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三卷 第一百五十五章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范秀才!一年多不见了,瞧你这气色,该是有了富贵,衣锦还乡了吧?”

“哪来什么富贵,不过承老板吉言,该是不远了。”

“好啊好啊,那今天来,还是……老规矩?”

“嗯,玉鲢一尾,熊掌一面。”

广州城东门内一家小食铺,两个盘子上了范晋的桌,筷子捏起来,范晋点点左边的盘子:“鱼我所欲也”,再点点右边:“熊掌亦我所欲也”。

滑嫩嫩的白玉豆腐洒着青葱,金灿灿油光光的炸豆腐香气直冒,范晋心满意足地念叨着:“鱼与熊掌兼得,岂不快哉……”

自语间,神思缥缈,时光恍若倒转,又回到了一两年前,那还是初冬季节……

“真是有趣,豆腐就是豆腐,再念叨也变不成鱼。”

当时他也在这般自得其乐,邻桌却有人扑哧笑了出声,偏头一看,却是个翩翩美少年。清脆悦耳的嗓音外加绷起的高高胸脯,还有瓜皮帽下那乌溜溜的大辫子,纵然范晋眼拙,也能看出是一个西贝货。

“子非豆腐,安知豆腐成不了鱼?子也非我,安知下我肚的不是鱼?”

范晋认真地驳斥着,然后想到对方是个女子,再不多话,埋头吃鱼……豆腐。却不料那小姐径直坐了过来,手一伸,将范晋那盘“鱼”丢到了邻桌。

“那么,空空如也,你也能当鱼吃喽?”

这小姐促狭地说着。

范晋一愣,入眼的却是姑娘那白皙如玉的手掌,下意识地用筷子点着:“哪里是空空如也,这里还有鱼……不,熊掌。”

接着他就意识到不好,抬眼看去,正见到小姐正皱眉欲恼,四目相接,时间就这么凝固了。

日月如梭,一眨眼功夫,世事变幻了一轮,可终究还是乌云散尽了。将思绪从记忆中抽出来,范晋满足地叹了口气,跟回忆比起来,美好的未来更值得期待。

今日是乡试前的科试,有冷面学政史贻直督场,本是走过场的科试,气氛也变得无比滞重。不少生员都是战战兢兢,出了考场都还忐忑不安,可范晋却是心中笃定。他知道自己绝不会被刷下来,这种自信不仅来自于之前的苦读,在英德一年多的经历,也让他的心性有了长足进步。当初贼匪夜袭李庄的时候,他握着长矛守在教室门口,从那时起,心中就立起了一座山峦,一点点冲天而上。

这还拜李肆所赐,年纪比他小了四五岁的李肆,能有现在这一番事业,让范晋很是钦佩。只是……什么资本怪兽,什么三个相信,李肆说过的一些东西他也有所耳闻,隐约觉着既跟圣人言相合,却又有悖圣贤大道。反正这广东风气怪异,乡间什么奇谈怪论都有,他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只觉都是些草民商贾工匠之流的东西,李肆和他,终究不是一路人。

吃完豆腐,丢下十来个铜子,范晋哼着“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悠悠地朝家里行去。

广州府学里,有人心情正糟到极点,别说唱小曲,不是自忖身份,早就骂娘了。

“连抬格避讳都不知,满篇错了十多处,这样的人还能是廪生!?”

“唯天下至诚,为能经纶天下之大……进!?这连书都没背周正,还想去考乡试!?”

即便强自压抑,史贻直也快咆哮了,眼见就要动笔画下一个个大叉,伺立的教授赶紧摇手。

“大人哪,历届科试,黜落都默有定额,大人要破这旧例,可是大忌讳。”

听到这话,史贻直停住,目光闪烁不定,之前在韶州府学的一幕又浮现在脑海里。

“只以笔墨粗劣黜落,不说知府大人,制台宪台的门,他都是能敲得开的。大人,若是没有明显的纰漏,何苦硬拦此人?再说了,平心而论,他没有找枪手替考,全以自身学问应试,对大人的敬畏之意,对进学的虔诚之心,远超他人哪。”

当时他正要给一份书法丑陋不堪的试卷划下大叉,府学教授按住了他的笔,这么对他说着。

一听这话,史贻直就知道有文章,翻开卷子名栏一看,两个字赫然入目:“李肆”。

史贻直不清楚李肆其人,府学教授低低说道:“就是李北江”,他这才恍然。身在广州城,李北江携湖广江西米商济粮的事迹,他还是有所耳闻,只当是一个豪商,却不想居然是个十八岁的童生……

再仔细翻看了卷子,史贻直心中一凉,同时也将李肆此人打为“狡奸之辈”。因为这卷子答得四平八稳,以他的学问造诣,一眼就能看出,这就是老手先做好了的文章,他自问对学政衙署管得极严,看来就算不是泄题,自己事前圈定的题目范围,也由手下传给了此人。

