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五卷 第二百七十四章 断发为明志,断头是征程

广州东南的黄埔,原本是一片荒地,就一些渔民聚成村落,靠江胡乱搭建的小码头里,还停满了疍民的舟船。

这一年的十一月,风寒水冷,可黄埔的渔民和疍民心头却热得发胀。黄埔大开发,如山一般的银子投了过来,他们只是受了点边角,过往的苦日子就一去不复返。渔民随便乱占的渔村被青田公司买过去修建新的黄埔港,每家都落了几十上百两银子的补偿,渔民还得了未来黄埔港的一个职位,什么引水员、清港工、港口巡丁,每月至少二两银子的收成。

靠着正在平地的黄埔港,一座像是军营的建筑群已经立好了,穿着赤红军服的兵丁来来往往,暂时还没工作的渔民就操持起小生意,向这些兵丁兜售各类杂货。

天亮不久,渔民们推起小车,一如往常,又聚到了营门外准备售货,却被大批“无常”拦住。渔民们认得,这是禁卫署的兵,一身黑袄子,白皮带纵横交叉,黑八角帽下,白帽檐遮着额头,冰冷眼神射过来,让人不寒而栗,所以被民人称呼为“黑白无常”。

“上午讲武堂戒严,下午再过来做生意!”

一个军官对他们叱喝道,语气虽然冷硬,态度却不粗鲁,兵丁们也没有挥抢驱赶,只是将渔民隔在一条线外。渔民们哀叹一声,纷纷散去。

“官长,是不是什么大人物要来啊?”

好奇心重的人留了下来,还这么问着。

“这里全是大人物!”

那军官没好气地答着,他自然不会说,今天是李肆在讲武堂召见所有学员,宣布讲武堂正式开课。

黄埔讲武堂初建,就草草一片营房和教室,入住的不仅有短训班的学员,还有第一期面向广众招收的正式学员,总数上千人,正穿着一身赤红制服,头戴八角帽,肃立在操场上,等候李肆训话。

围住操场的布幔被风吹得呼呼作响,这一千多人里,短训班的学员最为紧张,他们清楚,今天这“开学典礼”可不一般,有很多大事要发布,其中不仅有英朝武人衔级,还有他们这些短训班学员未来的安排,前者是富贵所倚,后者是功业舞台。

“肃静!”

对面布幔后转出来一圈人,黄埔讲武堂负责军法的军司马一声呼喝,千多人轰声踏步,迎接来人。

接着众人眼睛就花了,刹那间,队列里的韩再兴、何孟风等人就回忆起之前酒楼里安威说到的那句话,他们武人的礼服,很是壮丽……

果然壮丽,一股汉唐之风迎面扑来,让学员们震撼难语。

鲜红斗篷,银亮铠甲,那甲还是明光甲样式,肩头是怒目而视的睚眦首,带着前檐的头盔左右还有飞云翅耳。头盔顶上或是高立锦羽,或是大红枪缨,各不相同,还有人是纯白马鬃,让人看得心醉神迷。

贾昊、吴崖、张汉皖、王堂合、方堂恒这些小年轻,原本在军中偶尔见到,都还觉得不过是个愣头小子,可现在套上这一身甲胄,整个人的精气神也完全不同了。

接着李肆出现,一身金黄顿时夺走了众人的心魄,甚至都顾不得去看李肆身后那个英姿飒爽的绝丽女将。甲胄样式和大家差不多,肩头却是龙首,明光甲的胸口,左右各一团龙身盘旋,汇在胸口处并作一颗龙头。头上锦羽比其他人还要高出一线。

“这一身穿着挺难受的,真像是个戏子。”

李肆站定,开口就差点把大家惹笑了。

“幸好这只是我们英华武人大典时才穿的礼服,穿成这样来见大家,是让大家看清楚,自汉唐而下,文人兴教化,武人拓国疆,华丽和尊贵,不仅属于文人,也属于我们武人!”

这番话直灌人心,不仅勾起短训班学员们的往日记忆,也搅动了那些新入学的学员内心。华夏自诩为礼仪之邦,仪表本就是最直接的体现,可自汉唐之后,武人地位急剧下降,连带仪表冠冕,也都扯着文人的尾巴,只得文人的赏赐。

现在李肆将武人的地位抬起,在仪表上就下了这么多功夫,在这英华新朝,武人前途,自是比文人还要光鲜。

“可是……文武分途,相互纠葛不断,更是我华夏势微之因。我李肆既在文,又在武,绝不愿看到旧日祸事重演,历代文人要背起亡国之罪,武人也不能免责!”

