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五卷 第二百六十二章 就是这个时刻

雄浑的号角响起,之后是悠悠箫声,数十道长音相合,有如山间凉风,直荡心肺,让人不由自主地收紧了呼吸,当高台之上,一面写着密密麻麻文字的红旗展开时,童子合唱的《国殇》回荡在青浦上空,不仅数千司卫怆然泪下,周边数万人都觉得眼角发热,虽然他们不知道这酸意是由何而来,但这股气息,就像一把灼热的钳子,那么自然地牵起了所有人心中的苦楚,一股炎炎热气更是灌入体内,翻腾着肺腑。

“这是三年多来,跟随我李肆而战,血洒疆场的人,每一个人的名字都在这……”

国殇歌终,尾音还在半空萦绕,李肆放声呼喊着,让自己的话能传到每个人的耳里。誓师之前,拜祭死难忠魂,是凝练军心的必要一步。

三年多来,青田司卫的死难者不过千人,自然显出了这支军队的强大。正因为如此,每一个死难者留下的印象也格外深刻。如果置身李肆的敌方,那些绿营兵动辄死伤枕藉,活着的人只以自己为幸,对死者的印象,反而只剩下空洞的数字。

“他们的名字,永在我们心中,他们会……”

李肆哽咽了,他想到了很早时候的徐汉川,想到了百花楼前,为他挡箭的亲卫,想到了从地里挖出来时,头颅和颈骨只有一丝牵连的王思莲,还有和徐汉川一样,就在他怀中气绝的柏红姑,更想到了张汉晋。

他原本对这个世界有一种天然的疏离感,不是最初被关蒄拉住,还不知要怎样融入这个时代。而后立志造反,多少还带着一种无本而赌的心态。

但三四年下来,他不仅有了关蒄严三娘安九秀这样血肉相依的亲人,被他卷入的人,特别是为他所推动的波澜而战的人,也让他越来越觉有骨血相连之感。身为统帅时,他能心肠如铁,将部下投入血肉漩涡,而静心追思时,内心的痛楚再无时空的隔膜。

在他失神的这一刻,原本整齐如林的司卫队伍,也荡开了凌乱的涟漪,哽咽和低泣声随着这涟漪四散。

“说吧……四哥儿……该说说咱们手握的是怎样的天道,说说咱们是战无不胜的天兵,说说……”

高台下,范晋奋力抹开心中那属于自己的苦楚压抑,低低念着,该是起伏转折的时候了。

“他们会在哪里!?”

一个声音忽然在队伍前排响起,惊得范晋头皮发麻。

那是郑永,他满脸泪痕,双目失焦,仿佛忘记了自己身处之地,眼前只有他已经战死的儿子。

“是那无字的墓碑,需要参佛读书一般用功才能明白的天道,还是一张薄薄的凭证!?”

郑永高声呼喊着,不仅范晋惊住,在他身边,严三娘、贾昊、吴崖、张汉皖和龙高山等司卫要员瞪起了眼睛,在高台附近观礼的段宏时、关凤生、田大由、邬亚罗、林大树、何贵,乃至盘金铃、安九秀和彭先仲、刘兴纯等人也都惊住。

有一种极为怪异的力量压住了众人的心胸,让他们一时难以反应,而段宏时感觉更为猛烈,他紧紧看住高台上的李肆,当年在李庄内堡里,听到他说出那天人三论时的情形,似乎再度上演了。不,比那时还要揪心,李肆到底会如何反应,段宏时既是担忧,又是期待,那一刻,他的心脏揪得发紧,眼前似乎出现了一道黑圈,遮蔽了其他景象,就只剩下高台上的李肆。

“李肆!我儿子的命已经给你了,我的命也交到了你的手上,死绝不怕!就是还有遗憾!我只是想知道,我们为之而死的东西,到底是怎么样的?”

