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三卷 第一百四十一章 是人,所以相信

“我,李肆,就是我自己……”

这话在庄子内堡里飘着,引发了一阵低笑,谁不是谁自己呢。

“诸位,不管是张三李四,还是王二麻子,都有自己的名,也有自己的命。酸甜苦辣,喜怒哀乐,都在自己心里转着,虽然有一张嘴,却难说得尽。更有不少心思,就根本说不出口。”

“老女老幼,高矮胖瘦,每人都生得不一样,天底下纵有再相似的人,也总有差别。就算两人数十年如一日相守下来,脑子里转的念头也决然不同。诸位,我,你,你们,我们都是不同的,在这世上独一无二,无人可以替代。”

李肆的话让众人都有些茫然,这是在说什么?而茫然之后,不少人开始转头瞅着,忽然觉得,一大群人里,“自己”一下子清晰起来,对啊,天下虽大,还能到哪里再去找一个“我”?

“父母生养,我们都是人子,上天造人,我们也都是天……那最初的一气所化。所有人,所有凡人,都要吃饭穿衣,都有七情六欲,更有生老病死,百年之后,也就只剩下白骨一副,所以……”

李肆提高了音调。

“所以,我相信!普天之下,人人皆一!男女、贵贱、强弱,抛开这些东西,里面都是那个一!我们……都是一样的!”

这话初听如雷,却并不是骤然而发,所有人都只觉心头一抖,下意识地避开了某些东西,找到另外跟这话相契的东西,将自己的思绪连了过去。没错,既然都是“人”,就“人”而言,大家都是一样的。

“佛陀启法,众生平等,该不是这个路子吧……”

听涛楼上,段宏时皱眉不解。

“一气所化……呵呵,不是你说的那个路子。这说的是由外而至,而非什么立地成佛,嗯嗯,一气所化……”

翼鸣老道若有所悟。

李肆降下音调,继续说着:“上天造人,给我们手脚,让我们战猛兽,种庄稼,给我们眼睛,让我们看远近,辨安危,给我们头脑,让我们举火育谷,造字驯兽。当我们用手脚、眼睛和头脑为自己谋福的时候,就是做老天爷本就许了我们的事!”

他展臂指向众人:“你们终日辛劳,是不是只够吃饱穿暖就好!?”

众人都纷纷摇头,又不是猪……

李肆点头:“是啊,我们是人,不是猪狗。我们总会想着靠手脚,靠脑子,能多挣一分,让我们吃得更好,穿得更暖,在人前更光鲜,碗里能天天有肉,家人能天天欢笑。”

一个年轻人又插了嘴:“现在不止想天天有肉啦!想的是天天有精菜和塘鱼!”

众人都哄笑起来,还有年纪大的庄人拍了他脑袋一巴掌:“想的怕不是塘鱼,而是个漂亮婆姨吧?”

李肆也呵呵笑了,“所以……我还相信,我们靠双手为自己谋福,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有人要碍着我们为自己谋福,就是跟上天作对!”

坝子里静寂了好一阵,这话的前半截初听是废话,可引出来的后半截……深思下去,让人觉着脑子里有什么东西开始沸腾。

都是成年人,基本的理解力还是有的,这话不仅是将往日那些欺压他们的恶霸贪官们扫进去了,更把搜刮苛捐杂税的官府乃至朝廷给拉了进来。他们可不就是一面在阻着自己挣得更多,一面在从自己手里夺走本就不多的钱粮么?若是没有他们,虽说不一定能享着福,但怎么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年年吃苦。

“这……这……难道是要……”

人群里还有更清灵的人惶恐起来,这话延伸下去,就只有一个字……

听涛楼上,段宏时和翼鸣老道本还有丝紧张,可对视一眼后,却又同时摇头。

“时候未到,这是黄梨州,乃至历代先贤的旧论,只是将之新述而已。”

段宏时想到的是黄宗羲的论述。

“第一条为普天之下,众生平等,第二条为谋福之欲不可侵,那么第三条……”

翼鸣老道充满期待。

“想想我说的第一条!”

