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三卷 第一百五十三章 做人才是硬道理

“这就是学政衙门,可惜那个史铁面不好说话,连我爹爹的请托都不放在眼里,否则你的秀才,晋哥的举人,那就是一句话的事。”

惠爱街上,管小玉当着向导,将一路的衙门介绍过来,到了学政衙门时,她用一句话就能定千万人命运的语气说着,李肆这才想起史贻直的诨号。

“功名自从正途来,欺昧绝不是立身之道!”

多半只是管小玉的玩笑话,范晋却在认真地驳斥着,被他落了面子的管小玉却是一点也没气恼,反而甜甜笑着看住了他,满眼荡着秋波。

李肆暗道这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了,不过话又说回来,范晋范重矩用他创出来的军事化教学手段教了一年多蒙学,原本的酸腐气被精炼成了一股随时随地都能教育人的肃正气度,隐隐跟之前见到过的汤右曾一类文人相似,那就是所谓的“心中自有河山,身负万钧也处之泰然”。只是那“泰然”太阴太冷,想是心中那河山本就被重重迷雾遮蔽,不像段宏时那一辈人,身上还沾着明清变季的大时代风骨,怆然却又洒脱。

“他们二人,真能成全一段旗汉姻缘?”

李肆也有些认真了,范晋这样没有家世没有绝学的穷秀才,要在功名路上出人头地,十年后能到道府级就是神话了。即便到了道府级,要攀上广州将军的家门,那还差得太远,除非……

再看了一眼范晋,李肆叹气,除非换着他亲自上阵,前世接触过不少“倒插门”得富贵的软饭专家,他们可有着五彩纷呈的各式手腕。叹气之余,李肆还在担心,管小玉的老子管源忠,真没把自己女儿当作官场砝码?就任得她自选佳婿,连旗汉问题都不顾忌?

“范秀才,秋闱将近,得专心读书了。”

可李肆也是一肚子要事,只顾得上委婉地提醒了一句,然后就跟两人道别。他要去城南安家,不仅是为回个面子,还带着摸摸广州商场,特别是广州洋行底子的心思。

“这李肆,以后你还是少跟他来往。”

瞧着李肆的背影,管小玉开始进到贤淑妻子的角色。

“总觉得他对你……另有用心。”

初见李肆时的遭遇,外加安九秀的经历,让管小玉下意识地就对李肆没好感,若是李肆在这,多半要哀呼女人的直觉真是灵验。他对范晋没什么不良用心,可对她管小玉却真是别有用心。

“这……多虑了。”

也是下意识地想要反驳,可想到之前在李庄直接间接感受到的东西,范晋心中微微一凉,似乎桩桩事情,总跟自己要走的功名大道格格不入。

“还是小玉知心。”

范晋看了一眼佳人的娇颜,心中生起感慨,再牵出了豪壮雄心,此番乡试,一定不能辜负佳人的期许。

两人默默前行,一路还含情脉脉对望,到了光塔街口,北面就是旗人地界,范晋不得不和佳人分别。

从光塔街心出来一队侍卫,远远看到管小玉还对着范晋的身影发呆,其中一人咦了一声“那不是……”

管小玉身边的侍女被召了过去问话,片刻后,那人沉声吩咐着:“跟叶旉知会一声,那穷酸又回来了。”

这时管小玉转身行来,那人赶紧换上了一张灿烂笑脸:“小姐,这一月可玩耍得尽兴?”

安合堂在广州城里另有堂口,跟城外南面的洋行不在一起,李肆在这里跟安九秀的父亲,安合堂的东主安金枝会面,这名字让李肆也很是佩服。

老熟人安六出迎,安金枝安合官在堂口后面,一座带着江南气息的院子里接待了他。见到真人,李肆的第一印象就是……人如其名。

五六十岁年纪,很胖,浑身金灿灿,微微笑着,有些像抹了金粉的弥勒佛。

“我那姑娘,可还满意?”

浅浅的客套和揣摩后,两人就在院子里廊厅里分坐相谈,这是生意场,安合官的官身就不必当真了。而安金枝这话,语气简直跟青楼老鸨纹丝不差。

“她娘是我十二房如夫人,当年可是江南艳绝一时的大美人,甚至还有京里的大人物插手,终究还是进了我的房。”

安金枝一点也不提生意,话题就在安九秀身上转着。

“琴棋书画都不在话下,自小还学着管账,英吉利和佛朗机语都懂得一些,最通的还是拉丁语。虽然比不上牙人那样流利,可跟洋人对话还是没问题。总之我这姑娘,你要怎么用都行。不过呢……听下人说,你似乎还没迎她进门,是不是对这江南风味不怎么上心?”

