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六卷 第三百一十七章 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严敬当年在川滇大山贩茶,做的是云南沱茶生意,不仅卖往福建广东,也向康巴藏区卖。格桑顿珠是木里部头人的儿子,也是严敬的老“客户”。

格桑顿珠并不知道什么策妄阿拉布坦,但他父亲正在备礼,说是当雄的拉藏汗要跟谁谁联姻,他们这些头人得表示庆贺,而那谁谁又跟清人是生死大敌。

康巴藏区跟清廷的关系历来都是貌合神离,只要各部头人摆出奉清廷为主的恭顺架势,清廷历来不愿多事。但汉藏乃至康巴各部之间冲突不断,清廷也不得不介入,而具体手腕则还是扶一派打一派。

木里部在四川宁远府境内,跟前所后所部历来有牧场水草之争。考虑到木里部跟北面雅州府的巴塘里塘部同为一脉,清廷地方官为压制势大且向来都桀骜不驯的巴塘里塘部,也不问事由,径直问罪木里部,欠下了木里部不少血债。

在格桑顿珠看来,谁找清廷的麻烦,谁就是他们木里部的朋友。当雄的拉藏汗跟清廷的死敌有了往来,木里部很高兴。但这事隔他们太远,有什么好处也落不到他们一个小小部族身上。透过严敬派往川滇大山重操旧业的伙计,格桑顿珠得知了广东之事,于是直往梧州找到严敬,想借重李肆的力量。在清廷跟拉藏汗周旋的时候,狠狠出口恶气,伸张自己的正义。

“天王第巴……”

格桑顿珠继续用着别扭的称呼,严敬终于忍不住咳嗽出声,天王就是天王,你凑个第巴算什么啊?

“不妨事的,格桑顿珠兄弟,你的礼物我很满意,就不知道我该拿怎么回报你。”

李肆倒是无所谓,格桑顿珠也没意识到自己带来的消息才是真正的礼物,他献上的是毛毡、牛皮、银饰这一类特产。而对这个木里部,李肆也没什么想法。首先是太远,眼下还鞭长莫及,其次是这木里部太小,也卷不起什么大风浪。格桑顿珠话里明显透着的那股“咱们两方联手,把清人打得落花流水”的味道,李肆只觉无奈。他也不好直白说,哥们你醒醒吧,这个血肉漩涡,可不是你那几千人的小部族能随便来搅和的。

“鸟枪!大炮!如果我们木里人能有这些武器,就能帮着天王第巴扯清人的后腿!”

却不想格桑顿珠心火炽热,话虽直率,却还带着小小狡猾。

“光有枪炮可不行,清人也有枪炮,可十个兵都打不过我一个兵,怎么用枪炮,还有一番大学问。”

转念间李肆就定下了心计,就比照苗瑶的政策处置吧,先把这个小小部族拉上自己的战车。

格桑顿珠点头赞同,他一路来时,在广西不仅听过不少羽林军的事迹,还亲眼见过羽林军攻州县,其间种种看不懂的东西,自然得花功夫学。

“你遣来族中勇士,为我打仗,到时候就能还你一支强军。哦,对了,不止勇士,有会唱歌跳舞的姑娘也来一些。”

李肆张口就来,浑没注意龙高山尚俊严敬三人对视,目光里多了一丝其他东西。

“唱歌跳舞?我们康巴人生下来就会,天王第巴是要甲那!?好眼力!木里的玛吉阿米美得天上的云彩都要留步,天王第巴一定满意!只是小伙子们帮天王第巴打仗,家里就不安全了……”

这格桑顿珠显然在外有不少历练,胸脯拍得砰砰响,却跟李肆讨价还价起来,让李肆下意识就想到了安金枝的肥肚皮。

但康巴人终究不是商人,性格直率,跟格桑顿珠的这笔交易很快谈妥。一枝火枪换一个男人,五枝火枪赠一个姑娘,每二十枝附赠一门神臂铳。尚俊自告奋勇担下送货上门的任务,送货的伙计就是他的密探。

“甲尼(王子),李第巴怎么说?”

格桑顿珠出了天王府大门,侯在外面的族人迎上来问着,这头人之子却是神色阴沉,再没了之前在李肆面前的意气风发。

“这李第巴,好像不怎么看得起我们木里人啊,汉人都是这般狂妄自大。”

他话里还带着一丝恼怒,李肆虽然待他和气,但总觉得受了一番轻视。

“你赶紧回家里,让我巴拉(父亲)选一百个勇士,二十个玛吉阿米。”

格桑顿珠还是压下了自己的恼意,这桩交易他觉得很值。部族付出男女,得到枪炮,遣来的勇士如果还能活着,更是一笔珍贵财富。相对别人而言,李肆待异族人也算开明,比如他身边的侍卫长,看衣着就是个瑶民,族里男女,也该能得他善待。

只是这李肆除了小看人,还有桩毛病让格桑顿珠摇头,好女人!胃口还挺大的……

“二十个玛吉阿米!?那李第巴也不怕自己累着?”

