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六卷 第三百二十八章 悲观的开场

“让基建部在连州构筑炮台和沟堑,以防不测。”

李肆很不习惯造炮台的家里蹲战术,可接郴州急报,湖南几府民勇在永州镇标的统带下围攻郴州,他心里也没底了。虎贲军万一失利,韶州还有王堂合的黄冈山炮台营充当第二道方向,连州方向却是一处空隙。若是龙骧军回援不及,让湖南兵从连州打进英德,还真是要阴沟里翻船。

让李肆悲观到为虎贲军失利准备后手的原因,并非全来自虎贲军自身,罗堂远呈上的一些缴获物,让他对虎贲军当面之敌有了新的评估,由此也明白自己之前对虎贲军的指责很成问题。

此刻李肆手里正摆弄着一件东西,对面的田大由脸上满是复杂的感慨。

“竟然用青铜来造燧发机,还用铁丝当枪簧,湖南也真是有巧匠啊。”

英华各军现在所用的火枪燧发机,最初出自田大由的设计,到现在已经改进了好几代。靠着提升的材质和工艺,构造更趋简单,可靠性更高。但湖南工匠照猫画虎,竟然拿青铜和铁丝山寨出了英华式燧发机,田大由自然很不甘心。

“也别高看了他们,样子造得像,用起来却不是一回事。”

罗堂远拿起一枝火枪,枪柄还是那怪怪的杖头状,鼓足了劲才扣动扳机,枪身也晃了起来。

这是虎贲军打进湖南时缴获的民勇火枪,当地铁匠因地制宜,用青铜造燧发机零件,用铁丝代替枪机钢簧,可靠性不说,人机效能也奇差无比。枪管材质和锻造工艺如旧,再加上传统的粉状火药,射程和威力不比之前的火绳枪强多少。

可这种山寨火枪毕竟是种进步,比以前的火绳枪好用太多。虎贲军在进攻郴州府衙时付出了百人伤亡,由此传递出一个无比危险的信号,在“湖南四人帮”的推动下,湖南民勇挣脱了官面上的束缚,开始学习英华军的先进技术。

两方的差距是整体的,湖南民勇背后又没有佛山钢铁和东莞机械,没有李肆几年积淀下来的火枪战术经验,更没有一个已具雏形的士官群体掌控基层。但十倍之敌,手里的兵器升级换代,这压力可非同儿戏,这就是李肆不敢将所有希望寄托在虎贲军身上的原因。

“连州是要防,但虎贲军也不至于那般无能,他们手上的家伙可是全新的。”

田大由看出了李肆的忧虑,以自己所熟悉的方向安慰着他。

“天王放心,营以下官兵的士气都很高,我看不比其他三军差,说不定这一战也能出个独名营。”

罗堂远亲眼目睹虎贲军攻城,觉得形势不至于那般恶劣。

“士气就是人心,怕的就是湖南的人心。”

李肆嘴里嘀咕着,一提到湖南民勇,自然就想到湘军,这是心理阴影。虎贲军能不能顶住,不仅关系到韶州安危,还关系到下一步的行动。可正手侧手都撒出去了,现在就只能坐等局势明朗。

郴州东门外,几道胸墙刚刚立起,虎贲军后营甲翼下的目长江求道正擦拭着自己的火枪。乌沉沉的枪管,硬而厚实的枪托,整枝枪还散发着一股刚出厂的异味,那是烟火加油脂混合在一起的味道。

拇指一掀,药池盖咔哒弹起定位,这是道保险。扣动扳机,回力灵敏而有韧劲,药池盖弹回。再将龙头扳起,扳机朝前微微一弹,这就是待发状态,江求道感叹着工匠的精巧用心,再不是之前要拨动多余保险的设计。

指头在枪口转一圈,滑润无比,将枪刺插上,比划了个突刺的动作,江求道满足地低叹口气,总算有枝可以枕着睡觉的家伙了。刚从鹰扬军调到虎贲军时,发到手上的居然是枝由绿营鸟枪改造,被官兵们称呼为“雀枪”的玩意,弹丸都得自己磨,枪刺套筒也扣不上枪口,就靠着那鄙陋玩意,从宜章打到了郴州。

永历式火枪,这是佛山制造局步入正轨后生产的第一批制式火枪,成军时临时拼凑各类火枪的虎贲军因祸得福,最先换装。枪长四尺,加上一尺半的枪刺,高出人一头,虽然比之前的火枪短了半尺,射击却更舒适,拼刺更灵便。整枪重大约八斤,也比以前轻了一斤多。

隐隐听到西面南面炮声轰鸣,枪声如雨,江求道抱住爱枪,颇为遗憾地叹了口气,清兵从西面南面攻来,之后多半还要攻北面,他们这东面却是一直闲着,这枪再称手,却是没用武之地。

“翼长!”

手下人踏步致敬,江求道懒懒地起身,马马虎虎行礼,来人是他的哥哥江得道,现在已是左副尉代翼长,跑到他这一目的阵地上,显然是不放心他这个弟弟。

“江求道!别这般懒懒散散!敌人打上来了你也这模样么?”

江得道叱责着自己弟弟,后者很没诚意地低头认罪。

“可不是我故意挑你刺,既然是我弟弟,就得拿出你比别人都得力的样子来!”

