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六卷 第二百八十三章 谁才是真正的黄雀

三彭以西的海面炮火轰鸣,杀声震天,没错,熟悉的杀声。金鲤号有老金掌舵,灵巧地从敌方圈子里穿了出去,还顺带将两艘大青头送进海底,但在另一面,银鲤号的舵长经验不足,外加船长郑敢当不够决断,虽然轰烂了两艘船,还是被挡住前路,遭四面而围,四五条船头尾相并,拼着炮火冲上,跟银鲤号已成接舷之势。幸亏银鲤号还仗着有一层炮甲板,干舷高出大青头一截,可以用火枪霰弹炮居高临下轰击,没让清兵登上船,但雨点般的火罐火砖火箭射来,人员伤亡渐渐明显。

白燕子前队,白正理和冯一定看着黑烟从银鲤号上升起,心急如焚,督着己方的大福船朝银鲤号冲去,却被施世骠围在外面的船拦住。后方白燕子本队也收聚队形,要朝银鲤号靠拢,外侧牛昂船队又死死粘住了他。

金鲤号冲出包围圈,见到银鲤号的处境,胡汉山更是急得头顶生烟,催着金鲤号直冲而来。

“本队迎上,将那艘快船前路遮住!”

施世骠平静地说着,到目前为止,虽然他损失了四五条船,却总算围上了一艘,另一艘也正自投罗网,战况已经在他的掌握里。

十来条大青头自西北直插而下,正要将金鲤号截住,两面高大船帆骤然从西北方向升起,不仅正在激战的银鲤号士气大振,金鲤号上,胡汉山也松了口气,同时抹了抹额头上的汗。

“这施世骠太厉害,还是让萧老大来对付吧……”

到此刻,他心中那些轻视之心尽然收起,不得不承认,自己在海战上还是个初出茅庐的新嫩,要没萧胜坐镇,这一仗就算能胜,能保住多少人多少船,他心中可是没一点底。

“别理会!径直冲上去!”

见到东北方向的帆影,施世骠心中一抖,暗道自己失算了,今日之战,争的更多是谁来当黄雀。他把牛昂邓云超当蝉,把贼军快船当螳螂,却没想到,贼军也是一般心思。

现在他全军扑下,已然难以抵挡新入战场的快船,从大局上看,他已经失利。这让施世骠百思不得其解,自己靠着判断和事前安排的快哨船,才能在远处把握战局。贼军两波快船露面,时机都把握得这么准,这可是海上,莫非对方有千里眼顺风耳?

施世骠自然不知道,金银鳌号上,每船搭载的八艘小快蛟,不仅能运兵送物,还能充当前哨耳目,靠着人力踏轮和折叠单桅,极限十五六节的速度,远远胜过古时的海鳅船,正是靠着三艘小快蛟信号相继,克服了云低光暗的困难,十多里外的萧胜能实时把握现场战况,施世骠船队刚出现,金银鳌号就出航了。等到施世骠全军扑下时,清兵才发现逼近到六七里外的金银鳌号。

“军门!?”

部下也看出了形势不妙,有些惶急地询问方略。

“上!跟贼军混战一处,看他们还有什么办法!”

事到如今,施世骠也只能硬起头皮,咬牙说着跟之前牛昂邓云超一般无二的话。

没过多久,施世骠的头皮由硬转麻,那不是快船,是洋人巨舰!

金银鳌号吸取了金银鲤的诸多经验教训,船身放大,足有千料(大约六百吨),船身也不再像金银鲤号那么细窄,诸如空心船首和全装帆的技术用上,速度还是比金银鲤号差点,但海上稳性和操控性却比金银鲤号好得多。

跟这个时代的盖伦船比起来,金银鳌号的身影依旧显得修长舒展,船身长出一截,桅也高出一截,船首斜桅支着鼓胀的船首帆,看起来比施世骠见惯了的洋人商船要大许多,所以他下意识地以为,这是从外洋来的洋人巨舰。可对方白帆上那醒目的血红双环日轮标志,跟战场上其他贼军船只旗上的标志一模一样,那颜色,那形状,压得施世骠一颗心直往海底沉去。

“广东水师这帮蠢货!我离了广东,连哨探之事都办不好!”

为何此前广东官兵都没提起过,贼军居然也有这样的巨舰!?施世骠一肚子气全撒在广东沿海水师镇协的身上。

为今之计,就只能让那巨舰自去打它的,而他们则围着白燕子和那两艘小快船打,看谁先把谁的血放光。

“子船出击,援助银鲤号,母船列战线,横穿中路!”

金鳌号上,萧胜沉声下令,银鲤号处境危急,他依旧有援助的办法。施世骠对他这两艘大船不管不顾,打的就是跟友军战成一团,让自己难以发扬火力的主意。可金银鳌号不仅有大炮,还有小船。

十条小船放下了下来,各船载着二十来名士兵,船尾翻腾着白浪,朝包围圈中的银鲤号冲去。而金银鳌号两艘大船首尾相接,直直插入战场中心,那是施世骠和牛昂两部船队相接的地方,白燕子的船队和金银鲤号正被这中心隔在上下两处。

金银鳌号依旧是低干舷,但这个“低”,是相对有两层以上炮甲板的风帆战舰而言,金银鲤号本就比一般大青头的甲板高出一截,而金银鳌号的甲板,大青头完全就是仰视,他们船面上的兵丁水手,从金银鳌号的甲板望去,更是一览无遗,毫无遮掩。

两艘大船也如在海面破浪滑行一般,急速冲来,原本还挡着白燕子船队的清兵船只,吓得赶紧四散。可大青头的转舵侧帆跟金银鳌号比起来,简直就是放慢了十倍的慢动作,片刻之间,两艘大船就切进了清兵船队里。

一艘离得近的大青头,船头被金鳌号轻轻蹭过,瞬间打横,结结实实跟金鳌号船身相撞,喀喇裂响声里,那大青头的几处船肋被硬生生挤裂,顿时侧翻而下。而金银鳌号是暹罗柚木所造,船板还刻意加厚过,加上极快来势,这一撞几乎没什么影响。

“开炮!”

