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三卷 第一百五十六章 我们什么都不怕,除了主子

“我欠的利钱早就还清了!还想来讹我?去县衙还是府衙,你们可得趁早!”

范家院子门口,范晋将一张欠单哗啦丢了回去,眉宇间的气度早已不是以前那个穷酸秀才,慑得前面那两个游手也退了一步。

“范秀才,你欠的是还清了,可你爹娘为了张罗你的事,却也借了咱们东家不少钱呢,这不,上面你爹画的押和手印可清楚得很!”

后面那个游手咋呼着举起单子,范晋一看,果然如此,不由怒火中烧,准是这帮高利贷晃子骗了自家爹娘。

“二百六十两,你们好大的买卖!”

再看清那个数字,范晋真想一头痰吐到那人脸上。

“你爹娘要托人说合,保住你的功名,免了县里发文书追捕,这点钱捞你一身清白,可算是便宜了。”

游手的话让范晋咬牙切齿,却又难以发作。

“爹,娘,不怪你们,是孩儿的错,没守在你们身上,让你们遭了蒙骗。”

屋里范晋安慰着一脸凄色的爹娘。

“这些银子只是小事,等孩儿中了举,挣了前程,咱们家的日子就能再好起来。”

一年攒下来的银子都被搜刮一空,范晋也是心如刀割,可想到乡试在即,精神也振作起来。

可接着的遭遇,让范晋百思不得其解。

“重矩,你快藏藏,于家向县里投告了,说你诬告乡里。”

来递消息的是番禹县衙书手吴平吴静波,不仅是他同窗好友,还跟妹妹小莲结了亲,就等着小莲明年及笄就纳采过门。

“什么?那事不是已经结了吗?”

范晋怒火中烧,不顾吴平的劝阻,径直朝于家奔去。之前他到底遭了什么难,并没对李肆细说。其实不是家中有难,而是他自己惹了祸事,缘由不过是帮人写状纸,被前任番禹县太爷指为讼棍,要办他恶怂滥告。不是他在县学的老师,还有在县衙的同窗活动,这生员功名都差点被撸了。这一番打点花了不少银子,一时还不出钱,典房典田拖着时间。怕自己人在家里被扒房现还,才不得不投奔英德的发蒙塾师段宏时那。

此事已经了结,番禹县的县太爷也换了人,他满以为早无纠葛,怎么还闹上这么一出?

“范秀才,我当家的劝你赶紧走,带着你一家走吧,他到县里投告你,也是被县太爷逼的。”

到了于家,于家媳妇又是同情又是埋怨地看着他,说出了让范晋毛骨悚然的话。

“我不走!帮我再活动下,把事情拖拖,等乡试过了,一切就迎刃而解!”

回到家里,对着吴平,范晋咬牙说着。

“两任县太爷都在故意整治你,重矩,是不是跟你和管……”

吴平小心翼翼地说着,可还是惹得范晋开始有些暴躁。

“没有关系!一点也没关系!真有关系,我又怎能再见到她?堂堂的广州将军,会用这样的下三滥手段?拐着几道弯来整治我!?”

之前吴平就劝过范晋,招惹旗人女子,还是将军女儿,就真是云淡风轻,什么事都没有?那时范晋似乎也听进去了,可现在好像心志又坚定起来。可这话吴平也觉得有道理,广州将军是多大的官?不乐意范晋跟女儿有瓜葛,直接遣个家人来吓唬几句,还谁敢有念想?

“再说了,为我这么个穷酸,整个官府都能动起来!?”

范晋捏着拳头,胆气饱满。

“我就不信了!朝廷自有法度,总有说理的地方!这大清的天,还是为咱们士子敞开着的!不就是个县太爷么?等我中了举,再不怕他们这种人的欺凌!”

被他笃定神色感染,吴平点头,也觉事情不该如此,原本的浓浓担忧也消散了不少。

两天后,府学放了科试合格的榜,数百学子们聚在榜前交头接耳,场面却异常平静。这只是科试,真正的门槛在后面,而且这榜也跟往年差不多,黜落者极少,大家谈的更多还是乡试主副考官到底会是谁这一类问题。

低低人声里,忽然传出来一声惨厉的嘶嚎,就像是血肉被扯裂了一般,震得众人心头发寒。

“不——!”

人群散开,将一个正跪在地上以头抢地的人露了出来。

“不……”

范晋恨不得将脑袋摔裂在这砖石地上,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连科试都没过!?不说交卷前审查在三,出场后还仔细回忆了一番,就算有些许小节上的疏漏,也不可能遭了黜落的下场。

“这是为什么!?”

