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四卷 第二百章 刺刀,你真是长

“总监,可是你说了不要炮的……”

王堂合带着些哀怨地看着范晋。

“英德那边就赶出了八门,合格的炮手就那些,咱们再要,总司那怎么办?他可是野战,不比咱们坚守。”

方堂恒一边收拾一边说着,他要准备上场了。

“干脆冲出去,把对岸的清兵全剿了,咱们人够。”

王堂合捏着拳头,他可忍耐很久了。

“冲是肯定要冲的,可这青浦,一定守住!这可不仅仅是帮商人守商货。”

范晋摇头,王堂合怔忪片刻,郁闷化作了兴奋。

这是一场所谓“政治”和军事混淆在一起的战斗,现在都还说不清到底是打出一个局面,还是照着一个局面来打。正如胤禛下令不许碰货仓一样,范晋这边如果能丢开货站,力量足以打散对岸的清兵,可就是缩着不攻,这也是有原因的。

“如果事态无法收拾,青浦货站就是铁跕,把足够多的清兵吸聚到这里,然后聚而歼之!到时一省清兵筋骨尽折,咱们就能争取到更多时间。”

这是李肆的两手准备,为此范晋这八百人就得闷着不动。

可这不意味着任由清兵的大将军炮欺负,眼见清兵正在一里外布置大炮,方堂恒带着四哨人来到九星桥头准备出击,守桥头的郎松亮和郑威都主动请战,他们可不满足于趴在沙袋后面打靶。

郎松亮得逞了,郑威郁闷地留守桥头,因为郑宏远已经在出击队列中,说什么郑家人有他足矣,气得郑威想朝他吐唾沫。

三百多人呈行军队列冲过桥,半里外那些零零星星的斥候们尖叫起来,纷纷转身逃散,这是军标和抚标还留在战场上的样子货。

“要命了……”

青浦货栈主楼的瞭望台,范晋看着从火炮阵地涌出来的大帮清兵,抽了口凉气,没有旗号,看不出底细,可瞧这些兵丁里没多少人拿鸟枪,多是弓弩梭镖刀牌,估计该是广州的汉军旗兵。

“希望方堂恒能忍得住,那家伙就喜欢拼刺刀。”

王堂合念叨着,方堂恒身为严三娘高徒,刺刀术军中无敌的名号已经深入人心。

方堂恒差点没忍住,但瞧着七八百号人健步如飞,那点基本的算术还是有的。一声令下,行军队列展开为横阵,随着鼓点朝前缓缓推进。

“打退他们!一定要打退他们!”

马鹞子嘶声喊着,对面那三百多人排出的横阵看似单薄,可整齐迈进的步伐,让马鹞子和后面这些观战军将心头都一个劲地发冷,虽然上去的是广州旗兵,平日都骄悍跋扈,似乎手上真有两下子,在胤禛开出的重赏之下,心气也都提足了,但马鹞子等人依旧只敢去想打退,而不是消灭。

只要挡住了这一波反攻,大将军炮发起威来,他们那些洋枪和小炮,就再没什么威胁。马鹞子和常赉都看看正在架设的大将军炮,心说咱们手中总算还有利器。

这点庆幸马上被同样整齐的排枪声击碎,半里之外,枪声如雨,正是西风,硝烟很快将旗兵的身影吞没,后边的人望眼欲穿,却什么都看不到,只听到旗兵轮圆嗓子的呼号,还有那沉闷的轰鸣连绵不断。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可在马鹞子、常赉和一干军将心里,却如好几个时辰般漫长,就见到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影从迷雾中奔出来,那是个佐领,手上没有长物,正发狂一般地跑着。接着又是一个旗兵,最后是大片旗兵从迷雾中溃退而下。在他们的身后,几排稀疏了一些,但依旧整齐的灰蓝人影撞开迷雾,再次出现在众人眼前,离火炮阵地不过两三百步远。

“反贼要攻城了!赶紧去守城门!”

军标抚标的军将们扯着嗓子,两腿抹油,呼啦啦朝后退去,就连那大将军炮都再顾不上。

马鹞子和常赉也是吓得魂飞魄散,带着胤禛派来督战的家人随从要跟着逃,一转身,却见不远处烟尘大起。

“这些旗兵真可恨!”

朝火炮阵地逼近的灰蓝身影里,郑宏远恨恨地嘀咕着,刚才那些旗兵居然顶着排枪,冲到了他们身前,造成了不小的伤亡,他的哨排在最前面,死伤十多人。

“是我判断失误,战后我会检讨的。”

方堂恒也铁青着脸,刚才硝烟是朝对面吹的,他低估了那些旗兵的凶悍,以为对方会被排枪打退,可那些家伙却趁着硝烟遮掩,径直冲了上来,前排士兵没来得及装刺刀,还出现过一阵小小混乱。

还是太嫩啊,方堂恒发出了当年李肆初战时的感慨。

接着前方逼上来的烟尘,让他眼瞳更是一缩,这才是真正的考验。

“马队……”

远处的瞭望台上,范晋放下望远镜,眉头也皱了起来。

“大概四五百,我去接应?”

王堂合请战,范晋转身观望,摇了摇头,对岸已经有大批兵丁,正跟疍民在吵嚷推挤,该是从南面来的顺德协官兵,要征船过江,青浦码头的战事即将开始,没办法再支援方堂恒。

王堂合叹气:“就看方堂恒的刺刀长不长了。”

数百马队奔涌而来,声势不小,并没有直直朝方堂恒等人冲刺,而是朝这单薄横阵侧面兜去。

“拒马阵!收拢!”

