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五卷 第二百五十章 战争也是一门艺术

“别慌张,就像解题一样,按部就班来。”

英德左翼翼长杨堂诚交代着自己手下的哨长,身为张汉晋手下最得力的翼长,他的阵地就在芙蓉山正北面,前方地势最零碎,面对的压力也最大,需要每个哨,甚至每个目都独立应战。

“一二三四五会数么?一加一等于二!扣扳机,敌人死,就这么简单!”

广州翼翼长安威对部下这么喊着,身为安家族人,在安金枝和李肆结亲后,他就被青田司卫那一身行头吸引住,也跟在张汉晋身边摸爬滚打,成长得很快。李肆扩军后,将他升为广州翼翼长,经历了永安之战,已经算是一个老兵。眼下他守在山下阵地的西面,这里地势最开阔,虽然说冲来的清兵最多,可压力却是最小。

“当你看不到敌人的眼神时,战争就是一门手艺活,就当是做工一样,没什么玄奥。”

青田左翼翼长田堂坚这么说着,他还是田大由的堂侄,憨憨实实,从炉工变成军官,靠的全是勤奋。他这一翼守着最靠近韶州城的东北山脚,防线曲折蜿蜒,压力也很大。

“那看到了敌人的眼神,战争又是什么呢?”

部下好奇地问着,前方百步外已经有大群清兵冒头,矮墙内依旧一片安静。

“咱们的目标是……绝不见到敌人的眼神。”

山腰上,王堂合对自己手下的炮手这么说着。

这一波大概三千清兵,分作三路冲向芙蓉山,在百步外再度停住,例行公事地开枪开炮放箭,却拿那道矮墙一点办法也没有。这墙就四尺多高,只够护住胸口,可厚度似乎还要超过高度,缩在墙下,任由炮子枪弹轰击,皮都没擦掉一块。至于那弓箭,除了偶尔在对方的铁盔上撞出清脆铛响后,就再没什么用处。

“冲上去!就薄薄一层人,压也能压死他们!”

三个方向上,千总把总们都挥起了腰刀,高声呼喊。这防线恍惚有些像噶尔丹的驼城,可惜的是,对方还有大炮,自己的大炮被死死压在后面,别说抵近了轰,现在是退都退不下去。

这些千把正在高声动员,矮墙后响起啪啪一阵枪声,比之前的枪声更为怪异,三个方向上,七八个千把身上炸开血花,直愣愣仆倒。一个悍勇的守备带队冲在最前面,正在振臂高呼,姿态颇为神勇,也引来了好几道枪火,脑袋、胸口同时喷出几道血浆,整个人都打得转了几圈才倒地,吓得清兵们腿肚子都打了个哆嗦。

“喂!打这么早干嘛!”

眼前清兵人潮的冲势骤然一顿,王堂合很不满,要把清兵都吓跑了,他的好戏可就上不了台了。

还好,后面压阵的游击守备还有威慑力,清兵人潮继续涌前。

“八十步……七十步……六十步……开火!”

三个方向上,翼长们几乎是同时下令。

矮墙后,一排银盔升了起来,蓬蓬的排枪声几乎压住了炮声。韶州城门楼上,正坐着的曲万声像是屁股被烧着了一般,整个人都蹦了起来,当初他和王文雄在佛冈观音山下,就是这排枪将他们的如潮攻势击碎。

接着曲万声清醒过来,脸色顿时烧得红透,可再看左右,又松了口气,所有人都愣住了,那韶州知府陈训手里的茶杯更是当啷一声摔在地上,他却还是恍若未闻。

银盔排排升降,枪声道道轰鸣,间或还夹杂着像是小炮的闷响。在最初的一道齐声震响后,枪炮声就显得零碎,但却并不凌乱,就像是有诸多小战场的排枪在此起彼伏地发话一般。

硝烟很快将芙蓉山的山脚遮掩住,韶州城门楼上,除了如雨的枪炮声,再难看到细节。而战场后方的高其位也是一样,只觉自己那一波兵被莫名的深渊吞噬了一般。

这感觉是如此强烈,如此真实,片刻后,见到零零星星从硝烟迷雾中奔逃而出的残兵,高其位反而觉得心中踏实了。

第一波攻击,除了轰烂几段防线,可能伤着了对方十几人之外,就再无一点战果,而自己却丢下了至少五六百具尸体,高其位沉默了。

“王文雄……死得不冤……”

许久后,高其位才缓缓开口,这李肆的枪炮犀利到这种程度,他现在才有全盘了悟。

“可并不是没有破敌之策。”

接着他看向那些一脸惊骇之色的部下,缓缓说着。

“此战若是挫败,李肆将再不能制,我等……纵然粉身碎骨,也难脱罪!”

他语气沉凝,握着刀柄的手分外用力。

“此战,所有将佐兵丁,都得抱定以死报国之决心,这条命,必须得舍出去了!”

高其位从没有这般严厉,异样的冰寒之气在部下们心中刮着,也将刚才那凄惨一幕带来的惊惧驱散了大半。

“高军门还不退!?”

