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三卷 第一百五十四章 事业和人生的大跃进

广州城东关外,山脚下的一处土院,范晋忐忑片刻,终于伸手敲门。

“阿晋!”

“晋仔!”

“哥哥!”

老父老母颤颤巍巍地迎了出来,还有十三四岁的小妹,一家人都是泪眼婆娑。

“爹!娘!孩儿不孝,这一年多都不能侍奉在你们身边……”

范晋跪地哭着,只觉一年多的忧惧终于消散无影。

“孩儿不是托人送回了银子吗?爹娘你们,还有小莲,怎么都还是这般气色?”

“祸事虽然过了,难保还有下次啊,那些银子都得收着,咱们穷苦人,应付着就能过了。”

“哎……娘啊,孩儿如今可不一样了,怕全给了你们惹来祸患。孩儿身上还有不少银子呢,吃好穿好,别老往地下埋。”

“那可不成,就算不防着祸事,你的婚事也得备着。咱们虽然没在广州城里,可也不算乡下,婚嫁怎也不能让以后的亲家说道。”

“爹,孩儿还有大前程,这些小事就别担心了。”

“是啊,哥哥是要中举的!我就知道!”

一家人絮絮叨叨地念着,携手进了院子。

广州城西上九甫的某处院子里,李肆也在说着回家的事。

“金铃,回去看看盘石玉,然后把银铃带回连南吧,估计你以后也没什么时间去那了。”

盘金铃正因他一月多后又来了广州而喜悦不已,却又强压着不在脸上表露,听到这话,心中顿时一黯。是啊,盘银铃也该叶落归根了,然后……自己呢,她家连带在东关的麻风善堂早已被乡邻当作不祥之处给焚了。

接着她又振作起来,李肆让她在这西关荒僻之处重建善堂,此生已经无憾。盘银铃可以叶落归根,她也早将眼前这个年纪小了他三四岁的男人当作了她的根,只恨……

叮咚的喧闹声打乱了她的思绪,院子外,砖瓦匠们正在忙碌地推墙平地。眼下这处庄院,连带附近的几顷地皮屋舍都被李肆买了下来,未来这里将会立起一桩这个时代还未有过的全新产业。

之前跟安金枝详谈之后,李肆对海贸之事更有了清晰的了解。海贸就直接在朝堂眼皮子底下,也是广州各路神仙的金饭碗,如同安金枝一样,每家行商背后都有背景,全不是省油的灯。不是靠着掌握了玻璃技术,李肆跟安合堂还难有交集,这趟浑水,还不是他目前能搅的。

之前靠着前世印象,李肆早有判断,如今从安金枝那得到了一手资料,更坚定了他“攘外必先安内”的决心。

而这内自然还是那人财军三件事,财已上了轨道,军已有了规划,可人却不见太大的起色。眼见船行已经在广州立足,李肆就决定,开始铺垫人里那“人心”一事。

“瞧你这大把银子洒的,真是没地方用了吗?”

听到外面喧闹的响声,盘金铃随口抱怨了一句,她只当是为日后李肆来此居住修建屋舍,下意识地就代入到某个角色,为李肆的腰包心痛不已。

“医院,我要在这里建一座医院,还有一座医学院,金铃,两个院长你可都得担着。”

这就是李肆的规划,要得人心,就从医药上作起,而这桩事业,就寄托在盘金铃身上了。

早前在照管李庄的药局时,盘金铃就从李肆那知道了所谓的“医院”是怎么回事,药局还只是个小小的雏形。听到这话,她人一下呆住,手捂胸口,似乎要喘不过气来。

“四……四哥儿,你这是……”

接着她死死抓着手上的东西,不让自己哭出声来。最早李肆在英德给了她一座善堂,让她收拢之前的病友,现在又在广州重建善堂,她已觉粉身碎骨都难以回报。现在李肆居然还让她继承家业,将这医事发扬光大,她再难找到言语来表述自己的感恩之心。

“这可不是为你,是为善心。”

李肆心说,还为的是人心。

喘了好一阵气,盘金铃平复下来,被激动和喜悦裹着,她也有了心气,半是认真半是玩笑地问道:“你就不怕皇帝见了稀奇,把人都招进宫里去?”

李肆点头:“先只管外科,让大家只当这里是治跌打损伤之处,具体的注意事项,我马上给你写章程。”

他也担心这个,所以要严格限定这医院的业务范围,特别是不能涉足内科。否则在这理学跟中医厮缠一处的时代,即便招不来康熙老儿的瞩目,也足以引发士人和杏林的汹汹讨伐。这座医院的真正作用,除了以慈善聚人心之外,还有着多重目的,包括培训军医和搭建现代医学骨架。

拿起信笺,看着李肆那少有的毛笔字,将一件件事情交代得细致而有条理,盘金铃滴滴泪珠落下,眼见要染了墨迹,低呼着赶紧挪开,原本压下的心绪又翻腾起来,嘴里只道:“四……哥儿,这该让我怎么回报?”