郑永胸脯剧烈起伏,挺着脖子高声呼喊。

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他踌躇了一下,但既然已经出了声,也就硬着头皮,将心声原原本本地喊了出来。

“我们只是凡人,看不透那么深,看不到那么远,你给我们一个实在的东西,让我们能看得清楚!”

喊完后,郑永闭上了眼睛,心说李总司,对不住了,刚才那哀乐,还有你的呼喊,径直搅进了我的心头,难受得再不能忍。希望你能应付得好,后面要怎么罚我,我都认了。

身为以前香港八郑家的头领,他清楚自己是在扰乱军心,这可是任何一个领兵者都不愿看到的大忌。

范晋回过了神,这问题李肆可不好直接回答,他必须要来顶缸,正要招呼司卫军法处的人,将违纪出声的郑永拖走,却听场中又响起了一连串的呼喊。

“总司——让我们看看,那到底是什么!?”

“总司——我们的墓碑到底会怎么写!?”

“我们要为何而死,总司你告诉我们!”

见那如林队列乱了起来,高台下的司卫要员抽了口凉气,这是要兵变么?

“别动……”

眼见范晋和贾昊吴崖等人就要站出去“弹压”,李肆沉声低喝,拦住了他们。

李肆心头也在发麻,他完全没有料想到这样的情形,就如远处段宏时此刻的感受一样,他甚至嘴里有些发苦,这是极度紧张的表现。

整整衣服,握住腰间的剑柄,那是特地为此次誓师大会而制,用来挥舞生威的佩剑,李肆稳住了心神,意识到了一个大问题。

范晋……失职了,不仅是范晋,贾昊吴崖张汉皖这几个带兵的家伙,也失职了,他们不想让自己烦心,隐瞒了士兵们的军心,让他们的心声一直压抑下来,直到这誓师大会上,才被烈士祭礼引爆。

可这不是追责的时候,李肆深吸一口气,迈前一步,高喊出声。

“我李肆,是来为华夏,为万民,抹开头上的乌云,让上天完完本本显现!让阳光驱散妖孽,让万民能靠自己谋得幸福!不管是天道也好,圣武也好,我对你们所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我要你们赴汤蹈火的每一道命令,都是为了这样的未来。这样的东西,值得你们去死吗?”

值得,太值得了,但是……

司卫们沉默了,他们不敢再问下去,李肆虽然不像古时吴起那种名将爱兵如子,更没有为士兵吮疮吸脓,但他就像是严父,督着他们投身残酷的训练,为他们造出犀利的枪炮,给他们衣食无忧的待遇,还让他们认字读书,学会做人和当兵的道理。

李肆给了他们全新的人生,给予的远远超出他们能用命换到的。绿营那些卖命的兵丁,抚恤银子从无定例,遇上好心官长,能有个一二十两,就要谢天谢地谢菩萨了。

不但郑永低下了头,司卫们都不再出声,纷纷懊恼自己的举动。

可一个人却出了列,双膝咚声砸在地上,那是蔡飞。李肆的话在他心胸里荡着,将柏红姑、梁庆、张汉晋的面容顶了上来,而后在佛山梁庆家的遭遇,更让他有一股热流冲刷不定,他只觉再要忍下去,整个人就要炸开。

说出来!之后怎样处罚,蔡飞都觉无怨无悔。

“总司!那样的功业,我们怎么承受得起!?你给我们一个……一个我们凡人也能当得起的死吧!?”

他满脸涨红地喊着,这几乎是所有人的心声,他们都用感激而恼怒的复杂目光看向蔡飞,心说你问得好,但是你怎么还敢逼问总司?

李肆也激动了,他是在害怕,难道自己连这支军队的内心所想都掌握不住吗?

他豁了出来,伸展双臂,以发自内心的真诚呼喊着。

“你们……你们都是我李肆的手足,你们把命给了我,我还有什么不能给你们的?”

一侧的段宏时呼吸太过急促,噗噗咳嗽起来,这个场景很熟悉,太熟悉了,只是角度不太一样,而且还不知道最终会是怎样的结局。

“这是在干什么!?”

