四哥是铁打的真汉子,把自己心窝子掏出来都能再生嚼回去的主,这点委屈,估摸他泪花都不见一滴。”

老九老十嘿嘿笑着,老八胤禩白了他们一眼,也只觉得他们这嘲讽失了品位。

那老四……活该!

胤禩在心底里骂着,一个半月前,宜章之战急报传回,明面上是说“宜章遇贼数万精锐,相持不下,大将军全军为上,退至衡州整顿,诱敌北上,以利马队扬威。”

众人还觉事态没那么严重,后续大堆奏报就雪花般涌来,宜章之战实情几天后就露了真底。丢了至少一半人马,总兵以下将佐战殁上百人,百门大将军炮没带回一门,这是自三藩以来,朝廷损兵折将最惨重的一战。青海额伦特和色楞丧师身死,那不过是偏师,可这是皇子亲帅的十数万大军!朝堂为之大震。偏偏胤祯的奏折久久未至,京城里甚至传出了胤祯中炮身死的谣言。

两面形势已是崩绝,朝堂之人还勉强绷着,没什么动静,京城不少豪商巨贾却开始囤起了粮食,三五天里,京城粮价就涨了四成。

又过了好几天,康熙才召集王公大臣,连带皇子和科道官员,在畅春园澹宁居召开紧急会议。会上他精神焕发,满面红光,竟像是打了一场大胜仗似的。当时胤禩等人就隐隐感觉,康熙该是已经收到了胤祯的奏折。

果然,康熙将胤祯的奏折传阅众人,这是胤祯的请罪折子,说宜章之战确有小挫,鉴于战场不利,又听闻西北似乎有事,自觉保全大军更为重要,撤到长沙以备再战。现在麾下还握着完整的七万大军,溃决的多是湖南绿营。

折子里刻意忽略战死的上百将佐,更没提什么大将军炮,反而弹劾湖南官员事前泄露大军行止,更有人在战场上擅脱阵位,导致中军无人周护,贼军趁隙突入,才乱了宜章战局。

胤祯这一番粉饰外带推责再寻常不过,众人还没怎么在意,都知道宜章之战确是大败。当时胤禛激动不已,跳出来说就该转变战法,迁界绝易,再援湖南民勇例,大兴民军,围剿李肆,这也是他的老话,现在已被不少汉臣接受,众人也没往深处想。

“湖南……是朝廷的湖南,还是你胤禛的湖南!?”

当时康熙眯眼逼视着胤禛,嘴里这么淡淡地说着,胤禛还没回过神来,正为战局而心焦的胤禩却是骤然狂喜。

这是你自找的!

虽说之前湖南局面,是胤祯牵着胤禩胤禛两方携手搞出来的,在战局上大家真是齐心协力,可现在出了这么大篓子,算盘就得各打各的了。胤祯正在过河拆桥,你胤禛却还傻头傻脑在当田丰,上蹿下跳的,皇阿玛不想当袁绍也得当了。

胤祥赶紧为胤禛辩解,却遭了康熙一通怒骂,接着当场发落了胤禛,要他滚回家里好好反省。胤禛雾茫茫地告退,正要下殿,却总算醒悟过来,转身想要辩解,被胤祥赶紧拖走。当时胤禩也是暗叹一声,胤禛要当庭跟皇阿玛顶嘴,那身王爷皮说不得又要脱一次。

湖南……当然是年羹尧的湖南,自然也就是胤禛的湖南。此次胤祯在宜章失手,大半原因都该是朝堂假意出兵西北,暗中自湖南进击李肆的绝密谋划露了底,让李肆能够从容布置。而在宜章战场上,岳超龙身为年羹尧心腹岳钟琪的叔叔,领着湖南民勇擅自出击,让中军没了掩护,此人又是有着什么用心?

紧急会议的风向顿时明朗,胤禛门人李卫和年羹尧亲信胡期恒这两个微末道员的名字蹦了出来,李胡二人再加上岳超龙,之前跟着噶尔弼一同在湖南布局,为胤祯大军进湖南打前站,现在他们两个被李肆抓去的消息已经确证。

宜章之败,到底败在什么地方,已是昭然若揭,可大家都不敢说。胤禛走后,康熙就在殿上一个劲地哼哼冷笑,胤禩跟着自己的九弟十弟等“十四爷党”更是心中高声欢呼。

胤祯这一败绝不会落下罪责,反倒是胤禛的狠毒用心浮出了水面。

“我都跟十四弟一条心了,你老四却想方设法地害人,可怎么也躲不过皇阿玛的火眼金睛!”

