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六卷 第三百零一章 破关而入新天地

施政必先造势,这是基础常识,李肆之所以疏忽了,根本原因还是事业膨胀太快。天王府架子还没搭完全,一件件事丢出来,把一个个人差走,军政两面急速扩张,没人能随时跟上。之前他刚刚关注完东西两面的战事,然后脑子一转,被段宏时提点着要借用农人力量稳定人心,免得全被文人摘了桃子。因此李肆由摊丁入亩下手,将他的地方政务改革案丢了出来,而这改革案牵涉太深,带着他思绪一路向下,也带着手下人的思路一直沉在怎么做上面,就没人退回原点来提醒他,事情的关键,不止在怎么做,还在怎么说。

原本段宏时能提醒的,可他这老师又回了白城书院,开始筹划借定正朔之事,推行他的学问之说。

“唔……你先说说看,此事该如何行?”

李肆也是要面子的,厚着脸皮,摆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让雷襄来帮他筹划,既然这雷襄来天王府进言,多半是有意出仕,那就亮出货色,看能在他这卖多高价钱吧。

“天王所行之策,内里含着三大善政,只要凝练出来,广发告帖,宣之小民,再推行此策,自然事半功倍。”

废话,这我当然知道,不是事多忙忘了么……

“这三大善政,一是永不加赋,二是税不过官,三是民意直传,此三策合上古三代之治,使官民不相害,民心入朝堂。在下听巴兄提及,天王曾在永安与民有约,何不以此策附约,广告天下!?”

雷襄可是康熙五十二年恩科第三甲的赐同进士出身,只是年少气盛,因为娶妻之事得罪了朝堂大员,才华也没入康熙的眼,在翰林院是孤家寡人一个。翰林院散馆后,他这个老虎班的金饽饽,被吏部寻隙丢到了广东新会任知县,还美其名曰,离你家乡广西近,又是广州府下望县,可是美差,这一美,就美得差点困城吃人。

昔日的翰林一开口,李肆就抽了口凉气,果然是清廷培养出来的文人,糊墙裱画的本事令他这个三百年后的专业新闻工作者都佩服不已。

听听他出的是什么主意?将之前在永安提的民约口号拿出来,那是之前的空洞许诺,跟现在的一连串县政变革附在一起,将之当作践约的举措,这一帖发下去,用在自家地盘里,那是一剂强心药,用在满清地盘上,威力不下一个军!

“天王还可将此约立为新朝祖训,勒石为记,誓言世代不违,如此满粤人心,当尽归天王。”

雷襄可不止那一招,接着又把宋太祖勒石立誓,不杀士大夫的传闻给套了上来。

“何止粤人之心!传得天下,华夏人心尽动矣!”

巴旭起也很是高兴,半是真心半是吹捧地附和道。

这话听在李肆耳里,却是拐了一个方向,径直通往另两个字……宪法。

谁说老祖宗没宪法的?历代的祖训,那就带着点宪法的味道。可问题是,这祖训不管是牌匾高挂也好,勒石为记也好,宪法之所以能成为真正的根本大法,得有一整套体系保障,从代议制到分权制,而且还着落在近现代国家的根基之上,可不是定几个条款,把它叫做宪法,它就成宪法了。

不过实质归实质,宣传归宣传,将以前的什么祖训,什么勒石,改头换面成他英华之宪,有了形式,再让国家和民众去慢慢建设实质吧。

思绪悠悠,李肆忽然觉得,这是一项系统工程,从糊墙裱画延伸而出,就涉及到他一直没功夫,也没人力去着手的一桩大事……国政鼓吹。

段宏时薛雪所钻研和推广的天主道,只是纯粹的学术和治政理论,而翼鸣老道跟徐灵胎鼓捣的天主教,也只是安定人心,推广基础的“素质教育”。英朝立国后,具体的国政方略也需要向治下宣导,李肆还没腾出手来料理这事。

“此事也正在筹划,既然你也说得如此通透,是否愿入天王府,助我一臂之力?”

