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四卷 第一百九十三章 四哥对四爷:那一枪的风情

李肆当然很着急,昨晚他刻意隐藏行踪,为的是保密。实际就呆在江面的船上,与从英德来的尚俊和罗堂远等人商议刺杀胤禛的先期计划。按他的估计,时间还很充裕,三个钦差到广州,怎么也得到二月下旬了。

清晨正要回去,却遇到了百花楼的人,他们也找了李肆整夜,听到王思莲和陶富同时被劫的消息,顿时惊怒难抑,哪里冒出来的绑票大盗,居然敢对他的人下手?

李肆就带着随身两目三十来人的司卫,急急朝事发地奔去。陶富不在,他必须亲自出面,调动官府力量侦缉搜查。典史署的人应该已经守在现场,他也需要亲眼看看,才能把握到事态的具体状况。

三十多骑急奔过清冷街道,另一骑如飞一般彪驰追在后面,马是白马,人着白衫,黑发挥洒,衣衫飘飞,偶尔还露出一丝粉嫩肉色,路上行人看得目瞪口呆。

眼见快要追上,李肆等人已经来到了事发那座百花楼外。

“总司,不对劲!”

百花楼已依稀可见,一身瑶装的侍卫出声警示。这不是盘石玉,盘石玉被李肆又派到盘金铃身边,可那小子却把自己在李肆身边的位置当作私产,非得把族兄龙高山拉过来占住这坑,说话的正是这龙高山。

李肆也放慢了马速,是不对劲,天时虽早,可换在往日,百花楼附近的早食铺子基本都开张了,此刻街道两旁却是门板紧闭,人丁寂寥,难道是被昨日的案子给吓住了?

这推测是合理的,再加上百花楼下,还能见几个典史署的巡丁,李肆也没多想,只朝龙高山说了声注意警戒。在这个时刻,即便警惕心再高,李肆想的也只是提防暗算。

“最前面那个就是……”

百花楼的楼顶,看着百步外正在靠近的马队,那个跟戴铎相熟的商人哆嗦着说道。

“一定要活擒了!”

胤禛瞅着那马上的身影,只觉一阵轻松,终于能将这人拿住了。他倒要看看,这个李肆,到底有何等古怪。

马鹞子应着嗻,也是出了口长气,同时看了看身边的李卫,心说此人也真是人物。就靠着他的建议,夜里回到这百花楼,暗下用钦差关防将来此勘察的巡丁头目镇住,胁以身家,许以前程,将其收为己用。再由他以查案的名义,发动巡丁清街,然后自己的人来布网。这李肆纵然有三头六臂,也再难逃脱。

不过话又说回来,不是那陶富供说李肆一定会到现场勘查,他们还真难找到下手处。

一想到那对夫妻,马鹞子脑子就是微微一麻,也有了好奇心思,想见见这李肆的真面目。

“等他们再近些……”

马鹞子吩咐着手下。

眼见离百花楼只有六七十步,楼前一个头目装扮的巡丁招手喊着:“是李太爷么?”

一切如常,李肆两脚一碰马腹,就要急行,却听身后急促马蹄声响起,还夹着一个熟悉的嗓音,只是因为太过惶急,显得格外尖利。

“李肆——小心——”

安九秀并不确定前方就是陷阱,但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任何一个意外,都可能是那个四阿哥的阴谋,所以必须在第一时间警示他。

李肆心弦剧震,双手勒缰,刚起步的马儿一声嘶鸣,高立蹬蹄,后方一骑人马也扬着老高的尘土,猛然追了上来。

“动手!射马!”

马鹞子高声呼喊,然后一拳头砸在楼栏上,还是太远。

哗啦瓦声不断,大批兵丁从街道两侧的屋顶冒出,噔噔的弓弩弦响连绵不绝。

利箭破空,血花纷飞,不仅将李肆这一行人罩住,正急冲而来的洁白人马也不断绽开团团殷红,可人马都已经奔得麻木,根本停不下来,直到马腿被一箭射穿,白马才哀鸣一声,轰然倒地,将马上的白衣纤影高高抛起。

安九秀眼前的世界变成了一片灰红相间的光影,正被钢铁之雨冲刷着,她就穿越在这些雨点之间,肩头、腿上连连被雨点浸透,她都只觉凉了一下而已。身体被这力道带动,就在半空翻转,心口再是一凉,剧烈的疼痛才在脑子里炸开。

重重摔在什么柔软的东西上,然后落入了一个怀抱中,一股她从未感受过,却觉无比熟悉的温热,将眼中模糊的世界拼回了真实,一张清秀面目映入眼中,正被层层无比复杂的情绪罩着,那不就是……她的男人么。

李肆的脸上正浮动着愤怒、懊悔,而瞧着她的目光还带着浓浓的怜惜和内疚,安九秀说,这就是我想要的!接着眼角溜到一枝羽箭正插在自己的胸脯上,她只觉天晕地转。

“我不想死,呜呜……我还不想,随便你怎么对我,我只想继续守在你的身边!老天啊,让我活下来……”

安九秀扯着李肆的衣领,语无伦次,泪如雨下。

少女只穿着一身洁白的软纱亵裙,裙角间就能看到粉嫩肌肤,一头秀发更是没梳理过,就这么策马狂奔在大街上,为的就是给李肆报警,李肆还能说什么?

