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四卷 第一百七十六章 失败的胜利

“这炮……真是古怪。”

金鲤号甲板下的炮舱,瞧着左右八门炮,萧胜就像是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一般好奇。

洋船的炮舱他有机会见识过,那时已觉眼界大开,可现在更是眼花缭乱。洋船的炮就搁在木头炮车上,每门炮后面有粗壮绳索编织而成的拦网,炮车还有绳索牵着,方便发炮后,把炮车拉回原位。

可这金鲤号的炮却很不一样,或者说是炮车不一样。灰黑铁架子支起了粗长炮身,左右还有摇柄。贾昊亲自示范,一个是调整炮身俯仰,一个是偏转炮口,根本不用像洋船那样靠人力搬动。听着摇柄转动时那喀喇喀喇的齿轮咬合声,萧胜心说这果然是神仙之术。

还不止这点稀奇,炮车的铁轮子架在两根前低后高的灰黑铁轨上,后半部分的铁轨有一个前弧后方的凸起,贾昊推动炮车压过之后,这凸起又弹了起来,不脚踏铁轨旁边的一块踏板,将其凸起踩下,炮车就被固定在了铁轨后部。

“炮车下面有蓄力扭杆,发炮之后,炮车退到这个位置,后坐力会积在扭杆里,等装好药弹,踩下踏板,稍稍用力,炮车就能复位。”

鲁汉陕作着更具体的解说。

“这……有必要这么繁琐么?”

萧胜很有些不解,复位什么的,用洋人的办法也很简便吧。

“总司说,人力能省一个就是一个,这炮三个人就能操持自如。”

鲁汉陕这话让萧胜惊喜交加,更少的人,就意味着船能在海上呆更久,而且管理起来也更省心。

可他却不知道,李肆要在炮车上花大力气,刻意减少炮手数量,为的是未来成军能更快速。能靠机械干的事,就尽量不让人干。虽然他的齿轮传动机械可靠性还不高,仔细算算也是划得来的。

“就希望这炮……力道足够。”

虽然没准备真要跟那老实人号干仗,抚着如磨砂一般,质感细涩的炮身,萧胜却满怀期待。看这炮的口径不算大,也就两寸多,掂了掂炮子,有七八斤重,已够得上将军炮的等级,只是……这炮壁是不是薄了点?不算炮车,整门炮估计还不到五百斤重。

“这炮可是优等生铁铸成,每门炮都试射过,绝不会炸膛!而且还有总司说的什么磨砂表面散热技术,射速快能赶上了火枪!”

鲁汉陕拍着胸膛,这炮是关凤生等人在完成钢轴承的研发后,又加班加点造出来的。各项技术早有储备,并不存在什么难题,只在确定口径、试验炮壁粗细上多下了一些功夫。

火炮之外,舰用炮车这个课题也早早由李肆下达给了机械所那些广州工匠,之前一直没什么进展,到钢轴承完成后,附带攀出的粗径钢丝技术也将钢簧技术带了出来,由此才顺利攻关。

可惜司卫现在没办法用这类大炮,就只能装在金银鲤号上,也就便宜了萧胜。

“那么这船……就不能正式呆在我名下了。”

萧胜很是遗憾,他很清楚这船,特别是这炮的忌讳。水师的上峰都还无所谓,要让文官知道了他有这么一艘船,估计船和炮都要被拉到北方去。船会搁在什么码头风吹雨淋,炮么,多半会安在紫禁城的城墙上。他本人会遭个莫名其妙的罪名丢官,还会一路追查这船和炮的来历,由此累及李肆。

“总司说了,以后这船会归在广东某家商号名下,但实际听你调配。”

听了这安排,萧胜安心了。他用这船去警告洋船,完全可以用“暂时征借”的名义。洋船是来福建走私,如果是被正式的水师船整治,说不定还会倒打一耙,把他上告了。可如果也是商船,洋人就拿捏不到什么把柄,更不会牵扯到李肆。

“至于内情,就怕你的手下……”

贾昊看了一圈萧胜的身后,那些兵丁都笑了,在笑贾昊多心。

“我的兵,就是四哥的兵。”

萧胜沉声说着,贾昊点头,心道总司说过,萧老大带兵是有几把刷子的,总能让手下人贴心,还让自己跟他学学,看来总司真是看透了萧老大。

“真不能把那洋船轰沉么?真是可惜……”