李肆目光热切地看向雷襄,准备招揽此人当政务喇叭,甚至都决定破格提拔,将其录用为天王府参议。

“在下经新会一事,心神已是涣乱,再无心宦途,还望天王恕罪。今次随巴兄来进言,只为粤地乡民之福,顺便求天王一事……”

雷襄推辞得很干脆,提要求也很直接,这作风还真脱去了满清文人的矫饰,李肆遗憾之余,对此人更是欣赏了。这也难怪,没这般心性,也不会决然跟新会民人分道扬镳。

雷襄是为他广西怀集县老家的乡亲求情,之前席间跟诸位英朝县官谈起政务,听说这田税依旧以清时钱粮为底。怀集虽然在广西,但已经是英华治下,鄙陋之县,也背负着上万两银子的正税,他就想请李肆大笔一挥,免去若干。

“升米恩,斗米仇,总是受恩,就不当是恩了。这蠲免,还是他们自己争出来的好,新政不是给县下民人留出了公局一途么?”

李肆笑了,看来这雷襄其实还是没怎么领会他政务变革的根底,想免钱粮,让他们组团跟县官吵呗,只要是实情,县官本着自己的职责,也会为地方争取。

这下轮到雷襄抽凉气,他是没有料到,李天王治政竟有这般心胸,能容得民人跟朝廷对等论税!

当然还是不对等的,毕竟公局只是给民人一个出声之途,但这个方向,已让雷襄这种旧式文人震撼不已,只觉确是合乎上古三代君民相平之淳政,却与秦后治国根底完全不合。

越想越觉深不可测,雷襄对李肆这般为政越来越感兴趣,继续看下去的心思炙热如火,只是……刚刚才明言不愿做官呢。

“不愿做官,那帮着我做些事总行吧,就是帮我私人。”

李肆换了角度“引诱”,将他的构想说了个大概,听到后来,巴旭起固然是呼吸难平,雷襄更是两眼放光,这事,他当仁不让!

“越秀文社社长!万重,别看是天王私产,这可是日后的馆阁之位啊!”

黄昏,巴雷二人晕乎乎出了天王府,也不乘马车,就一脚深一脚浅地走着,他们都是满身心燥热,必须得吹吹凉风,才能确认自己还是清醒的,之前所历是真实的。

“雷某现在一身布衣,两袖清风,就剩五指捏笔而已……”

雷襄嘿嘿笑着,一脸得意之色怎么也掩饰不住。

李肆自办了一间“越秀文社”,其实就是家报馆,由雷襄主事,定下每月若干银子的经费,再将越秀山一处宅院拨给他,让他凑些笔杆子,当天王府的政令鼓吹手。

这越秀文社会在每月旬日出一份名为《越秀时报》的东西,李肆最初说出“报纸”二字的时候,雷襄还不明白,知得细了,才恍然明悟,这不就是小抄么?由他主持,或者自撰,或者邀访名士,评点天王府善政,这可是开士人论政之新地,翰林出身的雷襄自然兴奋不已。

而这越秀文社的性质,也正好遂了雷襄还不想公开出仕新朝的想法。越秀文社不是官府衙门,《越秀时报》也不是邸报,李肆有意让《越秀时报》成为一份“独立媒体”,经费就不能从天王府走,而是从他个人产业走。

雷襄回了在英慈院附近租住的宅院,妻子迎上来,一边替他宽衣打理,一边慨叹地念叨着:“李公子喝得烂醉,不是几位新朝官爷看护着送回来,恐怕已被巡差抓去坐监了。他既不想剪辫子,又要出外招摇,真是苦了跟着他的小萍。成天在酒肆里游荡,他爹还要治病,眼见家中积蓄都没剩几个,唉……”

雷襄一怔,李方膺就租住在他隔壁,自家妻子跟那李方膺的妻子处得很熟,自是为闺友担心。想起李肆要他自己招揽一些人手,雷襄心中一动。李方膺不愿效力新朝,跟着他为新朝善政鼓吹,不仅能有事做,也能得一份润笔度日,两全其美,自己也算为朋友尽了一份心。

天王府,李肆只觉脑仁发痛,但却兴奋异常,越秀文社和《越秀时报》这一手撒出去,治政又将多出一分借力。跟历史上历代王朝的政改不同,他握有先进工具,而由这工具,原本着落于农人之事的政改,却又将那些疏离在英华治外的读书人牵了回来,他这英华一国,一旦基层政府铺出基础,而舆论又能由报纸融在一起,社会的组织度和政府的运转效率,将远远强过满清,想透了这一层,他有一种破关跨入新天地的豁然。