喜泪盈盈,低低的呢喃由她那嗓音送出,一股坚石也要化开的温婉浸满了李肆心田。之前段宏时的那句话骤然从脑海里蹦了出来,让李肆呼吸粗浊起来,瞅住盘金铃的目光也热了几分,“要不以身相许?”几个字已经溜到了舌头尖上。

盘金铃侧着身,低着头,不敢动了分毫,李肆这异状,细腻的她早已察觉,一股股荡漾在心底推送着,汇作一个喊声:“转过去!迎上他的眼睛!跟他说……”

说什么……说以身酬报他的大恩吗?估计他只会微微一笑,笑自己太轻贱他的善心。可他怎么知道,自己想报他的,何止是恩,何止是身,根本就是心呢……

心绪渐渐被或甜或酸的杂乱线头噬咬,等盘金铃警觉回神时,李肆已经目光清澈,吐息自然了。

“万一人家本无那心思,可念着报恩,强自逢迎呢?再说了,正在头疼怎么处置安九秀,才能不伤到三娘和关蒄,自己可真是贪婪啊。”

李肆责备着自己的贪心,敷衍几句后,赶赴下一个工作地,留下盘金铃呆呆地悔恨着自己的怯懦。

广州外西关那处滩涂地也是人来人往,正在修筑堤坝,搭造栈桥,彭先仲也在暗责着自己胆子太小。

“真要建那么大!?”

之前得了李肆的吩咐,他以为自己圈了二三十顷地已经算大的了,可没想到李肆手臂伸展,将周围上百顷的地都包了进来。这可不是英德,而是广州,纵然是无主荒地,也要花上几千乃至上万两银子。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没人的荒地,那就是官府的。

“先圈起来再说,账目上的处理,仿照标准流程,从广州本地人户身上走,再以绝卖方式,籍档转到英德那边,记在青田公司人户身上。”

李肆心想,等日后这里兴旺起来,光卖地就能赚翻了。

“别把屋子直接修在码头后,必须空出一大片地方,仓库也别靠那么近,相互隔开,用石头建底,青灰砖作墙,杜绝火灾。这图纸不行,让李庄的砖瓦行过来重新做。”

接着他否了广州本地砖瓦匠的图纸,一番布置让彭先仲两眼发直,弄出来的这码头,几乎能跟黄埔那边的洋行码头相比了。不,甚至还要豪奢,李肆该不是想着把所有从广东米价风波上赚的银子,全都投进来吧。

“这就是天梯,要造天梯,就得大跃进……”

李肆双手叉腰,这处将被命名为“青浦”的所在,将是他的下一个丹田。既然广州各路神仙认了他这船行的“壳”,他就得将这个壳的价值最大化利用。

再跟已经赶过来的船行筹备团队,包括之前负责浛洸钞关的向案头和负责商行的小谢等人碰面,作了加快进度的交代,李肆就带着盘金铃回了英德。

回去的路上,李肆有些神思不属,原本还有心找机会的盘金铃也沉静下来,她已经习惯了忍耐和等待,只是偶尔好奇,李肆为什么会看着江水,一会笑一会皱眉,显得有些……彷徨难安。

除了事业上的大跃进,李肆被安金枝的一番话给提醒了,之前段宏时说的那句“盘金铃可做大房”也一直在他心头绕着,倒不是还对盘金铃有什么念想,而是……他的人生,似乎也到了该来一次大跃进的要紧关头。

回到李庄,一眼就瞅见了正骑着西洋骏马在庄子外撒欢的严三娘。对着飞身下马,姿态无比曼妙的少女,李肆深呼吸,说出了那三个字。

“我……你……你还没吃饭吧?”

少女正因剧烈运动而面如桃花,被那三个字击中,脸颊更是酡红一片,脑子也迷糊了,出口的是这么一句话。

还好没说什么刷没刷牙,这反应还在李肆的预料之中,他径直牵住了少女的双手,口齿清晰地再说了一遍。

“嫁给我,三娘。”

严三娘眼波荡动,吐息难平,眼见就要点头了,却似乎想到了什么,瞳光一黯,咬着樱唇偏开了头。

“我是为造反而来的,不是……不是为了那事……”

少女挣开他的手,飞身上马,喝啊一声,马儿嘶鸣,飞驰而出,荡起滚滚一道烟尘。

“人生的大跃进……失败。”

李肆叹气,可沮丧却转瞬消散,那么就专心在事业的大跃进上吧。

“三娘,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看着马上的少女绝尘而去,李肆给自己打着气。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