满腔愤懑激得他正涕泪纵横,附近有人出声劝他了。

“此次不过,下次再来嘛,年纪还轻,有的是机会。”

说话的生员足有四五十岁了,云淡风轻地好意安慰着,范晋却是心火入骨,这不一样!这次乡试可是寄托着他功名和佳人两桩前程,只能进不能退!这次被拦在门槛外,身后那一堆烂事围上来,他恐怕连学着上次那样,出奔避祸的机会都没有了。

深渊,他只觉自己正在朝一个无底深渊坠落。

“学台大人!”

恍惚间就听到这样的招呼声,是学政来府学慰问生员了,这是广州城生员特有的待遇。

“学台大人!”

范晋猛然跳起,朝着远处被众人簇拥的史贻直冲去。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被黜落!?学台大人,求你说个明白!”

周围学子,连带史贻直身边的侍卫兵丁没来得及反应,一个人已经撞开人群,径直扯住了史贻直的袍袖。瞧他一脸涕泪,目露凶光,脖筋都绷得直直的,若是手上有把刀,多半已经落到了史贻直的身上。

兵丁们吓得魂不附体,赶紧将这人扯开,几人合力,牢牢压在地上。

“那……那是谁?”

史贻直也是脸色发白,好一阵才镇定下来。

“叫什么范晋,被黜落了的,该是得了失心疯。”

听到这个名字,史贻直一愣,然后脸色如常地点点头。

“待他清醒下来,放走即可,别为难他。”

在一片“学台仁心高照”的称颂声中,史贻直拂袖而去,被按在地上的范晋失声痛哭。

“重矩,安心调养吧,县里那麻烦,我们都在帮着拖延,日子还长,从头来过也不迟。”

范家院子,吴平安慰着脸色惨白,正卧在床上的范晋,正要出门,却被他喊住了。

“静波,能帮个忙吗?”

声音低低的,却含着不容拒绝的坚决,吴平呆住。

“这……好吧,我也就豁出去了,帮上你这一次,我也相信,总还有说理之地。”

听了范晋的要求,吴平犹豫了好一阵,然后决然点头。

“其他倒不好说,不过……天理昭昭,李肆这话倒是没错,我就要让这天理应验!”

范晋强自下床,眼里满是不屈,他在李庄呆了一年多,对李肆那一通道理没怎么上心,可人遇挫折,绝不低头这心气,却已经是蕴得足够。

之前在李庄再遇管小玉,原本他还颇有顾忌,可李肆的话让他懂了,做人就得向前走,不能遇到险阻就避开,所以也就放开了心防。跟管小玉相处那一月,是他这辈子最舒心的一月,他还想着这样的日子,以后能长长久久。就为这个,他也要拼命挣得一番前程,这点坎坷,他一定要冲过去。

科试没过还是其次,眼下县里的案子如果过不去,他的功名都要被撸掉,到那时候,可就真是直坠深渊,再难翻身。虽然不确定县太爷为何总要整治自己,但范晋觉得,总还是有人能整治县太爷,他托吴平取的,就是番禹知县篡改卷档,逼于家再告他的凭据。

广州府衙大堂,看着堂下那展臂低头,将状纸高高递起的年轻人,叶旉眼角不断跳着。

“接过来。”

一声吩咐,状纸由皂隶接过,在两手间渐渐展开,看着“篡改”、“肆意”、“枉法”、“卷宗”等等字样,叶旉假作抚额,将几乎快挣破脸皮的肉筋压住。

“生员范晋,你先回家,待本府细细查来,若番禹县真有此等罪行,必定还你一个公道。”

叶旉用着自己都觉陌生的声音说道。

“府尊要还的,是朝廷的公道!”

丢下一句铿锵有力的话语,范晋拱手告退。

“哼……公道不公道,只有……”

叶旉下意识地看天,接着脑袋转向北面。

“主子才知道!”

他恨恨的嘀咕着,到了后堂,沉吟片刻,唤过家人。

“去告知将军府马催领,说那个穷酸狗急跳墙了,事情已不止他和管家千金的厮缠,我这里再难遮掩,得他动手才行。让他注意点,别落了痕迹。”

家人领命而去,叶旉叹气,像是在为谁惋惜。

“只怪你脖子太硬,早早低头,哪来这番灾祸?”

深夜,跟吴平喝到半醉的范晋迷迷糊糊醒来,正要出门解手,却听得院子另厢屋里妹妹的惊呼:“火!”

酒意顿时惊散,范晋冲出门,却见自家柴火灶房里火起,火头汹汹,映得四周通透,已经吞了大半屋子,正朝隔壁父母的屋子扑去,不由魂飞魄散。

“爹!娘!”

