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六卷 第二百九十九章 何为父母官?

跟天王府参议和尚书厅户科六科算定田税数字,审核他们拟定的公所、公局和票行相关章程,忙了好几天,李肆睡眠严重不足,今天这县事会议,他着实有些辛苦。

程桂珏正在缮录电白县实征收钱粮数,该县实征银粮地,也就是税田,大约为十二万亩,征银六千两左右,因为该县很早就施行丁随粮走,又有一千两出头丁银摊入,这就是七千两,另外还征粮食五千石,以前都是被县里折色算银,大致是四千两,算起来正税就是一万一千两,电白县的正税基本是广东一省平均水平。

这个数字巡抚和广州府衙门都有,程桂珏原就是户房书吏,填起来毫不费劲。可在县衙实征一栏,他犯了踌躇,他知道之前收了多少,但他拿不准新朝的态度,毕竟县下实收,就是一县经费,同时也是县官自己的小金库。照实报吧,这个新朝廷是不是要刮上去?少报吧,新朝照这个数字核查,以后自己要吃挂落。

他环视左右,发现不少人也跟他一般犯难,电白县所收常项是火耗、契税、牙税、市税,但这也只是明面上的,实收的时候还要加浮,这部分加起来已经超过正税。至于商人胥吏民人的各类孝敬,一年又得上万,这都是不主动伸手就有的,除开应付自己的差事,孝敬上官和府宪衙门,一年落下三五千两银子,那是绝顶清官……

眼见程桂珏的笔在县衙实征栏停下,眼珠子滴溜溜转着,族兄程映德嗯咳一声,低低附耳道:“莫想多了,照实在数字来。”

程映德参加过之前的定策会议,各县实征银钱数字也早由各个渠道被李肆掌握,如今李肆要这些署理知县再写一遍,不过是看他们踏不踏实。照实写的未必可靠,不照实写的,不管是有心还是无心,都不可靠。

得了族兄的提醒,程桂珏心中有数,老老实实填好了数字。

这一项完成后,程映德等一干尚书厅户科主事就开始忙活了,核对数字,标注问题,然后再将各县领受的田税数字发下,程桂珏一看,两眼差点一黑,两万一千两!这新朝太狠了吧,真要把地方杂派全卷上去?

程桂珏是不敢发话,可有不少署县事却忍不住叫苦了,朝廷要如此重压州县,他们这些县官就算无心贪吝,也要为县治考虑,大胆的人更是当堂出声。

“天王昔日在永安言明,要让民人勤劳即能得富贵,善良就能行天下,巴某愿为这新立英朝效力,正是感佩此言。却不曾想,今日亲见,天王治政,竟是比满人还要苛酷!巴某虽卑渺,却不愿助纣为虐,李天王在上,巴某告辞!”

一个人起身拂袖,慷慨陈词,脚下却没有动,看来是做好了被周围黑衣禁卫拿下的准备。

巴旭起?

李肆这才认出他来,这不就是当日永安之战里,自告奋勇入城抗贼的永安县丞么?现在……

刘兴纯附耳嘀咕道:“之前他被清廷转调署阳江知县,举事后他带阳江县投诚,想着永安民人跟他关系不错,房参军说降永安后,就把他调到永安署县事。”

署县事的调动,李肆肯定是签章认可了的,可他哪里记得那么多,必须得人提醒。得知这一番来往,李肆感觉这个巴旭起还真是一腔赤诚,可用。

“当庭聒噪,降一级任用!”

李肆悠悠说着,然后见堂下众人,包括巴旭起都是茫然,暗道自己这小小幽默还真是无人能懂,讪讪地摸摸鼻子,话入正题。

“这个数字是把以前的正税杂派,都含在里面了。让你们看这数字,也并非给你们下钱粮定额,而是让你们清楚治下一县民人的实际负担。从今往后,你们县官,再不管课税之事。”

这句话像是凛冽风暴,还裹着两个风眼,众人刚被第一个风眼,也就是所有课派都以此数字为限而震惊,接着的第二个风眼,说什么县官不管派课,更是让众人差点晕了过去,都恨不得掐掐自己,想确认是否正在梦中。

巴旭起无力地张合着嘴巴,好半天才艰辛地开口问:“那我等县官,是要做什么?”

