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四卷 第一百九十七章 杀出一个混沌

“那么……到底是反,还是不反?”

严三娘不懂李肆的纠结,问得很直接。对她来说,李肆的爷爷到底是李自成、李元胤还是李定国,根本就不重要。当然,她这个单纯姑娘,想的只是结果,过程却没考虑那么多。

如果没突然冒出来“闯王之后”这事,严三娘这个问题,李肆的思考方向还会停留在“怎么反”,可这事引起的震荡,让他的思考转到了“时机是不是成熟”这上面,同时也让他看到了,自己在某方面的准备还很成问题。

“以军力论,霸占韶广两府,图谋两广,一年内对上清廷四面而来的十万大军,成败在五五之数,再往后计,老夫看不到未来。”

段宏时像是清楚李肆的心声,在作着前景预估。

“以人心论,战事若起,李肆的人望,休说四方来聚,两府二三百万人,能只逃一半就算好的。青田公司相关的产业,特别是刚有了眉目的佛山东莞之地,估计也会散架。如果没扬起其他旗号,闯王之后的名号必然会盖在李肆身上,到时能存多少人,这就难说了。”

段宏时这话出口,众人都是点头,李肆也是慨叹,没错,他担忧的就是这个。他要造反,不求四方来聚,只希望老百姓继续安心过日子,只要存着这心思,就会依附上他的体系。

人、财、军三环用在造反上,人就是人心。他的大义是天道,而这还不够实在,需要太多东西填充,让这天道落地,否则老百姓一下可接受不了这么缥缈的思想,只会去找他身上其他的符号。

但之前的诸多准备,都是在官府的眼皮子底下干,即便他成了李三江,能肆无忌惮地做很多事,可关于人心,却不敢放开手脚对外扩散,这可是绝对的高压线。不仅是满清在紧盯,汉人儒士中的败类更是如疯狗一般。思想,奴隶主和狗腿子,最惧怕的就是异类思想的传递。

“闯王之后”这事,就将他在人心上的弱势暴露无遗。这三年来,他和段宏时、翼鸣老道,仅仅只是将人心的骨髓凝练了出来,还没有扩散开,成为吸聚人心的旗帜。

“银子,我们手上的银子,到底还有什么用处?”

李肆下意识地问着,他一直在考虑怎么将三江票行和三江投资的白银转化为力量,现在看来,难道还是像历代草民造反那般,就只用在军火粮草上?

“关蒄说你笨,老夫看来,这话也不偏颇,你啊,有时候也是灯下黑……”

段宏时又开始训李肆了,可李肆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涌起一阵惊喜,难道有什么意外的大礼包?

“刚才说了人和军,现在就说到财了,这事,还得你的小媳妇来说。”

段宏时挥挥手,关蒄嘻嘻笑着站了出来。

“四哥哥为什么还要问银子有什么用处?只要银子在我们手上,就已经显了用处啊。”

关蒄的话,让李肆还有些不解。的确,三江票行吸聚了海量白银,三江投资更绑架了广东商贾,乃至一些官员的银子,但这时候该考虑的是怎么安抚那些家伙,不让他们反悔,想着要毁约取银,而三江票行也要做好准备,应付绝对会出现的取银浪潮。

“四哥哥,你知道为什么我们三江票行和三江投资,会在短短半年就吸聚到三四百万两银子吗?”

关蒄眨着大眼睛,还在吊李肆胃口,李肆朝她瞪瞪眼,发出了一个“再搞怪就揍屁股”的信号,她赶紧利落地招供。小姑娘的柔丽之声在厅堂里绕着,可一字一句,却说的是关系到李肆和青田公司数万人的前程,两种不同的味道混在一起,成了一股摄人心魄的感受。

“事情……就是这样的了,总结而言,三江票行和三江投资就像是四哥哥摆开的一场赌局,四哥哥这个庄家,现在遇上了上门挑馆的坏蛋。不问四哥哥是不是在出老千,径直就想砸了赌局。那些赌客虽然惧怕这坏蛋,可为了自己投下的筹码,总还是要出言劝解两声,不会马上就……割仓,毕竟他们跟着四哥哥得了不少利,总还想着要维护一下。”

关蒄被李肆耳熏目染,连连用上“筹码”、“割仓”的专业词汇,将事情说得再通透不过。

“果然是已经派上了用处!”

