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五卷 第二百三十二章 顶天立地娶娇娘

九月十九,李肆迎娶三位美娇娘,消息传遍了大半个广东,喜宴开了三天,头一天是当地乡亲和青田公司内部人员。第二天是粤商总会牵头的商贾,第三天是官面人物和各界名流。

在这几天里,鞭炮声传遍了半个英德,大红灯笼也从李庄一路高挂到浛洸。从广州到韶州,一路府县上稍微大一些的酒家,三天里都没开张,全都请到英德去做席了,据说三天下来,凑足了一场万人宴,声势之浩大,花费之奢靡,即便是自江南而来的豪商,也为之咋舌。

这时代的喜礼,都要看新娘的嫁妆,可李肆的作派却让人大开眼界。他只受了三位新娘家中的例常嫁妆,什么家具、装饰品、首饰、绸缎一类的,反正装满九大车就好,值不了什么钱。可他却给三人分送了一座庄园,附带的是送了李庄的乡亲们一座……城。

这是很早就开始筹备的事务,李庄人口渐密,老凤田村和刘村,连带一些要员家属,都跟青田集混杂在一起。李肆的三进小院也不适合当新房,所以当李肆在年初宣布了要娶妻后,两桩事合为一桩,在青田学院的西北面,重新修建居住区。

这一片新区循着几座矮山的脉络搭建而起,李肆和三位姑娘的园子呈扇贝状占住了单独一座山头。李肆自己的园子叫“肆草堂”,关蒄的是“蒄园”,严三娘的是“咏春园”,安九秀的是“九秀园”。说是四座园子,其实是一座大园子隔成了四部分,总面积也不过五六千平米,在这个时代,很是简朴。

以李肆这座庄园为中心,分布着段宏时、翼鸣老道和青田公司司董等人的小园子,然后是青田公司的决策总部,再是其他要员的小园子,随后在外圈铺开的是一般民居。因为大量使用英德特产的浅白英石,外加白水泥,这座城镇被外人称呼为“白城”。西临田心河,东接连江,面积颇广。

此时白城只是建筑完工,园林草木还没栽植完毕,宽广壕沟将全城围了起来,城墙也只是标注了位置,还没开始正式搭建。数平方公里的城镇,看上去宛如田园乡野,只容纳了千户人家,不到万人。

真正的喜礼在肆草堂里举办,只有最亲近的李庄人参加,此刻正进入到最紧要的环节。

“一拜天地!”

李朱绶的声音响起,他是司仪,早前听了李肆的劝,在康熙还没正式处置胤禩前就辞了官。或许是康熙不想牵动太深,或许是被气得糊涂,根本没注意到他这个“八爷党”小人物,总之他是退出了这场风波。现在一心一意跟了李肆,在青田公司的公关部供职顾问,同时也教教蒙学,闲来作作自己的金石学问。谁让他跟李肆的关系已经纠缠得太深,再难洗清了呢。

“等等……”

正要下拜,李肆想起了什么,举手止住,然后摘下帽子,朝人群某人招呼着。

“王剃头,来,把这里……”

他指指自己后脑勺的金钱鼠尾巴。

“剃掉!”

一阵抽气声响起,李朱绶更是瞪圆了眼睛。

“我可不想顶着这根猪尾巴娶老婆,虽然……设想里应该是在更狗血的场合剃掉,可要先成家再立业,狗血就不要了。得让老天看清楚,娶老婆的我,是顶天立地的一个人。”

李肆说着众人都有些听不懂的话,他这要求却再清楚不过。牵着的三个姑娘里,关蒄没什么感觉,安九秀有些紧张,严三娘却是双目含情,握住李肆的手轻轻晃着,恨不能此刻纵身他怀里,跟他柔柔低语说,能嫁得这样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此生还有何憾。

“剃吧,早晚得剃,李肆先剃,咱们……晚点再剃,等着你那什么……狗血的时候。”

段宏时呵呵笑道。

众人心绪也渐渐平了下来,“反”这一个字,早已不是什么忌讳,早前说到李肆的身世,以及凤田村刘村的先辈时,就已经吵嚷过一次了。此刻李肆不愿意顶着这根辫子娶亲,是再自然不过的心思。

李庄的剃头匠老王吞着唾沫,屏着呼吸,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从李肆背后扯住了那根发辫,掏出总是随身揣着的剃刀,手都有些发抖。

“别哆嗦大了哦,小心龙高山……哎哟……”

李肆还在开玩笑,却不想一语成了二真,老王紧张太过,辫子连带那块金钱发尾是剃下来了,可手一重,径直划了条口子,龙高山则是感觉不妙,跨步上前,要将老王当刺客对待。

“没事没事……见血有喜啊。”

