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六卷 第二百九十二章 贾昊赛马

眼见自己的部下已经在金鸡岭坡顶站稳脚跟,云南提标中营参将孟勇负手而立,只觉脑后火辣辣地热,那该是无数道广西军将的目光投在自己身上。

广西兵也算是强兵了,至少韧性很强,这么多天下来,还能跟贼军对冲,心气之坚,孟勇从未见过。之前趁雨突击,还拿下了金鸡岭,更是李贼作乱以来,官兵从未得过的战绩。眼见战局有了转机,也难怪陈元龙很难接受昨日的惨状。虽然昨日被贼军打退,但孟勇承认,要换他的云南兵来,可坚持不到现在,更扛不住一整天的轮战。

只是在孟勇看来,广西兵太笨,军将们也没好好训练,打仗不会动脑子,已经领教了贼军那插刀鸟枪的利害,却不懂得仔细琢磨破敌之法,就知道堆人数拼悍勇。昨日他小心地靠近战场,仔细观察过,贼军动作远比官兵灵活,身上还套着胸甲,加上其他零碎装具,比官兵更适合雨中作战。

当时他就想到了破敌之策,他带的兵里,恰好就有克制贼军那犀利“枪刀”的藤牌兵。

官兵肉搏兵里,向来都有刀牌兵一类,但很少军将会用刀牌阵,都是让其跟刀矛手混作一队,偶尔聚起来,也只临时当挡箭阵。

要破贼军的“枪刀”,就得以刀牌手为阵,越是队形密集,刀牌手一手牌一手刀,越能发挥威力,而贼军枪刀要靠两手把持,贴身肉搏,必然吃亏。

原本孟勇还起过向陈元龙献策,让广西兵组织起刀牌阵的心思,却又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他孟勇可是为自己,为郭制台立功而来的,怎会轻易将这妙策传给广西兵?

再说了,广西兵也没专门练过,而他带来的云南藤牌兵就不一样了。这些兵有家传秘方,他们自己用老藤编织的藤牌,轻便坚韧,鸟枪挡不住,挡刀矛箭矢足矣。他们还有家传技艺,会结牌阵而战,特别擅长对付群聚长兵。

此刻一千藤牌兵冲上山头,居然站得稳稳的,孟勇只觉胜券在握,腰身挺得笔直。

一手藤牌一手腰刀的清兵已经冲乱了坡顶防线,在防线若干缺口处跟羽林军士兵捉对厮杀。一个羽林军士兵猛然前刺,却被官兵挥着藤牌格开。两人脚下都是泥浆死人,同时失去了平衡,但羽林军士兵靠着高帮皮靴先站稳了,挺枪又是一刺,不料那清兵一扬藤牌,刺刀竟卡在了藤牌里。

眼见那清兵左手藤牌一拖,右手腰刀就要斩落而下,一柄狭长窄剑从侧面刺了过来,贯穿那清兵的腰眼。

“陈翼长!不,陈指挥!”

侥幸得救的士兵脸色煞白地招呼着,救命恩人正是羽林军左营代指挥使陈松跃,他是左营丁翼翼长,本已负了轻伤,可左营指挥使林堂杰战死,其他翼长非死即伤,把他这个最资浅的翼长推上了指挥岗位。

“陈指挥,甲乙两翼呢!?咱们还能战!”

守在坡顶的丙翼代理翼长朝陈松跃呼喊着,他们左营这两天来浴血奋战,伤亡已经过了三分之一,但他们却不愿退下,林堂杰以死洗刷了他自己的耻辱,而他们这些部下,可不愿让林堂杰白白牺牲。

“让开中路!”

陈松跃面无表情地下令道,他也不想退,但今天冲上来这波清兵全是刀牌手,还用的是有些怪异的藤牌,让他们很吃了些亏,两翼六百多人才勉强跟对方千人战平,就这么打下去,不知道要付出多大代价。

“清狗变了战法,贾统制早有应对,咱们护住左右侧面就好!”

陈松跃说话间,百多人正缓缓上坡,这些人步履沉重,手里提着的是怪异武器。

“交给我们了。”

一个大个子来到陈松跃身边,闷声闷气地说着,这是刘澄,老刘村人,羽林军白城营甲翼翼长。

“这可是你们这白城突击队的首战,可得好好争出脸面……”

陈松跃半是不甘半是期待地说着。

“脸面?咱们不需要脸面。”

刘澄用套着链甲手套的手拍拍头盔下方,发出当当的清脆响声,竟然是戴着钢铁面甲。

一百多套着雨披的大个子登上坡顶,这时候左营已经放开了正面一个缺口,上百清兵一拥而入,想要倒卷左营防线的侧面,却跟这百多人正面撞上。

当当脆响不断,这些清兵借着冲势,腰刀挥斩而下,却像是劈在了金铁之上,不,根本就是劈在了金铁上。自撩开的雨披里,灰黑的钢甲赫然入目,惊得清兵们下意识地退步,然后他们就又见到了对方头盔下那张只有两个丝网镂空眼洞的灰黑面目。