一身金闪闪的安金枝气场十足,完全掌握了话语权,李肆就愣愣地听着。

啪啪……

安金枝拍掌,一阵环佩叮当声里,三个窈窕身影进了廊厅,齐齐朝安金枝和李肆一福,脆声唤着:“问爹爹安,问叔叔安……”

一时间,云雀黄莺,高低脆柔,丽声萦绕,李肆是由楞转懵。定睛再看,乖乖,这三个姑娘,大的十六七岁,小的不过十二三岁,个个花容月貌。大的亮丽,小的纯涩,单个拿出来都要让人两眼一亮,三个凑一起,李肆眼睛顿时花了。

“我还有五个未嫁的女儿,这三个年纪合适,虽然本事比九秀差了不少,可若你觉得她还缺风姿,尽管再挑一个。听说你身边也有个异洋小女,瞧我那十一秀……”

安金枝说到这,中间那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晕红着脸,朝李肆再深深一福,仔细一看,居然是个褐发碧眼的混血儿。

“是我收的葡萄牙女奴所生,你若满意,径直收去陪着九秀。”

安金枝说到这,李肆不得不出声了,这安合官,到底是作洋行卖玻璃,还是在批发女儿呢?他可算是见识了这个时代的豪商到底有多豪气了。

“安爷子,您可把我瞧得太重了,小子事业初成,可当不得这样的盛待。”

李肆一边客套着一边想,这安金枝一生最大的成就该不是赚银子,而是生女儿,算算他居然有了十几个女儿!?算算十二房如夫人的女儿,都有十六七岁了,如今他不该得有个二三十房小妾!?

“盛待?不不……李肆啊,就算这三个你全都收走,四个女儿才换你这一个女婿,我都甘愿。”

安金枝呵呵笑道,李肆也只是跟着呵呵傻笑,真有这么豪爽,就不至于之前还用帐房丫头冒充亲女了。

“这真不是玩笑,李肆。若你之前径直收下小凤,我对你的玻璃行就没太大期待了。你这般谨慎,就说明你手里掌着货真价实的东西,我当然可以放心把女儿托付给你。”

说到这,李肆正以为安金枝要步入正题,他又把话题转开了。

“不过呢,我瞧你还没怎么学会做商人。”

安金枝挥手,三个女儿款款退下。

“商人之道,在于做人。”

这名言后世用烂了,李肆哦哦敷衍着点头。

“做人的意思呢,就是多生女儿……”

接着真把李肆雷住了,好半晌清醒过来,越品反而越觉很有内涵。

“所以呢,你也得多纳女人多生养。咱们商人,上靠天,下靠地,左靠官府右靠银货,可这些都不牢靠,靠的还是……”

安金枝肥硕手指一比,指住了自己的裤裆。

“这命根子。”

前言后语在李肆脑子里转了一圈,顿时一脸的啼笑皆非,这是把自己也当作命根子了。

“安爷子,原来你对这洋行的前程,还不是有十分把握啊。”

李肆开口,安金枝愣住,眼珠子转了好几圈,抽着凉气,将那手翻了上来,食指收起,大拇指翘上。

“好小子,瞅得通透。”

安金枝正色,那肥肉堆迭的面孔多了几分沧桑,他深深叹了一口气。

“外人都道这洋行光鲜,每日白银出入万两不止,我之前还瞅着眼热,被管大人一撮合,就在安合堂外另设行号,接下了这洋货行之事。这半年多生意做下来,银子是大把大把上手,可越做越惊心。”

他苦笑摇头:“谁曾想到,这洋行就是给官老爷放钱的框。去年福建许家许乐官,因为茶叶生意没对上缝,亏了二十多万两,可年底还要给督抚监督照份纳钱,承揽的税银更是一两都不能少。原本还能周转着应付的生意顿时垮了,人也入了监,一大家子老小眼瞅着还在云端上过日子,转瞬就跌进了泥潭。”

安金枝说到的就是洋行性质,这洋行依靠清廷授予的特权做垄断转口贸易,除开官面和内外客户的关系,靠的就是资本,而流转生意从来都是一分钱做三分事。

洋行的具体运营是将洋人的货物尽数买下,负责发卖给内地商人,同时从内地商人那买到洋人要的货物。此外还要承揽关税、上供皇室的诸项“贡差”,至于对官府的打点,更是大头,这之间有什么天灾人祸,资金链跟不上,那就等着破产。