宿在范家的吴平也醒了,跟着妹妹范莲一起,三人正要冲进屋子,范家二老却扶持着从浓烟里奔了出来。

心头乱成一团,可见爹娘没事,范晋正要松口气,老爹却又返身朝屋子里冲去,嘴里还在念叨着:“还有银子……床脚下的银子,家里就那点了。”

老娘下意识地就跟着老爹奔去,范吴三人目呲欲裂,还没及挪动脚步,就听哗啦一阵轰响,屋顶塌了,浓浓烟尘扑出,将已若木雕的三人盖住。

不过是极为短暂的时间,范晋却感觉像是过了漫长一夜,一个低低的哎哟声将他惊醒,那不是吴平或者妹妹的声音。

“这是意外……”

几个人在摇曳的火光中现身,为首之人正一脸遗憾地叹气摇头。

“你们是……是你们……”

一连串的念头扼住范晋的思维,让他语不成句。

“火,是我们放的,这是个警告,这广州城再不是你能呆的地方,早滚早了!”

熟悉的口音,让范晋恍然惊醒,却又如坠冰窖,这人是旗人!难道这一切的祸患,真是因为自己跟管小玉扯上了关系?

“爹……娘……不会的,不会是因为这个。”

巨大的悔恨跟巨大的疑惑混着,沉沉压住范晋,让他难以动弹,甚至难以呼吸。

“你们这些恶贼!就不怕王法吗!?”

吴平气怒攻心,恨声骂着。

“王法?怕!不然也不至于这么缩手缩脚的,要换在三十年前,早一刀剁了,哪来这么多折腾!”

那中年旗人呸的一口痰吐在地上。

“要怕就束手就擒,我可是番禹县刑房的!”

吴平怒声喝道,那几人顿时抽了口凉气。

“看来这王法……咱们是不能怕了。”

那领头的旗人冷声道,眼里也并起了寒光。

“不——!”

那几人合身冲上,腰刀抽送,火光、刀光,混着血色变幻不定,吴平一脸难以置信的震惊,捂着胸口缓缓栽倒,这一切映在范晋眼里,就像是另一个世界的映像,瞬间生起,随即破碎。惊惧、悔恨、茫然,更多的还是不解,重重思绪将他裹住,恍如置身梦境。

“喂!别浪费了!既然要当劫匪强盗,那就得像个样儿!”

那中年旗人拦住了挥向范莲的刀锋,嘿嘿笑着走向少女。

“就痛一下……不,两下。”

旗人面带微笑地看住惊呆了的少女,接着沉脸挥臂,砰的一声,刀柄砸在少女头上,纤弱身影栽倒在地。

“醒来啊——!”

范晋在心底里咆哮着,早前在李庄遇袭时那股握住长矛的心气终于聚了起来,宛如枷锁崩裂,从脚下抓起一根晾衣服的竹竿,猛然发力,朝那旗人当胸捅去。

心气再强,肉体未经锤炼,这一捅却是毫无劲力。那旗人伸手一握,就将竹竿把住,看着还在奋力推送的范晋,像是猫戏耗子般地呵呵笑了。

“还真是个傻倔呆子……”

噼啪声不断,竹竿已经折成弯月,那旗人猛然侧身松手,范晋一个趔趄扑出去,竹竿回弹,一声凄厉的惨呼再度响起。

“让他活着吧,不然激起小姐的脾气,怪罪下来,主子可要把咱们当替罪羊料理。”

就见范晋在地上翻滚不停,旗人又拦住了正要挥刀的手下。

“放……放下阿莲!”

捂着脸面的手掌渗出血丝,范晋还想护着自己妹妹。

“你老实闭嘴,你妹妹也能活着,我们还是有良心的。”

那旗人冷哼道。

“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到得现在,范晋还是不敢相信,自己被官府陷害,被摘了功名,甚至现在家破人亡,全是那样一个在他看来微不足道的原因。

“为什么?就为了你招惹上我们管家小姐,能留下命来,还是沾了小姐的光。呸!汉狗加穷酸,还敢打管家小姐的主意,你这胆子可是肥啊。为什么这么对你?不这么对你,难不成还要咱们管家奉上银钱,求你不要跟小姐来往?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德行,你配么!?”

那旗人轻蔑的回话,将疼痛从范晋的脸上眼上直捅心底,范晋只觉自己魂魄都要被疑问和不甘撕碎,不应该只是这样,肯定还有其他原因!

“就为……就为这个!?”

这是最后的努力,他一定要得到答案。

“还要为什么?这还不够?”

旗人嗤笑,仿佛他问得太愚蠢。

“哦,对了,确实不止为这个,还为了……你这穷酸总不肯低头,还以为脖子能钝了刀子?”

似乎想到了什么,旗人再补充了一句。

“你们……你们会遭报应的!老天在看着你们!”

范晋嘶声喊着。

“老天?我们可不怕,怕的就是主子而已。”

旗人嘿嘿笑道,打了个唿哨,手下扛起晕厥的范莲,转瞬就不见了踪影。

“你们……会遭报应的……”

火光摇曳,范晋还在嘶声呼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