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六卷 第二百九十四章 半场休息,攘内为先

原本以快蛟船急行,两三天就能到梧州,可李肆这点时间都没有,他刚回广州就遇上了一堆大麻烦。

第一个大麻烦是天王府的文人们逼宫了,原因自然是东西两面接连大胜,原本文官们心中多少还抱持着一分贼匪之心,如今也随着这两场大胜骤然消散,对新立英朝有了更多期待,毕竟这已经是他们自己的国。

李肆一回广州,天王府的参议,连带三厅六科的文官,甚至广州府县官员,一个个都穿着或紫或红或绿的官服,乌纱帽的硬翅摇着,聚到昔日的广东巡抚衙门,现在的天王府。一边上贺书,一边催请李肆立正朔。一直在白城贤居的李朱绶也终于挺身而出,剪了辫子,换上一身紫袍,以一副文官首领之姿,在天王府大门前高颂他亲笔而就的《英华开元赋》,要让李肆定元。

“正朔”有诸多解法,用在具体的国事上,“正朔”说的就是定历法,正为一年的开始,朔为一月的开始,以历法定下正朔,这就是传统王朝顺天命,得天时的象征。

文官们要李肆立正朔,这里面就含了一整套系统工程,包括立年号,定历法,乃至建立类似钦天监的机构。其中也有文官上书,请李肆就帝位,但大家都觉得还不是时候,这声音也只是大潮中的一朵小浪花,没引起太多人注意。

“瞧,摘桃子的人来了。”

天王府里,段宏时指着外面,语带讽刺地说着。外面那上百文官,到底有多少是真心实意,以新朝为华夏正朔的,这问题可回答不了。可很显然,眼见新朝功业一帆风顺,将这新朝变作他们文人之国的期待,自然也越来越浓。

“年号是要立的,不然老是念着康熙多少年,实在别扭,但是历法么……这正是师傅你的好机会。”

李肆这么说着,段宏时面带微笑,连连点头。接着李肆就开始动脑筋,国号他顺应“民意”了,年号总该能自己拿主意吧。

“你要怎么定都行,但是这年号必须走一套章程。”

段宏时提醒着李肆,这跟草创时起国号的情形可不一样,定年号这件事本身就是一桩政治,文官们群聚请愿,就是因为现在的天王府,政务流程还不完善,借着定年号,调理一下天王府的政务架构,这是搂草打兔子,一举两得。

说到天王府目前这军政不分家,内外大混杂的结构,李肆也是深有同感。举旗两个多月,天王府就是个变形箩筐,什么都往里装,现在跟青田公司的权责交割很不顺畅,就是因为天王府的政务结构还很凌乱。

“看来得中场休息了……”

李肆这么想着,英朝新立,战争机器超负荷运转,东西两面出击,确实取得了丰硕战果。但打到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不仅政务远远没能跟上,这机器也开始出现疲态。贾昊能聚歼广西绿营,连带重创云南湖南客军,已经超出他的期望。

“贾昊虽还有少年心性,可大局把得稳,梧州一战下来,他已是可独当一面之才。”

段宏时也称赞着贾昊,李肆也是这么认为的,梧州一战的胜利,意义非常重大。贾昊敢于在雨天发动全军反击,将他们英华将士的战力完完本本显露出来,这场胜利已经不只是一战的胜负,一城的得失,更将三军的军心凝练出来。日后英华一军,不仅再不畏惧雨天,反而会视雨天为制敌的天赐良机。而在清兵看来,雨天也不再是己方的屏障,一旦老天下雨,他们会更恐慌。

所以李肆把广西放心地教给了贾昊,自己留在广州,一面调理天王府的军政结构,一面跟企图趁势摘桃子的人周旋。

梧州府衙,贾昊看着李肆的来信,眼角还有泪花,李肆在信里没有直接评断梧州之战,但桩桩布置,却都含着赞许之意,贾昊只觉这一个多月来的苦战,终于是值得了。

李肆论功行赏,羽林军将士衔级各升一级,贾昊也终于升到了合乎他军统制军职的中郎将。而在此战中阵亡的林堂杰,也追赠左都尉衔级。羽林军左营改名为苍梧营,以此彰示这一营在梧州之战立的表现。就为这改名,满营官兵士气大振。

一营改名,意义绝非一般。目前英华全军十三营里,赤雷营是炮兵营,黄冈营是驻守营,此外就是白城营、连瑶营和青浦营三营“独名”,跟“龙骧军前营”这一类建制营有明显区别。

独名就意味着高过其他营一等,白城营是李肆的嫡系根底,同时也相当于教导营,各类新战法,类似铁甲掷弹兵的战法,都由白城营承担。连瑶营则出自李肆和连州瑶民的关系,以族群单立一营,现在已经发展到苗瑶皆有。只有青浦营是以战功署名,以此表彰此前青浦一战的胜利。

