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五卷 第二百三十七章 天主教、蒙学和圣武传:人心三连击

好奇心太旺,猫会死,人会变成愤青。历史上的徐灵胎将旺盛的好奇心用在了医学上,那是因为他的家人接连病死,可现在历史转向,李肆段宏时翼鸣老道这个三人组把他拉进了天主道里,他就再也拔不出来了。满清朝廷营造的思想铁幕骤然粉碎,他觉得自己必须要做点什么。

“天主道,是指导我们自己行事的法则,而非广及普罗大众之学,至少现在还不是。它也非儒学那般,要立起一套浑圆的学说。就如英慈院行医一般,我们只求划下一条线,得出几个点,由点线而外,普及政论、学问,乃至鬼神之事。”

李肆这么说着,徐灵胎已经把李肆、段宏时和翼鸣老道榨干了,今天和他谈的是选择方向。

“我想补全这天圣教……”

徐灵胎的选择让李肆皱眉,还是要当神棍?什么天圣教,是翼鸣老道凑出来的,不是靠着英慈院,估计还没什么人去拜。

“我华夏信仰,道太缥缈,不问人事,佛自外来,绝于炎黄,回教也是外来,拘于血脉,还有什么天主教,更以洋人为天主肉身。我就不信,华夏之人的鬼神之事,就不能托于自己的上天!”

听徐灵胎这么说,李肆抽了口凉气,这是真心要生造宗教?

“鬼神事,没有千年积淀,难以成事啊。”

李肆很不看好,生创而来的宗教,那近乎于邪教……

“此乃千秋功业,纵然此生难有所成,灵胎也要踏出这第一步!”

徐灵胎决心很大,就这么又转了回去,跟翼鸣老道拼在了一起。

李肆很遗憾,在徐灵胎身上花了那么大功夫,本想着让他能在政论或者学术上帮帮段宏时,却不料他决意当神棍。

为了避免什么天圣教变成邪教,李肆就找来翼鸣老道,初步谈了谈这事,毕竟这宗教之事,也有助于他的大计。什么白莲教、义和团,能靠着迷信忽悠起那么多人躁动,翼鸣老道和徐灵胎就算立不起信仰,只要能安定人心,也是一桩好事。

“就别叫什么天圣教了,直接叫天主教,洋和尚?别理他们,他们信的是耶稣,凭什么叫天主?再说他们现在也没办法在华夏传教。”

“信仰的对象要归一,又是天地,又是什么天圣,教徒到底拜什么?要直接,要唯一。”

“教义本源要出自道家,这样能有天然的亲切感。”

“教义要劝人向善,规范生活,特别是个人卫生,佛回和耶稣教都讲洁净,咱们就讲得更透彻一些,英慈院有现成的东西。”

“包装,嗯,也就是外在,要学会用好的手段,天曲、内乾坤殿堂、油画,老道用的这些手段都不错,这方面要多向洋和尚学习,好的我们就拿来。”

李肆草草作了指导,至于教义什么的,那就是他们的事了,最后他强调了一句:“佛道回等教能最终大成,背后有厚重的渊源和积淀,有无数能人智士加入进来,充实血肉,所以现在就先别考虑拉拢读书人,帮那些目不识丁的乡人料理生死事,这才是奠基要务。”

关于忽悠人的事,李肆知道得太多,前世当记者时,那什么传销可是一套套的,把其中一些关联人心的东西拿了出来,听得翼鸣老大和徐灵胎两眼发直。

“总之,咱们这天主教,是要劝人向善,和气为先,同时要契合华夏传统,善用好的忽悠……嗯咳!教化手段,就这些了。”

李肆的“教化”到此为止,看着翼鸣老道和徐灵胎的背影,他心中忽然一颤,对这事的走向开始感觉有些恐惧,因为他完全把握不住这个方向。

“多注意注意吧,就是别真的搞成邪教。”

李肆只能这么提醒自己。

原本还在心疼徐灵胎这个神医成了神棍,可没几天,又一位神医来了,吴县薛雪……

这薛雪跟叶天士同乡,小了叶天士十多岁,现在医术还没大成。原本他就只是业余行医,本业是……无业宅男,画画、拳术什么的爱好很多。

薛雪也跑到英慈院想学医,可跟叶天士一样,既不服英慈院没有医理,又被那浩瀚的医匠之路给镇住,起了学点其他东西的念头,然后被盘金铃忽悠到了英德来,自投罗网。

段宏时眯着眼睛,嘿嘿笑着,将这薛雪拉到了他的园子,一呆就是一整天,第二天,薛雪找到李肆,纳头便拜。有了徐灵胎的经验,费不了多少口舌,薛雪就成了段宏时的助手。

“怎么江南的神医都跑到广东来了?”

