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六卷 第三百零七章 真正的战场在他背后

青浦营西面逼压,前营东面侧击,漳浦民勇大乱,无数人跳河,毕竟这南溪不宽也不急,游过去就能保住性命。

河面正下饺子的时候,自西面又漂过来一支船队,不仅截住了南溪,还三四百人送上了北岸,列成那种让民勇魂飞魄散的横队,排枪轰鸣,将逃到北岸的民勇当头打垮。这是伏波军的左营,萧胜担心严三娘攻漳浦兵力不足,让郑永领着炮翼和左营支援。

“让安威下手狠点!别放跑太多人!”

吴崖朝传令兵呼喝着,今日鹰扬军要打出一场漂漂亮亮的歼灭战。青浦营、前营外加伏波军左营,三营人马四千人,对阵民勇七八千人,很有点类似早前韶州之战时,贾昊领着三千五百人在白城对阵五千多广西兵的情形。可那一仗贾昊打成了击溃战,原因是他太保守,兵力大多布置在正面,追击不力。

总结白城之战的经验教训,英华军的陆战教典上又多出了好几条,掌握足够多的机动兵力是最重要的一条。有这一条,进退游刃有余。如今吴崖就要靠这一条,将这股漳浦民勇吃得干干净净。

眼见三路合围之势已经成型,望台上的严三娘确认大局已定,终于下瞭望台,这时她不仅感觉身体不舒服,心头还总是慌慌的,似乎要发生什么大事。

朝大帐行去途中,正路过那帮短训班的见习军官,见严三娘过来,赶紧纷纷行礼。英华军的军礼很简洁,持枪着甲时,就右掌平胸。其他时候,下级见上级就行扶帽注目礼,上级挥手即可。

这套要求下级在上级前挺胸直腰昂首的礼节,司卫出身的军官再自然不过,可对绿营出身之人,却是太难适应,他们早习惯了打千跪拜叩首。

在黄埔讲武学堂里勉强改了些,眼下严三娘这位身份特殊的统帅过来,几如李肆亲临,何孟风和谢定北等人都有些慌了神。何孟风还好,只是头低了低,然后就醒神抬头,谢定北已经是膝盖弯下,身体佝偻,脑袋垂地,眼见就要跪下去。

还好,他终究反应过来,身体径直舒展开,行出了扶帽礼,只是这一曲一伸来得陡然,就像条在案板上跳腾的活鱼似的,不仅众人都暗自发笑,严三娘都忍俊不禁,展颜笑开。

待得严三娘离开,众人才回过神来,都觉刚才那一笑,真有摄人魂魄之威。

“若是严巡阅一直领军,麾下男儿,怕不个个都舍命相从……”

何孟风低声感慨道,绝色不说,他们都听过不少严三娘的事迹,那就是活脱脱的今世穆桂英。能在如此巾帼英雄的帐下效力,连他这绿营出身之人都觉脸上有光。

“巡阅……终究是王妃……”

韩再兴话里带着遗憾,身为男子,主将是一个娇滴滴大姑娘,谁都不服气。可这严三娘武艺高强,品行高洁,十七八岁就敢孤身毙杀作恶盐巡,之后手把手教出了一支强军,为李天王在广东打出一国立下不世之功。这样的主将,不仅无人不服,还都希望能一直在她帐下效力。

可大家也都知道,严三娘这一路主将的职务只是临时的,现在看漳浦战局已经明朗,严三娘也该是回广州的时候了。

“还不是回去的时候!等我给阿肆写封信,把局势说说,他应该能体谅的。”

几天后,广州天王府军令厅发来李肆的命令,要严三娘回广州述职,严三娘撅嘴抗令。在她看来,这是实情。

漳浦城外一战,八千漳浦民勇只逃出去不到千人,鹰扬军和扶波军联手,取得了杀敌两千,俘敌五千的耀眼战绩,同时自身伤亡不到三百人,其中战死者还不满百人。

这一战吓破了漳浦人的胆,县城第二天就被占领,但却不意味着漳浦就落入了鹰扬军手里。乡间民人纷纷据守寨堡,不跟英华新朝合作,房与信的文治政令连漳浦县城都出不了。

要巩固鹰扬军在漳浦的根基,就得继续涤荡乡间,严三娘正跟房与信吴崖等人商议具体的“清乡”细节,这时候要她回去,很多事情都要半途而废嘛……

当然,让严三娘有底气抗令的原因,还在于李肆这道命令口气并不强硬,留有不少回旋余地,刚刚感受到了挥手间樯橹灰飞烟灭滋味的严三娘自然要顺竿子往上爬。

她这抗令还带着一分小小怨气,李肆完全是公事公办的口气,甚至都没追究她之前在云霄亲身涉险的罪过。严三娘松气之余,却又有了一丝哀怨,这家伙是不是有些不在意自己了?

