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五卷 第二百四十八章 空前的压力

长沙,偏浣巡抚衙门外,兵丁肃立,刀枪如林。衙门里,第一进的照壁前还立着上百官员,惨呼声不断从里面传出,这些官员冬帽上的翎子也都抖个不停。

“长沙府王宾!”

一个戈什哈叫着,站在那帮官员前的王宾转身对众人道:“王某进去劝劝年宪台,大家休得慌张。”

官员们松了口气,王宾是长沙知府,他说话,那年羹尧怎么也得听听吧?这家伙初上任,就把按察使拉进巡抚衙门,以“通匪资敌”之罪,杀了一圈官,不过几天,就得了“年屠夫”的名号。

一颗心稍微松动了点,就听里面传出高呼:“我是四品官!你敢杀我!?”

冷厉的沉喝跟在后面:“本宪行的是军法!管你几品!来呀,速速取下他的头颅!”

该是他的亲兵直接动手,不过片刻间,又一声凄厉惨呼响起,照壁外的官员们几乎都瘫软在了地上,这年羹尧,连四品知府就能当面杀了!

“这个……什么罪名……”

正堂门外,跟年羹尧分坐左右的按察使早已满额汗水,地上那具具无头尸身,他根本不敢抬眼看,之前年羹尧一口气杀了十多个跟广东李肆有牵连的知县佐吏,他还能强自稳住,帮着年羹尧找借口。可现在年羹尧一句话就砍了长沙知府的脑袋,他不得不艰辛地憋出这一句。

“湖南义商于颂行刺李肆未果,这王宾将于颂绑了送回广东,难道不是资敌,不是通匪!?”

年羹尧冷冷说着。

“可……可现在不是战时,皇上都在说,要以大局为先。”

按察使不甘心地顶着,他跟年羹尧可不一样,万一要算后账,他得先抹清,所以必须逼年羹尧把态度表坚决。

“暗战,那也是战!”

年羹尧哼了一声,再不理他,此时一个亲兵上前附耳,年羹尧指指侍立的一人道:“元方,你继续”,那是他的幕席胡期恒,此前是夔州通判,他转任偏浣巡抚,就将胡期恒也带来了。

进了内堂,一个人纳头就拜:“小人庞泽盛,兄长为那李肆所害,愿附骥宪台,替兄复仇!”

年羹尧径直问道:“你说你知李肆内情,还募了红苗?”

庞泽盛叩头应是,年羹尧挥手:“本宪保举你一个千总,带上你的苗人,就跟在抚标下行事。”

他朝外招呼:“李卫!”

穿着一身四品官服的李卫进来了,他得了衡永郴桂兵备道的职衔,跟着年羹尧一同行事。

“你来问他那李肆的内情。”

年羹尧把庞泽盛交给了李卫,然后又招呼了一声:“岳钟琪!”

一个壮实的年轻军官踏步而入,朝年羹尧利索地打千行礼,头也不抬,就等接令。

“苗兵也归你统带,此番出兵韶州,好好用上!”

岳钟琪应着嗻,等他们都退下了,年羹尧绷着的脸肉渐渐散开,化成浓浓的不甘。

“那陈元龙,该死!”

年羹尧没能抢着独掌一路的职权,在广东周边几省的巡抚里,他资历太浅,年纪太轻,只被满丕委以靖平后方,筹办粮秣之责,同时还要将自己的抚标交给高其位统带。

相比之下,广西巡抚陈元龙就不一样了,他不受满丕节制,独自领下了自连州抄袭李肆后路的重任。可在年羹尧看来,那陈元龙不过一腐儒书生,根本掌握不了这一路“奇兵”。

“只盼这岳钟琪,能经得住这番大阵仗,能顶得住高其位的压力。”

尽管只是后方襄赞,可年羹尧依旧不死心,千方百计要寻找建功的机会。这岳钟琪是昔日四川提督岳升龙的儿子,在松潘镇屡建战功,是个勇将。他调任偏浣巡抚后,就将他调到了抚标中营,指望倚他为刀。

“希望赶得及吧……”

现在抚标还没出发,不管是李肆胜,还是高其位胜,都不是年羹尧希望的。

“还不够呢……”

韶州芙蓉山,得了最新的探报,在军令会,吴崖摇头说着,他还不满意。

现在是十月初九,高其位在芙蓉山西北十里,黄岗山西面八里处的黄朗集扎营,手下除了督标提标,还有镇竿镇、永州镇两镇的镇标。另外还见到了江西提标的旗号,江西兵很辛苦,李肆占了黄岗山,正好占住武水浈水交汇处的制高点,不敢直接泛舟和高其位汇合,只好从仁化县绕道丹霞山。

算下来现在聚集的清兵数目已经超过两万,这只是十来天功夫,康熙时代的清兵,至少在调动速度上还保持着正规军的水准。

“本就是等着他们,只是……四千对两万,感觉有些吃力。”

张汉晋捏着下巴,有些忧虑。

这一战,李肆只出动了大半中营,外加北营两翼,还不足四千人。加上以守为攻的战略,预想是要面对十倍之敌。

让张汉晋忧虑的是,这种地形,不适合他们这种火枪兵发扬火力,以往的大宽面浅横阵没了用处,虽然火炮有了增强,但具体会打成什么样子,心里没底。

吴崖、张汉晋、方堂恒、罗堂远等人看向李肆,却见他正盯着冬日平缓的江水出神。

“我是不是太自大了?”