李朱绶站了出来,官府下乡,调理县官职责,已经预定由他主事。

“明日开始,你等署县都要上课,将县官所管之事,一一学来,到那时便……”

李肆挥手止住李朱绶,此时说个大概,也能让大家心里有数。

“在此我先简述,你等署县,就是要当好这一县的父母!”

自秦之后,县官就是历朝最基层最重要的亲民官,“父母官”的比拟根深蒂固,李肆扬起这面熟悉的旗帜,众人却还是不懂,这不跟以前一样么?

“未闻有抽榨儿女脂膏的父母!”

李肆淡淡说着,现在当然不可能指望民选地方官,但从权税层面分割地方官职责,让他们专心于政事,却是为这个目标奠定基础。

“父母是怎样待儿女的?供吃供穿,言传身教,助其心正行端,扶其自食其力。民与官自然有所不同,民本就自食其力,反是官要靠民供养。但小民识短心浅,正如未成年之儿女,须得你等县官,尽心于教化之事,助其各展所长,谋食安居,这才是父母官!”

“昔日历朝,让县官一面派课,压榨小民,一面教化,为小民谋福,这二事南辕北辙,逼得县官只能顾上一头。如今让你等县官不管派课,只专心为小民谋福,做好一县父母,此事,你等愿行否?”

李肆“苦口婆心”地唠叨着,当然他这话也有粉饰的成分,县官还是要管派课的,比如跟县公局周旋田税总额,监察本县完税状况等等,但确实不再管具体的征税事务。

听了李肆一番话,堂中诸人只觉心胸涤荡,这新朝的县官,竟然是个专挣贤名的闲官?

巴旭起深吸一口气,大声道:“巴某愿行!”

他很激动,原本已经失望透顶,现在看来,竟然是没搞明白新朝的路数!

李肆朝他笑笑:“你作不成县官了……”

巴旭起和众人都是一愣,心想李天王也真是小气,当场就算账。

“你去管惠州一府的县官,只是刚才你当庭聒噪,就给你降一级,从四品。”

李肆的小小捉弄终于显效,众人又是羡慕又是好笑,扑哧之声不绝于耳,巴旭起是又尴尬又感动,再不多言,一揖到底。

接着这些县官又转了心思,听李肆这话,他们地方官的品级,还是沿用满清的设置?那么俸禄呢?如果还是沿用之前的俸禄,又不让他们管课派,那么这官可真是苦官了。

见众人脸上又浮起忧虑之色,李朱绶很懂他们的心思,嗯咳一声,代替李肆开始简述。

英朝的县官,本质是一个和事佬,外加引领一县发展的规划师,首要职责是调解中央、地方和县民之间的各类矛盾,其次是规划一县发展,为民人谋福扩展空间,考察他们业绩的指标,也从钱粮是否足,刑罚是否少等等,转为类似“安居率”、“就业率”、“物价水平”等等指标,这一套东西,自有之前青田公司公关部那些掌柜出身的中央官员来制定。

李肆不仅将课派之责从他们身上转移到公局、票行和县丞下的户房到中央的户科,还将刑罚之责也从他们身上剔除了。对比历代主责就是钱粮和刑名的县官,他们这县官,还真是有名无实,这实际是李肆在奠定日后分权社会的基础。

当然,由此一来,“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也就成为历史,毕竟县官手上的权大多被事务官分割掉了。

李肆当然不会学着朱元璋那样,要求官员都当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至少得让官员们衣食无忧。与此同时,因为官吏一体,那就得给原本的吏员留出足够的上升空间,让他们不再拘于一地一职。

所以这英朝的县官,品级定得很高,原本明清的县官一般都是正七品,而英朝县官则是从六品起算,最高能到正五品。

从六品县官的职俸定为每年二百两,二十两为一台阶,正五品为二百六十两,不再发禄米。

“县官不必再担负县衙杂支,甚至也不必聘请幕友,这二百两足矣花销……”

见堂中诸人眉来眼去,显然是有所顾忌,觉得这点银子不够开支,李朱绶如此提醒着,然后丢出了另外一块蛋糕。

“这还只是职俸,诸官另有禄俸,本朝待士大夫将如宋时,诸位自可心中有数。”

李朱绶这话说得众人都是心头一振,要学宋时!那么这县官就只是差遣,他们还有食禄本官!

