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三卷 第一百四十四章 破我相的代价无比高昂

“火炮……”

神臂炮口径太小,就算用破墙单弹,也不过是在船身上打出拳头大的洞,对区区小哨船都造不成致命伤害,那些长沙兵终究还是有些血性,居然能撑着没跑。瞧着江面的战况,李肆真想从手里变出一门真正意义上的炮来,不说什么大家伙,就算是一具RPG-7也好……好吧,还是欺负人了,那一门佛朗机也够。

可惜……别说他练勇了,就算是绿营兵,不是特定有佛朗机的配备,要拿出这武器来,都是违制的。现在他的司卫能端着上了刺刀的燧发枪,有强化版小炮,这已经是能在官府眼皮子底下搞小动作的极限。

严格说来,射速奇快的鸟枪,还带着刺刀,这情况要从官面上走漏出去,已是大危险,可好在眼下这场战斗是一场“暗战”,对方人是官兵,干的却不是“差”事,没命令就直接封江,完全可以当作水匪看待,事情根本就上不了台面。

收拾了这面的赶缯船,吴崖又赶去支援贾昊,炮火强度加了一倍,对面的长沙兵支撑不住了,纷纷开始转舵。

喀喇喇……

不知道是赵汉湘还是鲁汉陕的神来一炮,一艘哨船的桅杆被从中打断,倾倒而下,又砸在另一艘船上,顿时响起一片鬼哭狼嚎声。就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被一桅杆砸得失了控制的这船横在江中,后面的船又撞了上来。赵汉湘和鲁汉陕这对炮手虽然分在两条船上,却很有默契地同时将破墙弹换成了霰弹,轰轰两炮再炸过去,又扫落一片人影,清澈江水顿时染开了大团猩红。

“追过去!不留一船!”

李肆下令,于汉翼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掏出腰间的牛角小号,呜呜地吹了起来。

这道封江线就有一百来号长沙兵,其他都是船工役夫,之前那艘大赶缯上被杀了三十多兵丁,接着在贾吴的追击下,又有三艘哨船被料理干净,剩下的疯狂摇橹,终于冲到了岸边,等贾吴等人靠岸的时候,剩下那不到一半的长沙兵已经狂奔进沙洲深处,再难追到。

李肆的命令是不留船,那些人就再懒得管。驱赶着船工将船障解开,押着他们朝浛洸行去,这些船就归李肆自己的船行所有了。

“嘿嘿……这些该是官兵吧,瞧他们那点本事,冲上船去的时候一个个都傻成了庙里的泥菩萨,除了王堂合胸口遭了一梭镖,伤势有些重,就再没什么损伤。”

贾吴二人收队回来,吴崖上了贾昊的船,正一脸兴奋地唠叨着。

“别老是觉得官兵羸弱,至少人家打仗还是有章法的,就说跑路吧,都知道四散而逃,追都不知道该朝哪里追……”

贾昊貌似谨慎地总结着。

李肆那艘船坏了,也只好上了贾昊的船,刚一露面,贾吴等人都惊住了。

“总司,你的脸……”

顺着他们的目光摸上脸,李肆也是一惊。

“我草……”

原本半脸是血,还以为是染了盘石玉的血,没怎么在意。这时才感觉从额头到太阳穴火辣辣的痛,一摸居然是条深深伤痕,破相了。

惊怒在心底里翻腾,惊的是差点就被开了瓢,该是被最初那通袭击里的炮子擦着了,怒的是自己险些就造反未成身先殒,这帮家伙,还有他们背后的东家,着实该死!

再想到这一场战斗下来,阵亡了三个司卫两个船工,重伤六个,轻伤无数,李肆只觉胸膛郁涨无比。

“敢要我的命,我就先掏了你们的命根子!”

咬着牙,一招阴狠毒计在李肆心底骤然成型。

回到李庄,见着李肆额下那道狰狞伤口,所有人都惊呼出声。关蒄这个爱哭鬼又哭成泪人不说,严三娘都是脸色苍白,给李肆清理伤口时,手哆嗦得像是在示范抖枪一般。

“这下我们可是真正的一对了。”

李肆还有心跟她开玩笑,然后一滴滚烫的泪珠就落在了他的脸上。

“三娘,别埋怨自己,这跟你没关系。”

李肆知道她在想什么,将她那打着摆子的手握住。

“我现在明白了,有些事情,要坚持下去,就得付出代价。我原来不怕死,可我现在怕了,我还更怕你……”

严三娘没有挣开手,面颊透红地望住李肆那近在咫尺的眼瞳,道不尽的情意就在这一眸间传递而来,不需要言语,李肆已然深懂了她对自己的心。

“不管是坚持什么,还是反什么,男人永远得站在女人的前面,所以呢……”