“你是不是该回去,由我说了算。”

严三娘刚刚开口抗令,一个熟悉的嗓音就响了起来,有些低哑,却带着直渗人心的颤动。

“金铃姐!”

见着高挑身影步入大帐,严三娘凤目圆瞪,难以置信,盘金铃!?她怎么到这里来了?

“之前就在潮州筹建英慈分院,听说云霄民人受了很多苦,又去了云霄治伤防疫,然后……就收到了他的委托。”

盘金铃口里的“他”,只能是李肆了。

“委托?漳浦这里,鹰扬军的军属医院还能应付啊。”

严三娘很是不解,靠着蔡郎中的青田医学支持,还有英慈院的医学院协助,李肆各军都配有野战医院,负责处置战场伤患和应对战争疫情。云霄是有过巷战,民人死伤很多,可漳浦还没那么严重。

“不是为漳浦,而是为你……”

盘金铃微微笑着,径直牵住了严三娘,手指一搭,就给她号起腕脉。

“是有些肠胃不适,不过这点小事……”

严三娘大咧咧地嘀咕着,然后就见到盘金铃眼眉舒展,一股带着些感怀的复杂笑意在脸上盈盈荡开。

“这怎么是小事?三娘,你必须回广州了。”

盘金铃一边说着,一边朝旁边的侍女小红点头,小红像是要瘫软下来一般,猛拍着胸口,连声道着老天保佑。

“为什么?我又没得什么绝症,等等……不会是……”

严三娘初时还没醒悟,可她终究不是傻子,瞧着这两人的神态,已经想到了一个可能,眼神顿时涣散,思绪也一下乱了。

“是的,三娘,你有喜了。”

盘金铃揽住陷入呆滞状态的严三娘,心说那家伙居然连此事都能料到!?不,该是他事前下足了功夫,三娘你啊,是早就被他算计了。

“那……那个小贼……”

严三娘终于记了起来,李肆赶回广州前,那几天里,得空就拉她上床,当时还以为他是欲求不满,原来是早有预谋!

腰肢一软,严三娘瘫在座位上。跟李肆成亲已经快两年了,之前本还想着生儿育女,可一直没什么迹象,她又总想着做点什么,这事就没在脑子里呆住。现在刚觉得前路豁然开朗,就中了小贼的“圈套”,浓浓的失落感就在胸口转个不停。可另一股紧张、期待和喜悦混杂的心潮又升腾而起,这是身为女性的本心,自己要做母亲了?

严三娘愣了好一阵,才将这两股冲撞的心绪织成一股,喜悦和委屈混在一起的泪光在眼角盈动,严三娘抱住盘金铃的腰,撒娇外带诉苦地低声道:“那个家伙,真是无赖!”

盘金铃吃吃笑道:“那个无赖,可是你的夫君,你肚里孩子的父亲。”

严三娘不甘地道:“怎么也该金铃姐先有啊!”

笑容凝固在盘金铃脸上,李肆跟她的关系,别说严三娘和关蒄,盘石玉、龙高山等李肆身边的亲近之人都知道。可她心结未解,一直没定下决心,正式嫁给李肆,当然也不敢怀上李肆的儿女。而在李肆正式举旗后,诸事纷杂,这段时间也很少再去英慈院找她,她自己也有一大摊事情忙乎,包括抓着叶天士,让他将内科融入英慈院,以及在广东各地建英慈分院,更是没机会提起。

严三娘这一句话,让盘金铃心中也升起一丝自怜自悔,她的心结其实已经消解大半,虽然自己不敢开口,但却有了丝只要李肆开口,她就允下的心思。

可李肆和她两边忙乎,一下就翻了年头,到今年她该满二十六了,已是老得不能再老的姑娘。眼见着李肆基业越做越大,她又多了丝忧虑,不仅是为过往的经历,还因为现在自己“人老珠黄”,更怕被误解有攀附富贵之心,就一直压着这样的心思。

现在严三娘触到痛处,盘金铃也是黯然神伤,但接着她就振作起来,自己受苦没什么,要紧的是护好三娘,她肚子里的孩子,可是要牵动着整个广东,整个英华的人心。

“我就不回去,让他急!”

