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六卷 第二百九十章 血雨肉浆岭

多年以后,有人问贾昊,你在梧州城下冒雨发动刺刀冲锋,真正原因是什么?是不是想抢在李肆赶来前取到一些成绩,挽回自己之前丢掉的面子?

贾昊没有生气,对着自己的孙子,也没什么好气的,他认真思索起来。

一息间,千万念,那个时候,他什么想法都有,唯独没有为了自己面子而战的念头,就像是林堂杰擅自撤退一事,他也知林堂杰绝非怯懦,他们当时的思索,远远超出一般人面对死亡和挫败时的心绪。

可这个决定,在某种程度上也确实基于面子问题,但不是贾昊他个人的面子,而是羽林军的面子,乃至羽林军龙骧军所有人的面子。因为李肆正急急赶来,就像是父母担忧儿女的安危,必须要挡在他们身前,担下所有压力一般。

贾昊那一声“要我们何用?”的反问,激起了所有人的共鸣。再过几天,他们受李肆教导就要满四年,从懵懂少年成长为执掌百人、千人甚至万人的军将,一路走来,李肆是他们的导师,更是他们的心灵依赖。在某种程度上,还被他们视为严父和慈父,当他们在青浦喊出自己的心声,逼得李肆红袍加身之后,那股“我已经长大了”的心气越发茁壮,他们总想向李肆证明这一点,哪怕代价是鲜血和生命。

“审视你的内心,问问自己,当你鼓足勇气,向我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心里是不是也揣着向我证明你已经长大的念头,如果你找到了它,那也就找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贾昊是这样回答的,但他的脸色却有些黯淡,如果上天让他此刻回到几十年前的梧州城下,他却不会再有同样的选择。

“不……我不后悔!他们也不会后悔!”

接着他在心中坚决地自语着。

时光回溯,梧州城东,金鸡岭东坡下,羽林军左营的将士们在泥泞中向山坡冲击,清兵从坡顶投下梭镖石块,眼见不少将士从山坡滚落而下,贾昊也在心里说着:“我不后悔……”

“羽林军统制,左都尉,贾”,这面将旗就立在金鸡岭下。咚咚闷声连响,厚实木板砸在泥水中,大群套着青黑雨披的羽林军将士踏着木板,跨过已如小河的岭下小道,列成又宽又密的人浪,从一身大红制服已沾满泥水的贾昊身边越过,朝着金鸡岭坡顶潮涌而上。

这是羽林军左营乙翼人马,甲翼已经在林堂杰的带领下冲到了坡顶,而等待他们的,是足有四五倍数目的清兵。紧靠着这道人浪的北面,丁堂瑞的右营也在向坡顶冲击,更北面的白云山,张汉皖也带着龙骧军,要将刚刚占领山头的清兵打下去。

雨水不仅浸湿了火药,弓弦也失去了弹性,向坡顶冲击的过程里,清兵还有石块和梭镖,他们却只有戴着头盔,套着胸甲的人体。

一块石头凌空飞下,林堂杰没有躲闪,只是下巴一低,珰的一声,头盔被石头砸落,身形一晃,差点摔了下去。

“指挥!你怎么不躲啊?”

背后有人扶住了他,关心地唤着。

“我不是指挥了,是要替你们挡枪挡箭的兄弟!”

额头血丝流下,被雨水冲刷着,林堂杰毫不在意,一脚踩上了坡顶,挥动枪身,将两柄扎过来的长矛荡开,嘴里依旧如之前还是指挥那般呼喊出声。

“刺刀——就是那般长!”

大跨步冲前,连枪带刀加上人就撞进了清兵群聚而起的防线,刺刀结结实实捅进了一个清兵的胸口,他不担心左右,自有同伴来填上,而他也要替他们遮护身侧。

“长得鞑子直喊娘!”

呼喝声驱散了绵绵细雨声,再将一片低沉轰鸣拉起,不大的金鸡岭坡顶上,聚起的两千多清兵竟然被这三四百人撞得连连后退,就是这一撞,至少上百清兵的身体被接近三尺长的窄刃刺刀捅穿。

一个把总软软瘫倒,双手还不甘心地把住插在咽喉下方的刺刀,两眼直直看着眼前的羽林军士兵。这士兵戴着有檐铁盔,身穿似藤似竹的胸甲,脚上的靴子厚实沉重,踩在泥里却不怎么打滑,身上还披着油布斗篷。而自己透水绵甲又冷又湿,不仅挡不住那长长刺刀分毫,腰刀挥舞起来也格外艰涩,脚下的官靴更是用不上力,一个照面,自己的命就这么送掉了。

“早知道就不该顾着官威,换上草鞋,至少还能退得灵便……”

脑子里闪过最后一个念头,这把总顺着对方抽刀的势头仆倒在泥水里,一只军靴踩在他的头上,将已经失去意识的脑袋沉沉踏入泥中,军靴的主人跟着战友一道,继续向前迈进,逼向下一个目标。

细节决定成败,之前众人都还体会不深,如今在雨中泥泞之地跟清兵肉搏,羽林军将士装备和训练的优越之处顿时显露无遗。有檐铁盔保证了视线清晰,而清兵的斗笠淋了几天大雨,早已破损不堪,雨水就一直刷着眼皮。羽林军将士的胸甲虽然还是藤竹制品,可鸡胸外形,外加雨水浸湿,表面极滑,不是大力的砍劈,类似捅刺等攻击都很难奏效。而清兵则基本没有防护,军将穿的绵甲反而成了累赘。羽林军的雨披是连袖套起来的,袖口还在小臂处扎了起来,大致能保证背后干燥,动作也不会太过僵硬。而清兵里,只有军将才有资格享受披着油布斗篷作战的待遇。