止住了龙高山,李肆龇牙咧嘴地说着,众人一阵哄笑。

脑门上贴了一块膏药,再戴上帽子,李肆朝发愣的李朱绶示意:“叔叔,继续。”

李朱绶回过神来,暗自长叹,只期望李肆真能成大事吧。不过就他所见种种,似乎也不是什么遥不可及的梦。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鞭炮声和掌声里,李肆跟着三位姑娘相对而拜,他的人生,在这个世界,终于不再是残缺而孤单的了。

夜深,洞房里喜烛摇曳,李肆揭下盖头,一张宛如云梦仙子般的绝美容颜显露,光影下如传世画卷一般。虽然之前已经亲昵惯了,但此刻看来,李肆仍觉心神摇曳,如此绝美的女子,心性也如此纯粹无瑕,他李肆何其有幸。

直到凤冠被摘了下来,严三娘还低着脑袋不敢看李肆。原本的顺序,该是关蒄在先。可关蒄却说,两位姐姐都为四哥哥差点丢了性命,她怎么也不该抢在前面,所以她要排最后。而安九秀当然不愿跟严三娘争,所以……终究还是她成了第一。

“娘子,这下可真是嫁给我了哦。”

李肆一边温言说着,一边除去她的吉服,正在奇怪这姑娘怎么这么温顺,任他施为,穿着一身亵衣的严三娘不等他手上身,声如蚊呐般地说道:“妾……妾身帮夫君宽衣。”

李肆忍住笑,由她脱下吉服,然后就两眼放光,摩拳擦掌,今晚……嘿嘿……

魔爪落空,严三娘呼地一下跳到了床上,像是振作了起来,丢开羞意,摆出一个盘坐的姿势。

“夫君,要……要那什么,可得过了这关才行!”

她挥掌立刀,游离不定,将自己上身护住。李肆啊了一声,心说还真有这一关哪?

“碰到你就算赢?”

李肆跟她对座,径直问道。

“没——错——!”

严三娘眯着丹凤眼,掌刀在李肆眼前晃着,一副绝不让你这小贼得逞的架势。

李肆捏起了下巴,心说前世的传说里,制伏你严咏春的绝招是……挠痒痒,这点不必去问老丈人他就知道了。但是呢,既然丈夫换了,那这法子就不必用了,咱……自有妙方。

被李肆这作态弄得心虚,严三娘更是全神贯注,今晚怎么也得被他……欺负了,但这会先胜他一把,等会一败涂地,他也不敢笑话咱……

正侯着李肆的突袭,却不想他举起了手掌,并没伸过来,而是曲起了三指,就食指和中指并着,遥遥平指自己的额头。

“不准动!举起手来!”

李肆粗着嗓子说道。

严三娘一呆,这个动作,就像是推开了一道时光之门,带着她穿越回两年多以前。

那是个冬天,年关将近,她跟着爹爹抄近路,准备到连江搭船回福建。却不想在山间迷路,闯进了鸡冠山腹地里,跟一伙少年迎面撞上。

她一杆红缨长枪里外冲杀,护着爹爹要冲出重围,一个跟她年纪差不多大的少年从人群里站出来,左手一指,天雷轰鸣,骡子被轰碎了脑袋,血肉喷了自己半脸。然后右手一指,再是那含着天雷的武器指住了自己的脑袋,喝令自己丢枪跪地,抱头就缚,就如眼前这般。

这个小贼啊……那时候可真恨不得一口咬死他,她也看得明白,有那么一刻,这小贼分明也是泛着杀心,如果那些被她打倒的少年,不是受伤而是殒命的话,他绝对会开枪的。

眼前这个小贼,在那一刻,跟她分明就是生死仇人啊……如今自己却跟他喜烛相映,人影合一,上天造化真是奇妙。

往日种种,如潮涌一般在心底里升起,接着再到自己一枪轰杀巡盐总捕,一心待死,算起来从身体到魂魄,都被这小贼给深深缚住了,再不能超脱。自己跟他,到底是修了多少辈子的因缘,才能走到现在这一步呢?

严三娘热泪盈眶,当李肆的手掌轻轻抚上她的脸颊时,泪珠悄然滑落,心里念着的,是上天是不是待自己太好了,这样的幸福,只觉有些承受不起……

“我赢了。”

李肆在她耳边低语道。

亵衣连带肚兜不知什么时候已被褪下,脂玉般的胴体尽皆呈现,男人的手在自己身上游离着,高峰低谷寸寸探索,将滚烫的温度从肌肤揉进体内,熏得魂魄飘曳。

严三娘再没往日的羞怯娇饰,紧紧抱住李肆,眉目含春地道:“才开始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