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六卷 第三百一十八章 总有人难以看透

英华官府正在下乡,结构让人很是看不明白,而天王府的三厅六科外加军令厅的军政结构,看起来像是隋唐的三省六部外加宋时的枢密院,内里却是云雾缭绕,不深入实务,也搞不懂具体的权责运转。但就是这一套已经呈现中央对地方的政务架子,不仅全盘接下了满清官府对广东乃至广西、福建各一部分地域的治理,还让人心安定,工商繁盛。

李肆在政务上借用了后世的成熟管治架构,自然能做到深而细,相比之下,他的情报部门更为先进,完全是超越若干时代的非凡产物。

于汉翼所掌的禁卫署直属天王府,性质就跟某帝国主义大国的联邦调查局一样,任务由内而外分为三层,一是调查和处置危及李肆个人安全的威胁,二是消除针对核心要员和关键部门的威胁,三是拒阻清廷的探子细作。

尚俊所掌的天地会是不见光的秘密组织,更由李肆一手把控,性质跟那个大国的中央情报局一样,活动范围都在英华之外,由此任务也相对繁杂。刺探清廷动向是最基础的工作,这项工作就已涵盖太多。为此正不断向清廷治下的官府和民间渗透,搭建情报网络。

罗堂远所掌的军情处划到了军令厅之下,专为军事服务。不仅肩负绘制军用舆图的使命,陆海各军侦骑哨探都要向其提供军情。借着俘虏的若干清廷绿营要员,军情处还在当面清军绿营里发展了自己的一套情报网络。虽然跟禁卫署和天地会相比,规模最小,人员最少,但职权却跟于尚二人平行,甚至经常是于尚二人为罗堂远打工,毕竟英华现在还是以军事为重。

这一套架子是因应需求的专业分工,相比之下,满清压根就没有国家级常设情报机构。

满清没有情报机构,的确难以想象。汉人王朝时代,自唐时起,对内对外的情报机构就相次建立,如唐时武则天的内卫,宋明时职方司所承担的一些职责。对内自然是巩固皇权,对外则是基于实用主义,在某种程度上承认华夏非四海宾服的中央王朝,而是疆域有边,教化有限,外敌确在。

总体而言,对外的情报机构很难摆上台面,但终究在汉人王朝的体制中一直存在。到了满清,原本还承担着一定谍探任务的兵部职方司再不提“外”字,而原本明代的东西厂内厂锦衣卫也被当作苛酷之政给废掉。前者看似摆足了中央王朝的架子,后者更是被当作“仁治宽政”的象征,被不少人拿来说事。

可满清的皇权已到极致,臣子就是奴才,“朕即国家”名至实归。在奴才里找一些心腹,靠渐渐发展起来的密折制度,人人皆是特务,相互监视,只有一个上线,那就是皇帝。以此政策对内,面子既光鲜,骨子又实惠。

而什么对外的情报机构,既然朕即国家了,那什么是外,该知道什么,就得以皇帝的心思来定。立个常设的对外情报,难道要把这内外之分,敌我之辨,丢给一帮小吏来定?当然不能,所以终满清之世,竟然没有一个常设的对外情报机构,名义上兵部左侍郎还管军情,但这“管”,却是因事而管。

具体到实务层面上,那当然是有情报人员的,比如禁卫署就抓到过年羹尧,范时崇、陈元龙乃至穆廷栻、施世骠的细作,可只是军政细节,因人成事而已。英华占着一隅之地,情报机构就有三个,以情报能力论,英华甩了满清不知多少条街。

清廷和康熙是否将西北作为战略重点,虽说坐等也能有结果,却不符合英华传统,当然也就是李肆的行事风格:抢占先机,绝不坐看风云。之前应对胤禛的青浦佛冈两战如此,韶州之战如此,之后出击广西和福建亦如此。小小英华三板斧,砍得满清一口气老是提不上来,才砍出了现在这样一个局面。

如果清廷选定西北为战略重点,英华就可放心地大展拳脚,选定英华的话,越早准备越有利。

而这个结论,就要由于汉翼、罗堂远和尚俊给出,三人举行初次联席会议时,脸色都很是沉肃。

“军情处最近的重点还在福建和江南绿营,湖南绿营是年屠夫之前刚拉扯起来的,渗透不多,层次也不高,拿到的情报都太零碎,从这两面很难看到西北的动向。唯一有点迹象的是湖南江西绿营都在点马,可那也是营头们听说西北要打仗,补不了军马,自己有了动作。”

罗堂远一边说着一边看向尚俊,在他看来,这事还得靠尚俊。

“不知道天王为什么要我来掺和这事,好像跟我无关。”

于汉翼资格最老,说话也就很直接了。他负责内部事务,清廷要做什么决策,他还是下家,得等着别人给他情报。

“这事是归兄弟我负责,但必须借重两位。”