“还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这一战的局势能不能控制住?会不会打成全面之战?”

李肆这时是在紧张,保卫李庄,李塘对战杨春,迎击王文雄,从几十人,几百人到千人,现在是几千人。以往是一个战场,现在是两个,不,三个战场。以往是单纯的军事,现在是政治带军事一起。

所以他紧张了,工商之事,前世所知的那点皮毛就远远超越了这个时代,而文化思想,更是他以前所专注的方向,自己有所心得。但在这军事上,他只是个军迷,连专业外行都算不上。他的军队扩充太快,战斗规模也次次升级,前一次的经验都应付不足,远没满到能支撑他压住这压力。

更要命的是,还没人能把他的压力分担下去,他得承受一切。即便只以军事论,他这个团队还太稚嫩,人才太少。能充任参谋长角色的贾昊在白城坐镇,能充任副手,观察和稳定军心的范晋在青浦坐镇,严三娘……不,这次他依旧不理她的抗议,不准参战,甚至都不准她在白城乱动弹。

“针对这样的地形,制定的作战方式,到底能不能奏效?”

“这一仗,是不是打得太仓促,原本该没这必要?”

压力汇聚而起,最终形成的就是这些怀疑,进而让他决心晃动。

“总司,白城来信!”

气氛正凝重时,李肆收到了好几封信。

“夫君为天下,为黎民而战,妾身等无力相助,仅以家宁人安为报,盼夫君勿为妾身等为念。”

这是三个妻子的信,就劝他专心打仗,正文该是安九秀写的,信末则是她们三人各自的签名,三种不同的香气混在一起,让李肆的心也隐隐迷离,滞重的胸腔也松缓了不少。

“箭在弦上,心在靶上。”

这是段宏时的信,就八个字,李肆微笑,压力再缓解了几分,开弓没有回头箭。

另外还有关凤生、田大由的信,都是说大家都在准备酒宴一类的话,在他们看来,李肆战无不胜,青田司卫有如天兵,多少官兵来也是白搭。

刘兴纯彭先仲的信更坚定了李肆的必胜决心,广东本地人也都从各个渠道侧面知道了这一战,不少人都希望李肆能赢,打痛了朝廷,他们头上的天能更明朗一些。更多人则是抱着置身事外的心态,甚至好赌的东莞人还开了赌局,给出的赔率是,李肆一,官兵五,就如同现在的兵力对比一样。让李肆又是好笑又是摇头。

甚至李朱绶还来了信,提醒他广东官员有些异动,估计是想看这一战打成什么样子,然后好决定是不是趁火打劫,将广东的局势翻过来。从这信里就能看出,李朱绶也是看好李肆,对这一战抱有信心。

“确实有些麻烦……”

李肆这么说着,让众人心头也是一沉,总司信心也不足了?

“告诉那些神枪手,认清了官服,千万别再打死一个提督,不然康熙那张老脸可挂不住了。”

李肆这么说着,愣了片刻后,大家一起笑出了声。

“可不能光看兵,除了神枪手,我这还有秘密武器呢。”

炮翼的翼长罗堂远拍着胸脯,信心满满。

“李肆绝对没有一万兵,看他现在这营帐,最多不过四五千人,等江西督标和年羹尧的提标到了就动手!”

高朗集一侧的山头上,高其位放下单筒望远镜,也是信心满满。

“兵少,还分作两处,缩守待攻,地势凌乱,不便枪炮发挥,桩桩劣势,他都占全了!这就是个根本不知兵的懵懂傻子!”

他歪嘴笑着,就算枪炮犀利,可在这些劣势下,怎么也难挡他五六倍军力的冲击。想必那李肆,是把他当作王文雄那样的莽汉了吧。当年他高其位在湖南跟吴三桂恶战无数场,枪炮早就见识惯了,之后更是专任火器营操练校尉,对火器再熟悉不过。

若不是想着稳妥行事,前两天他都有挥兵直上的心思了。

“给那李肆射去箭书,每天一封,不得间断!”

算着还有两三天,高其位下了命令,打之前,先用用缓兵计,散散那李肆的决心也好。

给李肆的书信,自然是劝降,但因为李肆还不是明面上的反贼,甚至这一战都还不在朝廷明面上,所以也不提降字,而是劝他向朝廷自首,缴械散兵,朝廷可以从轻发落。

李肆的回答很直接,那射箭的兵丁,在百步外被一阵排枪打得人马齐毙,气得高其位咬牙切齿,这家伙比正经的反贼还要猖狂……

十月十三,后续人马刚到,高其位就下达了命令。

“主攻芙蓉山,佯攻黄岗山,务求一气荡平!”

瞧着十多门大将军炮从清军营寨里拉了出来,在四五里外一口气摆开,上万清兵分作三路而来,芙蓉山的山腰处,李肆只觉无比释然,心中还残留着的一丝压力烟消云散。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