给萧胜再介绍完舵轮和风帆,贾昊不死心地又感叹了一声。

“是啊,真可惜。”

萧胜也是满心遗憾,可没办法,那艘老实人号跟巡抚是老交情了。趁那船还在泉州外海等货的机会,去找他们要人已经是极限,事情搞得太大,可不好收尾,反而会招祸。

金鲤号向南满帆急行,而香港岛之南的外海,银鲤号的第二轮炮击刚刚奏完,瞧着又一艘鸟船的船头被炮弹砸碎,船停了下来,正在原地打转,胡汉山一脸遗憾地拍着船舷。

“可惜了……”

再没第三轮炮击的机会,剩下三艘鸟船都朝银鲤号的船头船尾转去,银鲤号没有首尾炮,现在又停了下来,就只能干瞪眼看着。

“我说汉湘,你们四门炮两轮炮击才打掉两艘船,这命中率真是低得令人发指!”

等赵汉湘带着炮手们上来,胡汉山朝他抱怨道。

“那有什么办法!?我们的船虽然停了,他们却还在动啊,而且船身还一直晃着,能打中两艘已经很不错了。”

赵汉湘也很是无奈,李肆如果在这,会很同意他的说法,而且也会很满意这战果,但胡赵二人还是第一次接触这海上炮战,自然没什么认识。

“好啦,这些细节都记下来。”

胡汉山振作了精神,司卫的《指挥手册》全是陆战内容,他下了决心,一定要将此次“香港海战”写成经典战例。有范晋这半年多的教导,他们的行文水平有了很大提高,不再是肚子里憋着东西写不出来,现在愁的是没东西可写。

“一个细节就是,甲板上该装几门神臂炮。”

看看空空荡荡的甲板,赵汉湘这么说着。

这些细节李肆本来知道,可他毕竟只是一个人,照顾不到这么周全,之所以让司卫们每一次行动都做总结,就是要让他们自己发现问题。

“准备了,老金,赶紧下去……”

胡汉山提醒着还在打量四周的赵汉湘,现在可不是想着写战例的时候了,同时也招呼着老金,这老船工一脸惨白,还在舵台上前后张望不定,自然是那三艘海盗船越来越近。

没过多久,咚咚一阵闷响,前二后一,三艘鸟船靠上了银鲤号。

银鲤号干舷只比海盗的渔船高半人,靠上船头的海盗都不必用什么抓勾,直接攀着船舷就能爬上来,举手之劳。

第一个只费了举手之劳就上船的海盗,下船连举手之劳都不费。胡汉山的月雷铳在一丈外开火,轰鸣声里,还在鸟船上的同伴就见那勇猛的“先登”后脑勺脑浆喷溅,带着一撮金钱鼠尾的头骨揭盖而飞。

惊呼声还没出口,第二个海盗胳膊靠上甲板,脑袋探了上去,再是轰的一声,这次人头像被无形的大铁锤当头砸碎,后面的海盗都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这辈子是再不敢吃什么西瓜甜瓜了。

郑永虽然胆寒,却还凝着战意,一声吆喝,海盗们清醒过来,赶紧用鸟枪短弓射过去。眼见船头位置再没人影,缩在下面的登船队才又开始了动作。

一个上去了,两个三个,不断有人上去,却见上去的海盗再没动弹,像是见到了极为可怕的景象,都呆在了原地。

“冲啊!愣什么呢!”

郑永在船后喊着,从他这个位置看去,见不到怪船后半截甲板的景象,可瞧之前的情形,总不可能推出来一门炮吧。

已经有十多人上了怪船的船头,却还是没人朝前挪步,郑永恼怒地奔了过来,攀着对方的船舷,双臂正要用力,透过前方众人的缝隙,一副让他浑身如坠冰窖的景象赫然入目。

三四十名灰蓝短装的兵丁,正齐齐端着鸟枪,瞄住了船头这拨人,没见到有火绳的青烟在飘着,这是洋枪!

“逃……逃啊!”

“跳!”

上了船头的海盗们终于清醒了,一阵哗然。

这么好的靶子,胡汉山可绝不愿意放过,挥臂一声喊:“开火!”