面对这两位小了他十来岁,地位却稳稳压在他头上的同行,尚俊语气很恭敬。

“直接说,咱们都是做事,相互打下手是应该的。”

罗堂远挥手,于汉翼点头,尚俊暗自松了口气。在他看来,李肆已经有了判断,但需要自己找出更多实证,而且这实证不能只来自自己一方,只来自北京探子,还得从另外的途径拿到佐证。

“那么……需要罗兄弟对咱们周边清兵摸底,如果周边没有大动静,那就能确认动静在西北。”

这个思路就让罗堂远轻松了,没错,二选一的事,如果确认不是这里,答案就在那里。

“于总办这里,应该有商人的线,透过他们去摸西北的情况,我这里是有清廷谕令西北官府筹集粮秣的情报,但只是大面上的通告。鞑子皇帝现在习惯用密折直接指示督抚办事,兄弟我手下无能,还没那本事摸到鞑子皇帝的奏折,所以督抚具体做到什么程度,就得靠于总办去把握。”

听到“商人”二字,于汉翼眉头顿时拧起来了,可恶的商人……去年湖南商人于颂带着江西商人密谋作乱,他在这事上栽过大跟头,从那之后就对商人没好感,跟商人打起交道来也格外手重。

“这是求着他们做事啊,不能打不能骂,还得拉下脸,唉……”

禁卫署衙门,于汉翼长吁短叹。

“要不咱们开出清单,交给尚头目自己搞定?”

部下出了馊主意,被于汉翼一个冷厉眼神盯回来,尚俊是看着英华之外的,这手要是伸回来,跟他外面那一圈混在一起,禁卫署以后怎么做事?再说了,他禁卫署这点小事都要让别人帮忙,李肆倒不会骂人,小姑奶奶可又要奚落他了,等等……小姑奶奶?

于汉翼脑子一个激灵,那小姑奶奶可比谁都有法子从商人嘴里掏情报,不,她甚至不用商人开口,只是李肆要知道了,会不会说这是违反规制?

“什么规制?四哥哥给禁卫署的职责章程里哪条不准我提供情报啦?”

关蒄两眼放光地说着,听说有这么一桩大事,正闲得发慌的她雀跃不已。

“但是……”

李肆当然没定这种规矩,可于汉翼还是隐约有些后悔来找关蒄,总觉得这事有些不靠谱。

“别但是啦!我会给四哥哥说,这是我自己的决定,他要罚谁都不准!就只能罚我,反正他也不是没罚过我。”

关蒄撅着小嘴,又想起了当年被李肆关地牢的事迹。

就当是让关蒄散散心,放放风的乐子吧,于汉翼这么安慰着自己,然后就听关蒄招呼着侍女:“去跟林小丝、刘旦和王九说,神通局该行动了!让他们马上找我报到!”

神通局……

于汉翼打了个哆嗦,关蒄竟然也建了个秘密情报组织!?他忽然觉得,自己对这个天才神算小姑奶奶,了解得可是远远不够。

北京,胤禩府邸,看着正刻意压制住喜色的胤祯,胤禩也努力按下自己正惊跳的脸肉,只觉原本那般熟悉的十四弟,已经变得无比陌生。

“八哥,掏句心窝子话,听得皇阿玛当时那话,我都差点栽进湖里……”

按下了喜色,浮起的是愧疚,这是发自胤祯心底深处的情绪。原本就一直站在牌局外,为这八哥摇旗呐喊,却不曾想,转瞬间就被康熙一句话拖入了牌局,而八哥却被丢在了身后。

“这……这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啊,十四!我们兄弟终于能齐心协力,为皇阿玛分忧解难了!呜呜……我……我这心窝子,真真是快欢喜得炸了!”

胤禩脸肉平了下去,拉住胤祯的手,喜极而泣。

“抚远大将军!?老天开眼啊,我就想着,咱们总该有人出头的!果然是十四!”

“那跳腾得正欢的冷面四哥,一张脸会不会崩裂了呢,哈哈……”

胤禟胤誐也赶来了,两人虽不如胤禩那般夸张,却还是满心欢畅。

“咱们帮着八哥好好造炮,十四你就在战场上可劲地打吧!”

“有八哥的炮,绝对马……不,炮到功成!”

两人一边拍着胤祯的肩膀,一边晃着胤禩的胳膊,这两人浑无机心,之前康熙训斥胤禩的话他们可都听进去了,只觉胤禩确实没了希望,正是消沉时,却不想跟他们一伙的胤祯骤然得了抚远大将军的位置,这位置跟那位置,也就是一步半步的距离,难怪他们兴奋异常。

“是啊是啊,我的炮,就是为十四造的……”

胤禩抹着眼眶咬着牙,跟三兄弟抱在一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