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四卷 第一百六十八章 从此不做江湖人

梁园家庙前是一块宽阔空地,好几百人熙熙攘攘挤在里面,却又不像个集市。蔡飞带着十多人挑了处偏角站住,看看手下的兄弟都是一脸迷茫,他低叹一声,将一块木牌举了起来,贴在木牌上的白纸写着“出徒拉线工,求月食二两五钱。”

如果李肆见到这情形,一个名词准会从嘴里蹦出来:“劳力市场”。这梁园的家庙门前就是佛山的劳力集市,每日都有不少人在这里举牌求工。他们都只能干无关紧要的小工,关键岗位还是行会和作坊以师傅对学徒的方式把持,不可能在外随意招工。

“哟,银光堂的十九蔡!难道还指望铁行在这里找拉线工?那顿无情鸡把脑子也吃坏了?”

一个正在集市里挑人的汉子凑了过来,这十九蔡就是蔡飞,银光堂就是他武馆的名号,而之前在梁园正门采青的狮头人自然也是他。

“要不到咱们锅行来当个柴火工吧,一月一两二钱五,顺带再陪咱们圆鼎堂过过招,如何?”

那汉子嗤笑连连,竟然正是之前和蔡飞抢着采青的圆鼎堂中人。

听到“无情鸡”几个字,蔡飞的徒弟们恼了,正要冲过去,却被蔡飞伸臂拦住。

“侯二,圆鼎堂的手脚,我是见识了,丢了颜面就逼东主革退我们,这般不讲规矩,不怕老蔡师傅清理门户!?”

蔡飞沉声呵斥着,那侯二切了一声,满脸不屑。

“规矩?咱们武馆,甚至西家行里,第一条规矩就是听东家行的规矩,这事老蔡师傅也是点了头的,谁让你们跟着外人来欺负自己人?这只是小小的惩戒!”

这话听得蔡飞等人也是满脸怒色,却难以辩驳,心中更是透凉,原来他们这帮人被铁线作坊革退,还真是遭了铁行的逼迫。

“我跟你们说,那李肆,还有那严咏春,都别想落得好!佛山可不是他们外人能生事的地方。”

侯二摇着头从众人面前晃过,这话听得蔡飞心中一震。

“铁行肯定要对他们不利,李北江虽然是大人物,可也难防江湖手段,咱们得通知他一声。”

带着徒弟们出了集市,蔡飞这么说着。

“师傅,咱们是不是帮着外人了?这可坏了规矩啊。”

“是啊,师傅,到时连小工都没得做,其他堂号不定还要整治你。”

徒弟们都是满脸忧色。

“外人?什么外人内人!?他们根本就不把我们当人!至于那规矩……”

蔡飞咬牙,之前采青时,被圆鼎堂狮头一脚踹下的景象又在脑子里翻腾不定。

“规矩再大,能大过老天爷的规矩!?”

梁家别园在整个梁园的西南角,梁焕自然没胆子赶李肆出去,李肆也装作啥事都没发生,依旧住在这里。

大厅里,瞧着跪在地上的蔡飞等人,李肆呵呵轻笑。

“十九蔡,你说得好,老天爷的规矩最大!他们坏了采青的规矩,坏了武馆的规矩,还坏了行当的规矩,为的就是替他们出气。你们要想讨个公道,他们就要拿交结外人的规矩说事,真是正反两张嘴,要怎么都随他们说。”

李肆这话听在蔡九耳里,只觉一身通畅,他没什么文化,事情看不清,可这个比他还年轻的李北江,一句话就让整件事情骨肉剔透。

“他们要有什么手脚,我都接下了,你们的好意,我很感激。”

示意于汉翼给这帮赶来报信的工人递上一封银子,李肆在盘算是不是从这帮铁丝工人身上下手,那蔡九却坚决推辞了银子。

“之前拜严师傅所赐,小的们已经拿到了青礼,这银子怎么也不能收。李老爷自是大人物,官面上估计不怕他们,可小的们担心他们动什么江湖手段。严师傅虽然功夫高强,怕的是这佛山能人不少,尤其是老蔡师傅……”

话刚说到这,一裘红裙闪了出来,蔡九跟着徒弟们赶紧再度低头叩谢,口中直喊着“严师傅!”