如今羽林军左营取梧州古名,同时也是战场所在的县名为苍梧营,营中将士自然欢呼雀跃,这是他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荣誉。

眼见贾昊升上中郎将,羽林军下已有三个独名营,不论是龙骧军张汉皖,还是鹰扬军吴崖,都是心服口服,韶州雨战,不是以老司卫为主体的羽林军扛着,换了他们上阵,还都心里发怵。但服气之余,军下各营也都有各自的期许。就连刚刚成立的伏波军,郑永也咬牙切齿地对部下说,怎么也要在台湾和福建挣出一个独名营来。

可惜的是,康熙没给他们机会,他给东面殷特布,西面杨琳各下了谕令,展开他自以为绝对奏效的遏阻战略,继续拖延时间。台湾明郑余部也受了郑永安抚,暂时按下了动作。

“占柳州、平乐、浔州、梧州四府和郁林直隶州,把广西东面尽数握住。之后再打通太平、南宁两府,与广东廉州府拉成一线。与此同时,北防湖南,西防云贵。”

李肆给贾昊交代得如此细致,自然是不会到梧州了,龙骧军撤回广东,贾昊要带着羽林军独当一面。

军中诸将有些不解,他们出击广西,目的是为搅乱清廷大军围剿之势,如今只是败了广西一省的兵,顺带小挫云南湖南绿营,李肆却要他们摊开架势,占领州县,当清廷未来的围剿不存在一般。

部下们都有了看到大局的眼光,贾昊很欣慰,但毕竟他们都是军人,只看到了军事,没看到政治。

策妄阿拉布坦在西藏似乎有了动作,尚俊的天地会还没大能到可以实时拿到满清朝堂中枢奏报的程度,并不清楚具体细节。但年羹尧升任四川总督,就能看出这事肯定不小,康熙不得不预作防范,毕竟自噶尔丹以来,准噶尔就是康熙的死敌。只是尚俊乃至李肆都不清楚,把年羹尧从李肆当面弄走,还含着康熙的另一番心思。

调走了年羹尧,康熙却还没选定统兵大将,这说明他并没把这英朝当作策妄阿拉布坦那个级别的敌人看待。尚俊的天地会通过京城眼线得知,满清朝堂也正在争执,策妄阿拉布坦和李肆之间,到底该选谁为战略重点。以李光地为首的汉臣将李肆这英朝视为生死大敌,可满臣却都认为,广东之乱,怎么也难乱到北方,策妄阿拉布坦却是直接威胁北方的心腹之患。看起来,康熙更倾向于满臣的观点。

“所以,大围剿即便有,至少也得半年后,咱们可以专心于广西。”

贾昊如此解说,诸将心怀大慰,说实话,尽管梧州之战大胜,但羽林军死伤接近两千,还不乏有左营指挥使林堂杰这样的将领阵亡,全军已经伤筋动骨,大家都想喘喘气。

李肆还交代要拿下广西东面四府一州,诸将却不当是什么难事,换个没经历梧州之战的人来,绝对会以为羽林军已是骄狂之军。

不是他们骄狂,而是广西清兵已经丧胆。广西一省绿营,在梧州已经被打断了脊梁,英华军有枪炮的时候打不过,没枪炮只有刺刀的时候,更是撞得头破血流,那还怎么打?

原本广西各镇协的绿营在梧州就被灭得七七八八,贾昊接了李肆的命令,散开各营,马不停蹄地卷向桂东这四府一州,几乎是旗号一到,州县就开城纳降,梧州血战的红利,正源源不断向羽林军手里送去。

这还不止是英华军威的影响,正如段宏时所说的那般,东西两路进击,连场大胜,就有人急不可耐地跳出来摘桃子,因此李肆回广州后,作的第一件事,不是定年号,也不是颁历法,而是发布《英华民谕》。

“大赦天下!”

“杂税皆免!”

“苛刑尽废!”

最大的桃子,该英华新朝得,该他英华天王李肆得,东西两面打出了声势,那就得借着这声势收买人心。秦末刘邦在汉中约法三章,他李肆就要在广东和广西新得之地,搞利民四条。

还有一条是什么?

“摊丁入亩……”

这不是李肆提的,提案人让李肆很意外,是李朱绶,原本李朱绶也没当是太大回事,只是将其当作政务细节来谈,可关注人心的段宏时马上把握到了这一条的政治意义,建议写进《英华民谕》里,在英华已经控制和准备要控制的地盘上广为宣扬。

“这其实只是个小细节……”

李肆当时的想法也跟李朱绶一样,并没太看重这一条的政治意义。

“此时也该让农人知道,英朝将是他们的国了。”

段宏时这么说着,李肆沉吟片刻,缓缓点头,虽然他觉得早了一些,但时势推人,他也不得不开始借用农人的力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