接着不少人的视野被猩红血色遮蔽,这些铁甲人抡起长短不一的斧头,噗噗劈上清兵的头顶或者胸口,冲在最前面的十多个清兵当场了帐,不少人都还没看清自己是被什么武器夺走了小命。

刘澄带着自己这支钢铁分队排成一条线,一步一个脚印,踏稳了才迈下一步,如一道钢铁堤坝,将冲破缺口的清兵牢牢堵住,还以无可抗拒之势,将这些清兵粉碎为一团团血花。

清兵下意识地用藤牌格挡,可这些铁甲人的斧头完全是将藤牌当作木材来劈,厚重斧锋毫不留情地劈裂藤牌,再啃咬在清兵的头顶、面颊或者前胸上。即便少数藤牌没有被劈裂,可这一劈势大力沉,这些幸运的清兵也连人带藤牌一同扑倒在地上。地里全是昨天战死的清兵,要再爬起来可不那么容易,跟着又是一斧头又抡了下来,就听坡顶像是厨房多了无数案板,厨师们正奋力挥刀,斩着鸡鸭似的咄咄作响。

当面这些铁甲人或者双手持长斧,或者一手一柄短斧,像是从地府里爬出来的钢铁恶鬼。冲破缺口的上百藤牌兵吓得赶紧后退,后方却已被跟过来的同伴堵住,来回彷徨的片刻之间,上百藤牌兵就被斩杀殆尽,一个个断肢裂首,死状极其恐怖。

“原本是投弹的,现在来玩劈柴,贾统制还真是想得出来……”

刘澄右手斧头砸倒一个用藤牌护住头顶的清兵,身边的亲卫再一斧头剁下,透过钢盔,他隐约听到了一声也被劈成两截的惨嚎,这一斧头该是正好劈在那清兵的脸面上。

“可正好克住这些藤牌兵。”

刘澄这一走神,一个清兵舍了命地扑上来,腰刀猛然挥下,径直斩在刘澄的脖颈上。

当的一声,刘澄身体一晃,差点栽倒,一柄已然扭曲的腰刀也呼呼倒飞出去,那清兵更是被震得跟后面的清兵撞在一起。

被亲卫扶稳,刘澄右手一斧头砸在那清兵的头顶,左手斧头再一下,砍在他身后另一个清兵的肩膀上,斧锋嵌在了锁骨里,刘澄抬脚踹倒两具尸体,这才把斧头拔了出来。

“知道爷爷身上哪里最硬么?就是脖子!”

刘澄哼哼笑着,他们不是披甲,而是整个人都套在一副钢铁壳子里。

之前韶州之战结束时,针对飞天炮的缺陷,以及不少炮手都把开花弹当手榴弹用的情形,李肆就起了组建掷弹兵的念头。原本历史上的掷弹兵只是昙花一现,毕竟黑火药的爆炸威力不足,造出来的手榴弹太沉,丢不了多远。李肆也没指望能让掷弹兵在正面战场作战,而是用来攻坚和防守,手榴弹能丢到二十步外足够。

在广州之战里,掷弹兵就已经登场,那时还穿着佛山草草赶出来的钢甲。佛山早就有帮欧人日人造全身甲的作坊,更早的时候,李肆转送给八阿哥胤禩的黄金龙首全身甲,就是佛山作坊造的。

掷弹兵全身都要暴露在敌人和自己的火力下,毕竟引信的可靠性还不是特别高,手榴弹早炸的可能性仍在,因此护甲非常重要。总结了广州所得的实战经验,这些已经被李肆掌握的甲胄作坊就批量造出了新的“突击甲”,有佛山钢铁公司的粗钢板材,再经水床冲锻成型,整套突击甲五十来斤,可防清兵鸟枪。脖颈还特意以钢圈直接套住头盔来强化,避免被近距敌军反击。

刘澄等人被特意挑选出来,原本的任务是丢手榴弹,现在却扛着从辎重队那里借来的伐木斧、劈柴斧,跟清兵打起了肉搏战。仗着甲厚斧沉,清兵的腰刀砍不动钢甲,藤牌挡不住斧劈,这一百多掷弹兵上了坡顶,就如狼入羊群一般,劈得金鸡岭血肉飞溅,哀声四起。

在千总把总的激励下,这些云南藤牌兵们还不愿放弃,拼上一条条人命,试着推倒这些铁罐头,试着从侧面包围,试着剁腿。可坡顶不止是有这些钢铁怪物,羽林军左营代指挥使陈松跃将这一百多铁甲大斧兵当作一道防线,指挥着左营的士兵们护住他们的侧面和背后,清兵的尝试被这默契配合一一粉碎,勇敢的尝试者变作一具具残缺不堪的尸体,提醒着同伴此路不通。

眼见坡顶骚动连连,藤牌兵渐渐后退,还有零零星星转身而逃的,后方的孟勇心头沉了下去。

“贼军出动了铁甲兵!根本打不动!”

奔回来报告战况的千总凄声喊着。

“一千打不动,两千行不行!?再不够,三千还不行!?”

孟勇不愿放弃,果断增兵,还遣出亲兵充任督战队,把藤牌兵死死堵在最前线。

就在孟勇转喜为忧的时候,金鸡岭北坡下,岳钟琪的忧虑已经重得快拉垮了他的眉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