李肆对此事很不解。

“这还拜江南的张青天所赐。”

段宏时笑道,想起之前段宏时说清廷还会帮着他们安定读书人的心,李肆恍然大悟。

张伯行在江南搞起了白色恐怖,查洋物,禁洋学,打压工商,还将之前未结的顺风快递案扩大化。比照广东出名的工商医三事,他更是一家家翻祖宗三代,人人结保,户户连坐。原本对他很有好感的江南民众,也开始吐起唾沫。

薛雪一家跟急脚递产业有些牵连,也受了打压,一怒之下,干脆全家搬到广东来,只求活个轻松。

“这还只是开始,如果张伯行不悬崖勒马,以后过来的,就不止于学医之人,连正经的读书人都要跑来了。”

段宏时这么说着,李肆却是心喜。在这个时代,学医的本就是读书人,而且是无心仕途官场,心中带着点愤青种子的读书人。只要到了他李肆的地盘上,心思怎么也会活络起来,稍稍推一把,就如薛雪一般,不必治人了,跟着他治华夏这个病人吧。

“那么老夫也开始了……”

段宏时摩拳擦掌,他的“白城书院”已经打理完毕,可以正式招生了。

这个书院是李肆笼络广东读书人的基地,但现在还不会直接谈什么天主道,第一步计划是招收那些仕途无望的读书人,给他们进行“职业培训”。

这是“神经阻断计划”的另一部分,李肆要在他能控制到的府县大开蒙学,将他原本的李庄庄学大规模复制。庄学三年来已经凝练出了相应的教学模式,教学内容也是新的。除了调整书写习惯,教材内容也更注重全面培养,比如数学、天文、地理,还有叫“格致”的学科,将粗浅的物理化学糅在一起。

蒙学是给后面的商学工学,乃至军学输送人才。可李肆手下没那么多合格的教师,将广东读书人招到白城书院培训,既能让广东读书人对他李肆这个势力有所了解,又能推动初步教育,还能借由蒙学途径稳定人心,这是一举三得的事。

怎么吸引这些读书人来当塾师呢?

首先就是待遇了,一个严密的等级在迎接他们,从最底层见习的二两月薪,到最高层蒙学教长二十两月薪,还外带住宿、饭食、衣物、笔墨等等福利。

这只是最基础的,另外一项更有吸引力,他们培训完毕,成为塾师后,依旧还是白城书院的人。白城书院的藏书楼,刻印坊等等服务机构,都会为他们服务。在白城书院一边教书,还可以一边读书,谁不愿意?

唯一有些麻烦的,就是某些地方可能与这些读书人的传统习惯不同,比如必须要学很多新东西,包括新的书写习惯等等,这方面段宏时自己都有些抵触。这就看实际操作里,他怎么去柔性安排了。

第一期计划是招收到至少三百名学员,进行为期半年的培训。有之前李庄庄学三年来积累下的十多名教员照顾,应该不算太难。

这样的计划,如果放在之前,根本就是天方夜谭,如此大规模吸纳读书人,府县早就当作非常的异动,一面上报,一面下查。可现在这事不在之前白城密约的范围里,只要当地官员闭上眼睛,广东官场都装作没看见。

毕竟康熙还没决定下一步的处置措施,他们就只能以之前朝堂交代的“安稳”为方针,稳坐泰山就好。再说了,李肆在喜宴上给他们来的一番操演,也让他们心惊肉跳,不敢乱动。

段宏时动作了,范晋也动作了。

他这边的工作,跟翼鸣老道徐灵胎连带段宏时的方向有些不同,他得凝练军心。

虽然之前创立了天刑社,可思想骨架是李肆那一套,很朴素,很犀利,但是跟华夏传统不怎么联系得上。跟着李肆一路走出来的英德司卫,连带反意很浓的香港水勇,接受这一套没什么大的障碍,发展也很顺利,但扩军之后,问题就出来了。

佛山翼的表现就很典型,李肆和范晋心里有底,广州翼等等来自城市和其他地域的兵,虽然都在回炉重造,以训练香港水勇的模式,打磨成合格的战争机器,但骨子里的军心却还没立起来,在他们这个群体里,天刑社发展很慢。

天刑社是在说为什么而战,这个思想高度,不是所有人都能有的。大多数人还只是处在“我该学谁”的层面,范晋忙的就是这事。

他写了一本书,内容很粗浅,名字叫《古今名将传》。

看着吴起、李牧、霍去病、班超等等一个个耳熟能详的名字,李肆感叹,自己确实忽略了这事,华夏几千年历史,有那么多军人值得效仿,从他们身上凝练适合的特质不就好了?

于是他也加入到了这项工作里,将这本书改名为简明的《圣武传》。

“文要立圣,武也要立圣嘛。”

李肆这么说着,范晋对这名字拍掌叫绝,李肆却又是心中一抖,好像又放出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