李肆今天不讲天道,不讲事业前路,却直接讲起了文武之分,这让学员们都有些纳闷。

将头盔摘下,露出只有一头青茬的脑袋,李肆环视这些学员,沉声而言,解答了学员们的疑惑,也将他们的心神推到了沸腾的熔炉中。

“我华夏亡于夷狄,不仅是文人之耻,也是武人之耻。前明百万武人,若是有一半尽心报国,天下何至于落入满洲人之手!?即便是满人得了半壁江山,我华夏还有一战之力,可各路将帅却只知己利,不知国仇,麾下士兵,也只知食禄而战,不知为国而战,更不知为我祖宗所开之华夏而战,华夏沦丧,所有人都有罪!我武人更是难辞其咎!”

李肆拔高了声调,讲出了新朝武人的根本之策。

“或许会有人说,前朝国不知有民,也不知有军,自然军民都不知有国。而我李肆之国,不仅是武人打出来的,也是武人讨来的,这国就是你们的国!你们的君王,现在是我李肆,以后是我子孙,但君为君,国为国,我李肆绝不会以君代国!”

“一国之君,奉行天道,恩沐万民,这恩不是君王之恩,而是上天之恩。你辈武人,要守护的也非君王,而是君王所持之国。我李肆身为君王,有义务让这国,化为你等武人之国,化为文人之国,化为工农商贾万民之国!”

李肆环视众人,所有人似乎都看到了他眼中的渴盼,那像是一份约书,径直在心中展开。

“我李肆的国,上承天道,接华夏之根,下应万民,续华夏之脉,你辈武人,愿为这国效死吗!?”

上千人同声呼喝,这是前所未有的君王之论,李肆是在说,他这个君王也身负义务,为此他来跟大家定约,他立的国,是上古所述的人人之国,而非他的私国,若是做不到,他这个君王就是失职。而他们这些武人,要守护的先是国,然后是君。虽然看起来,依旧是君国一体,但他们武人为之效死的对象,不仅是李肆本身,还有李肆许给他们的约定。

“愿意——!”

高呼的声浪中,何孟风喊得尤为响亮,他其实还不是很明白,为何君国有差别,但是跟以前从上官和朝廷那听到的激励之语相比,李肆这番话就完全不一样。虽然跟朝廷的说辞一样,都只是一种态度,都要大家尽忠为国,可李肆却说清楚了,为何要他们武人效死。

因为……李肆在说,这国是大家的国,不是他一人的国,既然是自己之国,那自然要如守护自己家人一般舍命。

到底“大家的国”是怎样的,还没人能搞明白,毕竟在他们心中,君国依旧是一体的,可李肆敢于提“大家的国”,这姿态已经是亘古未有。

甚至不少以前的军标官佐都在想,其实李肆没必要这么低姿态的,可李肆说这话时浑身充盈着的气势,又不像是在跟他们商量,而只是宣告着一个不言而明的道理,让他们这想法顿时就消散了。

“好像不止能求得富贵……”

这些官佐,包括何孟风,都这么暗暗想着,只觉有一股深埋心胸的情绪,即将能在这个新舞台里得到舒缓甚至张扬。

“我们武人要以血,以头颅来卫护自己的国,那就得有非比寻常的决心!”

李肆转了语气,这是在向众人提要求了。

“武人要时刻准备着断头,这一点,不仅要时刻提醒自己,也必须让世人看得清楚!一如我武人的仪表,让世人都懂得尊重我们武人,因为我们和他们不同,我们是将死之人!”

众人都凝神倾听着,做好了要付出什么的准备。

“鞑子入中原,以剃发令折断华夏脊梁,这桩耻辱,武人必须终生牢记!我李肆决定,身为武人,都要断发明志!”

他拍了拍自己一头青茬的脑袋。

“以我做起,终生断发!”

沉默了好一阵,操场上千人同时摘下帽子,啪啪拍着自己的光头,示意这一点咱们都已经做到了。何孟风一边拍一边想,这样也好,就这么干净利索,很是自在。

要当军人,就得剃头,李肆这新朝的一项古怪规矩就这么定型了,其实李肆并不是为了什么包扎伤口方便等等“现代”理由,而是想让军人这个团体对“国家”的理解更深一些,先让他们跟一般民众区隔开,是完成这项心理建设的必备条件,但他又不可能搞以前什么脸上刺字的事,于是就把心思动在了头发上。

打造一支知国的新式军队,而非只知官长和军饷的旧式军队,是他对黄埔讲武学堂的期待。这方面的工作,范晋的天刑社和圣武会要做内在的工作,而外在的工作,得由他以自己为表率。

“满清三面围困,还正在征发大军,我们人少,可我们枪炮犀利,不仅如此,他们背后的朝廷,还难比我们的国!”

李肆终于谈到了眼下的形势。

“先贤云,上下同欲者胜,这国既然是大家的,咱们并肩而上,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这话引发了一阵万胜的欢呼,等欢呼停止,李肆语调转沉。

“可胜利之下,牺牲在所难免,昔日我在青浦举旗,是为了一个交代,今日在这里,也为诸位作这样一个交代,诸位即便死,也都是为得死国!死得其所!”

(第五卷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