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四卷 第一百七十二章 扬帆待远航

佛山在康熙时代还无单独的衙门管束,只由南海县管辖,甚至连巡检司都没设置。二三十万人的大镇,繁华几乎赶上广州,这事很有些怪异。之所以清廷没怎么留心,是因为佛山历来恭顺,资方和民众有一套“规矩”在自律,同时在工商业上本就被督抚严控,所以不愿多事。

这样的局面是李肆不愿看到的,先不提佛山那套“规矩”不仅排外,还拒绝改变。佛山工商直通督抚,也不利于他的事业展开。由此他必须要将雍正上台后才干的事情提前干了,那就是给佛山上个套子,表面上是加强监管,实则是便利他下手把控。毕竟他不能直接对两广总督和广东巡抚说,佛山归他罩了,可如果对只蹲在佛山的地方官这么说,那就是有的放矢。如此他既能挟官府的力量压得佛山改“规矩”,又能将佛山工商的监管权从督抚手里切割出来。

具体要做的事情很简单,证明佛山工商东主有煽动草民闹出大动静的能力,而且实际也闹出了大动静,这可是满清官府最忌讳的要害。佛山一夜的动乱,说服力可是足足的。

没有吉黑子和铁行东主们的努力,李肆原本还要靠清理保甲等行动来挑事,吉黑子却帮了他一个大忙。他来佛山之前,早就作好了官面上的准备,将自己在英德的巡检职务借到了南海县,署理出缺已久的典史。再从李朱绶那拿到让他开展“佛山社会治安整顿专项行动”的许可,吉黑子调督标人马收拾他的手段,也被这事给搅黄,就这么一场大乱,几桩目的全都实现了。

不提已经被处理掉的吉黑子,眼下李肆要做的就是写好公文,以署南海县典史的身份,向南海知县以及广州知府汇报这场变乱的缘由,有奸人作乱,奸商应和,佛山当地武馆林立,万人瞬息就能云集,为祸匪浅,所以……

“呈请县尊府尊示裁,佛山一地,武徒无数,商贾云集,此地无巡检无分汛。此次作乱,如非卑职求助青浦码头,急运快班丁壮弹压,督标都司邓武也及时赶到,恐一城已化为灰烬。卑职惶恐,难料日后是否再有此变乱,到时若收拾不及,难保有不堪言之祸。”

铁行会馆,依旧是那座大厅,李肆将自己要呈递上去的公文念完,铁行东主们个个面无人色。

“李……典史,这可使不得啊!要迎下几尊官老爷来,我们佛山工商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梁焕先跪了下来,脑袋叩得咚咚作响,其他东主们也跟着跪了下来,这文章递上去,佛山的天可真要变了。李肆只是个小典史,他们这些东主都是能直接跟督抚说话的,原本可以不在乎这桩要挟。可问题就在于,昨日那变乱的确是他们搞起来的,绝不敢向督抚直接呈情,否则严查下来,他们连周旋的机会都没有。

至于吉黑子那个李煦的家人,大乱后就再没音讯,三叶堂的掌柜还在四下寻找,人几乎都快找疯了还没下落,有灵醒的偷偷看着一脸冷笑的李肆,心道估计就是这李北江收拾掉了。现在这情形,也没人敢再提吉黑子,要是这李肆深究起这次变乱的根源,他们可讨不了好。那些出头闹事的武馆,全都是他们鼓噪起来的。佛山一夜间烧塌了几十间屋子,伤了好几百号人,他们就是幕后主使。这事上到官府衙门,砍头够不上,抄家流遣,拔一拔就能挨着。

“我李肆秉公办事,这公文是一定要呈递的,否则还怎么当这典史啊?至于你们日子是不是难过……”

李肆哼哼道。

“只要入了佛钢公司,好日子还在等着你们呢。当然,如果哪位还是跟我李某人不同心,今次这佛山之乱的帐,我可要一家家算过来!”

听到李肆这话,铁行东主们都愣住了,心说这李肆原来在这等着他们呢。

仔细一想,既然李肆要在这里开什么“佛山钢铁公司”,那么即便在佛山设下什么官爷衙门,李肆也会帮着照应周全,否则他自己的生意也不好过,铁行东主们思虑再三,最终无奈地“屈服”了。要人出人,要银子出银子,“佛山钢铁公司”还没成立,就已经有四五十家铁行东主认了股份,分出了工匠。

“李典史,梁家别园可不值三千两,三十两足矣……”

梁焕赶紧献上自己的诚意,李肆瞧了他一眼,笑而纳之。既然是墙头草,又何必非要压断,能为己用更好。

“尚俊,你以后直接向于汉翼汇报,特勤组那一摊,你就先接下。”

李肆在佛山的收获还不少,这个尚俊就是之前范晋一事里受了牵连,结果被流遣琼州的番禹县班头。此次行动里,带着原本那班捕快兄弟,配合特勤组的罗堂远出手解决吉黑子,投名状的分量不轻,对得起他从琼州将他们暗中捞出来的期许。

“谢总司信任,我们兄弟,就跟着总司这条路走到黑,看到底是个什么光景!”