队列里,贺铭听不到什么,可他也看了出来,仪式偏离了方向,而身边的瑶兵们也都脸色涨红,盘石玉更是两眼含泪,呼吸浑浊,似乎正有什么大事在发生,急得连拉盘石玉的衣袖,以手语这么问着。

“这是大家在跟总司……谈生意。”

盘石玉随手乱比划着,眼睛一丝也不离台上李肆的身影,这的确是在谈生意,就连他盘石玉,都想有一个实实在在的死。

李肆的呼喊回荡在广场里,不仅司卫们听得清清楚楚,场外数万人都听到了,极远之处,汤右曾的马车正被堵在道上,感觉四周的喧闹骤然停止,他也好奇地掀起窗帘,摇下车窗,正听到一声隐约的呼喊。

“说吧!完完本本地说出你们想要的东西!”

李肆喊出这句,只觉身心一松,那股重压骤然消失,他坦然了,他已经跟段宏时隐隐想到了一起,意识到这是个再重要不过的关口。

蔡飞咬了咬牙,仰头喊出了一句,这一句话有如天地之间的分野,让苍天和大地一分为二,骤然明朗。

“总司,给我们……一个国吧!”

这一个“国”字,让广场顿时静寂下来,许久之后,有如一道狂风刮过,司卫们再难抑制心头的渴望,哗啦啦纷纷跪倒。

“总司!给我们一个国!”

呼喊声汇成一片,队列里,江得道和江求道兄弟俩也都觉心热如火,同时扯起了嗓子,跟着战友们一起高喊。

“让我们死国!”

这一阵喊像是汇起了汹涌的涡流,将无形的磅礴气浪由内而外推送出去,压得周围数万围观的人群都止不住退了一步,那些充当人墙的巡丁们也都忘了自己的职责,就呆呆地看着红旗招展的广场里,那一片跪倒的人潮。

“国!?”

马车里,汤右曾只听清了最后一个字,脸色瞬间苍白如雪。

“果然是这样……”

段宏时半是苦涩,半是惊喜地感慨着,李肆啊,人、财、军三项里,你这军的一项,做得太好了,它先成熟了,发芽了,现在,它来找你要为之而死的代价,它们觉得真正值得的代价。

“你会怎么选择呢?”

段宏时继续盯着高台上的李肆,眼瞳似乎都快烧灼了那身影。

听清了这一个“国”字,李肆脸色也在那一刹那涨红,神思也再度恍惚,跪倒的如潮响声又惊醒了他,悠悠看向高台下自己那些亲信部下,还包括严三娘,他想看看他们是怎么想的。

面对李肆的目光,范晋贾昊吴崖张汉皖,乃至严三娘龙高山等人,眼中都还有一丝茫然,他们参加过高层会议,知道李肆的通盘谋划,不是早说了,现在还不是扯旗的时候吗?更不用说,康熙刚被打痛,正主动找台阶下,要给他们更多的时间。

可台下司卫们纷纷跪倒,那一声“死国”,让他们浑身的血液也燃烧起来。

为何而死?这事很重要,对他们这些已经熟悉天主道的人来说,即便有了天刑社,战死就等于殉道,可还是觉得道太高,天太广,渺小一己置身其中,迷茫而彷徨。有一个国,将这天道拘住,就如顶天高塔,虽然离天还远,但在塔顶触天,脚下总是踏实的。

吴崖最先迈步出来,他喘着粗气,也跪倒在高台下。

“四哥儿,让我们能死国吧……”

张汉皖跟了出来,接着是龙高山,范晋和贾昊对视一眼,再看看几乎已经全部跪倒的司卫,低叹一声,也跟着站到台下,一同跪倒,虽然心中想法不同,却都觉得,不能向李肆隐瞒本心。

最后是严三娘,她心中正翻腾不定,大半都是恼怒,早知道就不该跟着这帮混蛋站在一起了,他们就真不体谅一下李肆?他可是在为你们着想!现在火候不足,他是给了你们国,可到时候你们要死多少?他可真舍不得,我严三娘辛辛苦苦在训练场上把你们拉扯成合格的兵,我也舍不得!

