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五卷 第二百七十一章 故国衣冠复,天高人心舒

李肆背后的上天,有三千年历史传承,跟满清窃占华夏的六十多年比起来,自然要高远深邃得多。六十多年来,虽然已历三代人,但还不足以抹去华夏传承,这时候若是出了太平天国和太平军,人们可不会以藐视和憎恶的心态,将之称呼为“长毛”。

历史被李肆硬生生拐了个大弯,太平天国和太平军还没出现,英朝和英华军却出现了,当换装后的英华官兵在广州露面时,普罗大众的内心再次经历了一番震荡,冲击之猛烈,甚至大过了李肆攻占广州时的反应。

这也难怪,衣着服饰直指人心深处,换朝廷和换法统比起来,后者自然意义更为重大。

广州城,惠爱西街大道南侧的一处酒楼正人声鼎沸,这处酒楼的北面就是前些天被炮火“拆迁”的旗人区,残垣断壁和片片瓦砾无声地向观者述说着这一战的震撼,把这样的场景当作下酒菜,边吃边看边议论可是一件快事,也难怪这里生意兴隆。

一群人进了大堂,喧嚣人声顿时消散,这群人就像是人形冰窟一般,一路上到酒楼顶层,所经之处,人人两眼发直,身形发僵,再难言语。

暗红右衽大襟长衫,宽袖只过肘,露出一大截青蓝色箭袖,虽说颜色有些犯忌,样式有些怪异,却还不算太出奇,可这帮人脑袋顶着的青蓝硬幞头,那般熟悉,是震住食客们的主因。

那不就是前明的乌纱帽么!?只是没了硬翅。

不知是无心还是有意,这帮人里,还有个十八九岁的少年,一边走一边摘帽挠头,更是让食客们呼吸顿止,脑袋上就一层青茬,那熟悉的金钱鼠尾小辫子无踪无影。

除开服饰,这群人还腰挎长剑,颇像是前朝仗剑远游的士子,直到他们上了顶楼,身影消失良久,食客们才纷纷反应过来,议论声再起,却比之前小了很多。

“这是哪里来的戏子!?”

一个衣着华丽的胖子诧异地问出了声。

“什么戏子……那是新朝军将,他们不在营时的打扮就是这样。”

同桌人有点见识,给众人作着解说。

“新朝?”

那胖子还有些不解。

“嘿……钟员外,你连李肆在咱们广东新立的英华一国都不知道?”

“李肆……”

那姓钟的胖员外一听这个名字,顿时神色怔忪。

“这李肆新立之英华,竟然复了故国旧颜!其心不小啊。”

“读书人都跑了,心再大有什么用?”

“是啊,听说天王府正四处招揽读书人,只要没犯过奸淫掳掠的大事,读过几本书,知道点做事的道道,就能进县府六房,甚至被尚书厅六科挑中。”

“那些读书人的祖辈都还是这般打扮呢,现在顶了根辫子,就当是祖宗了,呸!”

“对!只要复我汉家衣衫,就是正朔!”

“唐某算不上读书人,可也读过几本圣贤书,既然新朝是这般景象,唐某决意为新朝效命!”

“算上宋某!咱们都是汉家盛姓,这辫子,也该去掉了!”

另一桌似乎是一群热血青年,酒意上头,拍桌子叫得热闹。

“爹……”

角落里一桌,一个年轻人眼中满是期盼地看着同桌的老者。

“当今之朝廷,得天下人之心,这区区广东一隅之地,怎可跟天下相抗?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咱们屈家,传承祖宗香火才是要紧。”

那老者低声嘀咕着,两眼不敢跟自己儿子对视。

“文天祥有诗云:‘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青照汗青’!那朝廷就算得尽人心,至少没得了爷爷的心!就论那李肆的新朝复我华夏衣冠,读书人就该以正朔事之!其他读书人跑了,还有我屈承朔!”

年轻人掷地有声,老者还在摇头。

“父亲,我的名字是怎么来的?你叫屈明洪,这名字又是怎么来的?”

年轻人的话越来越放肆,老者怒哼一声,手举起来,不知是要拍桌还是要打人,可对上儿子那燃着火芒的眼瞳,却又无力地落下。

“你这秀才……怕是那李肆不认……”

老者笨拙地找着借口。

“嘿,老人家,你可说错了,那李肆,自己就是个秀才!”

“一个秀才,要进天王府的尚书厅六科,他们可是求之不得,同去同去!”

那桌热血青年也听到了父子的对话,姓唐宋的两人赶紧贴上。

“李肆啊……”

另一桌上,那个钟员外长长吐气,眼神也清澈了。

“虽说是恶交情,但那总也是交情,希望李肆没忘掉我赖一品……”

在广州做寓公的钟上位终于定下了心计,他前不久才刚刚完成心理建设,将李肆的形象,从英德凤田村的乡间穷小子转变为黑白通吃的大贼,现在又要变到口含天宪,正朔在手的潜龙,这个过程确实有点艰辛。

但跟自己正坐吃山空的灰暗前程相比,这点别扭可算不上什么,钟上位觉得,自己虽然早前跟李肆有点过节,但自问不是杨春那种生死之仇,李肆现在如此人物,也该不会计较太深,反而会念着乡亲一场,给点好处吧?