李肆抚上三娘的脸颊,手指在她那道淡淡伤痕上轻轻划过,正想将这通男人宣言发表完,然后……趁着少女怜惜之心大盛,羞涩之心潜隐的大好机会,在她那娇艳樱唇上来那么一下,就此便可大功告成。

手指刚过眼角,却见两团火烧云骤然在少女脸上绽放,急速向脸颊染开,几乎是在一瞬间,连她那如玉脖颈都红成一片,而她那含泪凤目,更是隐隐迷离,像是坠入到了一种……超出李肆期盼的状态里。

再见到那樱唇微微抖着,似乎在等待,甚至在邀请着什么,李肆一颗心几乎要冲入云霄。正待有所动作,少女啊地轻呼出声,整个人一跃而退,掩着脸转开了身子,肩头还在剧烈耸动着,似乎刚才经历了一番腾云驾雾般的奇遇。

“我……我才不是当什么女人来的,我是要……要跟着你造反的!”

严三娘硬着嗓子丢出来这么一句,然后匆匆逃离,一边跑一边想,自己难道真是浪荡女子吗?为什么他的手一碰到自己,满脑子就转的是之前看过那画册上的东西,甚至是……那晚上自己做的梦?

少女是不堪羞惭,所以跑了,丢下一脑子雾水的李肆,愣了好半天还没搞明白,自己是又摁到这姑娘的哪处羞点了。

“女人心,海底针,古人诚不欺我……”

李肆讪讪地作了解释。

听涛楼上,额头连带一只眼睛都被裹上绷带的李肆,干脆找了块皮眼罩遮着,活像一个海盗,一脸暴戾地讲解完自己的计划后,段宏时、彭先仲、刘兴纯等几人发了好一会呆才清醒过来。

“整个计划说起来就是……”

听完一大堆步骤,彭先仲尝试着总结。

“一个字,抢!”

李肆冷声道。

“这不是什么计划,怎么善后才需要计划。”

段宏时很不客气地损了李肆一句,然后进入擦屁股的角色状态。

“放……李朱绶。”

李肆下意识地就想到一个人。

“呵呵……对呢,咱们还有一个……李青天。”

段宏时拈须微笑。

英德县衙,李朱绶捧着茶水,直到热气散尽都还没回过神来,罗师爷再等不耐,嗯咳一声惊醒了他。

“东主,李总司这事,对东主又是一桩大利啊,若能办得妥善,演得圆满,可就是一飞冲天了。”

师爷这话,李朱绶倒是连连点头。自李肆崛起后,他连逢喜事,县务也渐渐清闲,除了应付一下官面上的事,其他时间都埋在金石堆里,赫然成了一个骚人墨客。心宽虽然没能体胖,气度却比一年前从容优裕了很多,整个人居然有了几分外于庙堂的风骨。

“只是……我琢磨着,这李肆……到底要成什么样的事业?居然下得了这样的胆子。”

让他想得入神的是这个问题。

“湖南那些商人,还有韶州府和白总戎,他们下的胆子也不小。”

罗师爷不屑地插了一嘴,胆敢封江囤米,跟督抚唱对台戏,就算有后台,这也是极忌讳的。

“是啊,他们那样的,我还能想明白,可跟他们对着干的李肆,到底是为了什么,我想不明白。”

李朱绶皱眉摇头,罗师爷是明白了,自己这东主,开始怀疑起李肆的动机了。商人逐利,官爷逐绩,李肆此番动作,逐的是什么?名?也没看出他特别在意什么名声,“李半县”这恶霸名整个粤北都叫开了,他也没想着去修路架桥造水渠,就一门心思摁在搂钱上。

所以,别说李朱绶,任何一个官老爷都想不透李肆的路子。

“东主,不管明不明白,至少商人跟着他能发财,东主你跟着他能升官,或许,他信的就是大家能一团和气。”

想着这段时间来,自己在青田公司那布下了越来越大的事业,甚至有风声传出来,县衙的苏文采有可能在下一批拿到金股,那么自己也该有希望,罗师爷下意识地就为自己真正的东主说话。金股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不做事了,每年都至少能有好几百两银子分润。当然没谁这么傻,金股可是一种地位,有了它,才能分派到真正重要的职司。

“就怕升得越高,摔得越痛……”

李朱绶还是有些犹豫。

“东主,你又不是风筝,决断不都由你自己下么?和李肆也只是互惠互利,相互扶持而已,你是官,难不成李肆还能要挟到东主?”

罗师爷呵呵轻笑道,李朱绶的眉头也舒展开了,没错,他又不是傀儡。

听涛楼,得了李朱绶的回信,段宏时点头。

“李朱绶能配合周全,就该把他摆到跟广州有关的事务上去了。”

李肆只淡淡哦了一声,这事段宏时就能搞定,他不必多费脑筋,接着他就要专心干强盗的活计。

“召集那七个北江船首……”

李肆吩咐下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