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五卷 第二百三十四章 真亦假来假亦真

如今的李庄,已是白城的一部分,听涛楼上顶层,原本是青田公司密会厅的所在,大长桌一侧坐了一排满清官员,或者是官员的幕席,对面坐着的却是青田公司的高层,包括田大由、刘兴纯、彭先仲、顾希夷和吴崖、贾昊等司卫头目。

王不见王,杨琳、管源忠和汤右曾等广东大员自然不会亲到,李肆也不会出面,一场双方都不会明面承认的谈判正在进行中,主题就是“关于李肆和青田公司及相关产业,与大清朝廷在广东诸项权益的划分。”

谁都知道,这是一场虚以周旋的谈判,但即便再虚,有一条线划下来,大家都好做事。而关于这条线,参与谈判的人都是认真对待,你争我夺。

李庄北面学院的藏书楼里,正埋在书堆里的段宏时迎来了一位客人。

“谢谢小哥了……”

一位少女客气地向引领她过来的司卫行礼,可等司卫走后,脸色却骤然闪过一丝阴沉,刻意压制的怒火也从眼角里飘了出来,该是施尽了手段,才让那司卫带到了这里。

“你是……”

段宏时看着这个服色虽不华丽,却是上乘衣料剪裁而成的秀丽少女,很有些诧异,这可跟他的预料不符。

“小女子茹喜,父亲是新任广州知府马尔泰,受宪台汤大人之托……”

这少女一边说着,一边打量伺立在段宏时左右的两个司卫,似乎有难言之隐。

“呃……该是汤西崖有私密之语,两位……”

段宏时一脸恍然,朝左右的司卫这么说着,两个负责保护他的司卫诧异地对视一眼,听老夫子这语气,还像是求他们似的,这是什么意思?再见到段宏时眨了眨眼,虽然还不明白,却依旧退了出去。

“小女子奉汤大人之令前来拜见,在此先谢过老先生报效朝廷的拳拳赤心。”

叫茹喜的少女朝段宏时深深一福,段宏时却是皱眉撅嘴。

“怎地派你一个女子前来?真是儿戏!此事岂容如此轻慢?”

茹喜凛然摇头:“报国之心不分男女,茹喜愿为朝廷分忧。再说了,若非茹喜是女儿之身,不至引得他人警惕,又怎能行得绝密之事?”

段宏时低叹一声,像是被感动了,嘀咕道:“那李肆对我已有所怀疑,之前从他那盗信,已让他十分警惕。你也见了,还派人随身一直盯着,老夫除了继续取信于他,也难再做更多,你……又能行得何事?”

如果李肆在这,绝对要跷起大拇指,这老家伙的演技,简直可以去拿小金人了……

茹喜自是没一点怀疑,这段宏时盗了胤禛的亲笔信,还告知汤右曾虚实,是揭发李肆底细的大功臣。此次受汤右曾等人之托,还有父亲的请求,让她跟段宏时联系上,窥得更多内情,可她却暗暗立志,自己还能做得更多……

“小女子想求老先生设法引见那李肆,以便伏在他身边,与老先生一同,为朝廷翦此国贼!”

茹喜咬牙说着,段宏时啊了一声,他真被吓着了,这是个刺客!?

“那李肆早有过被暗算的经历,不仅绝不轻易信人,身边还总有护卫,你一个小女子,如何能……”

段宏时镇定下来,继续套着话,却不想这茹喜却也卖起了关子。

“只要能见得李肆,小女子自有办法,就算舍却这一身性命,为了四……为了大义,为了天下,也再无憾!”

她说得激昂,段宏时却是连连摇头,“痴……儿啊……”

沉思片刻,段宏时一拍大腿:“既然你有如此决心,老夫也豁出去了!”

接着他目光就变了,在茹喜脸上来回扫视,“只是那李肆,颇为好色,你……”

茹喜咬牙:“命都不足惜,区区清白,小女子可不在意。”

段宏时终于忍不住了:“不不,老夫是说,那李肆,眼界颇高,你还不足入他的眼,最好不要在这上面动脑筋。”

茹喜身子一抖,脸色涨红,好半晌都消不下去。

段宏时暗爽一把,板起老脸道:“容我设法安排,你先安生呆着。”

看着茹喜的背影,段宏时眯起了眼睛,低低自语道:“真是难得一见,这旗人女子是受了什么厉怨,要来行这疯癫之事?”