“会的,九秀,我们会一起活下去的。”

他只是这么说着,少女得了他的保证,心神散开,晕厥过去。

“小子们,你们也要和我一起活下去!”

接着李肆扬起了嗓音。

伏兵骤现,弩箭攒射,到现在不过眨眼功夫,可现场三十多司卫,连带李肆,都已经没在马上。不仅马被射得如刺猬一般,人也大多受了腿伤。

“踩着敌人的尸体活下去!”

龙高山喀喇折断腿上的箭杆,咆哮出声,司卫们纷纷应合。就在这同时,从街道两侧的房屋里又冲出大群兵丁,可这威势却被他们一声呼喝给压住。

“李肆!我等奉朝廷之令缉拿你,快快束手就擒!”

远处的百花楼上,一个熟悉的粗豪嗓音在吼着,李肆眉头一皱又一散,他听出来了,李卫!真是冤家路窄啊。

懒得去想这家伙为何冒了出来,李肆晃眼打量,屋顶上有百来弓弩手,左右两侧是近二百兵丁,而他身边只有三十来个司卫,还都人人带伤。

看似末路了呢,李肆呵呵轻笑,下达了命令:“开火!”

到了这般地步,再惜命也无用,就放手一搏吧。

龙高山沉声低唤:“准备……”

百花楼,李卫的身后,胤禛将这一幕清晰看在眼底,那个白衣女子,想必也是被李肆蛊惑的愚昧之人吧,看来这李肆的邪魔之气还真是浓烈,胤禛心想,最好是带到僧寺去审讯。

李卫一声吼,李肆那群人没什么反应,还以为是被这一场突袭给吓住了,可接着胤禛、李卫、戴铎乃至马鹞子等人就被一阵连绵轰鸣给镇住,同时下方的街道喷出团团浓雾,将百花楼上这帮人的心神猛然挤出了真实世界。

似乎无尽漫长,却是转瞬之间,他们出窍的魂魄正要回体,又一阵轰鸣再度响起,将那魂魄震了出去。再三再四,魂魄跌宕,人人呆若木鸡。

对胤禛来说,本该是极为熟悉的动静,他经常跟着康熙巡阅秋操。别说枪声,大将军炮的连绵轰鸣,他都听惯了。可眼下这四轮枪声,不仅厚重沉闷,还格外整齐。中间夹杂着像是指挥的人声,有如那钢铁轮盘被一格格拨动一般,带着人力无法抗御的韵律之力。从杭州到广州一路所见,以及青浦货站所受的震撼,也跟这枪声混在一起,让他猛然失了神。

等那轰鸣的尾音滑落,胤禛才神识归位,背后却已经湿透。

噗噗一阵杂响,数十具尸体从街道两侧的屋顶滚落下来,砸在兵丁人群中,引发了一阵小小的骚乱。

“入娘的!早知道就连人带马一起射了!这帮人居然人人都有火铳!每人还是两杆!”

马鹞子差点捏碎了楼栏,可四阿哥一定要活的李肆,就只能靠他手下的小命去换了。

“王爷!赶紧离开!”

就见兵丁的尸体如下饺子一般摔下去,李卫也一脸惨白,径直叫了起来,有火铳的战斗,那可不容旁观,一个不留神就被飞子伤了。

“王爷……难道是……”

李卫喊得急切,李肆听到了,心中豁然开朗,同时也在暗自悔恨,自己对胤禛这个二愣子还是太低估了,这家伙根本就是个疯子!居然丢开另外两个钦差,一路微服急行到了广东,然后有李卫这个知道一些根底的人辅佐,径直就来缉拿自己。

想着之前还在谋划刺杀胤禛,李肆叹气,自己终究不是圣人,这几年在广东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已经有些膨胀麻木了。那么……王陶夫妻,估计已经落在了他们手里吧,眼前这场伏击,肯定是这胤禛的手脚。

抬头看去,也就六十七步,不到百米的距离,李肆举起月雷铳,心说咱就试试这理论上的概率……

李卫在楼上瞧得清楚,惊得辫子都要翘起来,转身一把抱住了胤禛,埋头朝地上扑去。

砰声闷响在远处,啪声裂响在近处,同时传入耳中,一团烟尘就在李卫身边三四尺的柱子上炸开,吓得戴铎和马鹞子都抱着脑袋扑在地上。

过了许久,李卫还不敢放开胤禛,却感觉身下的人体呼哧呼哧正起伏不定,似乎有一团风暴在酝集着。

他也不敢直接起身,打了个滚趴在地上,正与胤禛侧脸相对,然后心中就咯噔一响。胤禛正一脸酡红,咬着牙瞪住了他,似乎恨不得将他撕成碎片,嚼成肉渣。

“一时事急,还请王爷恕罪。”

李卫像乌龟划水一般,趴着向胤禛拱手,心中却道,又不是皇上,压一压用得着这么生气吗?

“离我远点!”

胤禛却没给他好脸色,贴地一脚踹来。

自己滚到墙边,李卫品品之前的身体感觉,心口喀喇一下如玻璃般地裂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