严三娘嘴上耍赖,心中却道,自己这辈子终究逃不过那小贼的魔爪,他要给自己什么命运,自己也就只能受下了。话说回来,身为人母,为他养儿育女,也是觉得喜入心髓,就是觉得有些不甘心……

“他当然会急的,只是现在他正急着其他事,听说最近心情很不好,火气很大,连龙高山都受了他的打骂。”

盘金铃忧心地说着。

“啊!?怎么会!?他可不是那样的人!”

严三娘瞪眼,她对自己丈夫可太了解了。别看他平日都是一副雅量大度的模样,脾气却不算太好,但话又说回来,他却有更深的另一面,包括看透世事的深邃眼光,以及高远而深沉的心胸,这些都在牢牢把控着他的脾气。

李肆绝少动脾气,而像龙高山这样豁出性命护卫他的部下,李肆更是当亲人看待,如今他竟然会打骂龙高山,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变故!?

见到严三娘忧心不已,盘金铃暗道,就不为肚子里的孩子,估计你现在也是归心似箭了。

“据说是他铺开了文武两摊架子,需要太多银钱,但粤商总会一直在扯皮,跟他们吵了一个多月,还没吵出一个结果,换了别人,早就勃然大怒了,他还能忍得住……”

说起这事,盘金铃也是满心怜惜。

“那帮欲壑难填的混蛋!”

严三娘蓬地拍了书案,一边的小红吓得心惊胆战,姑奶奶,现在你可不能动手动脚了。

“我见文报说,阿肆决意要撤境内所有关卡,让商货通行无阻,就这一条,已是古往今来商人都没享受过的福气!眼下阿肆为这一国,也是为他们商人谋更大前程,他们就不愿出力了!?依着我的脾气,抄几家最顽固的商人,杀鸡儆猴!别当咱们这一国,就只是为他们商人看家护院的工具!这一国,终究是大家的国!”

听着严三娘慷慨陈词,还说要杀鸡儆猴,盘金铃无奈地摇头笑了。

“听说……跟他抬杠的人里,还有安爷子,九秀妹妹最近也为这事伤心呢。”

这话让严三娘愣住,安金枝都在反对李肆?这股阻力之大,已经非她所能想象。

“我赶紧回去……”

严三娘真是归心似箭了,李肆遭遇如此压力,她自然再不能就想着自己那一摊小小心事。

“可是……漳浦这里,鞑子朝廷蛊惑足力,民人仇视我们,我这一走,没人掌总,还真是有些麻烦。”

严三娘的顾虑也是实情,不仅如此,殷特布在江南的大军已经有成军调动的迹象,鹰扬军当面,未来会面临巨大压力。此刻正跟漳浦民人顶牛,都还没余裕为日后的大战作准备。

“我来时,也正见着有信使给房参军送东西,很奇怪的小抄,就顺手拿了一份。那信使说,这可是争得民心的利器,威力不下一个军,我还没来得及看呢……”

盘金铃拿出一份东西,严三娘既是好奇,又是不服气地凑过来看,一叠纸就能顶一个军?什么玩意!?

展开一看,是一叠写得满满的大开张纸页,最前一页顶端,“越秀时报”四个大红字分外醒目,其下一行字写着“天王代天与民相约,万世不移,谕告天下,英华民宪,现三代之治,使万民勤得富贵,善行天下……”

“英华民宪……他心中装着的,果然是整个天下啊。”

看着这四字之下的细节内容,盘金铃是心胸激荡,严三娘更是热泪盈眶。

摊丁入亩!

永不加赋!

税不过官!

民人自主!

严三娘自然看不出这还只是方向性的口号,跟实际政策有太大距离,她只觉得,自己丈夫背负着整个天下,顾念的是黎民苍生,先是在血火战场,现在又在人心和工商的战场上舍命相搏,他背负得太多了。虽然他是非凡之人,但听盘金铃刚才的话,好像也有些吃力了。

对比自己,满心想的却是驰骋疆场的快意,那是何等自私的欲念……

“没想到,九秀都比我懂事,她说得真对。身为他的妻妾,真正的战场,是在他的背后,是在他背负整个天下的时候,在左右扶持他,护卫他。”

严三娘轻咬双唇,捏紧了盘金铃的手。

“金铃姐,你说我肚子里的是男是女?”

盘金铃扑哧笑了,这才多久,就指望能分男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