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四卷 第二百零三章 真正的初战

当李肆带着一千六百精锐出击时,王文雄的失败就已经注定了,这点李肆绝不怀疑。

但有一句老话,叫做“天不遂人愿”。

二月十四日午时,佛冈观音山西麓,官道斜斜拉过一处山谷。山谷北面,几辆马车拼出了一个高台将官道掐住,李肆正在高台上用望远镜打量东南面三四里外的大队人马。

“德升真是神机妙算,居然能探知贼匪的动静,在此邀击……”

韶州镇标中营游击周宁也在用望远镜观察,语气还颇为遗憾。

“早知道这般轻易得手,就没必要让你的英德练勇代劳,让我中营自家来就好。”

高台附近,旗帜招展,“英德县练勇,吴”和“韶镇中营,周”的字号清晰无比。周是周宁,吴就是吴崖,英德现在是李肆的地盘,给吴崖安个练总的名号不过是举手之劳。

周宁如此抱怨,是因为李肆招呼他说,有揭阳大盗垂涎英德李庄的三江票行银库,正群聚而来,英德练勇准备出击,也带上镇标中营去捞点功劳。

周宁乃至白道隆在韶州过得舒适悠闲,对广州的风雨并不详知,即便知道朝廷有了些风声,却没想到事情会径直扯到李肆。他们公私两面都有银子在三江票行,乃至三江投资,听说此事,周宁勃然大怒,敢动自家银子!当下就打起了旗号,跟着李肆而来。只是李肆说事急,也就没带上标兵,只跟着李肆来跑一趟分肉。

“咦,虽说没旗号,却是官兵装束,这些贼匪也太过大胆!”

接着周宁有了发现,而且还越来越不对劲。

“等等……连令旗都是官兵套路,那是惠州兵!提标人马!莫误会了,德升?李德升!?”

他叫了几句,李肆却没反应。前方远处,几辆之前遮得严严实实的马车里,正有什么东西推下来,周宁一看,差点叫了起来,炮!大炮!

他惊骇欲绝地看向还在沉默的李肆,却迎上了龙高山的脸,这瑶家汉子嘿嘿一笑,将直刀搁在了他脖子上。

“接下来看热闹就好,乱咋呼的话,这可是战场……”

李肆目视远处,淡淡说着。

“你……你是要造反么!?”

周宁舌头都打结了。

“我不是造反,我是在杀贼。”

李肆继续强调着这事的“真相”。

周宁浑浑噩噩地被丢进了一辆敞篷马车,跟自己的几个亲兵挤在一起,他还没有算得明白,自己到底是身陷什么迷局了?提标不打旗号,数百里急奔而来,李肆却打起镇标和练勇的旗号,截击提标,这是个什么事?

“韶州兵在这里作什么!?”

斥候将这情况报给王文雄的时候,不仅他没想明白,随行的李卫也没明白。

“过佛冈的时候,听说揭阳有贼匪闹了起来,大概是在巡查吧。”

李卫这么说着,还在寻思,是不是将对方也一并说动。

能让王文雄倾巢而出,不仅是靠了胤禛的亲笔书信,李卫“晓以利害”更为关键。

王文雄在广东两年,虽然跟李肆本人没什么交集,却也有“业务往来”,只是他这人心粗,对长线生意不感兴趣,就让三江票行帮他拨解琐碎的薪饷草料钱。

李卫一来,先吓唬王文雄,说三江票行事发,凡是跟李肆有染的人都要倒霉,四阿哥已经布下天罗地网,正一个个清查本地官员。

王文雄这个不怎么关心广州事务的大老粗真被吓住了,接着李卫就说还有机会补救,这才将胤禛的亲笔书信拿了出来,这时候王文雄还有些犹豫,调动兵马穿州越县,不知会督抚是不行的。

李卫再加了砝码,说目标就是李肆在英德的老家,三江票行总部里堆着百万两银子,虽然不能尽拿,但在搜报清单上少写几万两,这事简单,甚至四阿哥都会帮着遮掩。

三江票行本部银库在英德浛洸,接触过三江票行的人都知道。听到有这好事,王文雄两眼顿时就绿了,紧急召集提标五营,准备了一天,第三天出发,星夜直奔英德。为了保密,自然不能走飞来峡从清远北上,而是直接从佛冈到瓮江口,由县城向西而行,到那时李肆纵然有所察觉,也再来不及准备。

提标、督标和广州府军标三支人马是于汉翼所领情报部门的重点盯防对象,王文雄决议刚下的夜里,第一份消息就朝那时还在广州的于汉翼急送而去,接着是源源不断的情报,包括提标管营游击们找商人买了大量的肉脯干粮,等于汉翼飞“船”回英德告知李肆时,提标五营四千多人才刚出惠州地界。

可这时代的清军动起来不慢,有白花花的银子在召唤,脚下更是有劲。当李肆带兵到了佛冈后,只等了半天,王文雄就出现了,算起来日行六七十里地。

两军相遇,王文雄还没明白过来,派了手下来通话。

“王军门提标大队在此,着尔等官长速去拜见!”

那把总策马而来,刚刚吼完这一嗓子,砰的一声枪响,一头栽倒下马,看得后方的王文雄李卫心头和眼角都是一跳。

“英德练勇……那是李肆的兵!是反贼!”

