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四卷 第二百一十一章 这是个大日子

二月十八是个大日子,就李肆自己心里有数。

为此他一早出门,就想着能在当天赶回英德,这可是一桩考验。

可回英德之前,还得先杀人,杀不少人。

从抓到的胤禛家人嘴里得到了线索,王思莲和陶富的遗体已经找到,有关百花楼遇袭的细节也浮出水面。

听到陶富为保护王思莲而泄露了自己的行踪,李肆除了叹息,也没什么怨恨,人已经死了,只能怪自己粗枝大叶,这也为以后的情报和安保工作敲响了警钟。

另外要怪的就是凶手,尚俊和罗堂远将涉案的相关人等一个个抓到,包括配合戴铎指认他李肆的商人,配合李卫清街设置伏击圈的巡丁头目,加上胤禛的忠心狗腿子戴铎、常赉和那几个胤禛门人,这些人全都拖到了荒僻江边,直接枪毙。向雍正献“隆中策”,在某个方面能跟胤禛比二的戴铎就这么没了,而常赉也没能成为雍正朝的将军,未来与准噶尔的战斗里也不再可能有他的身影。当然,原本的历史,本也就没了。在李肆看来,未来有没有雍正朝都还难说。

至于那个迦陵音和尚,没犯什么大罪,李肆准备把他丢给翼鸣老道玩,看他怎么鼓捣。

原本胤禛提条件说要放回这些人,可李肆根本不理会,他和胤禛目前确实需要相互合作,可不等于大家就是盟友,他和胤禛以前、现在、将来,都是仇人,不死不休的仇人。但现在大家的舞台还凑不到一起,此番撞上,纯属意外。

亲兄弟还明算账,何况仇人,所以李肆要杀人,李卫是没冒头,否则李肆第一个要杀的就是他。另外一个仇敌则是管源忠的门下马鹞子,他不仅参与了抓捕王陶夫妇,还指挥了百花楼袭击行动,更是进攻青浦货站的组织者。可现在还必须跟管源忠维持脸面,李肆也只好暂时忍下这口气。

李肆在杀人,广州洋行码头,管源忠和杨琳等地方大员在送人,胤禛要走了,他不敢也无心再呆在这危险之地。他的钦差之事,李肆跟着广东官场已经给了交代,接着他要做的,是去江南“养病”,坐等另外两位钦差到广州晃一圈,认可了他在广州的处置之后,再一同回朝。

看向西北远处那宽宏的青浦码头,胤禛咬着牙,心中血丝缕缕飘飞。杂念流淌间,同时交缠着一股愤恨和一股畏惧。愤恨的是,自己在这广州撞得头破血流,连戴铎等贴身门人都丢掉了,这李肆,连带这广东,殊为可恨。畏惧的也是这人和这地,以后他再不想踏上广东之地,更不想听到李肆这个名字……在报仇之后,而那估计需要很长的时间。

侧头看去,胤禛发现李卫也跟自己一样,正满眼仇恨地看着青浦,心中忽然冲出一个念头,李卫……到底跟李肆有什么仇?

“李肆乃国贼!早晚要坏我大清社稷!”

李卫掷地有声,可心中翻滚着的,却是另一番思绪。

少年时,他在徐州本地,隐约也跟李肆一样,跋扈乡里,就是个十足的土霸王。手下百来号游手跟着,为所欲为,开口自己就是王法,闭口老子就是官府,心气满到了辫子尾巴上。

可仅仅就是个芝麻小官,小小的七品知县,一声轻飘飘的“拿了”,自己就锒铛入狱。平日跟着自己喊圆了两肋插刀眉头不皱,甚至还喝了鸡血酒的“兄弟”,却一个个如丧家之犬般地奔逃。

亏得家里有钱,上下打点,只在牢里呆了几天就保出来,又过了一次堂,被那县官老爷的惊堂木和四十板子打得魂飞魄散,从那之后,李卫就明白,真正的王法、真正的官府,还有真正的朝廷,有着无上的威严,这个认识,是他用血泪换来的。

原本还抱着惹不起咱躲得起的心态,继续混着日子,可族兄蒋赞却很赏识他,带着他出外见世面,然后就跟李肆撞上,丢足了脸面。这也好,让他定下了心思,一定要当大官。

一心想要收拾李肆,还借着蒋赞的关系捐了官,可官小职卑,手伸不了那么长。得巧四阿哥要出广东钦差,为的正是跟李肆有关的事务,他满心就想着找回两年前的场子,可没想到,短短两年不见,李肆居然从李半县变成了李三江,王法、官府都是他掌中的玩物,还竟然如此肆无忌惮,抗拒缉捕,袭杀官兵,猛抽四阿哥的脸。

他李肆怎么敢!?他怎么就那么大胆子,那么大能耐,将自己当年被王法,被官府打得烟消云散的梦变成了现实!?他李肆怎么就敢不在朝廷面前低头,就跟他当年一样!?