嗵嗵嗵……

瞬间将脑袋压了下来的郑永,听到的是这样的一阵密密闷响,然后血水、碎肉、杂屑如雨一般淋了下来,整个人立时成了血人。

“不……不是洋人……”

郑永神智模糊了。

人体从头上一个个砸下来,有入水的,有摔船的,乱七八糟的杂声将他惊醒,这时才觉锥心般疼痛。

“刘哥、王哥、二弟——!”

和他一船的都是兄弟乡亲,几十年相处下来,说没就没了,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就在这一眨眼的功夫,船头的攻势被瓦解,船尾的攻势才刚刚开始,可结束也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负责在舵台阻击的赵汉湘脑子里已经深深刻下了炮兵思维,让一哨司卫上了刺刀守住船尾,他则带着自己炮手,用火枪朝靠上船尾的那艘渔船轰击。银鲤号船尾高一些,只能攀爬而上。大部分海盗还聚在船上,一轮排枪就被放倒十多人,剩下的赶紧缩进了船舱,还有几个直接跳了海。

“开炮!开炮!”

船头处,两眼已经发红的郑永有如受伤的野狼,尖声喊叫不停,海盗们被鼓动起来,记起了自己也有炮。

“草……”

追到船舷边,胡汉山只来得及喊了这么一句,就被部下扑压而下,轰的一声,弹丸洒射,在银鲤号的船身上劈劈啪啪溅起点点屑尘,依稀还能听到有人中弹的闷哼声。

硝烟蒸盈,炮响之后,又是啪啪的鸟枪炸响,偶尔还有箭矢破空的冷嗖声掠过,甲板上的司卫一时竟然被压制住,连重新上弹的机会都没有。

“冲上去!”

郑永那几乎是哭喊的嗓音再度响起,这已经不止是抢船的事了,而是报仇。

被一股血勇之气推着,剩下的三四十个海盗在郑永的带领下,片刻之间就涌上了银鲤号的甲板。

透过薄薄的烟雾,眼见对方的身影在朝后退却,郑永心想,到时不要一个活口!不过杀死之前,所有人的衣服都得拔下来!瞧他们这身装束,很是挺利落带劲。

一声沉稳的呼喝也穿透了薄雾,清晰地传入郑永的耳里,“刺刀——上!”

哗啦啦的金属碰撞声响起,接着就是冰冷的寒光迎面拍来。硝烟被这寒光绞碎,海盗们手上的腰刀鱼叉斧头也被撞偏,噗噗声不绝于耳。郑永挥起的斧头正要朝一顶窄檐圆帽劈落,将帽下那张大概只有十六七岁,还一脸稚气的少年面孔撕裂,却觉一股凉意猛然透入胸口,甚至还浸到了后背,身子顿时像戳破的鱼泡,力气哧哧喷了出去。

虚弱无力的斧锋从身侧滑落,孟松海拔出刺刀,粘稠的血浆喷到脸上,他随手摸了一把,不理会那个正两眼翻白软下去的中年海盗,跟着同伴继续踏步朝前。

叮叮当当响成一片,这是海盗们弃械投降了,他们的血勇之气只够支撑这么一次冲击,被如林的刺刀粉碎后,再无一丝战意。

“杀了八十多,抓了七十多,自己只伤了八个,大胜!”

胡汉山吊着胳膊,满意地笑了,拼刺刀的时候,他冲在最前面,手臂被鱼叉捅伤了,自己也占了一个伤员名额。

“虽然打赢了,总觉得这一仗不是个滋味。”

赵汉湘皱着眉头。

“是啊,很不对劲……”

孟松海挠头,虽然他在这一仗里拔了头筹,那个叫郑永的海盗头目,是被他伤了之后活捉的,可还是觉得这一战很是有些别扭。

到底哪里不对劲呢?

第二天,当他们回到被李肆命名为“分流西湾”的海湾,向李肆作了汇报,李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还真遇上了海盗?不仅遇上了,已经干完一仗了!?

瞧着这几十个俘虏,其中还有香港八郑的当家级人物郑永,李肆心说,不错,真是不错。第一次出航,就能赢得这样的战绩,还真是对得起自己这么久来的培育。

不过……这帮小子就像这条船,却还远远没有上道,而这样的打法,更不是把他们放到船上的初衷。

“大胜!?真是大胜!?”

李肆反问道,胡汉山、赵汉湘和孟松海三个人心头咯噔一下,同时都暗叫不好,果然是不对劲!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