又气又怒,外加对这一手铁线般拧出来的笔法很是厌憎,史贻直差点就要将一个大叉径直劈在卷子上,府学教授的话又在脑子里翻腾起来。

是啊,何苦呢,人家毕竟没有什么明显的过错,也找不出作弊的痕迹。泄题这种事,无凭无据,深究下去,说不定还要牵累自己,这是太苛了吧。

压住心头那一丝不甘,史贻直恨恨运笔,在卷子上批下了一个大字:“可”。

思绪转回,如今这广州府的科试,面对一份份不堪入目的卷子,又是想痛快地划叉而不得,史贻直心中那股郁闷,几乎快撑裂了百会。

教授的话虽然有私心,对他却也是好意。朝廷行事,历来注重经制,既有明面上的,也有暗地里的。史贻直可以铁面石心自作崖,在银钱上把持节操,可进学一事涉及朝政大局,真要在科试上大动干戈,朝堂对自己的评语说不定真会给出一个“苛厉生事”。

恹恹地在一堆原本要评为不及格的卷子里挑着,准备将最看不入眼的几份卷子黜落,一个四品官进了门,却是广州知府叶旉。

科试不比乡试,规制没有那么严苛,叶旉来府学也不算忌讳。但时值科试审卷,终究有些唐突,史贻直正要出言损上几句,将这个八阿哥门人撵走,叶旉却吩咐教授找出一份卷子,径直上前低语道:“铁崖,此人你可得黜落了。”

史贻直皱眉,这也太直接了吧。

强自撑起君子风度,史贻直接过卷子,仔细看了一阵。嗯,笔法俊秀,文风沉凝,学识更没有大问题,在这一大堆卷子里,虽然说不上鹤立鸡群,可“优秀”二字却能担起。以史贻直的判断,不出意外的话,后面的乡试,此人也该能榜上有名。

翻开名栏,写着“范晋”二字。

“叶府尊,此人是奸是盗?要黜落他,总得有说法吧。”

史贻直沉声问着。

“说法,那不是铁崖你一句话的事?”

叶旉没当回事,随随便便地应着。

“荒唐!我史贻直又没投在哪个阿哥门下,朝廷法度如天,怎可如此行事!?”

史贻直终于恼了,他虽然只是个从五品翰林院侍读,可外放一省学政,即便是督抚都管不到他,这广州知府,他还不放在眼里。

叶旉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一圈山羊胡子修剪得极整洁,相貌颇有循吏的肃正之风。史贻直的叱责,他却毫不在意,只是轻轻叹气。

“铁崖啊,这就是你为何在翰林院一呆就是十来年的原因。”

这话像是一闷棍上头,敲得史贻直脑袋发晕。

“不说这个了,跟你交个底,此人跟广州将军管大人的千金有些厮缠,这说法,还不够?”

接着叶旉的话却让史贻直清醒了,不仅是攀龙附凤,还涉及到旗汉之事,却要自己出头,这是凭什么!?

“我说过了,自有朝廷法度在,此事休要再提!”

史贻直一边沉声拒绝,一边心中暗恨,谁稀罕着你们旗人女子了!?学子们寒窗苦读十年,为这点事就要毁人前程,真是可恨。

“这样一桩针尖小事,你也要硬着脖子?铁崖,我叶旉是小人物,你不必上心,甚至管大人那,你都可以不给情面。可管大人的千金,本已早有安排。你若是不愿伸手帮忙,京里八阿哥雍容大度,自然不会计较,吏部那些小人,却是要盯上你一眼了。”

叶旉摇头,为史贻直这坨油盐不进的铁旮瘩不值。

“要还想在翰林院继续磨着,请便。若是伸伸手,让八阿哥记住了,下次再放出京,说不定就是藩台皋台的前程。”

叶旉也不是死皮赖脸的人,话说完,拱拱手告辞了。

前后一番话让史贻直愣了好半天,铁崖、法度、功名、人情,一圈圈物事在脑子里转着,曾经也身为学子的艰辛记忆,映在这范晋身上,就跟叶旉那张脸,还有那张脸背后的东西抵着,相争不让。

“我到底要什么?”

纷杂中,这样一个疑问蹦出来,让缠绕在一起的纠葛骤然崩解,要什么?要功名利禄!要名垂青史!

可一念凝定,史贻直心中却有什么东西直坠深渊,只觉无比空虚和难受。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水至清则无鱼”一连串的圣人言像是救命的绳索,在手中一根根荡过,但都还觉不够。甚至“小杖受,大杖走”、“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样的绳子他都扯了出来。

目光空洞而无意识地四下扫着,忽然碰到了案头的书,封面上《中庸》二字如粗壮的铁链,直插心间,终于将他那坠落的心迹拉住。

史贻直再度拿起范晋的卷子,仔细端详着,终于找到了一处抬格之误。原本这样的抬法可对可错,就看考官怎么审度,但他却是长长出了口气,一个大叉划下,像是再也不愿碰这卷子,哗啦一声丢到了黜落的卷堆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