当然,也正依仗着垄断特权,行商也个个是暴发户。广州十三行的代表人物,怡和行伍浩官伍秉鉴,能坐拥两千六百万两白银的家产,靠的无非就是垄断。

但对清廷来说,这就是个猪圈,养肥了就杀。接近两百年间,洋行商人绝少有历二代而继的常青事业,即便是伍秉鉴,在世之时,他的怡和行也被清廷榨干。

“这更是个神仙地,十年前,内务府的某个大人物,原本在北方作盐务,后来生意砸了,从当时的太子爷那买到了独揽洋货买卖的生意,顿时让广州的洋行垮了大半。后来还是林陈何安几家行商买通了总督和海关监督,跟着英吉利商人一起用力,这才顶住了那位皇商。哦,那个安,正是我安家的远房叔伯。现在么,这洋行成了各路神仙的香饽饽,谁都要伸手,我可不就是管大人牵进来的一只手么。”

“所以啊……”

安金枝把话题兜了回来。

“我安家是琉璃匠人起家,靠琉璃做大了事业,这是根。就算洋行败了,我还有根在,总能护得周全。李肆,你手上可就握着我的根,让我怎么能不盛待呢?”

安金枝投过来的目光真诚而炽热,李肆暗道对这金闪闪真是低估了。这年头能认识到实业才是根的人可真不多。可惜商贸的环境都如此恶劣,更不用说目前还必须依托于商贸环境的实业,安金枝对实业的态度,也就是当作一株续命草。

“要保命,这玻璃就是根,可要让事业枝繁叶茂,靠的就是……男人的命根。”

接着安金枝又转到女儿身上,听到他嫁出去的女儿全都在达官贵人府里,而且都还不是什么正房,李肆唯有一声感叹。能逼得这金闪闪鞠躬尽瘁,日夜做人,求的就是个安稳的环境。他的女儿,可是赤裸裸的交易砝码,这让李肆对安九秀的心性了悟得更深了一层。

之后的谈话就深入到了实际。安金枝很坦诚,向李肆交了不少底。他的玻璃料不少都是走私来的,和洋人打交道的经验也由此而来,这才让他有了插足洋行的本钱。而目前的广州洋行,龙蛇混杂,规矩混乱,行商们正有谋变之意。

“去年洋船入黄埔有二十来条,来的船既有英吉利,也有佛朗机,还有荷兰,几国都相安无事,看来是联手走了这商路。细小杂物不论,毛绒织物、铅、羽纱是报关的大宗货物。出口的都是生丝、绢绸、瓷器和茶、糖、锡等等,每船来时,视关系和国别,由一家或者几家洋行包揽一船货物,因为背后各自牵着各路神仙,经常搅出难平的纷争。不仅行商困苦,洋人也很烦恼。”

从安金枝这里摸到了眼下广州洋行的大致情况,李肆心里有了底。目前阶段,广州洋行还没进入到以公行为主体,也就是后世所谓“广州十三行”的稳定外贸体制,很多事务流程,利益分配都还处在磨合阶段,正有他浑水摸鱼的机会。可听安金枝的介绍,各路神仙目前也插手颇深,而且洋行去年的总贸易额,李肆估计应该在一千万到三千万两白银之间,从澳门到黄埔这小小一段,银流如此粗壮,他要插手,实力还太弱,只能放在后一阶段的规划中。

“那么,安爷子,咱们就先安心赚这海内的银子吧。”

李肆微笑着对安金枝说。

等到李肆离开,安金枝发呆良久,直到安六出声才惊醒。

“把十一秀送过去吧,记得别提任何要求,他的条件也都一并允了,赶紧出银子出人,把粤璃堂弄起来。”

安金枝沉声说着,安六很是吃惊。

“九小姐都还没……又把十一小姐送去?他可没让一点步呢。”

安金枝摇头。

“他不是商人,此番来也不是跟我谈判的。”

深深吸气,安金枝看天,嘴角微微翘起。

“玻璃,不过是小事一桩。这小子,视野如此深如此广,真不知有何等心志。他对洋行很是上心,可脚步却落在实地上,我瞧他……以后或许要将黄埔当作十四甫码头,重演北江故事。十八岁啊,我十八岁的时候,还在琢磨怎么吹玻璃呢。”

接着他又说了一句话,如果李肆还在这,绝对要打一趔趄。

“我决定了,把我的一部分根子扎在他身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