李肆一拍大腿,怪不得呢!后半年他一直在忙着大面上的准备,除了给三江票行和三江投资下达使劲抽银子的任务外,就再没过问太多细务,可没想到,关蒄居然找到了鸡蛋上的缝隙!

不说三江投资,三江票行何以在半年能吸蓄三四百万两银子?

答案很简单,这三四百万两银子里,有一百多万两都是韶州、广州、肇庆、潮州、高州等府以及佛冈南雄等直隶州的库银!大半个广东官府,都将库银流转的体系交到了三江票行手里。

关蒄为什么看到了官府的库银?因为她早在之前的广东商货银流统计中就发现,有相当一部分银子,都是在官府手里流转,而这些银子是重新熔造过的,量大质优。当李肆下达了吸银令后,她就推着青田公司公关部,却找各地官府商谈“业务”。

官府为何要将库平银丢给三江票行?因为公私两便,公的一面,官府的银流体系,都要依靠汛兵和库使,要另出一部分成本,不仅效率低下,还自外于商货银流,其实是桩大损失。如果丢给三江票行,只以汇票流转,经费省下来了,其间相关人等的贪污和运输过程里的意外也都再不必操心。

私的一面更简单,经费省下来了,那就是自己的所得,而承担拨解任务的汛兵库丁,原本被盯得极严,没什么揩油的机会,反而苦劳不堪,现在可以少了这桩苦差事,也当作是一桩善事。

当关蒄核算了收益,指示对官府库银“业务”可以免收保管费后,广东官府的库银就哗哗流进了三江票行。

唯一麻烦一点的是怎么欺上,可在公关部走通了布政使的关系,顾希夷带着一帮三江票行的大掌柜给他作了详尽的业务讲解后,布政使也就装作没看见了,顺手还将他手下的银流拨解渠道丢给了三江票行。原因也是直接的,反正都是在广东流转,有什么麻烦,现取现补就好。

仅仅只是这一层便利,还不足以这么大面积地拉住广东官府,这时候三江投资就出来了。不少官员都将账目上的杂项库银转到了三江投资的账目上,借以牟取私利。在眼下时节,皇上宽仁,大家有财发财嘛。原本官员挪用公款牟利的现象就特别严重,现在三江投资又给他们提供了这么好的一个平台,李肆现在通过三江投资所握到的三年稳定银流,已经超过一百万,其中一半都是来自广东官员。

刚才关蒄念的名单里,甚至还有两广总督赵弘灿、广州将军管源忠等广东高官,而像李朱绶、白道隆等等军政官员,更是不计其数。甚至刚到广东的巡抚杨琳,也有五千两银子在三江投资这,估计是他的钱粮幕席干的。

“李肆啊,你这财一桩,其实已经拿捏住了半个广东,就看怎么利用这形势了。”

段宏时作了总结,而李肆却是无比感慨地看着说了小半时辰,面颊已经粉红一片的关蒄,心说自己这小媳妇,终于成了超级小帐婆,她才是真正的大功臣,嗯,得好好奖励一番。

按下隐约有些转向的思绪,李肆出了口长气,形势……很微妙啊。

只要朝廷没对三江票行和三江投资进行正面而坚决的打压,广东官员,怎么也都得出点力维护他李肆。怪不得胤禛进了巡抚衙门后,官面上依旧没对他李肆有什么动作,原来不仅是那家伙太二,杨琳不敢跟着他二,还在于杨林也不希望这形势被二愣子胤禛乱搞。

归根究底,还是他李肆的根底太复杂,各方都只看到了他的一面,胤禛不仅没看到他的军,也没看全他的财。

“我们要先看清楚,在目前这个形势下,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

李肆对形势进行剖解,而这个问题很简单,胤禛是敌人,广东官府在一定程度上,还是朋友。

“商人那呢?”

李肆没有忽略另一帮人。

“会有一些麻烦,但大势若是握在我们手里,也跳腾不出什么花样。”

彭先仲这么回答着。

“那么……”

李肆决心已下,这么好的形势,他可没必要急躁地跳起来树旗。

正要做决断,于汉翼急急而来,送上一份情报。

“那么我们……就打出一个混沌,在这混沌迷雾中,培育属于我们的人心。”

李肆目光炽热,胤禛这家伙,狠!

广东提督王文雄暗中遣兵,估计四五日内杀到英德,要直取他的老巢。

而这正中李肆的下怀。

“给孟松江那边发令。”

李肆对于汉翼说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