这一套正在酝酿中,英朝当然不会学宋朝,搞什么叠床架屋,但职务、品级和散阶分开,未来还有封爵,这几项分立,配合监察体系的完善,加上更细致的分权,贪腐状况将会限制在一个可控的范围内。

第二天,巴旭起等人开始上课,大致听明白了县官所主之事后,心中再度震撼难平,意识到这英华新朝,竟是要行绝古烁今之政务改革。

以县官为载体,李肆这一套地方政务改革,让昔日浮在表面的文官感觉自己被压进了土里,沉在水下的吏员们感觉被挖出来曝光烈日。原本重点是摊丁入亩,却扩展为官府下乡,官吏一体,权税分离的大行动。

整套措施的核心思想是三点,一是引入公局,一是引入票行,从政府层面看,这两策都是降低征税成本,提高效率的措施。第三点则是靠官府下乡和官吏一体,让政府能深入到更细的层面,来推动发展,调控社会。

“哪里来的那么多人?”

这是巴旭起最大的疑惑,每县官员一二百人,全省两万,哪来那么多读书人当这些官?

“每县吏员不下数百,择其善者而任,足矣。我也知根底,吏员出身微薄,世代盘踞乡里,以权榨钱,品性堪忧。但此策是将吏员拉出潜地,也给他们一个做官的前途,摆在明处,总是比过去强。而且新朝初立,威慑甚重,小人也不敢太过放肆。待时势成熟,其他读书人也不得不投身而入,自不必忧虑无人做官。”

李朱绶的解答很周详,巴旭起和众人的担忧也消去了大半。

“县下诸事之费,若是都靠公局来筹措,万一公局推诿抗税,一县之事不就荒废了吗?”

巴旭起接着问,这个问题李朱绶心里也没底,找来了负责推动公局建设的彭先仲。

“你等县官,就是要向一县之民的代表,也就是公局说明,如何才能让乡境安宁,农桑兴旺,民安各业。比如造桥修路,比如守望相助,都得靠你给民人解释清楚。期间种种技巧手段,最好多向商人学学,学会把你们对一县之政的构想卖出去,让民人出钱来买这理想之政。”

彭先仲开口就是商人调调,巴旭起等人听得又是皱眉,又很有感悟。原本历代县官,也都有这一职责,可惜更重要的职责是收税,现在专心于此,还真是可大展拳脚的舞台。

“你们是幸运的,你们是最早一批政务官,以后的政务官,那都得在事务官上磨砺一圈了,才能坐上你们的位置。”

彭先仲露了底,其他的官员都是各管一摊专业事,县府这些主官都是要周旋各方的,用以前那种光读圣贤书,没有实际从政经验的书生,根本就担不起这职责。

听到这话,众人都面有得色,这就是早从龙的好处。

元宵将近,这帮县官依旧在广州苦读,各路人色都来讲课。苏文采是讲未来的政务运作流程,李朱绶是讲如何在乡镇区组建基层官府,彭先仲是讲如何组建公局。原本青田蒙学的头目,现在中书厅筹备国子监的刘兴兆讲如何推动县级蒙学建设,正筹备医卫署的蔡郎中蔡蒙讲如何建设县级卫生医疗体系。领受改造满清汛塘体制,将驿站和汛塘分设为民驿、军驿和巡驻内卫体系的刘兴纯则讲一县保境安民的工作。

巴旭起这帮署县脑袋被洗得七零八落,只能一个劲地猛记笔记,后面再慢慢消化,得亏大多数人都是吏员和末官出身,经得起煎熬,换作其他书生,还真是坚持不下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