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四卷 第二百二十章 真相即将揭晓

永安之战干净利落地结束,李肆回到青浦的时候,粤商总会的几个会董,也就是推选出来的代表,还在料理会务。

粤商总会是李肆建立广东商业秩序的一个标志,头一批参会的商人,接下了他七十万两会费的摊派,这就是他的“商税”,跟这些商人原本每年要向各路官员上供的费用比起来,估计不到三分之一,甚至更少。可别小瞧了这些商人的负担,就以安金枝为例,他每年就要向海关监督、广东巡抚、两广总督以及广州府送规礼十万两以上。

七十万两还只补了一半的财政缺口,剩下的一半,还有待粤商总会将广州本地豪商乃至洋行商人拉拢过来,而成效如何,就与李肆的“神经阻断计划”紧密相关。

“神经阻断计划”很暴力很直接,韶州、惠州、肇庆、广州四府所辖各县,南雄、连州、连山、佛冈等几州厅的正印官,都必须接受青田公司公关部派出的专员为师爷,所有工商事务,再不能插手,全由青田公司把控。不愿意的话,那十多个被砍了脑袋的官员就是榜样。

公关部还将向潮州、高州和琼州等三府继续推进这项工作,粤海关那也将仿照太平钞关模式,强行从海关监督手里要过来实际的执行权。为此李肆专门将两翼人马调给了尚俊和罗堂远,用作该计划的保障武力。

粤商总会的会首,也就是李肆的准丈人安金枝,听到李肆这个青浦计划,打着哆嗦问:“这……已经是反了吧?”

用暴力直接震慑官府,将工商权从他们手里夺过来,这难道不是造反?

“官老爷还当着官,大清的旗帜还高高飘着,我们还帮着剿匪安民,这怎么叫反呢?”

李肆无辜地耸肩,安金枝两眼转着,始终算不过来,这到底是不是反。

“这是一体两面的事,商人和官府都被翻搅起来,恐怕再也瞒不住北面了。”

彭先仲很担忧,他觉得李肆此举太急进了。

“一些江西和福建商人已经离了广州,估计是回原籍官府投告,最多半月,京里就能收到消息。”

于汉翼的情报组织还不够健全,可那些商人动作太大,不必细查都能看到。

“咱们杀了一圈县府官员,督抚怎么也遮掩不住,加上总司又在永安直接放话,他们肯定在写奏折,要将前后事说个通透。奏折急递到京里,估计也就是半个月。”

刘兴纯传回的似乎也是坏消息。

李肆一脸笃定道:“半个月……差不多足够,该能跟我发过去的消息一起赶到。”

广州之乱已经过去三个月,按照一般的消息传递速度,也就够从北京到广州两趟来回。纵然如此,李肆也没天真到认为广东这一连串的巨变,两趟来回之后,还不会被康熙和清廷拼凑出真相。实际上他原本的预算只是一趟来回,然后就有清廷大军开始调动,到打上门来,也就是半年时间。可现在看来,康熙还没品到真味,胤禛和当地官员的遮掩,还真见了效。

可也就到此为止了,接下来会有源源不断的真相碎片,在康熙的手里急速拼凑起来。

康熙到底会知道多少?知道后会有怎样的反应?自己又能多快,多大程度上掌握到他的反应?

这一系列的问题,答案都难以确定,由此也让李肆难以拟定具体的应对。

之前李肆和段宏时等人在揣摩康熙的反应时,都觉颇为头大,只能照着大面上的走向来备战,可严三娘给了他们灵感。

“为什么非要等着别人的先手?这就跟较量功夫一样,就不能我们出先手,让别人跟着我们的路子走下去?”

严三娘气鼓鼓地教育着他们,也许是她憋得太慌的缘故,打打杀杀的事,李肆总不要她上阵,说要嫁人吧,现在局势不明朗,还始终没个影,就一直蹲在英德训练营里教人,姑娘正一肚子邪火。

听了她的话,李肆和段宏时两眼一亮,对啊,为什么老想着防守反击呢?

于是一个大胆的新策略出台,不再坐等康熙作出反应,而要主动出击,让康熙按照设定的反应行事。

这就是他悍然杀官,毫无顾忌地推出粤商总会,甚至在永安直接放话的原因。

听到李肆说,半个月内,广东的事态就要被康熙和清廷宣布掌握,众人呼吸急促地对视着,这是不是就等于要全面开战了?

“咱们的兵还没……”

刘兴纯下意识地开口,见到还有安金枝在场,顿时住了嘴,可这时已经来不及了,安金枝下巴一掉,那大胖脸都吓得拉长了一半。

“康熙老儿,绝对会先忙家务事,攘外必先安内,他最懂这个道理。”

李肆信心十足,身为“千古一帝”,这点基本的觉悟怎么也不会丢掉,康熙肯定要按照他的设定走。整个策略,在广东表态是一部分,北京那边,还有一部分。

“家务事?”

