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四卷 第一百八十一章 忍无可忍,还得再忍

“香港八郑就是反贼,白燕子也差不多,为什么不直接跟他们说清楚?”

剿灭了十一寨的消息传回广州,对什么战果毫不在意,严三娘看着战报的伤亡数字,手都在发抖,司卫阵亡十二个……那可都是她亲手教出来的弟子。

对李肆在香港的行事很不理解,所以她问着李肆的口气格外严厉。

“三娘,记得最初咱们相遇吗?”

伤亡是难以避免的,李肆早有心理准备。压下了心中的黯然,李肆像是跟严三娘谈起风月了。

“我一早就说了自己是反贼,可你是什么时候相信的?”

严三娘正要嗔他转移话题,听到这话,心中哗地一下开了一扇门,酸甜苦辣什么都涌了出来,眼角顿时微微发红,李肆将她揽入怀中时,她也没有一丝抗拒。

“信任,要用血来铸就,更何况我们现在还需要隐忍,怎么可能跟他们挑明了直说。”

李肆说到信任,严三娘低低嗯了一声,想想当自己从泉州府监逃脱之后,在李庄见到了他,那时候她不都还没全心信任他吗?不过……隐忍,为什么还要隐忍?

“咱们在佛山开了钢厂,现在手里又有了船,一整套练兵的法子,从古至今都没见过,几桩生意把银子挣得能堆成银山。只要凑足了万人,不,甚至只是五千精兵,就能打败鞑子的大军。到那时天下英雄群起响应,大势就在你的手中,还要隐忍什么?”

她不甘心地念叨着,李肆呵呵轻笑,感受着胸膛的震动,严三娘眼前恍惚出现了这样一幅画面:前方就是千万大军,炮声隆隆,号角连天,鞑子朝廷在炮火中灰飞烟灭,遮蔽着这片大地的罪恶烟消云散,而她,就这样被他静静地揽着,静静地侯着一个真正的太平盛世,在他的指掌间一点点呈现。

这傻姑娘啊,李肆压住了即将出口的一大堆话语,只是轻轻叹气。

严三娘的话,前半部分也不算太离谱,如果他疯狂压榨,不考虑自己这个群体内的人心,那么半年内,他的确能够拼出五千人的火枪兵,几十门大炮,再有几艘飞蛟船。以这样的力量,也的确能够打赢最初几仗。

然后呢?

问题就在这了,然后,他要怎么维持这支军队?薪饷、装备、弹药、衣食,靠抢?靠霸住的地盘供养?他的军队是近代化军队,背后必须有一个至少是原始形态的工业体系支撑。现在鸡冠山基地能造枪炮,可那里上不了规模,就说火枪吧,一月能造个三五百支就顶天了,而且还是在原料充足的情况下。

要能一直维持住五千火枪兵,就得有几十万人采矿烧炭、冶炼钢铁、造枪造炮造火药,生产各类军火部件,还有几十万人生产粮食、流通物资,安心服从他的管制,提供稳定的兵员补充,否则他这五千火枪兵,不仅越打越少,一两仗下来还得变成刺刀兵。

这还只是物资供应,他还需要足够多的人才管理这个体系,更需要源源不断的资本来推动这个体系的运转,这就是他造反面临的最大难题。

天下平定,已经有了一套规则。人心乱不乱,不在于这套规则压榨得有多狠,而在于这套规则稳不稳。只要规则稳,人们总能找到活下去的途径。不管是人还是银子,也就有了熟悉的流转模式,可以看到清晰的获利方向。他要单纯以武力冒起,只能让银子和人一同远远逃离。李自成在明末那样的乱世,都没能只靠武力打出一个天下,更不用说现在的康熙年。

然后就要归结到人心了,他的一整套理论,适合平民大众的,适合知识分子的,都还混在一起。段宏时和翼鸣老道还在整理和“修饰”中,只以原本面目出现,不仅招揽不到人心,反而会成为满天下儒士不共戴天的仇敌。眼下真要马上起事,估计广东本地都会出现曾国藩那样的人物。

所有这些问题,都建立在不考虑内部人心的基础上,可造反这事,最要命的还是内部的人心。而审视身边的人,他能全心信任的,除了司卫,圈子最大也只能划到之前的凤田村刘村,而且还必须得细细筛过才行。

段宏时早就说过,人、财、军,要握时势,少了哪一环都不行。

严三娘那话的后半截,就基本是傻姑娘的梦话了,天下英雄群起响应?汉人儒士跟鞑子正是恋奸情热,还有诸多手段没一一铺陈开呢,真要满地出乱子,那是要逼着康熙提前把雍正的事干了。眼下的满清,还只是安定之心到了顶峰,对社会的控制力却还没到顶峰。小打小闹只会让满清看清漏洞,一个个打上补丁。白莲教起义之所以能卷动大势,还在于连基层的官府中人都参与其中,乡野草民的那种“英雄”,李肆压根指望不上。

这些道理,严三娘零零碎碎也知道些,所以她也只是感慨,再没了之前质问李肆的语气。

“还有太多的准备要做,就说刚在香港建起的水勇吧,我还得看看这一套练兵程序锻下来,到底效果如何。毕竟他们不像司卫,跟我之前早有恩义相结。可以把他们当作试验品,看看最后出来的效果,是不是可以作为以后招纳其他人的参照。”