所以,李肆就是他李卫的仇人……

“李卫啊,今日之势,投鼠忌器,可不意味着咱们要放弃!这个仇,既是私,更是公,咱们都记进心里去,总有一天,我会带着你,将这仇怨,算个清楚明白!”

胤禛心里感动,丢开了身份,拍着李卫的肩膀。李卫曲下了身子,满脸热泪。只觉这辈子能遇上四阿哥,是他三世都修不来的福气。

船升帆启碇,将两颗破碎的心带走。靠着青浦码头的一艘大号快蛟船上,李肆原本以为会见到一张哀怨的面孔,可出现在他眼前的,却是神色平和,甚至带着一分喜意的盘金铃。

“是想通了,愿意跟我回英德了吗?”

李肆满怀希冀地问。

盘金铃摇头,她确实是想通了,但那是另外一件事。

“金铃此生,身心都归于你……”

就在这船舱里,盘金铃跪下了,神色庄重,让李肆一时都忘了去扶起她。

“容金铃继续赎自己的罪,在洗净之前,不敢担下你的名分。”

她咚咚叩头,听得李肆直心痛,而眼前这景象,让他又想起了两年多以前,在凤田村的田心河边,她带着那帮过癞的麻风女,一起向他磕头谢恩的情形。

“若是有那一天,你不嫌弃,还请在身边留下一席之地,容金铃沾得一丝福分。”

盘金铃想必是想通了“那一天”到底是哪一天,所以才显得这么恬静而又喜悦,就算再漫长,只要能努力做到,那就是希望。

这姑娘,过去担负了太多苦难吧,要重回常人的心态,享受女儿家该有的幸福,确实需要时间。

李肆是这么想的,所以也就释然了,赶紧扶起她。娇躯入怀,心头又发痒了。昨夜的缠绵,还印在骨子里呢。

任由李肆的手在身上游走,盘金铃媚眼如丝,低低呢喃道:“金铃就在广州,就在你安排的随便哪个地方,一旦你需要,尽可……尽可……”

说到这,她的呼吸也再难把稳,李肆的手又到了不该到的地方,让她心神迷离,赶紧再说了一句,才让李肆停手,“还有妹妹们等着你。”

确实,不仅船上有安九秀,家里还有大小两个姑娘。

李肆叹气,也不再追问盘金铃的“那一天”到底有多远,这姑娘自有主见,他也不想强拧,以后温温化解就好。再三叮嘱之后,才与她别过。

“总要着盘姐姐回去,是为什么?”

安九秀很是不解,现在事情不都解决了吗?英慈院应该也安全了吧。

“这一次她凑不上了,可总会有下一次的。”

李肆怪怪地笑着。

“伤还没好呢,就急着带人家回去,本还想再见爹爹一面的。”

安九秀撅着小嘴,手指尖挠着李肆的胸口,李肆和盘金铃的一夜,她隐隐约约知道了。不敢吃什么醋,却还是下意识地撒娇泛酸,果然是个标准的小女子。

李肆继续坏笑道:“你很快就会见到你爹爹的。”

安九秀愣了一会,忽然想到了什么,赶紧捂嘴不让自己叫出声,眼里却已满是泪水。

特制的大号飞蛟船屁股下翻腾着浪花,帆也高高升起,片刻后,以其他江船望尘莫及的速度,朝着北方而去。

船行八个时辰,累瘫了快一哨的司卫,终于赶在午夜前回了英德李庄。事前没有通知,大家都不知道他回来了。先将安九秀安顿在自家院子里,再冲到了听涛楼上的青田公司账务总部。关蒄还在熬夜核对账目,就见一人咚咚上楼,径直将关蒄抱起,其他掌柜伙计大惊失色,关蒄却是咯咯笑着,回抱住了来人,这时候才看出是李肆。

把关蒄抱回院子,李肆又风风火火出了门,关蒄揉着眼睛,讶异地问安九秀,自家四哥哥是在玩什么?难不成要送什么意外的礼物?

