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三卷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三娘赏行不赏心

遇仙桥关,木栅之后的江面,泊着无数江船。大的沙船小的赶缯,船舷尽皆沉沉压水,舱面上也高高耸起,毡布盖得严严实实。

“这里有十八万石,不少还是从已经禁米出境的长沙府运过来的,加上太平桥的十五万石,不敢说控半省米价,至少广州城的米价,尽皆在我等手中。”

江边一行人正聚在一起,对着江船指指点点,其中一个身材矮小,鼠尾鼠须的男子,手指上硕大的号戒清晰可见,如果李肆在这,当能一眼认出,这就是当时在浛洸开枪冲关的春晖堂掌柜,姓陈名通泰。

“四日前,广州米价已到二两八钱,制宪二台怎么也该动作了吧?就算常平仓出了问题,附近几县刮刮,几万石该是能凑出来的。”

“是啊,就算广州乃至广东凑不出来,赵制台钧令一下,广西米怎么也能进一些来,这形势颇为怪异啊。”

“算起来也有二倍之利,是不是该出米了?”

“浛洸那边也在动作,就怕他们先行,冲低了米价啊。”

像是其他商号的掌柜神色复杂地议论着,既在欢喜,又在担忧。

听到这,陈掌柜终于忍不住冷哼了一声。

“那些小虾有什么好担心的,他们是能囤,可他们下得了广州吗?有韶州知府、钞关监督,还有韶州总兵在,运米的船一只也别想过连江口!他们就老老实实跟在咱们后面赚银子吧,这已经算是咱们的恩赐了。”

也有人笑了起来:“他们也该不是傻子,眼瞅着有更大的利侯着不要,非要急急忙忙去当善人。”

众人都是点头,正说笑间,另一行人匆匆而来,走得近了,看出是官府衙役簇拥着一个师爷模样的人。

“哎哟,陈掌柜,还是放米吧,广州叶知府已经开始查抄当地米商,赵制台和满宪台也在四下动作,咱们在这里的动静是不是太大了?”

那师爷急惶惶地说着,就在他们这群人不远处,江面木栅处,还有几艘米船被扣了下来,正有人在船上呼喝叫骂。

“呵呵,最后的手段拿出来了?他们终究不敢对外声张……”

陈掌柜成竹在胸。

“诸位放心!杨师爷你转告知府大人,请他也放心,我们春晖堂东主背后的大人物说了,既然广惠高肇几府自己没管住常平仓,跟着广西米一起转到江南卖了,就别怪咱们趁火取栗!二两八钱远远不够,等上半月,再涨上八钱一两才能出手!诸位的东主,今年为万岁爷的万寿礼可献上了不少孝敬,怎么也得好好补上一场!”

这话让众人纷纷点头,都是出了份子的,当然指着能多赚一些。

“可……可我家东主在担心这官面上……”

那师爷的胡子还打着哆嗦。

“你家东主不过是韶州知府,就连太平关冯监督和韶州总兵白道隆都不怕,他怕什么?继续封江!所有过江的米船,全都由我们按平价收下,反正他们多半是违了湖南江西再不准出米的钧令宪令!”

陈掌柜的话终于安抚住了那师爷,转了一圈眼珠,似乎在盘算自己投的钱能赚多少,那师爷脸上的惊惶之色也渐渐散去,跟着这群商号掌柜们一起观望起江面的情形来,那艘艘江船上载着的仿佛不再是白花花的稻米,而是白花花的银锭。

“唉,可惜了,咱们自家的船都去了北面,不然还能再来回多拉几十船。”

陈掌柜满脸的痛惜。

三水县的县衙大堂,知县又被赶到角落里,恭恭敬敬地跟其他几位知县排班站着,聆听台上大人物的训示。

“严查囤米大户!重处拒卖米商!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劝捐也好,强抄也好,反正要把自家县里的米价给压下来!同时啊,同时不准让事态荡动!广东州县同气连枝,今次难关,一定要协力共济!”

两广总督赵弘灿那又粗又冷的嗓音在大堂里回荡着,下面的州县官员一个个都抽着嘴角斜着眼。上头人都是这德行,既要你把事情办好,又不能招惹是非,天底下哪来这般好事?不过说起来……他们对下面的书吏衙役时,也是这般逼压的。

会议结束,县衙后堂,赵弘灿和满丕相对而坐,沉默无语。督抚历来都是冤家,可这事却让两人不得不联手共济,纵然都是官场上的顶尖人物,也还是需要一点时间来酝酿这相互护持的亲密气氛。

“管源忠说了,再迟月底他就得上奏米价,若到那时,米价还没能回落,他也爱莫能助了。”

满丕叹气,他和广州将军管源忠的关系近一些,有些话还是能来回传递。

“那个管蛮子!之前出仓粮去江南,他把自家粮仓里的米都腾出来了,这下出了事,他倒是袖手旁观!”