念叨着斥候报上来的旗号,李卫一拍大腿,终于醒悟。

“左营右营,按制击侧,后营前突!”

王文雄按着升腾的怒火下了吩咐,远远看去,对方不过千把人,居然敢拦在他这五千兵的正面,真是不知死活。

左营在左,右营在右,后营排前,结成一个大略的品字大阵,开始缓缓朝前逼压。

“马队绕左翼。”

眼见三个营两千四五百人压了上去,王文雄再吩咐了一声,六七百马队从阵后奔绕而去。

“军门还真是慎重。”

李卫赞叹道,虽说对方只有千人,可王文雄却一下压上了大半兵力,还用上了马队,当真是以虎搏兔,不愿冒险。

“小心为妙嘛。”

王文雄歪嘴一笑,却不愿细说,他哪里是慎重,根本就是想赶紧解决这帮挡路的反贼,赶紧冲到浛洸去。看这架势,自己的行藏已经暴露,可一百多万两银子,应该还没收拾干净吧,真要没了,在那浛洸镇子抄一圈……

如果不是还使劲抽着一丝清灵,提防有另外的伏兵,而且这山谷太窄,展不开更多人,王文雄都想把剩下两个营全压上去。

蓬蓬轰响声不断,三个营两千多人,隔着快一里远就开始放炮,清兵绿营惯常的三叠阵开始了第一叠戏目。

“咱们的炮呢,响起来!”

李肆掏掏耳朵,三年了,一直想品味自己领军欺凌清兵的爽感,到今天才终于实现,虽然还算是一场暧昧的仗,可未来写历史的话,这一仗应该也能算上,严格说来,这才是他真正的初战。

咚咚震响荡开,有如闷雷一般,显得沉闷厚重。这是将作部火药组反复试验得来的新配方炮药,经过原料提纯、颗粒化和石墨打磨,和枪药一样,已经大致接近一百三十年后鸦片战争时期英国佬的黑火药标准。将作部专门做过对比,新炮药的药力是清兵炮药的两倍还多。

被这强劲炮药推送,七八斤的铁弹呼啸升空,拉出曲度不大的弧线弹道,呜呜砸在一里多外那些群聚着的清兵队列里。

眼睁睁地看着黢黑炮弹自半空落下,那缓慢的速度似乎还可以轻松避开,可当炮弹落地,砸起一股泥土之柱,顺带震得脚下一抖时,时间仿佛也被急速调快。

几乎大多数人都判断出了这发炮弹的落点,但在那之后,就是老天的秘密。那炮弹在地上擦出了一个诡异角度,第一跳蹭掉了一个兵丁的一半脑袋,接着掠过斜下的一串人,变成了横向的弹跳,看似不大的炮弹,却像是有一位隐身的无常挥动着,折裂臂腿,撞塌胸腔。

如果是三十多年前的清兵,对这景象就发生在自己身边还并不陌生,可现在是康熙五十四年,广东一地里,最近的大战还是征剿连州瑶民,那也是十多年前的事。康熙五十一年,韶州杨春反乱,也就是一堆草民,真正的悍匪,他们并没遇上,更没遭过大炮轰击。

八门炮的第一轮轰击,三个营的清兵愣是懵住了,压根没什么反应,直到第二轮炮弹在密集人群中溅起挟带泥土的血肉残肢,这才回过神来,纷纷避散而开。

“哟,士气还没到零呢。”

看那三个营的清兵仅仅只是队形大乱,并没溃散,李肆心说这个时代的清兵果然还不是豆腐渣。

当然不会是豆腐渣,王文雄已经压到了三个营的后方,旗语号角连连,催促着他们急攻而上。

掌握了提标两年的王文雄威势足够,三个营的游击守备们不敢回头面对他的怒目甚至腰刀,都铆足了劲地吆喝,间或还有“银子随便拿”的激励声。

冲上去,只有那几门炮而已,冲上去了,他们那千把人就再难挡住。被这个想法牵起了一丝血性,八门炮虽然在人潮中炸起道道烟柱,可三个营的散乱人潮还是朝前耸动了。不多时,这三个营就冲过了半里。

“开花弹失传的蛮荒时代啊……”

李肆这么感慨着,挥旗下了又一道命令,炮声顿时停止。

三百步,两百步,眼见要近了一百步,李肆挥手,八门火炮再度轰鸣,可这一次不再是单发的炮弹。用铁丝笼子装起来的八发霰弹脱膛而出,在飞出四五十步后,已是半熔的铁丝框子终于被挣裂,一百六十发鸽子蛋大小的大号铅子喷射而出,在百步外的人潮前炸出了一道血肉浪潮。

“开动吧……”

眼见人潮的冲势戛然而止,像是海浪在沙滩上拍起一道血沫,李肆发出了号令。

前方的吴崖已经频频回首,见到了马车高台上红旗挥起,兴奋地握拳喊了一声:“开动!”

炮声的余音还在天空划着,另一股声响翻腾起来。这声响分散在十数处,汇聚起来,却形成了一种宛如波涛般的背景之声,将一股力量,一股那些清兵从未体会过的力量推送出来。

那是一种怪异的鼓点声,带着奇异的节奏,由远及近,稳稳逼来。

哒、哒~哒啦得哒~哒啦得哒哒、哒啦得哒……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