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七卷 第三百四十六章 总有一种职业叫临时工

黄岑山中,一行人衣衫褴褛,神色惶急,在茂林之中亡命穿梭,偶尔回头张望,树丛摇曳,鸟兽惊鸣,像是正有大队追兵扑来,让这几个人魂飞魄散,脚下再快了三分。

“大人,快走!我来挡住追兵!”

某人一脚踩空,摔在地上,众人要去扶他,那人却急急低呼道。

“大恩不言谢,岳某心领了!”

岳超龙咬牙抱拳,带着另外几个忠心亲兵决然转身,继续奔逃。

熟悉的山路,陌生的命运,岳超龙一边跑一边感慨,他实在难以想清,为何自己会落得这般田地?

奔出丛林,下到一条谷道,岳超龙和亲兵们松了口大气,到了这里,追兵估计是不敢来了。

刚刚跨上路面,背后响起哗啦啦一阵金属撞击的细碎闷响,顿时让岳超龙这几人僵在当场,这声音太熟悉,正是自来火枪龙头上簧的声音。

“什么人!?是逃兵的话速速请降,否则铅子可不长眼睛!”

英华湖南内卫郴州营乙翼三哨三目正目侯大厉声呼喝道。

“哥,你闭错眼睛了……”

他的弟弟,三目副目侯二低声道。

“我这是在吓他们……”

侯大尴尬地嘀咕着,再闭了左眼睁右眼。

“费小七,魏胡子,黄麻子,你们过去看看,估计是不认路的陕甘兵爷,就一直窝在山里,这都一个多月了,他们也真能窝……”

接着他招呼自己的同村弟兄,眼前这六七个人如果真是溃兵,也算是一桩不大不小的功劳。

英华大军在宜章大败清兵十多万,无数人逃进黄岑山里,大多都是不认路的外省人,又没了长官统领,四下劫掠,可苦了黄岑山附近的乡民。

英华军之前组织过围剿,将大多数溃兵杀的杀,抓的抓,山里也大致平静下来。可毕竟这黄岑山太大,总有没扫到的溃兵躲在角落里。为防继续祸害乡民,新朝就在郴州招募民勇,组织起了这湖南内卫兵,定期巡视山道,防止溃兵作乱。

侯大这一目全是同村人,之前州县组织民勇,他们也被选上,甚至还参加了郴州之战。见识了英华军炮火猛烈,士兵勇武,半路就逃了。现在英华又来招人,开出吃穿全包,另有一两五钱银的薪饷,这等好事自然不愿错过,于是端起了火枪,穿上了蓝衣,转头对付“朝廷”的人。

不,那该叫清鞑了,毕竟他们剪了辫子,已是英华朝廷的人,而这个新朝廷前途如何,他们心头自然有杆秤。宜章之战他们虽然没有亲历,可有邻村的人见过,从战场上逃回来,几乎已成了半疯,成天就嘀咕着“炮!跑!”

现在投了英华,吃穿用度不愁,新到任的县官老爷又发布了令人眼花缭乱,让村里人欣喜若狂的若干政令,原本敷衍差事,就为挣银子的心思也渐渐有了变化,开始觉着这身蓝衣让自己变得跟常人有些不同了,为此自然也得做点超出常人的事,甚至兄弟们讨论得最多的话题,都是身上这蓝衣有没有可能变成那些天兵身上的红衣。

这是有可能的,除了将火枪玩精熟之外,如果功绩显眼,就有可能被推荐到驻扎郴州的虎贲军里,那不仅是荣耀,听说一月最低就是三两银子!

“可惜只有六七个……”

侯大遗憾地嘀咕着,这可算不上什么显眼的功绩。

对面那几个人呆了片刻,机械地转过身,中间那身材魁梧的汉子神色无比复杂地问了一声:“当面可是英华天兵?”

侯大等人不屑地拍拍自己的制服,这还用问吗?绿营兵爷都是一身邋遢号衣,什么时候穿起了蓝衣,扎上了横竖三条皮带,蹬着厚实皮靴,还打上了绑腿的?

岳超龙脸肉抽动,只觉之前的苦难终于甩到了脑后,那如附骨之疽的死亡威胁,也骤然化为乌有。

他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高举双手,嘶声高呼:“永州镇标中营简拔游击岳超龙,前来投效!”

“岳超龙算什么?之前宜章那一战,副将都抓了三个……”

郴州虎贲军大营,孟奎懒懒地应着前来禀报的韩再兴。

“不是抓着的,那岳超龙……是主动来投效的。”

韩再兴一脸怔忪,孟奎也呆住了,投效!?

宜章一战后,英华新朝军威大振,胤祯带着败军一路狂奔回长沙,只留下延信一部在衡州。衡州以南,清廷官府闻英华色变,几乎是风吹草动就炸窝。而李肆交托给虎贲军拿下永州的任务,也由何孟风一营人马旅游一般地早早完成,旗号一到,清廷官员和兵将就亡命北逃。不是李肆刻意压住兵锋,长沙连带岳州都可能一鼓而下。

可毕竟清廷只是在湖南伤筋动骨而已,还不至于动了根基,英华到现在也只占广东一省,广西大半,湖南两府和福建十来县,跟满清比还是小不点。即便是孟奎这个粗人,都没觉得满清官员或者军将会来主动投效,这岳超龙还是之前跟他在郴州打得狗脑子都崩了出来的死敌……他是脑子真出了毛病?

“我是来投效的,不是被你们抓的!”