但舆论就是一个战场,他前世就是搞这行的,自然清楚,舆论一起,那就不能指望尽皆掌控。雷襄是翰林出身,他弄的报纸,应该只有读书人看得懂。还得让袁应纲从民人角度,再弄一份俗人所看的报纸。另外,段宏时也可以出一份类似白城学报的东西,专门推广天主道。还有,政论不能只出自一家,最好能鼓动其他人也出,同时天王府也该有一份官报,将清廷原本就有的邸报小抄印成报纸,从官方角度来谈政务……

脑袋越想越痛,李肆终于承受不住,找来小媳妇关蒄按摩。

“这些书生,又腐又酸又虚伪,要让他们做事,径直开价就好嘛,十两不成就开百两,想要故意拿翘的,就来硬的,不相信他们不低头!鞑子皇帝可用的是刀子呢,四哥哥用拳头鞭子就好!何必这般客气?”

关蒄趴在李肆背上,一边按摩一边嘀咕着。之前李肆接见巴雷二人,误了晚饭时间,她亲自下厨做的元宵都搁凉了,小媳妇心眼小,连带也埋怨起了李肆对待读书人的态度。

“来硬的啊……”

李肆迷迷糊糊,翻身将关蒄圈在了怀里。

“鞋子还没……啊,四哥哥……”

关蒄不敢挣扎,却还在抱怨,然后小身板就是一僵,李肆的大手正悍然在她身体上下肆虐。

“瞧,这就是硬来的结果,没情趣呢。”

李肆嘀嘀咕咕念叨着,然后腰眼骤然一痛。

“四哥哥恶心!怎么把人家跟那些读书人比!?不,是怎么把那些读书人比作人家呢!”

关蒄拼命压制着自己的不良反应,却还是沮丧地发现,就是适应不了四哥哥的亲昵。算起来她今年该满十七岁了,换在别人家,已是生儿育女的年纪,她却还被这“怪病”缠着,真是恼人。李肆来了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比喻,让小媳妇恼上加恼,破天荒地第一次掐了李肆。

“死丫头,敢掐我!”

李肆被掐醒了,没好气地也反掐回去,两人就在床上吱吱哇哇跟小孩似的闹了起来。折腾了好半天,将关蒄压在身下,瞧着钗横发乱,衣衫凌乱的少女,李肆心跳骤然加快了。没错,他这小媳妇名为少妇,实质还是少女。

快五年了,昔日的关二姐,现在的关蒄,已经长成明眸皓齿的绝丽美女,碧玉双瞳又大又圆,清泓盈亮,配着那深邃面目,白玉般肌肤,丽色远胜画卷。画卷还只能眼观,少女柔嫩双峰从挣开的衣领间露出一线,引着李肆贪婪地将那羊脂滑腻尽握在指掌间,尽情享受着手福。

“四……四哥哥?”

感受着李肆忽然变得粗浊的呼吸,关蒄心跳也骤然加快。李肆目光中的炽热也烘得她身体发热。跟李肆相处这么多年,她读得懂,那是再不能忍的艰辛。之前就顾及她身体难以适应,李肆和她同床时,都只相拥而眠,而现在李肆似乎要直面这桩难题。关蒄自然想完成这一刻,但她还有些畏惧,怕自己的反应让整件事情变得很糟。

“别去管自己的身体,就想着四哥哥我的好,就想着要和我一起……”

李肆确实不能忍了,自己的小媳妇早就该吃下肚,会忍到现在,说是顾忌关蒄的不适,其实是一直太忙,没认真下足心力来破关而已。

像是捧着一摔即碎的精细瓷玉,李肆施展出全身解数,将小媳妇的身心烘得通透。衣衫尽解,玉体横陈,当李肆分开关蒄的莹玉双腿时,她全身已经软柔无力,一身肌肤粉红,脖颈更是红透,两眼迷离,娇喘不已。

“四哥哥,我……我不行了……”

还没正式开战,关蒄低低娇哼着,举起了白旗,她的身体正微微颤抖着,可跟之前那种僵硬的哆嗦不一样,这种感觉很陌生,就像是泡在温泉中,舒服得快要晕过去一般。

“你行的,要相信自己。”

李肆俯身下去,叩关而入,听着关蒄发出一声低呼,苦痛中夹杂着满足,李肆也满足地吐出口长气。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