司卫和水勇都演练过对付马队,但毕竟不像枪战和肉搏那样,有过实战经验,横阵收拢为三层方阵的时候,不少人还是脸色发白。

“刺刀——真是长——!”

轰鸣的马蹄声渐近,方堂恒的喊声,带着乡间俚调,就在人群中响起。

嗒嗒的鼓点敲响,郎松亮和郑宏远对视而笑,跟着大家一起高声唱了起来。

“刺刀,你真是长,长得能串三头狼!”

“刺刀,你就得长,长得哥哥心不慌!”

“刺刀,你真是长,长得敌人直喊娘!”

“刺刀,你就得长,你是哥哥的脊梁!”

歌声嘹亮,炮声高亢,神臂炮在兜圈子的马队里带起条条血浪,逼得马队赶紧围攻而上,隔着百步玩什么骑射,那还是被当成靶子打的下场。

三阵排枪轰鸣之后,嘶鸣马声,铿锵金铁相撞声纷杂响起,从远处看去,那小小的方阵似乎已被淹没。

“还是骑射无敌……”

后方的马鹞子和常赉都松了口气,这是旗营里的马队,虽然在南方呆了多年,没怎么操练了,但基本功夫还是在的,那些拿着洋枪的步兵怎么也顶不住这奔马之势。

这口气松出来没太久,然后马上又从脚底抽了起来,如同刚才一样,零零星星的人马从迷雾中奔逃出来,跟着的就是溃逃大队。不久后,硝烟吹散,那个小小方阵尽管又小了许多许多,却依然屹立未散。

“跟我爹说,他儿子比他爹强……”

方阵里,郑宏远对方堂恒和郎松亮说完这话,就再没了气息,他的胸腔被一柄梭镖贯穿。这波马队给他们造成了巨大伤害,方阵最前面的一排人非死即伤,而郑宏远只是其中一个。

“还有两百步……”

方堂恒看着前方的火炮阵地,咬牙说着。

“那还等什么!”

郎松亮两眼含泪,几乎吼了出来。

方阵转为横阵,比出发时少了快三分之一,可在这时,后方的清兵已经溃逃而下,就连那几门大将军炮周围,都再无人呆着。

用铁钉将那几门三五千斤大炮的火门封死,方堂恒看了看半里之外,叹气道:“回去吧。”

那里还有一门大炮,大得出奇,是最后才拉出城的,可还没拉到位置,方堂恒等人就冲出来了。但在那地方,上千清兵正群聚着,尽管都是败兵,却不敢再退一步。胤禛下了严令,马鹞子、常赉带着督战的王府家人,已经杀了好几个要逃回城里的千把,只要他们守住了这门炮,就不算败。

“不行!留着那门炮,后面不知道会杀伤多少兄弟!”

郎松亮不肯放弃,为了这些炮,大家已经付出了太多牺牲,怎么能半途而废?

方堂恒指了指后面,郎松亮看过去,远处货站的主楼上,隐隐飘着黑旗,那是撤退的信号。

“服从军令!”

方堂恒也很是不甘,但他不得不认同后方范晋和王堂合的判断,再攻上去,清兵估计要拼命了,自己这队人马可不能全陷在这。

“我……抗令!”

郎松亮说出了这话,方堂恒瞪圆了眼睛。

“那也该我上!”

“你是翼长,你还得带兄弟们回去!”

方堂恒咆哮,朗松亮摇头,两人对瞪起来。

被郎松亮眼里的什么东西给说服了,方堂恒猛然转头,嗓音也变了调:“我掩护你……”

郎松亮点头,他哨里的江大急了:“哨长,你干吗要抗令啊!”

郎松亮看向他,眼中的烈火灼得江大也只觉自己要烧起来:“现在你只是把命交了出来,所以你不明白,以后等你交出了心,你就会知道。”

他伸手招呼:“天刑社!时候到了!”

十多人轰然应和,个个脸上都是决然。

炮声轰鸣,灰蓝身影继续逼压而上,马鹞子等人都要哭出声了,这是要他们也死啊……

“拼了!”

不仅是常赉,其他军将的血气也都上来了,反正回头也是死,还不如死在阵前,给家里人一个好交代。

他们的心理建设堪堪完成,守着那门炮的大队清兵又溃散下来,赶紧四散去约束部下,就在这时,十多人的小队伍急冲而上,片刻间就靠近了那门从太平门拉下来的七千斤大炮。

“杀了他们!”

眼见大炮要被坏了,马鹞子这边目呲欲裂,数百清兵蜂拥而上。

“草!这火门是怎么回事!?”

郎松亮一钉子下去,发现这火门宽了不少,根本封不住。看向周围数百人围上,他深呼吸,淡淡一笑。

“兄弟们,咱们天上见!”

这是郎松亮的最后一句话,片刻后,方堂恒和江大等人看到他们被数百人围得水泄不通,而他们想要冲上去支援,却被后面反压回来的清兵挡住。

二月十四日,广州城西,地动山摇,即便是在西面城墙上的胤禛,也被震得脚下一晃,看着一条冲天而起的烟柱,胤禛的魂魄也随之飘曳升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