李肆说到了对以香港八郑为首的水勇的真正期待。

“不管他们原本心里想什么,到底是反贼还是顺民,对我们是仇恨还是感激,这些都无关紧要。这一套练兵之法,是要打造一部机器,而他们这些兵,就是机器上的齿轮螺丝。怎么站怎么走、怎么吃饭睡觉怎么称呼、怎么打仗怎么杀人,全按照模子一个个灌出来,打磨光滑。到那时,纵然他们还有什么想法,也已经融进了这部战争机器里,再没办法自拔。”

李肆少有地对严三娘说着视人如物的话,听得少女也是心底游走着寒意。

这就是近现代军队的本质,和旧式军队的平面化不同,他们先得是一个个部件,然后才是一个个人。这些部件装配成一部机器,又是更大一部战争机器的前端部件。李肆现在的战争机器还没构造成型,所以也只能将这战争机器的前端,也就是军队,以实验室的方式,用手工先敲出来。

“所以,就算本是反贼,也要抹掉他们原本的心思?”

严三娘小心地问着,生怕又被李肆笑话。

“要成材,就得修剪,如果骨子本就是正的,当然也会长得更高。”

李肆心说,自己手下的兵,先不提反不反满清,至少就抱团这一点而言,就比一盘散沙的旧式军队先进N光年。

心思散开,又被少女温软躯体和浸人清香聚了起来。此刻他们是在广州西关英慈院后的一处宅院里,春日暖暖阳光烘得人懒洋洋的,严三娘眯着她那细长丹凤眼,正在嚼着李肆的话。白嫩脸颊在阳光下泛着粉红,看得李肆心头也直发痒。正准备习惯性地偷袭上那娇艳樱唇,目光一下滑到了少女的饱满胸脯上,那里的制高点,他反反复复攻打过,却总被害羞的少女击退,现在是不是……

念头刚转了一圈,就见一股明显的晕红涌上严三娘的脸颊,将她那浓密眼睫撑开,柳叶眉也被冲得快要竖起。

“小贼……你在搞什么怪!”

严三娘从李肆的怀里挣开,又羞又恼地嗔着,这时候他才注意到自己身体的异常。

他能隐忍着不造反,可美人在怀,小李肆却已经举起了反旗。

“你这般……下流,就去找那只总是想上你床的狐狸好了!”

严三娘跺着脚逃了,丢下无奈苦笑的李肆。

认真算算自己今年也该二十岁了,这人生大事,是不是该解决一下了?

看看头顶的春日,李肆不得不承认,自己是发春了。

“四哥哥,又没欺负到严姐姐?”

关蒄拍着李肆的背,习惯性地安慰着他。

最近李肆一直在忙青浦货站的事,以北江船行为纽带,湖南、江西乃至广西的商人,都渐渐将流通和仓储无比方便的青浦货站当作中转地,一个大型的批发市场也附带着渐渐成形。这为李肆下一步的目标奠定了基础。而那一步,是李肆打造资本搅史棍的关键点,为此他也不得不将关蒄当作童工,带到这里来压榨。毕竟整套账目,她从最初就在接触,而且具体的细节已非他所能掌控,没有可靠的人居中操控,他对这一步也难以放心。

听着小姑娘又柔丽了一分的嗓音,李肆暗想,自己这小媳妇真是越来越贴心了,等等……小媳妇……

转眼看向关蒄,小姑娘身材已然拔了起来,到了李肆肩头高度,原本的双爪髻也梳成了斜斜的堕马髻,她今年已经十四岁,不再是稚嫩女童,而是真正的少女了。水色碎花褶裙上是一件浅黄轻绸袄子,掐着小姑娘的纤腰,已然显出了一分摄人风情。轮廓深邃的雪白娇颜上,弯月眉下是又大又圆的一双碧玉深瞳,说不出的灵慧清丽,让认真打量着自家小媳妇的李肆心头扑通多跳了一下。

视线从小姑娘那圆润的小下巴落下去,李肆心头再是一阵乱跳,恍惚间又回到了最初来到这个世界,第一眼见到关蒄,不,那时还叫关二姐时的情形。他长长叹了口气,他的小媳妇,小荷已露尖尖角。

“四哥哥……是想欺负我吗?”

顺着李肆的目光,关蒄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很是不自信地说着,让李肆差点被口水呛住。

“娘亲说,我该伺候四哥哥了。”

小姑娘还在说着摧残李肆心脏的话。

“不过严姐姐又说,不准你欺负我。”

关蒄捏住了自己的下巴,很认真地思考起来。

“所以最佳的解决方案,就是四哥哥赶紧欺负好严姐姐,然后就能欺负我了。”

在小姑娘的心里,“欺负”这个词,自然是有特别含义的,但是包括哪些内容,她还没完全明白,只能等她的四哥哥把全套做足了才知道。就她目前所掌握的情况来看,四哥哥对其中一项特别在意,而自己的尺寸,还真不够四哥哥“欺负”的,很是让人头疼呢。

李肆一脸淡定地扯着衣摆,将小李肆的反旗遮住,嗯咳一声说:“丫头,这事吧,还得等你再长大点。”

关蒄撅嘴,心说果然如此,四哥哥就嫌自己……小。

李肆却是心说关蒄这年纪,还是个初中生,他真要“欺负”,那就是禽兽。可话又说回来,两年了,他守身如玉两年了,还真是禽兽不如……

“我忍!忍无可忍,还得再忍!”

李肆在心底里叫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