众人面面相觑,都想到了一个可能。

热河行宫,听着雍亲王,四阿哥胤禛禀报广东钦差事的后续,康熙心中颇有些不耐烦。他刚刚把防备策妄阿拉布坦的事忙出头绪,心神的焦点还没转回到南方。

广东之事,之前一系列举措压下去,督抚都奏报说现已见效,广东一地从民间收缴了上千杆各式各样的自来火铳,以及各类莫名其妙的洋物。这样的力度扫下去,康熙相信那股风头至少会被遏制住。而因为胤禛这柄不知道是刀还是狼牙棒的利器去转了一圈,当地终究也会留下一些后遗症,比如诸多地方官员请调告休,该是怕担下之前的疏失罪责。

这些余波,康熙已经不怎么关心,禁海之事,内阁和各部,连带广东都议出了章程,只等他下决心,现在胤禛又来说广东事,康熙有些烦躁。

“南海知县林统所言,骇人视听,儿臣为正己名,在京里继续提查文报,近来也有所发现。这李肆其人,籍档清白无误,未见彰行之罪,与儿臣在广东亲见偏差太多。儿臣恐是京里还有此人的关联,在为他遮护,以儿臣之意,最好还是锁拿至京,详加审讯。”

听着胤禛这些话,康熙心中暗道,这老四该是在后悔自己当初没严加处置这个李肆,知道了南海知县林统那封几乎能吓死人的密信,他自然也是坐不住,那信径直在打他这个钦差皇子的脸,说他跟广东一省官员,共同欺瞒自己。

喝下一口龙琼茶,品着其中的温润,康熙心说,这广东物产丰美,人心却总是定不住。比如这龙琼茶,是内务府呈供上来的,汁液如红玉,暖香彻心肺,据说产自韶州,健脾养气,他喝了几个月,自觉手腿软麻难举的症状减轻了不少。原本这类“红茶”不是贡茶,但内务府都说这种茶有延年益寿之效,他喝来试试,竟然别有风味,香醇浓郁,和清茶的幽寥空远迥然不同。

一口茶下喉,康熙的情绪也和缓不少,半是安慰,半是训诫地说:“广东之事,为何要纠缠于一个末吏微员?就如那识微之学一般,万物置于透镜,都是狰狞难辨之相,朕看你有些着魔了。”

“杨琳在地方查过他一遍,也没什么出奇,都是那南海知县林统,往日与他有怨,生造出来的妄语。朕看你之前的首尾还没抹干净,如今这广东……百官奔离,该是跟你当初下力过深有关!”

遭了康熙一通温言叱责,胤禛不迭认罪,不再提李肆甚至广东之事。

出了行宫,胤禛心说,李肆,我那一身的味道已经洗干净,现在该我出牌了。

回到雍亲王府,胤禛和李卫摆开棋局,一边对弈,一边商议,分析着各种如何揭开李肆的底细,却又能不让李肆反击得手的策略。

“此事绝无可能!”

李卫说到李肆会不会对胤禛不利,比如把之前那信透出来,胤禛断然否定。

“对他有什么好处!?他想的不就是继续当广东一霸,好埋头做生意么?居然还想着能把整件事瞒下,何其幼稚!之前答应了三月内不揭穿他,本王已经做到了。他多半以为事情就这么了结,为何还要自爆案底!?本王不过孤孤一王,何的来由!?”

胤禛的想法也很简单,自己又不是老八那样炙手可热的贤人,最大的价值也就是帮着李肆遮掩一下,现在时间已过,李肆总不成就为了整治他胤禛,自己跳出来说自己是大反贼吧。

李卫点头,他说到这个,也不过是列举一下所有的可能性,并没太认真。

“不必思虑此事的话,那王爷这步棋,就该是无碍了。”

李卫正说话,啪嗒一声,棋盘上,胤禛一炮横下。

“王爷,这可是一炮双响啊。”

李卫和胤禛相视而笑。

贝勒府,胤禩和胤禟、胤誐等人又如往常那般聚在了一起。

“三江投资的利钱又到了,八哥不是要刻书么,正好用上。”

胤禟本就爱经营,对三江投资很是上心,不仅成了三江投资在京里皇族王公的代理,还在跟内务府的山西皇商联络开煤事宜,银路比以往开阔了许多,说话也更大气了。

“广东那的事情很复杂,我的门人都在劝赶紧抹清关系的好,八哥还没什么想法?”

胤誐则是小心谨慎。

胤禩哈哈一笑:“那都是老四自己搞出来的首尾,我没借着这些事整治他就算好的,他一个孤王,欺凌他也见不得好处。广州那边,消息确是纷杂,可李朱绶给了我准信,正趁着西边的局势,咱们得在皇阿玛面前争下机会来。”

胤禩得到的消息也是乱七八糟,但是李朱绶身居广州知府,这些日子来,关系一日密过一日,不是铁杆,胜似铁杆,他说的话可信度自然最高。胤禩也以此为广东事态的判断依据,认为跟自己关系不大,乐得坐听风声。

眼下李朱绶又传来一份消息,让胤禩觉得,自己有了一些本钱,可以在康熙面前争取点什么,如今这态势,再不努力,总觉得自己正朝泥潭里沉下去。

就在同时,广州青浦货站,李肆对一脸彷徨的李朱绶诚恳地说:“叔叔,我看你这官,赶紧别当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