接着他又哈哈一笑,“汤西崖啊汤西崖,你居然也会用上美人计,却不想早已踏中老夫的连环计。”

白城肆草堂,一身淡黄裙装,发髻也已挽作妇人式的严三娘跟萧胜梁得广见了礼,先是礼节性的一小福,再是感谢此前救命之恩的一大福,却始终没将脑袋抬起,可即便如此,萧胜梁得广已经两眼发花,直恨不得赶紧去洗眼睛,这般风情,只觉凡人之眼已难消受。

只是为何飒爽的严三娘会羞成这般模样,为何其他两位四嫂,看着她的目光都带着点其他的东西,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

再看看李肆僵着腰靠上软塌的动作,萧胜梁得广恍然,却也绝不敢笑,找个借口先开了溜。

“扑哧……”

等两人走了,安九秀终于忍不住笑喷了。

“九秀!当心嘴皮子被撕烂了!”

严三娘发飙了,一抬头,一张红得比过熟透樱桃的脸颊就显了出来。

“这可不怕,怕的是腰断了呢……”

安九秀嘻嘻笑着,扯起关蒄逃掉,剩下跳脚不已的严三娘。

“阿肆,对不起……只是你为什么……为什么偏偏要忍着。”

再没了人,严三娘眼里包着泪水,轻轻揉着李肆的腰,一脸负疚地说着。

“男人对女人,就得疼爱嘛……”

李肆大度地说着,心中却道,这可是姑娘的第一次,为了自己以后的性福,可不能让她留下心理阴影,吃点苦头也没什么,不过……嘶……谁让自家这媳妇,腿上功夫太厉害了呢。

昨晚严三娘情动难抑,一双长腿不由自主就施出了一字钳羊马的功夫,李肆不得不在苦乐之间拼命煎熬。严三娘初经人事,很快溃败,李肆却更是败得一塌糊涂。不是关蒄帮着按摩,今天他怎么也站不起来。

“以后……我定得注意的。”

严三娘低低说着,被姑娘这份少见的柔绮裹住,昨夜缠绵里除开苦难的那部分又在李肆心扉中搅着,让他蠢蠢欲动。吞着唾沫,手又伸了过去,何必以后,现在试试?

这一动,腰又痛了起来,李肆心中哀叫,这就叫有福享不得啊……

见了自家男人就跟吃不到腥的猫儿一般难受,严三娘也吃吃笑了,将身子送了过去,任他肆意轻薄,心中在想,是不是去请教一下安九秀那个狐媚子,有什么更合适的法子……

夫妻正腻意温存着,却被不解风情的老头子打断了。

“女人!?”

李肆好半天没回过神来,这满清的官老爷,也懂得美人计了?

“见招拆招也没什么,只是难得有一个惑住广州的反间。”

段宏时是让李肆选择,让不让这个间谍留下。可轻飘飘的语气显示,他只当小事一桩来看。

“那怎的行?听老夫子所说,那女子就是个刺客!”

严三娘不乐意了,不管是明面或者暗里,都没可能让那女子留下。

“见见吧,看看她演技如何。”

“我可得在身边!”

李肆只是好奇,严三娘正负疚不已,也不好顶着李肆,只是要求一边护卫。

傍晚时分,李肆在白城中心的公司总部见了茹喜,十七八岁的少女,容貌秀丽,下巴尖尖,觉不出狐媚,却像是怎么也立不住,有点难以捉摸的气息。

段宏时没在场,就龙高山带着几个护卫守着,严三娘换了司卫制服,也混在里面。

“听段夫子说,你对我另有话说,我很好奇,你和你父亲都是满人,跟我素未谋面,还能有什么话?”

李肆懒懒地说着,目光却紧紧盯住了这茹喜的脸。

在那刹那间,他见到了一层迷雾在变换,即便前世见惯了形形色色人等,也禁不住暗抽凉气。

茹喜缓缓抬头,眼里隐隐有泪光盈动:“小女子听闻李公子大能,竟可与朝廷相抗,抱着一丝苦望,想来求得李公子施以援手。”

她眼神迷离,像是陷入了回忆,话语凄迷,将一段身世娓娓道来。

“小女子母亲是江南汉女,被父亲一族强掳进府……”

“母亲产下小女子后,被大房太太暗中刁难,竟不治而亡……”

“幼时当作奴婢贱养,肆意打骂苛责,几次险些丢命……”

“上天有幸,一直苟活至今,父亲见小女子可嫁于外人为资,就改了待遇,却不想,小女子已是满心的怨恨。”

一番苦难遭遇述说完之后,她猛然抬头,满脸都是决绝。

“此番贺喜,父亲竟要小女子舍身取得李公子的信任,留在公子身边,当作他的耳目,助他在官场更进一步,此等揣着禽兽之心的父亲,小女子怎么也不敢认!”

李肆皱眉,他看不出茹喜现在这表情有什么作伪的地方。

“你要求我什么?总不成让我帮你杀了你父亲吧?”

李肆继续试探道。

“小女子怎敢求李公子行此险事?只求李公子能遮护小女子一二,万一事情有变,还望李公子能给个去处。”

茹喜一边说着一边叩头,这是在求他将计就计留下她,李肆笑了。

“我李肆是个商人,你能给我什么?”