恼怒之外,还有一丝释然,小贼,你答应我的造反呢?现在是不是该完完本本给我了?

她盈盈跪下,丹凤眼里也流转着莹莹泪光:“阿肆,你的国呢?把它从天上拉下来吧,我们……再难等得了。”

李肆环视众人,只觉心潮澎湃,他明白了,明白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整个造反的过程,商人,他以利诱,草民,他只求安稳,而士兵,他对他们的索求却太多,不光是性命,还要他们将自己的性命,寄托在一个远超他们应该承担的目标上。他让他们学会思考,却给了一个大多数人难以靠思考把握的东西。

天刑社,在天,圣武会,在过往,这都需要一个“器”来承载,这个器就是国,否则都难以立稳。

国这样一个容器,不仅能装下这些学会思考自己生命价值的人的心,还能装下更多只求富贵荣华的赌徒,可这样不好么?敢于选择他的人,他难道还不敢接受?

只是……准备真的充分了?时机真的成熟了?

李肆忽然呵呵笑了,只要不做,准备永远不会充分,时机永远不会成熟。

数千人跪倒在地,李肆心说,自己终究不是一切都掌控在手的神明,眼前这一幕,根本就是被自己所掀动的历史大潮推上了身,而他,不可违逆这样的潮流。

念头转动,李肆浑身也热得发烫,他何尝不想有一个国!他比任何人都想得久,想得深!

李肆抬头,看了看天,然后一把扯住高台上那面写满阵亡者名字的红旗。

“你们想要的就是这个!?”

在众人耳里,他的呼喊像是从天而降的宣谕。

“你们要国,我李肆——给你们国!”

手臂一扬,猩红大旗裹在了身上,李肆呛啷拔出腰间的佩剑,斜指上天。

“现在,站在这台上的,是你们的君王——!”

这一声高呼,激得一侧的段宏时一身汗都湿透了,如释重负地微微笑着,他说了两个字,接着这两个字就被放大了千万倍,将青浦上空彻底遮蔽。

“万岁!”

“万岁!”

“万岁!”

司卫们群起高呼,贺铭的耳朵都被激荡的空气拍得有了感应,他诧异地看住跪在地上的盘石玉,比划说这是干什么,盘石玉却是一把将他也扯到地上。

抬头看去,正见到红旗在李肆身上飘飞,贺铭呆住,只觉此刻的李肆,就像是上天降下的神明,那般凛然,那般神圣。

他深深伏下身,心说果然就是这样的人,才值得盘大姑日夜思念,才值得自己崇拜,跟着他,肯定能抱得自己的血海深仇。

司卫们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人群中,郑永笑两声笑两声,同时还在高呼。蔡飞是一直在揉眼睛,他却还不相信,自己的心愿成了真。严三娘看住李肆那身披红袍,挥舞长剑的身姿,已经是看痴了,只觉自己即便现在就死,一生也再无憾。

广场一侧,人群中的盘金铃使劲擦着眼泪,嘴里低低念着:“这只是开始”,旁边的安九秀使劲摇着关蒄,她虽然一直有心理准备,但李肆终于竖起反旗,还是难以相信是真的。关蒄则是被摇得发晕,就碎碎嘀咕着:“四哥哥被他们抢走了……”

不仅跪在广场中的司卫们在高呼,周边阻隔人群的巡丁们也都欢呼起来,而数万人潮也跟着呼喊,尽管很多人只是凑热闹,并不知道这一声万岁意味着什么。甚至远在西关和城墙上的人都兴奋的叫着跳着,也同样都不知道,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完全空白的一页。

汤右曾的马车千辛万苦地到了地头,门刚刚打开,汤右曾正要下车,这如雷如潮一般的万岁呼喊就冲击而来,震他两膝发软,扑通一声摔了个五体投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