另一个小细节则直接影响了双方的伤亡比,羽林军的军靴抓地结实,泥泞中也能稳住下盘,而清军士兵的草鞋,军将的官靴,在泥泞中几乎难以动弹,不少人干脆都光着脚,下盘怎么也难在全力下保持稳定。那个倒霉的把总,正是脚下一滑,被人捡了便宜。

这还只是装备,羽林军的枪刺术是严三娘精心凝练出来的,以动作简练为要旨,攻击只有刺、抡、砸简单几式。而且作战时还队伍密集,不给敌人左右周旋的机会,就是直直一条线上的进退。这些挥着腰刀长矛的清兵虽然是肉搏兵,平日操练却都是以“摆阵花式”为主,根本没接受过阵而战之的训练。

这一翼不过三百多将士,冲击山坡的时候还伤亡了四五十人,可一跟清兵对上,坡顶上的一千多清兵竟然被冲得连连后退,不是后方的千把拼命喊着赏金、连坐一类话语,当时就要崩溃。

靠着人多,清兵缓过气来后,钉在山头上,依旧抵挡着羽林军。坡顶狭窄,不多时双方已经撞在一起,再无挪腾躲闪的空间,甚至都难挥刀刺枪,几乎就像是顶牛一般,都想把对方推挤下山坡。

林堂杰刺刀嵌在一个清兵的肚子里,怎么也难拔出来,那清兵虽然死了,却还直直立着,被其他清兵当作盾牌,死死推压在他身前。左右的同伴夹着他,背后的同伴推着他,让他跟那死人脸就贴着脸。而他的急促呼吸,也跟那死人身后的一个清兵几乎混在了一起,那清兵跟其他无数推压着羽林军将士的人一样,都是满眼惊恐,似乎只有一个念头,把他推下去就赢了。

当那清兵醒悟过来,手臂从人缝里抽出来,腰刀高高扬起时,林堂杰下意识也摸向自己腰间,然后暗骂一声该死,他现在只是普通一兵,再没了佩剑。

“指挥!”

左右甚至背后的士兵们同时发力,想要遮护林堂杰,腰刀落下,斩断一个士兵的手臂,再斜斜劈在林堂杰的肩膀上,与此同时,林堂杰身后的士兵跃了起来,手中的刺刀终于有了动弹空间,刃尖重重捅进那清兵两眼之间。可这士兵的一跃,又将身体悬在人群中,成了左右清兵的靶子,四五条长矛梭镖连续插在了他的身上。

没有什么惨呼哀嚎,所有人声,都被众人的粗浊呼吸和相互推挤的沉闷声潮淹没。后方观战的连瑶营指挥使盘石玉身边,贺铭觉得很不对劲,他是聋哑人,虽然世界是沉默的,但他却能分辨出是这沉默,是因为自己听不到,还是原本就无声。

现在他感觉到的是一种寂静,一种沸腾的寂静,这让他贲张血脉难以宣泄。

“这时候大家都和你一样,再不需要听到什么,也再听不到什么。”

盘石玉跟他比划着手语,这是勇气的较量,这时候只需要守着自己的内心。

金鸡岭似乎高了一截,人影已经成了山岭的延伸,人与人之间几乎没了间隔,可血水成了一条明显可见的分界线,将岭上的人群一分为二。这条分界线原本大致是笔直的,渐渐开始扭曲,接着犬牙交错,就在一条线即将裂解为无数条时,另一波人潮由东面涌上了坡顶。

那条血水分界线迅速倒退,接着扩散,原本靠着四五倍的人数,清兵几乎快将左营甲翼分割包围,可乙翼冲击而上,尽管也不过三四百人,清兵却如强弩之末,一直绷着的心气骤然龟裂,纷纷溃退而下。

两翼人马顺坡而下,尽管雨水一直冲刷着,可柄柄刺刀上都是血迹斑斑,不少还挂着碎裂骨肉,刚才面贴面的搏杀,刺刀都必须得靠翻搅和撕割才能从人体抽出来。大群清兵一脚深一脚浅地奔逃,却是难逃这刺刀穿透背心。

“继续!本抚就在这里,若是贼军打了过来,本抚就与诸位一同为皇上尽了忠!”

金鸡岭西面,梧州城外的黑石岭上,陈元龙稳稳坐在雨棚下,见着远处溃决的清兵人群,他面不改色地说着。

“提标本部早在英德败了,前方那帮无用之辈不过是仓促聚起,早没了提标血气!广西健儿,还得看我抚标!”

抚标中营参将豪迈地立下壮言,带着抚标出击。

“左营丙翼丁翼换下甲乙两翼……”

金鸡岭下,贾昊也是面无表情,可当林堂杰的遗体从坡顶抬下来,从他身边经过时,他脸上奔流的雨水,似乎也混进了一丝泪水。

“乙未年,己丑月,己丑日,腊月二十七,大寒。羽林军战清兵于梧州城东金鸡岭,岭上血雨遮天,尸肉混泥。”

参军向善轩默默写下随军笔记,此时日近黄昏,清兵已经连续攻了三波。羽林军左营四翼轮完,右营也轮过了两翼,金鸡岭终究被牢牢掌握在了羽林军手里。而坡顶的泥浆,已不知掩埋了多少具尸体。向善轩感觉自己在坡顶上,几乎每一步都踩在人尸上,而那泥也不再是土浆,而是暗褐色的血肉之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