李肆再度拔高嗓音,将不少人正紊乱的心神拉了回来。

“我们都是一样的,但是我们又都想着为自己谋福,那么相互之间,会不会有纷争呢?”

这问题太好回答了,参与过宗族或者乡村械斗的人甚至还能唱出一曲血泪史,怎么可能没有?

李肆点头:“所以,我还相信……上天也传下了大道,划下了界线,让我们能够彼此相戒,不损他人而谋福。握大道者居于庙堂,乡市草民谨守界线,我相信,这才是天下本该有的样子。”

这一条他没有深入,众人也听得晕晕乎乎,那些本在惶恐的人也平静下来。这话是说,还得有官府和朝廷在上面,而为自己谋福,也不是什么都可以做的,这里面的学问似乎就大了。

段宏时和翼鸣老道同时点头。

“这就是……朝廷的事,朝廷乃至天子,是上天为此而设。”

“这也是……我们的事,教化万民,如何谨守这条界线。”

接着两人又同时叹气。

“还不够……,还差,这上天……该有清晰面目,不能再浮在云间,而那条界线,也该跟上天的面目连在一起。老道,你可得循着这根去找。”

段宏时这么说着。

“唔,天子与朝廷,似乎还有分别,而天子朝廷接上天、资本和民心,这之间的关系也还远未厘清。”

老道像是满足,又像是没吃够美味一般地叹了口长气。

“而且……这时候提起,是不是太早?”

老道的问题,带得段宏时也是叹气。

“不早了,再不提,这核心都要纷纷越界了。”

这时候坝子里也响起纷杂人声,像是上了一堂神仙课,众人都感觉跟眼下之事没什么关联。

“就是这三个相信,让我李肆挺身而出,来为大家引路!”

李肆看向众人,语气变得有些凝重,杂声也渐渐消散。

“而这三个相信之上,就是上天!有人应该还记得,很早之前,我曾经说过一句话……”

说到这,关田等人放松了呼吸,去年他们刚上到鸡冠山去见识金矿时,李肆曾经说过一句话,那话至今还在他们心底里荡着,因为还有六座,不,八座坟墓给这话作了标注。

“人在做,天在看,我……要来管!”

语气已然严厉,震得坝子里几百号人心中都是一抖,不由自主地在想着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被这貌似弱冠,可威势却胜过官老爷的李肆给发现了。

“刚才我说到了上天给众生谋福所划的界线,我李肆岂敢代天妄言?无非善恶之分而已!老天早已划定!”

他环视众人,出口的话让众人都放轻了呼吸,终于说到了正事。

“近日全省米价大涨,我们这青田公司有一些门路,想着能在此事上挣得几分收益。这是顺天而行,同时也能救济那些困于米贵的同胞,一举几得的好事,大家想着把余钱拿出来入伙,也没什么不对。”

接着李肆微微摇头:“但是,最近不少人却很忙啊。我听说,有不少人四处借贷,甚至还在抵押房田产业,准备着把我当点金手,翻手就能由我挣到数倍的银钱。还有人勾连乡里,收购本地稻米,蒙骗乡人说米价眼见要跌,或者是借我青田公司,甚至我李肆的名头,肆意压价,逼着乡人卖米,嘿嘿……我以为当初处置了洪大,这样的人就不该再跟我们青田公司有关了,却没想到,居然还是握有公司金股的人。”

一番话说得众人一个个不敢出大气,有些人甚至身子都佝偻下来,像是只待李肆一声唤,就要跪倒在地。

李肆长长叹气:“这还只是在咱们自家地盘上折腾,并没招惹外祸。可就在昨天,我接到消息,有人还跟湖南春晖堂的人接上头了,把咱们一些内情泄了出去,为的却是能从遇仙桥那里拿到两千石米,好在这场盛宴里大赚一笔。”

嘭的一声,人群里一人跪了下来,接着就响起咚咚的磕头声。

“四哥儿……饶了我,我是财迷了心窍,被春晖堂的人给蒙住了啊!求你饶了我这一次!”