见己方已经切入最佳位置,鲁汉陕一声令下,金银鳌号上总计三十二门十二斤炮终于发话。先是左侧,再是右侧,这两艘大船以闷雷般的炮声,劈开了一条血火之路。所经之处,清兵的一艘艘大青头向半空尽情喷洒着碎木杂物和人体,展示着千奇百怪的各种沉海姿势。

“好!好!原来这才是真正的海战!”

白燕子激动得几乎要跳了起来,起初见到近距的枪炮轰击,就已经开了他的眼界,金银鲤号到达,又展示了一番快船利炮的威力。如今金银鳌号如两座炮山,闲庭漫步一般直插敌阵,仗着船高船快,丝毫不惧清兵的近距攻击,密集的炮火如拍苍蝇一般送大青头下海,今日他的眼界,可是层层拔高,心中更是一波波跌宕难平。

“这就是海军的力量!是我们的力量!”

前队的白正理和冯一定瞧着金银鳌号大发神威的身姿,听着那密集的隆隆炮声,呼吸都几乎停住了,不约而同地顺着自己的深蓝制服。原本他们和鲁汉陕一样,都在抱怨这制服太单调,不如陆军惹眼,可现在看来,他们海军就是靠这样的船,这样的炮而战,穿得再光鲜,战场上也是看不见的,只看得见橘黄炮火、洁白碎浪,和深冷木色的战舰。

“战舰就是我们的制服,大炮就是我们的刺刀!”

四五十丈外,两条大青头被一侧八门炮同时伺候,化作漫天碎片,鲁汉陕在金鳌号的炮甲板里高声呼喝起来,之前因服色而生的丝丝自卑心尽皆散去。陆军算什么!?他们的战斗,跟海军的战斗,完全就不能相提并论!

“前出一里回转,重新再来一次。”

舵台上,萧胜淡淡地下着命令,看似平静,却是在极力压制自己汹涌的心潮。他也是第一次实践这所谓的“炮线”战术,眼前这番景象让他联想到李肆曾经对他说起过的场景,数十艘载有数十乃至百门大炮的巨舰列线对轰,炮火纷飞,那该是怎样一番激动人心的场面,那才是身为军人,在海上的真正归宿。

“四哥,就为那样的未来,也值得把我的命,我的心,全交给你!”

他低低自语着,心思已然飘飞到日后的海军建设上,眼前的战况,都觉不值得再用心。

“转帆!撤退!”

战况的确不再值得萧胜用心,见到金银鳌号劈开一条死亡血路,施世骠闭眼,痛苦地下了命令,甚至都不再管跟白燕子和金银鲤号缠在一处的部下。以乱制敌的方略失败了,贼军的小船仗着灵活快速,如毒蛇一般,将围住银鲤号的清兵船只扯开,银鲤号得以冲出包围圈。而金鲤号的舵手显然经验丰富,再次从即将成型的包围圈里穿了出来,还一路将几条大青头送入海底。大小四艘快船都能自如行动,就在外围跟白燕子船队内外呼应,施世骠明白,自己已经没了半分胜算。

丢下还跟贼军纠缠的船只,施世骠的本队十多条船转帆,借夹风朝西而行。留下来的余部跟牛昂部还在坚持混战策略,避开金银鳌号,死命跟白燕子纠缠。萧胜只好坐视那十多条船逃走,带着金银鳌金银鲤号,一一清理清兵残部。

黄昏时分,三彭以西的海面,残骸遍海,火光映天,后世称呼为“海军奠基之战”的三彭海战落下帷幕,除开见机不妙,早早遁去的施世骠,以及借黄昏夜色逃走的零星敌军,清兵总计八十多艘战船,有近五十艘被击沉击毁,清兵战死至少两千多人,被俘近千人。英华海军的损失也不算轻微,白燕子船队有十来艘船或沉或毁,银鲤号遭重创,官兵死伤六百多人,其中银鲤号上,一百五十人里,就有六十多人战死,剩下的几乎人人带伤。

“跟施世骠还有一战……”

虽然战胜,胡汉山却觉很不满意,如果对手不是施世骠,己方也不该付出这样大的代价。

“他知了我们的根底,以后对付起来也更麻烦。”

自己部下死伤惨重,白燕子心如刀绞,但经过这一战,想要进一步融入海军的心思也更重了,下意识地考虑起后续之战。

“根底?施军门……真知了我们根底?”

萧胜呵呵笑了。

“等他琢磨出怎么对付我们这四艘快船的时候,咱们说不定已经有八艘快船了,而且还包括比金银鳌号更大的战船。”

萧胜可没满口胡掰,李肆既然把海军都交给了他,海军的所有家底,自然也都给他吐了底,青田公司在暹罗的造船厂已经步入正轨,几条新船估计已经下水。佛山制造局也正加班加点赶着造火炮,不远的将来,施世骠要面对的英华海军,再非他一个水师提督所能单独拒阻的力量。

听得萧胜此话,不仅胡汉山鲁汉陕心喜,白燕子等人也都吞起了唾沫,比金银鳌号还大的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