岳超龙愤怒地对侯大那一队蓝衣内卫呼喝着,然后就迎上了孟奎的置疑目光。

“我脑子没出问题,是皇上……不,康熙皇帝脑子出了毛病。”

他摇头长叹道,思绪又回到了一个多月前。

当日细雨洒下,清兵全军崩溃,岳超龙所率湖南民勇在清溪山下也没了战意,由亲兵护卫着循山道而退,途中还遇到迷路的延信,将他带到了桂阳,再一路退到衡州。

虽然大军败了,当时岳超龙还没太过消沉,毕竟主帅还在,大军也不是全然完蛋。想到自己所率民勇在宜章一战里还有上乘表现,起码离敌军帅旗最近,朝廷为振作军心,多半还会给自己优叙战功,岳超龙甚至还有隐隐期待。

可他等来的却是一张降罪诏书,罪名还是通敌!

“岳超龙与胡期恒、李卫等人,事前泄露朝廷绝密军机。郴州之战,坐拥数万民勇,畏敌不前。宜章一战,无令动军,致中军失护,贼军得以趁隙而击,转我必胜之局为小挫,其人之行罪不可赦,其人之心悖逆叵测,兵部议处,凌迟!”

兵部要杀他千刀,康熙很仁慈地改成了斩监侯,岳超龙就觉自己这窦娥当得未免也太冤了吧!?这三桩罪名,居然是将整场湖南决战的失利,全都推到了他身上!?

当然不止是他,还有已经确定是被李肆抓了的胡期恒和李卫,甚至还有噶尔弼。可噶尔弼是满人,只落了个“治事不密,用人不查,疏怠战机”的罪名,降五级后转到西北军前效力。

岳超龙不是甘于受屈之人,在押上囚车之前就逃了,逃跑的过程中越想越气,最后干脆豁出去了,既然你说我通敌,就别怪我真去投了敌!

“康熙老儿要找替罪羊,也得找个大的吧,怎么会盯上你这么个小小简拔游击,实授都司?这未免太……荒唐了吧?”

谢定北听说了此事,也跟岳超龙一般想法,而消息紧急传到广州,李肆听了急报,也是不解,这是为何?

再一想岳超龙是从四川调过来,只掌湖南民勇事务,在清军的决战序列里,他就是一个编外角色,李肆乐了,康熙老儿的睿智穿透了时空,这岳超龙,不就是个临时工么?

事情的根底当然不会这么简单,让李肆很好奇的是,康熙老儿,现在是不是一副翻着白眼仁,流着哈喇子的痴呆状?

“皇阿玛,是这里……”

北京雍王府,胤禛用手指使劲戳着自己的脑门。

“出了岔子了么!?”

他悲愤地低呼着,像是比那岳超龙还冤屈,事实上,他也确实比岳超龙还冤屈。

“四哥,仔细口舌……”

胤祥长吁短叹,却还不忘提醒胤禛说话留神。

“十三,还当你四哥是真的四哥,就别说在一边吹凉风!你老实告诉我,皇阿玛,是不是真疑上了我!?”

胤禛双目赤红,虽然背着双手,勉力维持着雍容风度,可捏在背后的手却哆嗦不定,似乎有中风的迹象。出口的话也像是从两片冰凉铁板中挤出来的一般,既寒又硬,似乎要将脸色苍白的胤祥当面一劈为二。

“四哥,你……你真是没有动什么心思?”

胤祥却答非所问。

胤禛愣了一下,像只受伤的猛兽,低沉地咆哮了一声,急跨两步,冲到墙边,摘下墙上悬着的长刀,那还是康熙赐给他的倭刀,铿锵一声就拔出了鞘。

“哎哟我的妈喂……主子!主子!”

在房门外一直偷窥着动静的太监苏培盛吓得魂不附体,咕咚一下就撞了进来,想要抱住胤禛,他还以为胤禛怒极攻心,要挥刀伤人,伤这雍王府里随便一人都可以,伤到主子自己或者十三爷可就麻烦了。

哗啦一声,胤禛却是将长刀倒转,刀柄递给了胤祥。他鼻孔喷着灼热之气,咬着槽牙,对胤祥恨声道:“你也不信!?那你就劈了四哥我!瞧瞧四哥我的心窝子,到底是红还是黑!”

胤祥接过刀,再一把夺过刀鞘,一边插刀入鞘,一边摇头苦笑:“我自是信四哥的,就是四哥当时再献上的那一策,真是昏了头啊,那不是送上活证么。”

胤禛愣了一下,接着如泄了气的皮球,颓然瘫在椅子上,几乎是在低低哭诉:“十三啊,我真是昏了头,对你撒什么气呢?当时皇阿玛刺了我那一句,还是你在周护我。可我的确没有多的心思啊,我就觉得,该换个法子对付那李肆了,这般硬打,每打一场,就让那家伙壮大三分,划不来啊。”

胤祥将刀丢给已经瘫在地上的苏培盛,眼角也见了泪花:“皇阿玛……真的振作起来了,他被李肆完全打醒了,之前陛见,你就没注意皇阿玛那红润脸色,那中气十足的声音吗?他又是那个四十多年前对战三藩的皇阿玛了。可那时候的他,不仅心气足,也格外的……多疑。”

胤禛一拳头砸在桌子上,不甘地泣声道:“我当然见着了,我还在他那像是海东青一般的目光下坦然以对,我没异心!我可是用足了力气去帮那十四的!为什么要归罪于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