李肆扬扬下巴,胡汉山带着几个司卫,从人群中将这人提了出去,周围的人脸色都是无比复杂,既在唾弃这人,也在为自己羞愧。很多人自问,自己心思行为跟这人的差距虽然很大,就像是几步与百步,可方向却是一样的。

“我们青田公司,挣钱绝不损德!更不会以同胞……以同胞的苦难为谋福的阶梯!否则我们就跟刚才那个贪图富贵而违誓的人没什么差别!”

李肆刻意将“同胞”二字加了重音。

“能因富贵而漠视同胞的苦难,甚至还刻意吸食同胞的血肉来获取富贵,他的良心已经卖掉了,早晚有一天也会为了富贵再卖掉灵魂,把自己曾经发过的誓言抛之脑后,危害到我们青田公司所有人!”

几百号人都沉重地点头,这样的教训,早前就有了。不少人都看向田大由,还有刘氏,不,现在该叫刘寡妇,田大由的儿子田青,刘寡妇的丈夫刘瑞,那都是血淋淋的例证。

“是人都会相信点什么,今天,我在这里说出自己的三个相信,不指望你们能够马上相信,我无法窥探你们的内心,也不想去窥探。我还相信,天道罚行不罚心。你们怎么想,我不在意,可你们做了什么,我代天裁决!”

李肆沉声作了总结陈词。

坝子里鸦雀无声,好半天,李肆语气放平,淡淡说道:“现在……关于筹资的事……”

众人脑袋顿时摇成一片拨浪鼓,都纷纷嚷着不筹了。

李肆眉毛竖起,“你们这是故意跟我抬杠呢!要投余钱都投过来!我还要掏自家的腰包来挣上一笔,光明正大的钱为什么不挣?”

笑声渐起,坝子里的气氛终于活络起来,大家此时才明白,李肆并不是针对筹资这事,而是筹资背后那些不良用心,以及少数过界的危险行为。

“四哥儿……跟我喝酒去……”

筹资的事自有人负责,李肆正要离开,却被田大由拦住了,见他之前那颓败神色一扫而空,眼眉舒展,像是舒舒服服泡过热浴,李肆也是微微一笑,知道田大由的心结已经解了。

如果李肆没有将青田公司的本质揭开一截,同时也将他的信念清晰传递出来,田大由会怎么看他的行为,看他带着大家歃血而立的誓言,看他儿子到底是为何而死的?

“田叔……我还……”

话又说回来,他可真不想跟这个酒鬼拼酒,还有人正等着他呢。

“别像娘们似的,连酒都要逃,我是要跟你说正事!彭家那个小姐……”

看他眼眉飞舞地说着,李肆无奈地哀叹一声,任他扯着去了。

“资本吃人心哪,李肆定下囤米之策的时候,我就提醒过他,当心自身核心受损。此刻他讲出那三个相信,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段宏时也在摇头,之前坝子里那个被拖走的人,下场应该跟已经被收拾掉的春晖堂伙计一样,李肆在这方面是从不会手软的。

“囤米逐浪,本是进广州占位的权谋之策,却引发了众人逐利的贪欲,问题由外及内了。”

翼鸣老道也是深有感悟,“广东米战”的真正目的,就李肆和段宏时完全通透,重点不是为银子,而是进位。顺手捞一笔无妨,却绝不能主次颠倒,甚至危害内部。

“所以我们都在忧虑,安内才能图外,核心不纯净,这青田公司就要渐渐变质,而他……说不定也会被逼着一步步变成真正的李半县。”

段宏时看向另一个地方,目光也变得深邃而复杂,翼鸣老道甚至还品出了几分欣赏。

“之前李肆还没这样清晰的头绪,只是在内外稽查上下功夫,想着靠强硬手段先过了这一关。可有一个人……一个刚经历过一番苦难,心境纯粹的人,终于提醒了他。人心,他必须给人心一个交代,让大家明白,他到底相信什么,这样才明白他会怎么做事。现在虽然摆不出最终的方向,可这青田公司是事业的基点,这里的人心,绝不能被资本抢走。”

顺着段宏时的目光看去,一个少女正倚在听涛楼下的角落里,就痴痴地看着远处被田大由拖走的李肆。

“唔,这可是上天赐下的瑰宝啊……”

翼鸣老道也是感叹不已。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