“嗯,很意外的礼物。”

安九秀甜甜笑着,关蒄撅着小嘴,看了看她,小脸上最终还是泛起了笑容。这只媚狐狸,虽然感觉还有些不顺眼,但瞧在她为四哥哥差点送命的分上,以后不在她汤里放胡椒粉了。

接着关蒄的思绪就转到“礼物”上去了,难不成是四哥哥说过的什么……计算鸡?

“礼物!?”

隔壁院子里,严三娘的拳头到了李肆鼻子尖前才收住,她刚睡下,李肆就冲进屋里,不是李肆先喊了一声,估计他鼻子已经开花。

“我才不稀罕什么礼物!把我当猫一样的关在家里,这段时间的大事,我就只能干瞪眼看着!再给什么礼物,我这气也消不了!”

严三娘气鼓鼓地说着,李肆从身后揽住她的双肩,还在娇嗔不已。李肆差点被抓,接着就是青浦货站和佛冈观音山两场战斗,她全都置身事外,对李肆的怨恨之焰已经冲到了百会。

好说歹说,外加动手,终于才将脸红耳赤的严三娘劝到了自家院子,这时候院子里已经挤满了人,全是李肆通知过来的。

“是谈什么时候反么?”

田大由满不在乎地说着。

“商议如何应对广东官场的质问?”

段宏时一直在忧虑这个问题,胤禛那边有了交代,可广东本地的官员跟李肆之间,还没达成更具体的默契。他们现在对李肆是又怕又恨又爱,既想跟李肆洗清关系,又想继续在李肆这捞取好处。等钦差都走了,他们铁定会蜂拥而上,来找李肆讨个说法。

“还是听听钢铁所的……”

关凤生还抱着一本厚厚的册子,以为是谈技术上的事,关田氏却是看出了端倪,一爪子把关凤生的册子拍开,眼眶里已是泪光盈盈。

关凤生、田大由、邬亚罗、林大树、何贵,段宏时、翼鸣老道,加上关田氏、刘婆子和田彭氏。都是最亲近的人,而且都是长辈。

“今天,是我的大日子……”

李肆开口了。

“我李肆,要在这世上更进一步……”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严三娘、关蒄推到有伤还只能坐着的安九秀身边。

“诸位长辈,此刻请你们前来,是想让你们作个见证。”

众人都醒悟到了什么,田大由最先呵呵笑出了声。

李肆转身,对着关蒄半跪下来,倒不是特意用上前世那西方的姿势,而是关蒄现在还只到他下巴高度,他必须要让自己的心意,透过双眼原原本本表露出来。

“关蒄,嫁给我吧……”

李肆这么说着,关蒄撅着小嘴,皱眉道:“这就是礼物啊?四哥哥骗人!我不早就嫁给了你了么?”

后面关田氏笑骂了一声:“傻丫头!现在可是正式迎你过门!问你愿不愿意!”

关蒄的深邃大眼睛顿时亮了,瘦瘦的下巴尖一个劲地点着。

接着是严三娘,此刻功夫少女左脚踩右脚,正无措到了极点。李肆也豁出去了,干脆再半跪下来。

身后邬亚罗嘀咕道:“这是啥规矩?”

何贵低低嗤了一声:“四哥儿是什么人?不能自己兴规矩?”

没理会他们,李肆抓住严三娘正扭拧着的双手,严肃地问:“我现在等于是反了,你到底嫁不嫁我?”

即便是深夜,严三娘脸上的红晕都能看得清晰,她用着蚊吶般的低声说道:“你……你都没跟我爹提亲呢。”

李肆嘿嘿笑了:“我身上可有你爹同意的书信哦,可是贾昊专门带回来的。”

严三娘哎呀一声掩面道:“要怎么的直接办了就好,爹爹肯了,我还能……还能说不吗?”

李肆哈哈笑了,严三娘羞得赶紧去抱住关蒄,不再搭理这个大半夜忽然出此疯行的家伙。

“那么……九秀,嫁给我吧。”

最后李肆低低对椅子里还裹着绷带的少女说道。

“妾身……早已许了夫君,何须多问……”

安九秀可不敢让李肆跪下,拼着伤将他拉着,满脸都是喜泪。

“诸位叔伯长辈……”

李肆转向众人。

“就准备操办喜事吧!”

院子里响起一片欢呼声。

看着三个正羞喜交加的少女,李肆满心充盈着感慨,三年了,古人云,成家立业,先成家后立业。如今成了家,事业也就不远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