赵弘灿眼中已有了不少血丝,看样子也是被这事折腾得够呛。

“他没落井下石就算好的了,现在还有半月时间,咱们还有机会。只是这几府县的常平仓都空了,其他府县要去调,不仅凑不出多少,还得牵出一大堆烂帐。”

虽然瞧不起这个汉人总督,可满丕也无心再踩他,这时节,踩他也是踩自己。

“说到落井下石,湖南和江西那边的米商也真是可恶!就算之前去了江南一批,怎么也该有个十来万石进来。现在倒好,全都一个个捂着,就等着我们跨台,他们好谋暴利!平日要这么干,一本上去,还不知道多少人头落地!”

赵弘灿把怒火转移到了北面。

“北面……听说有不少米囤在太平关,甚至还有韶州府和韶州镇参与,是不是对他们下下重手!?”

满丕的算盘也朝北拨了起来。

“我倒是想啊!可那些米商背后不是内务府的包衣,就是宗室王亲阿哥们,动了韶州府镇,他们惹急了跳腾起来,把常平仓上的事全都揭开,你相不相信万岁爷会拿咱们祭旗!?坏了万岁爷的局面,噶礼他都不护,你我……可连噶礼都不是!”

赵弘灿一番话,说得满丕的脑袋也耷拉下来。

“老天爷……降下一颗救星吧……”

他只能这么低声嘀咕着。

广东南北,不管是官爷还是商人,都正是焦躁难耐,而英德李庄里,日头已经高照,李肆依旧在呼呼大睡。没办法,昨日被田大由狠狠灌了一通,上好的阳江春,足足喝了一斤多,即便度数不怎么高,可李肆前世连啤酒也就是这么多量,到最后是怎么回自家院子的都不清楚。

迷迷糊糊醒来,恍惚感觉有人在用毛巾擦拭自己的额头,清香气息随着呼吸拂在脸上,他下意识地伸手一抱,混沌的脑子却终于启动了,暗自叫糟,这可不是关蒄的气息……

啪的一声,李肆的手像是蚊子一般,被对方轻飘飘地拍了回来,手背甚至有一股触电的酥麻感。

“三娘……”

睁开朦胧醉眼,窈窕身影正朝屋外走去。

“啊,你……你醒了?”

听到李肆唤她,严三娘立在了原地,却没转身。

“那个……昨晚上,你的手……我……”

她有些语无伦次地说着,李肆皱眉,我的手怎么了?

焦距终于找准,抬手一看,李肆呻吟一声,疼痛这才传进大脑,手背上有好几块青紫!看来是自己喝醉回家后,就跟刚才一样,把严三娘当作了关蒄,这咸猪手就遭了报应。

认了,谁让人家是咏春宗师呢,自己是三头六臂也得不了好处,只是以后怎么办,夫纲不振啊……

转着乱七八糟的念头,李肆挣扎下床,严三娘似乎始终没能找到自己的身份,就杵在门边,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头也不敢回。

“昨晚……我没干什么吧?”

李肆搭上少女的削肩,浑然不知自己这一问就像是拔下了核弹上的保险。

一股力量自少女腰身荡出,却又被强自压下,少女跺脚嗔道:“我……我怎么知道你干了什么!?”

脆嫩嗓音跟着娇小人影冲了进来:“昨晚上四哥哥喝得烂醉,满嘴叫着三娘宝贝,原本严姐姐要来陪我的,也被你给羞走了,四哥哥你赔!”

李肆顿时一额头汗,还有些恍惚的心神也瞬间清灵,而少女更是身躯一僵,捂着耳朵连声说我什么都没听到,慌慌张张逃了。

“好好,我赔……”

李肆暗说小丫头片子,该是你赔我才对……

“不过……严姐姐回来了,我好……高兴!”

关蒄冲过来一把搂住李肆脖子,嘻嘻笑着,菱唇小嘴也凑了过来。

“奖励一个……姆嗯……啊!”

啵的一声,结结实实亲在李肆的脸蛋上,李肆心头也如化开了一层蜜糖。

“话说回来,严姐姐什么时候才能把羞害完呢?唉……”

关蒄老气横秋地感慨着,李肆捏捏她的滑嫩小鼻头,哈哈笑出了声。

“这就看我怎么做了……”

收拾停当,出门正见严三娘在小院里两眼望天,不知道发什么呆,看着她那绝丽面容上的淡淡伤痕,李肆心中涟漪不断。

想着两人还太多的话没能倾诉,李肆正准备给自己安排半天假期,盘石玉就冲进了院子。

“总司,咱们去广州试价的米船被人拦住了!刘执事和彭执事他们都在听涛楼,等着总司去拿主意。”

看来事情真得做出来,而不只是靠一张嘴巴说。

李肆点头,“我马上就到。”

接着他看向也关切望来的严三娘,“等着我回来。”

严三娘脸上散开一层红晕,缓缓点头:“我瞧着你怎么做。”

可李肆还没完,笑着问道:“做完了有没有赏啊?”

严三娘面颊晕红,避开了他的目光:“赏不赏又不是我的事……你总该……总该不是为我才做的。”

李肆摇头:“我做什么,都是为了我在意的人,三娘当然也包括在内。”

严三娘再也抵挡不住,转身挥袖:“就你那张嘴!要赏也得做完才有的!”

李肆嘿嘿笑着出门,院子里,严三娘眼波流转,喃喃低语道:“你这小贼,还要贪图什么?我不是把我整个人……都交上来了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