茹喜愣了好一阵,似乎万般不情愿,却还是开口道:“小女子一无是处,除了探知父亲和广州诸位大人的事情,再难做得什么。”

李肆点头,这不就是个双面间谍么,他收下了。

听到李肆一番敷衍之语,说可以找个合适的借口把她留下来,同时也希望她能传递广州官场的消息,茹喜嘴角露出一丝喜意。

等茹喜走了,严三娘抹了抹眼角的泪水,搂着李肆的脖子道:“这妹妹挺可怜的,你可得好好帮她,有她在官府帮忙,也更好行事。”

李肆无奈地捏捏她的鼻子:“这就把你骗倒啦!?”

旁边龙高山皱眉:“总司,难不成她说的是假的?”

李肆一呆,再看看周围的侍卫,也都一脸恻然,暗叫这个茹喜,可真是好演技!

“没谁能这般诅咒爹娘来骗人的吧?”

龙高山还这么说着。

“那是你没见过……”

李肆冷笑,诅咒爹娘算什么?

“这女子,让尚俊想想办法,看怎么盯防起来。”

既然是双面间谍,不用白不用,可也得谨慎地用。

“怎么就认定她是骗人的?”

严三娘还是不解。

“别管中间这些弯弯绕,广州那边的官老爷最终不还是送了个人么?”

有段宏时刚才的提醒,李肆才得以分辨出此事的根底,可严三娘却还是没算清。那茹喜不是坦白了么,她就是身负官老爷的间谍之计来的。

茹喜终究是广州知府的女儿,要跟李肆这边搭上关系,就得有合适的名义。最终李肆在青田学院的女学留出一个女先生的位置,茹喜可以自来自去。这事广州知府马尔泰装作被逼无奈,老泪纵横,哀叹自己连女儿都要被李肆抢了。到底心里是不是在哭,谁都不知道。

“其实是个麻烦,当心她铤而走险。”

段宏时有些拿不准这个茹喜了,建议干脆推出去,听了李肆的说法,他自承演技不如。

“这个人有点意思,我想看看她到底要做什么,若只是想当刺客,我也不会留情。”

李肆倒有另外的盘算。

真真假假,难以分辨,而在听涛楼里,谈判也步入尾声,结果也如这茹喜一般,双方都知这是假的,却要当作真的一般来看待。

所谓的白城密约,在李肆喜宴后的第二天结成。杨琳、管源忠、汤右曾三位广东地方大员跟李肆共同商定出若干条款。

条款很繁琐,但都划出了双方的底线。比如广东官员对驿传通畅、文武官在衙以及钱粮足额上解很关注,这就是朝廷的颜面。李肆要碰这些,就是撕破了脸,他们再难遮掩。

李肆立下的界线是,工商之事再不能碰,官兵大规模调度要通知他,否则当敌人打,其他事务,能不往题本上写的就别写,奏折随便。

大面事务之外,管源忠和汤右曾等人还提了广州城的事情,要求李肆清退一半的巡丁。这要求李肆能理解,他们自然担心这些巡丁哪天脸面一翻,就成了李肆攻占广州的内应和先头部队。

这个要求李肆答应了,本着有来有往的精神,李肆要广州府督番禹县,将黄埔一带的大片土地以“友情价”尽数卖给他,也保证不用于“军事设施”。

“那李肆的大致内情摸到了,广东地面也暂时能稳住,咱们三人,可算是大丰收。”

广州城,得了师爷的回报,再汇总李肆喜宴的一系列消息,汤右曾舒了一口长气,这就要准备写奏折报功。

“内外应也都勾连上了,就待窥得缝隙,乘虚而入!”

若不是女儿还在英德,马尔泰都恨不得抱住她狠狠亲上一口,这般善解人意,为父分忧的女儿,打着灯笼也难找啊。

“这个……令媛真是赤心为国啊。”

汤右曾老脸也是一红,这事怎么也不是自诩为道学者的他能干得出来的,却没想到,那茹喜居然自告奋勇。

“总之,咱们的日子是能好过一些了。”

“街面上的巡丁少了许多,得赶紧把咱们的三班人马抓牢。”

佟法海和史贻直各有心怀。

“接下来呢?”

英德,李肆问段宏时。

“暂时会松一段时间吧,趁着这时候,老夫也要出马。”

段宏时呵呵笑着。

“四哥哥,接下来该谁了?”

关蒄却在关心这事,李肆几天都动弹不得,她们的“顺序”总是轮不下来,小姑娘等得有些心焦。

“接下来,也该翼鸣老道了。”

李肆却是想着另外一件事,浑没注意关蒄小脸顿时就垮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