“老蔡?难不成跟蔡九仪有关?就不知道他是蔡九仪哪一辈传人。”

严三娘在后堂听得怒意难止,圆鼎堂的人不讲规矩,她出手匡扶道义,反倒害得银光堂丢了工作,原因居然是受了她这外人的恩,破坏了佛山的“一团和气”,这是什么道理?

“老蔡师傅是蔡祖师的侄孙,认真论起来,我也是蔡祖师的远房侄曾孙。”

蔡飞一脸的感慨,蔡九仪可是佛山武祖之一,他这个后人如今混到这个地步,真是无颜面对先人。

李肆没细听他们的话,就只是在疑惑,江湖手段?

他的疑惑马上有了解答。

“聚缘馆江玄上门求教!听说严咏春严师傅武艺高强,插手咱们佛山醒狮采青,依着规矩,总该下场指点一二!”

粗豪响声就在园子大门外回荡,蔡飞抽了口凉气。

“这江玄是老蔡师傅的大徒弟,除了拳上的功夫,腿功更是了得,这佛山几乎无人敢跟他对决。”

李肆出去一看,于汉翼等人正将一行人拦在门外,为首一个高壮汉子目露精光,气势沉狠,身边还有个贴着膏药的青年,瞅着李肆出来,眉头顿时皱起,而当严三娘现身时,脸上神色更是复杂,朝着那高壮汉子低语不停。

“那是圆鼎堂的狮头人,蔡飞说他叫彭凯。”

严三娘也一眼认出了这青年。

“退回去……”

李肆朝严三娘摆手,他可没兴趣跟这帮人讲什么江湖规矩。

“让我了结这事吧,求你了,毕竟是我惹出来的。”

严三娘一反常态地在他背后柔声低语着。

李肆正要继续摇头,门外不知怎么涌来大帮人色,竟然像是事前知道这里会有对决,都跑来看热闹了。

“既然要插手佛山的事,那就得按咱们佛山的规矩来办,要不敢接下,李老爷,你的大名,可就别想在佛山呆稳了。”

江玄沉声说着,不仅他身边的人,那些凑上来的围观者也都连声应和着。

“就此一次!”

李肆脑子急速开动,最终不得不确认,就这么当了缩头乌龟,哪面都落不到好。

得了他的应允,严三娘严肃颔首,通过这件事,她也充分领会到了“冲动是魔鬼”这个道理。

佛山难见的对决就要在梁家别园的门口上演,围观者越聚越多。

有不知武馆规矩的人嘀咕道:“怎么一个大男子要逼着小娘子跟他对决?”

旁人给了个白眼:“她既然出头采青,那就得接下这对决邀约,这可不分什么男女,当年蔡祖师的女弟子不也挑过馆子吗?”

那人还是摇头:“看着总是在欺负人,那般柔弱的小娘子,这江玄也不觉害燥!”

另一人切了一声:“前日你是没见,这严师傅身手可是高强,我押中了严师傅!”

说话间,严三娘已经换了一身劲装短打出了园子,顿时压得人群的声浪低了好几层。

那人呸道:“我瞧着你押的不是身手,是小娘子的身段和脸面!”

接着他也连忙鼓掌,场中江玄和严三娘已经遥遥拱手,架势拉开。

一浪浪的欢呼声不绝于耳,李肆先还凝神看了一阵,可瞧着场中的战况,严三娘臂腿都没怎么大展,轻轻巧巧地化解了江玄的威猛攻势,他就放下了心。单以功夫论,这个江玄还是差了自小由名师训导出来的严三娘一大截。他的注意力转向围观人群,于汉翼正领受命令,正严密地检视着这些人的动静。

李肆痛殴了吉黑子一拳头,当然没傻到坐等这条狗主动找上门,除了监视吉黑子的动向外,还在提防这家伙暗中下手。之前已经收到了一条动向,为此他也备好了应对,但所谓的“江湖手段”,就只是让人上门找严三娘对决?