见弟弟一副叛逆模样,江得道恨铁不成钢地唠叨。

“知道啦,好歹我也是这一翼的圣武会导师,现在不是没敌人么?兵法云,一张一弛,文武之道,现在就得让大家尽量松弛,等开战了才能把劲绷足。”

江求道不软不硬地顶着哥哥,周围士兵们都低低笑着,兄弟俩斗嘴可是例行节目了。

“不进天刑社,就在圣武会里转着圈子,真是不上进!”

不如弟弟口舌灵巧,江得道只好转移话题。

“圣武会那番道理足够啦,咱们当兵的,除了精忠报国,还要懂那么多干嘛?什么天道,等要当官,或者是念书的时候再去琢磨吧。”

江求道嘟哝着,江得道鬼火乱冒,却一时又讲不出什么大道理。

眼见这一场口角又将以哥哥败退告终,东北面忽然传来爆豆般的枪声,等到紧急告警的牛角号声响起时,营部的传令兵已经找到了江得道。

“苏仙岭发现鞑子官军,正拖着火炮,意图在岭上架炮轰城,你部立即攻上苏仙岭!驱逐敌军,就地坚守!”

命令很紧急,江求道很冒火。

“早就跟那谢参将说过要占苏仙岭,他偏不干!说什么兵力不足,不能分散,现在可好,被打了当头一闷棍!”

所谓“谢参将”,自然就是后营代指挥使谢定北,营中基层军官对这个营头都不怎么感冒,连带他的决策,也诸多腹诽。

抱怨归抱怨,命令却不能违背。苏仙岭离郴州城不过三四里远,即便是清廷老炮,架上苏仙岭,也会对守城的虎贲军造成重大威胁,毕竟虎贲军现在只有轻便的八斤小炮。

事态紧急,江得道招呼起部下,三百多人成行军队列,朝东北苏仙岭急急奔去,岭上枪声更密,那是营部游哨正在阻击清军。

苏仙岭不高,江得道这一部很快冲上顶部,然后就见百步外的坡下,赫然是一片密密麻麻的人潮,让江得道的头皮也发了麻,更远之处还有十多辆木架大车,都拖着千斤以上的大炮。

“各哨列双叠横阵!飞天炮,最远距离轰!突击兵,掩护游哨退下!”

江得道几乎是下意识地下达了一连串命令,这起码有两三千清军,隔着百步鸟枪小炮打着,把营部十多名游哨压得抬不起头来。

全身甲胄的突击兵冒着枪林弹雨冲上去,举起盾牌,遮护游哨后退,咚咚闷响声里,飞天炮射出的开花弹从他们头上掠过,在百步外上空炸开,顿时将远处人潮荡开好几团空隙。

接着坡顶蓬蓬两道排枪如连绵浪潮,将两波枪弹泼洒而去,百步外的清军当面溅起一条清晰而整齐的血线,至少六七十人当场栽倒,吓得这些清军如退潮一般倒卷而去。

“这起码是十倍之敌啊!”

枪口还冒着青烟,士兵们下意识地击出了第一道排枪,然后才看清自己面前是两三千敌军,心头都震撼难平,眼珠子也瞪得快冒了烟。

“十倍怕什么!?这种豆腐渣,百倍都不足惧!”

江求道呵斥着自己的部下。

“这是官兵,来多少都是菜!就是小心他们的炮,神枪手呢,等会爆了炮手的头,看他们敢不敢对着咱们轰!”

江得道也在整理着一翼部下的军心。

从翼长到目长,都是有实战经验的老兵,套路也已经演练熟悉。整翼人马再向前压出百步,逼得清军退到一里之外,所有人都在军官的呵斥下,拼命地挖沟砍树,沿着江得道划下的线条开始堆砌胸墙,这是防守战的基本功课。

清军反应很快,不等江得道这一翼人马完成胸墙,又开始了冲击。他们不敢架大炮,怕来不及转移,被来援的英华军冲击夺走,就用小炮一阵狂轰,再冲上鸟枪兵和弓手,在百步外拼命射击,这老一套战术不仅毫无所得,还在飞天炮和排枪的夹击中丢下上百具尸体,不得不老实下来。

部下们都在欢呼,江得道却皱起了眉头,他看到了清军正分出人马,朝苏仙岭左右两侧移动。

“让谢参将赶紧派人来援,把这帮清军彻底打退!”

江得道能升上翼长,也具备了基本的战术素养,就觉得形势不妙,他这一翼是匆匆而来,不仅阵地未成,弹药也没带足,要被围住可就麻烦了。

“希望那谢参将能靠谱点吧……”

他这么期待着。

“援兵!?没有!我只能保他后路不会被人切断,现在上万敌军在东面压着,我得防着他们!”

谢定北果然不靠谱,可他也是不得已,当面有上万该是民勇的敌军出现,他手里只有千人,很难再支援苏仙岭。

“该死的谢鞑子!他就看不出来,那万人也是冲着苏仙岭来的!?”

得知自己要三面受敌,江得道破口大骂。

“这不正好么?咱们三百勇士,就在这苏仙岭打出名号来,这般战死,也算壮烈了。”

江求道正好在哥哥身边,握紧了手中的火枪,不以为然地说着。

“官兵倒没什么可怕的,那些湘勇可是麻烦。”

江得道咬牙恨声,显然颇为忧虑。

“战死无所谓,就怕死得毫无价值,还是被不知道愚蠢还是别有用心的上官给害死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