这一番心绪翻腾不过刹那之间,胤禩收住了诡异微笑,一脸悲天悯人地对老九老十说:“找个时辰跟十三谈谈吧,好歹是条汉子,怎么也不该在那根老鸦树上吊死。”

老九老十只当胤禩在说快活话,都嘿嘿笑着举起了大拇指。

“迎——圣驾!”

胤禩正无语中,司礼太监一声长呼,见大片明黄仪仗正从城中转来,赶紧甩镫下马,跟着周遭数千人一同跪伏在地,叩首以迎。

康熙稳坐銮舆,将德胜门左右臣子一眼扫尽,此刻他满心鼓荡,只觉自己焕发了第二春,原本东西六宫还未览尽的秀色,这几日居然也有了心力去采摘一番。

社稷危矣!

江南、青海和湖南连番噩耗,如一盆冰水,将康熙彻底浇醒了,这是外患,而湖南战局夹杂着胤禛多少险恶用心,又在多大程度上跟胤禩有关,他很是凛然,这是内忧。

阔别四十多年的熟悉感觉充盈全身,吴三桂起兵时,他身边不也是几乎到了众叛亲离的绝境了么?

现在的状况还远没到那个时候,却已经值得他打足十分精神,用足十分气力。原本他总在担忧“命考终”的问题,现在看来,上天刻意要成全他这“千古一帝”,在他暮年再送上一番惊涛骇浪。

策妄阿拉布坦,小丑尔,李肆,鼠辈尔。

前者为谋青海就呕心沥血了那么多年,后者却比吴三桂还孬。在宜章胜了朝廷大军,却是一步都不敢再进。要换了是他康熙,这一战后,就该席卷而上,夺了长沙和岳州,在洞庭站稳,逼对手隔江而持。此子终究是出身草芥,无甚眼界,今日他不夺长沙岳州,异日将再无机会。

李肆确实军强,枪炮犀利,但却不是天兵天将。此次能两万败十万,一是出了内奸,二是借了地势。即便有这两桩不利,胤祯还是带出了一半大军,京营完整,主力未损,伤了皮肉而已。以此衡量李肆之力,自保尚可,进取不足,加之眼界狭小,并非浑然无懈,难以战胜之敌。

反省之前对李肆的处置,康熙得出了一个结论,机会都是自己送给那李肆的,原本每步举措都没什么问题,可总是慢了一拍,而为什么会慢呢?

銮舆正过一片明黄戎装,那是皇子宗室人等,康熙看去,确实没有胤禛,心中冷哼道,那是因为,朝中有小人,儿子有异心,不止是胤禛,说不定其中还有老八的首尾。

儿子……终究是儿子,冻起来就好,可朝中却是必须要大扫除了。

康熙銮舆朝北而行,目的地是卢沟桥,那里已有数万京营整装执仗而待,甲胄明亮,刀枪森立,准备接受皇帝的校阅。原本每年定在九月的京营秋操,现在被提前了,自然是要因应眼下的形势。皇帝陛下以英武之姿巡视三军,展朝廷大军天威,扰乱社稷的宵小之辈,定会胆寒心裂,惊惧难当。

校阅三军,传递出了康熙年虽老迈,心志依旧坚若精钢的信号,摆出最强硬的姿态,为的是稳定北方人心。而在卢沟桥阅军后,他又发表了一番讲话,表示目前几处国势乱局,是他疏怠政务所致,让小人踞占了朝堂地方,李肆这般乱贼得以冒出头来,祸乱天下。

“为今之务,先得涤荡朝堂……”

康熙扫视着臣子,语气森冷地说着。这跟吴三桂起事时众臣离心不同,那时他还年轻,威信不足,天下难服,不得不刻意笼络。可现在已是在位五十五年,五十五年……朝堂上还敢有异心之人,那是铁了心要不跟他康熙一路,绝不可容忍!

英华永历元年,康熙五十五年八月,在处置了有通敌之嫌的岳超龙之后,康熙的屠刀挥向朝堂,以田从典为首的数十位汉臣,原本就有粤党之嫌,现在被一扫而尽,尽数下了刑部大狱。田从典是自忖必死,绝口不言,其他人则在刑具的威逼下,吐出一个个人名,凑出了一份越来越长的“通贼”名单。

“这不是三藩之时,天下人心,终究还是在我这一边!”

无数奏折堆在康熙的书案上,那是朝中和地方官员,连带各地旗营绿营将佐发来的求请军前效力折子,康熙目光如炬,在西北和南面扫视不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