尚俊沉声应道。

接下来一人是银光堂的蔡飞,他帮着李肆在那一夜里搅乱局势,引发佛山大乱,现在他还没明白李肆的居心是什么,由此李肆还不准备将蔡飞纳入核心体系,先放在佛山本地继续发挥余热。

“佛山钢铁公司马上就要开了,会给你和你的徒弟们一份活计,你的银光堂也继续开。唯一要做的,就是代我看着那些有心生事的师傅们。”

听到李肆的安排,蔡飞有些苦涩地应了下来,这就是要做朝廷的鹰犬了,可这也没有办法,现在他已经是佛山人的“叛徒”,也只能跟着李肆一条路走到黑。再仔细一想,自己跟徒弟都有了好前程,人往高处走,还何必想那么多。

“咱们……回家!”

料理好大面上的事,佛钢公司有彭先仲继续出面,李肆就招呼着众人撤退,这几天来身处陌生环境,脑子急速运转,还真有些疲累了。

“好哦!这地方也真够吵的,还是咱们家里清净!”

严三娘乐了,看看少女红扑扑的脸蛋,李肆心说,自己还忘了一桩收获,那就是……

“来,奖励一个!”

瞧着众人都散去准备,李肆指着自己的嘴,朝严三娘招手。

“你哪里来那么大……瘾!?”

少女面颊酡红,想逃却没挪步,被李肆揽入怀里时,嘤咛一声,双臂再熟稔不过地环住了李肆的脖颈,就任着自己的芳香被李肆采撷,看来有瘾的另有其人。

李肆收获满满,而佛山一夜的变乱,余波才渐渐荡开。李朱绶的题本上到巡抚,总督也掺和进来。虽然没一时想透其中的关节,但督抚都认可李朱绶的提议。佛山的确缺少管治,一夜间就有万人云集,几乎焚了全镇,依着官僚习性,得有人管。佛山,不能再如之前那样“自由散漫”。

康熙五十三年年初,朝堂对广东督抚的题本很快作了批复,康熙的两个朱批大字很醒目:“准奏”。自这一年起,佛山由广州府设分府通判,南海县设五丁口巡检司,由抚标设佛山市汛,督标设分防都司,历史上直到雍正年才有的佛山文武四衙,就此提前了十年出现。

此时还只是衙门确立,各职司人选的敲定,还另有一番周旋。就在这些新官到任之前,一个总是笑眯眯的年轻人、一个眼珠子转得比算盘珠子还快的半老头子,两人一同来了佛山。一一拜会佛山各家行会的主事人,见面的时候,这年轻人自称青田小谢,而那半老头子则说自己是青田老向。

“我们总司说,要想不被新来的官爷压榨,除了他帮忙看护之外,还得要你们自己下力,具体的事情,我们可以效劳。”

两人都微微笑着这么说,在他们的背后,锣鼓喧天,一队队采青的醒狮络绎不绝,佛山似乎还是那个佛山,规矩却已经变了模样。

这是个把月之后的事,之前小谢和老向都是在英德李庄过的年节,康熙五十三年的年节,李肆大招部下回李庄,开了个热热闹闹的大会,以至于众人都以为李肆是要准备办事了。

全体大会在李庄内堡中心的那栋小长楼上举行,趁着李肆还没走上讲台的机会,关凤生将大家的疑问道了出来。

“不不,高兴的是另一件事,至于关叔你说的那事……再等个一两年吧,关蒄年纪还不够呢。”

李肆的回答,让关凤生很有些不解,你跟严三娘的婚事,怎么扯上关蒄了呢?

他还要再问,田大由却乐呵呵地扯住了他,附耳说着:“四哥儿想的是几个一并娶了,到时候不分大小……”

“这怎么使得!一点规矩都没有!”关凤生啐了一口,却隐约觉得,这样才是最理想的。

并不知道关田二人在打什么算盘,李肆单纯是在高兴,他的北江船行,赶在年节前造出了自己的第一批船,海船。加上佛山攻略顺畅无比,他的造反大业,可以进入下一阶段了。

“等过了年,安置齐全后,就把东西送给萧胜。”

上台前,李肆又对于汉翼这么交代了一句,今年萧胜忙于巡海,没办法回来。

“各位叔伯,各位乡亲,大家好……”

上了讲台,看住下方数十号青田公司执事级别的骨干,李肆刚招呼了一声,就迎来了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

“现在,就跟着我一起回顾这一年的收成,然后,再展望我们新一年的目标。”

李肆说话间,每一个骨干都全神贯注地听着,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揣着手下几十号人的期望,期望这一年能分到多少花红,期望来年会有多少升职加薪的空间。而那些手下,每个人也都是几十乃至几百人的寄望所在。青田公司,现在已经将数万人的期望和寄托融汇在了一起。这一两年里,官府几乎已经跟他们隔绝了,不管是生活,还是工作,不管是辛劳付出,还是喜悦收获,再跟什么官府无关。青田公司,就是他们的世界。

“总而言之,要想保住眼下这日子,要想挣得更好的日子,就得一心跟紧了公司……”

李肆沉声说着,众人都心有同感地重重点头。

“今年,我们要准备流血!”

不久后,在鸡冠山下的司卫营地,李肆对着数百司卫这么说道,所有人都呼吸急促,有紧张,更多的是期待。

“我们流一滴血,敌人就得流一缸血!”

然后李肆加了这么一句,大家都轰然笑了,骄傲地笑,当然是这样。打仗免不了流血,可要让他们流血的话,代价会无比高昂。

“帆立起来了,接下来,我们就要准备远航。”

李肆悠悠说着这话,目光投向东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