正恍神间,却听一阵惊呼,场中局势转变。那江玄该是恼了,拉开距离,起腿急攻,一时间腿影重重,带起呼呼劲风,将严三娘的窈窕身影罩住。后世有所谓“南拳北腿”,佛山功夫以拳见长,腿法却是北方长项。这个江玄居然融汇了南北武风,看来的确有其自骄之处。

啪啪一连串轻响,严三娘膝顶肘击,江玄的如潮腿影像是拍上了礁石,骤然消散,人也闷哼一声退开。

少女长身玉立,似乎正要说点场面话,就此了结这桩对决,李肆欣慰地笑了。有了之前替人出头采青的经历,三娘真的有些成熟了,不再非要打败江玄,而是见好就收。

却不想那江玄却是恼羞成怒,猛然高喝一声,飞身而上,就朝严三娘高抬腿绞去。严三娘无奈地摇头,身子都没怎么晃动,挥臂拍开上路的腿击,再提膝格住下路的横扫。

眼见江玄的攻势就此化解,严三娘却忽然低呼一声,人就朝后仰倒,惊得观众顿时屏息。接着的情形更让所有人心口透凉,那江玄高抬腿狠狠砸下,竟然是一记再毒辣不过的鞭腿,转瞬就要砸在身体已经失去了平衡的严三娘身上。

“混账!”

李肆下意识地拔枪,这时候可顾忌不了什么规矩不规矩,可一拔落空,原来是顾忌着人多眼杂,没带出来。也不管自己并不擅长拳脚功夫,一步就蹿了出去。

他慢了,场中那阵似乎要压裂众人心口的惊悸已然消散,严三娘脚跟一点,腰身一拧,整个人如灵蛇一般就地转起,江玄的鞭腿不仅落了空,严三娘倒扬而起的脚跟还重重踢在他的太阳穴上,偌大身影打着转地栽倒在地,砸起了老大一团尘土。

“好——!”

鼓掌欢呼声如雷般震响,可李肆却没停步,他感觉很不对劲。

严三娘手掌撑地一点,身体翻转立地,却又是一声低呼,她的一条腿已经无法借力,整个人径直朝后摔倒。

“赶上了……”

李肆来得正巧,一手抱住了严三娘,却见少女柳叶眉紧蹙,还在咬牙抽气。

“腿……”

她低低唤着,李肆朝下一看,眼角猛然大跳。少女膝下的裤腿处,赫然渗着猩红血迹。

“拿下!”

李肆一声沉喝,于汉翼带着司卫一拥而上,不仅将还昏着的江玄绑住,还将跟着他来的十多人押住。

“你们干什么!?要以多欺少!?这可是坏了江湖规矩!”

那个圆鼎堂的人抗声喊着,顿时也引得周围人群一阵喧嚣。

“江玄才是坏了规矩!”

蔡飞出声了,他在一边看得清楚,走到江玄身边,脱下他一只鞋,运力一抖,当啷一声,一块圆弧状的刀片掉落在地。

“鞋里藏刀!聚缘堂的江玄居然也干这事!?”

“好狠的心肠!看老蔡师傅怎么交代!”

“满口什么规矩,自己就不守规矩,呸!”

人群中惊呼如潮,接着纷纷朝这帮人吐唾沫。

“三娘,你啊……”

李肆咬牙,既是心痛,又是无奈。

抱起严三娘朝园子里走去,少女玉脸被疼痛刺地发白,却是小意地咬着牙,手指在李肆胸口划圈圈,嗓音也软得跟小猫似的,“以后再也不逞能了,别数落我,好么……”

李肆叹气:“还想有以后?从今往后,你再不是江湖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