“天王府告谕!”

酒楼正热议中,店小二冲进来大声嚷着,然后将一张布告贴在了醒目位置。

“剪辫令!”

靠得近的食客粗粗一看那几个字,脸色顿时惨白。

“也要留辫不留头,留头不留辫么?”

酒楼顶层,之前那十多个暗红长衫,英气勃发的人占了一大桌,正说到天王府的告谕。一身新打扮的何孟风看上去还真比以前精神得太多,他摘下乌纱帽,一边摸着自己的光头,一边担心地问了一句。

“当然不会,只是要留辫子的,得交辫子税,给一张留辫执照,到时候被盘查到了,没执照就得罚款!”

安威嘿嘿笑道,就是这家伙故意在楼下大堂摘帽子挠头。

“那陈举可要忙死了……”

韩再兴嘿嘿笑着,原本的南海县典史陈举,被委任为新建的广州县典史,统管整个广州城的缉捕巡查事务,这种活当然是交给他管辖。

“也就是最初忙忙吧,礼科接下天王的谕令,告谕还没拟完,消息已经满城皆知了。我的一个族兄要去剪辫子,满城的剃头匠都已经忙得手软,无奈只好自己用剪刀草草绞了。”

郑威一边接话,一边也摘下了帽子。

一桌光头,众人对视一眼,不由自主地轰声笑了起来。

“天王复故国衣冠,却复在了咱们大头兵身上,用心真是良苦啊。”

何孟风满足地叹了口气,他和诸多军标将佐的家眷已经接过来了,李肆给了他们很多选择,不愿意再吃兵粮的,青田公司、粤商总会、三江票行等一大把待遇优厚的岗位在等着他们。想从政的,新改组的典史巡检制也有大把空缺,管治安缉捕,不必上战场跟之前的朝廷对战。

何孟风等少数人铁了心要继续当兵,李肆就把他们这些人安排到黄埔讲武学堂,组织了短训班,学成后看情况再分发职位。

于是何孟风就赶上了李肆在军中复汉家衣冠的好时候,他们这些军官不在营的时候,都穿汉家士子的常服,还能配剑。

“我英华新朝,定是文武并举,对我们武人来说,海阔天高,正有一番大事业等着咱们!来,为贺新潮,干一碗!”

韩再兴也如愿以偿地进了军队,这一桌子都是短训班的学员,年纪有差,功业之心却是一般无二,当下亮声应合,一大碗酒咕嘟下肚。

“三厅六科的文官可羡慕死我们了,不说这常服,咱们在营的礼服,那才是壮丽,没错,壮丽!”

这桌人里,安威跟李肆的关系最近,消息自然最为灵通,这话让人眼前都是一亮,可再要问,安威却又闭嘴不言了,气得大家纷纷骂了起来。

“大家还是多关心下咱们武人的品级名衔吧……”

安威转移话题成功,众人也眼神迷离起来,汉唐宋明,到底会用哪个?

酒楼上下讨论得正热烈,酒楼外,一队士兵列队而过,服色为之前所未见过,街道边顿时挤满了人,嗡嗡声盖过了酒楼的喧嚣。

跟绿营那短号衣灯笼裤外加裹头巾的装束很不一样,亮红色对襟长袄,青蓝窄裤,脚下是高帮大头靴,形制跟以前的青田司卫差不多,只是腰间和左右肩交叉而下的皮带全是白色,红白相间,异常醒目。而头上也不再是过去的那种斗笠或者布毡帽,而是形状有些怪怪,和衣服同色的八角平顶帽,前方稍稍高出一截,还有白色的圆弧帽檐遮住额头。

火枪挎在背后,腰间挂着套上皮鞘的枪刺,七八十人列队行过,震慑感竟如一支大军似的。

“二仔……,赶紧回家端出盆子水罐来!”

“那是做啥啊,爹?”

“这是王师!赤红可是前朝王师的颜色!”

“对对,咱们得迎迎王师……”

街边的人家纷纷端上盆子,顶上罐子,就在街边朝这支小队伍跪下了。

“箪食壶浆迎王师啊……”

人群后面,叶天士虽然没有跪,但却觉得眼角有什么东西热热湿湿的,他想起了很多事,特别是父辈跟他说起过的江南旧事。

“真正该迎的人,已经都躺在地下了……”

他这么低低叹着。

“虽然迟了些,可终究还是迎来了,这地下的七十万忠魂,也该瞑目了。”

身边响起一个声音,叶天士转头看去,是一个年轻人,他在英慈院见过,徐灵胎。

“叶先生,你的家人正在来广州的路上,还是别回去了。”

徐灵胎露齿一笑,叶天士不知道是被这消息吓住,还是被他那口白牙给晃了神,径直呆在当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