“是啊,这仗怎么打啊?根本就冲不上去。”

芙蓉山下的硝烟散开,见着矮墙前四五十步外躺着的大片尸体,韶州城门楼上的观战团们心寒之余,也是议论纷纷。

“早就说了,李肆这枪炮之烈,靠人堆是堆不赢的。”

曲万声放着马后炮,但他自觉放得理直气壮。

“那倒未必,若是下雨,李肆多半要遭殃。”

王华恨恨说着,可大家抬头看天,万里无云……

“要破李肆这枪炮,还有一法。”

李世邦看出了一些端倪。

“只是……不仅得看高军门有无决心,还得看下面的兵狠不狠得起来。”

李世邦想到的,高其位早就明白了。

“那李肆的矮墙曲折蜿蜒,左右枪火不能互相接应,有些地方就是单独一段。”

呛啷一声,高其位拔出腰刀,贯在地上。

“以蜂拥之兵,直捣一段,一次冲不垮,就冲十次!只要他的矮墙被冲垮一段,循着左右席卷,他这道矮墙上的上千快枪兵,就得全线溃退!”

高其位两眼闪光,丢掉千人,得来这样一个发现,他觉得很值。

“到那时,追着溃兵而上,整个芙蓉山就能握在手中!”

他沉声下了结论。

“高军门英明!”

部下点头不迭,这话发自肺腑,绝无虚假,果然不愧是打过三藩和噶尔丹两场大战的宿将。

号角连天,令旗招展,大概两三刻钟,调兵遣将就完成了,又一波清兵出阵,规模跟上次差不多,也是三千人左右,依旧分作三路,散成三道宽面,似乎是要重复上一次的徒劳冲击。

可冲过了半里路后,这些清兵却渐渐汇聚起来,朝着几处相对孤立的山坳涌去。

“战斗现在才开始。”

见着了清兵的动静,李肆心神凝聚起来,这高其位的应变还真是快,不过性子也是够急,他是想着中午就在芙蓉山顶吃午饭么?

清兵原本的冲击队形并不密集,可这次却几乎是肩并肩,脚擦脚,远远看去,就跟字面上的人浪完全一致。

“要命了要命了……”

杨堂诚念叨个不停,其中一波清兵朝他亲自守着的山坳冲来,宽面六七十步的防线上只有百来人,可对方却冲来了足足上千人!

开火!开火!

杨堂诚一边下令提前开火,一边调度左右防线支援,与此同时,另外两处洼地脊坡上,安威和田堂坚也面临着同样的处境。

排枪轰鸣,百步外打倒了七八个,六十步的第二轮排枪打倒了十多二十个,接着三门神臂炮的霰弹喷射出去,将前排十多人几乎一扫而尽,可这点损伤,仅仅只是将那人浪剥去浅浅一层,清兵的冲势依然不减,第三轮排枪,看来得顶着对方的脑门上扣响扳机了。

面对十倍于己的人潮,即便是英德翼和青田翼的老兵,全身都在打着哆嗦,手上装弹的动作也变了形,广州兵更是左右张望起来,就看是不是有人转身而逃,自己好跟着一起迈腿。

“刺刀——上!”

三个翼长都在这段危险位置上呼喊起来,这一声熟悉的号令,让司卫们多少找回了训练场上的感觉,哗啦啦刺刀出鞘,扣在枪口上,可面对那厚重的人潮,即便是杨堂诚都承认,自己很想扭头逃跑。

“飞天炮!该死的,怎么还不打响!”

杨堂诚尖声叫着。

“五十步里的归你们,五十步外的归我们。”

身后不到十步远的地方,支着怪异铁管子的炮手这么说着。那铁管子很粗,几乎快赶上了千斤炮,说它怪异,是因为就三个人在摆弄,而且管子没直对前方,而是仰头向上。

嗵嗵嗵……

三个方向上,轻微的闷响声连绵不绝,那铁管子喷出了一团黑糊糊的东西,划着弧线,悠悠落向六七十步外。

咚……

圆柱状的铁疙瘩砸在一个清兵的脑袋上,顿时将这家伙砸得扑在地上,后面的人潮毫不留情地踏过他的身体,那铁疙瘩也被一脚踹开。另一人眼尖,一脚跨过,只当是寻常的炮子,就有些纳闷,不仅是这炮子形状怪异,就这么点力道,能顶什么用。

这疑问刹那间就有了解答,轰的一声,这个清兵的世界轻灵了,只觉自己腾空而起,还有一条腿带着凌乱焦黑的肉筋骨面,从自己眼前掠过。

密集的人潮中,炽亮的焰火团团绽放,每一团都将周围数十人吞噬进去,在瞬间嚼得血肉淋漓,躯体碎块如雨一般洒开。

“开花弹!”

眼见人蚁之潮被这焰光拦腰截断,后方的高其位,韶州城门楼的观战团,几乎同时惊呼出声。

“这不是开花弹!”

何孟风跟着王华同声说道,瞧着一下子就有十多二十团焰光炸开,寻常的开花弹,怎可能这般可靠?而且离那矮墙还不到百步,也不是寻常大炮发射的炮子。

“这飞天炮,尝着舒服吧!”

见着这幅血火画卷,山腰上的王堂合叉腰高喊,心中无比快意,他的炮翼,可不再是只能砸实心傻疙瘩的神仙,而是实实在在炸人的大杀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