“二十个算什么?听说清人皇帝的皇宫里至少二百个!”

部下们被李肆这要求给引得议论纷纷。

“甲尼,能晚回去两天吗?这里好热闹,刚来就要走……”

被格桑顿珠点中的部下一脸苦相,此刻一行人离了天王府,正朝城中心的客栈走去,即便是深夜,街道仍然红灯高挂,人来人往。

“这一条街上的人,恐怕就比咱们木里人多。”

看着眼前这热闹情景,格桑顿珠心中一抖,忽然觉得,李肆之前那般轻视,已经是对他很客气了。

当格桑顿珠一行人在那条街上被浓脂厚粉缠住的时候,李肆在天王府也被严敬、尚俊和龙高山的怪异眼神缠住了。

“喂……你们不会是以为我……”

李肆这才想起,自己找格桑顿珠要姑娘这事很容易让人误会。

“天王怎么对藏女感兴趣?论歌舞咱们瑶女也不差,论身材长相肤色,藏女可更没得比。”

龙高山愤愤不平地念叨着。

“没错,都忘了,不仅瑶女,苗女也要,这事就你去办吧,记得找特别擅长歌舞的。”

李肆也懒得解释,给龙高山下了命令,然后话归正题,问起了尚俊的来意。

严敬赶紧告辞,这是军国之事,他就不能凑热闹了。一边走一边想,三娘没在身边,这小子就心花花了,我是跟女儿说呢,还是不说呢。

“北面传来确切的消息,清廷刚启封了抚远大将军印,但具体人选还没确定,风声很乱。”

尚俊得来的消息,跟严敬带来的格桑顿珠有所呼应,所以两边才会一起深夜求见。

“抚远大将军……早了一两年呢,具体人选,我看还是胤祯。”

李肆眼神飘浮,下意识地念叨着。原本的历史上,清廷和康熙对青海之事没那么敏感,直到策凌敦多布杀了罗卜藏丹济布,这才有了激烈反应。可现在他李肆在南方搅得天翻地覆,清廷对西北之事更上心了,怕的就是再起烽烟,却没想到,怕什么来什么。

虽然历史有所变化,但李肆还是能把握到清廷和康熙的决策脉络,胤禩虽然没被彻底打入冷宫,却从来都没得过康熙的认可。胤禛跟广东之乱有极深的渊源,康熙也绝不会选中胤禛。而十四阿哥胤祯……虽然早了点,形势所致,胤禩和胤禛该正跳腾得欢,不管是已经有所决定,还是把胤祯丢出来缓和立储危局,这个抚远大将军印,康熙多半还是会给胤祯。

“四阿哥?康熙老儿怎么会用他?是……十四阿哥?怎么可能?”

尚俊不解地嘀咕着,再看李肆摇头,才醒悟说的是胤祯,心中又是茫然又是震动。十四阿哥一直默默无闻,怎么会一下蹿起?李天王又怎么会知道这事?自己所掌的天地会,拼了老命在北京钻营,都没办法沾到清廷中枢层面的边,难道李天王在朝中另有联络?

想及李肆在情报上的密密布置,尚俊这个捕快班头出身的情报头子背后顿时出了一层细汗,李天王城府深得简直无底啊……本以为自己的工作已经很到位了,现在看来,好像只是给力天王查漏补缺。

李肆当然不知道自己随口一说,就引得手下的情报头子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顺着自己的思路,他继续问道:“清廷用兵方向,有明确迹象了吗?”

尚俊此刻想的是,李肆已经心知肚明,却要来考校他的工作,压住抹汗的冲动,将自己汇总的北面情报一一道来。

清廷确实有在西北大动的迹象,已经发下谕令,要陕甘青海一路准备粮秣,但这都还只属于战备一级的动作,不能完全说明,清廷已经将战略重点定在西北。

“此事你跟罗堂远于汉翼一起会商,我要一个清晰无误的结果。”

李肆沉声说着,他已经料定康熙还在发昏,被青海的策凌敦多布引走了视线,没将重点定在自己身上。但这事太过重大,需要再三确认,毕竟历史已经被他改变,有什么异变,都在情理之中。

康熙真将重点放在了西北,那就是他李肆的绝好机会,原本判断只有半年喘气时间,现在怎么也得松到一年。有这一年时间,那就不是喘气了,而是要尽可能地拓展自己的生存空间。

东进福建,打到江南,会马上引得康熙转火,在这段时间里,最佳的方向就是西面,将广西乃至云贵抓到手里,到时就只需两面对敌。

可要西进的话,眼下陆军就三军,主力向了西,北面和东面就空了,这可是极度危险,所以必须将清廷的动向看得十二分真切。

有了之前历次教训,即便目前清廷的动向已经比较明显,李肆还是不敢托大,要情报部门再三确认。这是定下战略决策,就得抱持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心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