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三卷 第一百四十章 你信的天理到底是什么?

“这身衣服可不适合你……”

听涛楼下背面,老地方,少女正呆呆望天,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长裙遮住了她的长腿,秀发挽着斜髻,之前的英武之气被一层黯淡的柔弱气息重重遮掩。

听到那个日夜苦思的嗓音响起,少女身躯一震,却没转过身。

“听到了?”

接着李肆又问了一句,熟悉的一句,当初她攀上楼檐偷听,李肆找到她时,也是这么问的。

“是的!我听到了!”

严三娘转身,绝丽面容苍白无光,脸颊上那道斜下的伤痕虽然已经转淡,看上去却依然刺目,让少女整个人浸在一种凄丽的色彩中。

李肆心头颤动,他真想将少女拥进怀里,抚慰她该是满目疮痍的心灵,可她那正如火山一般卷动着的目光却阻住了他的企图,那目光里全是疑问,由这疑问而下,对他的怀疑,对她自己的怀疑就是那炽热的岩浆,眼见就要喷发。

“我回福建的时候,家乡盐价大涨,乡人都困苦不堪,盐巡还肆意欺压,跟着盐商一起盘剥大家。我杀那总巡,不止为当日所见的,还想着不跟助纣为虐的梁家再有瓜葛,一死了断!那样的罪孽,我绝不想沾染!”

少女艰辛地开口,失色的樱唇还一直微微抖着。

“到我进了广东,一路见着的,也是男男女女在米铺外呼号,米商压着满仓的米不卖,只让恶狗挥鞭赶人。我知道我管不过来,我伸不了手,可我却满心地信着你,你要反的,就是这样的事情,你要给大家带来的世界,绝不再是这样的世界,所以……我来了,我……我要跟着你。”

少女眼眶里一直含着泪水,没让它滚落下来。

她摇着头,似乎还在怀疑自己刚才在楼上听到的不是真的。

“可你……你们,在商议什么?在商议着怎么继续囤米,只为赚银子!赚钱!百万人的呼号你们真没听见!?”

到这时,她终于爆发了。

“我一定是听错了,或者是你玩的什么……花招,对吗?那不是真的,你告诉我,那不是真的!”

面对着少女那双几乎快能将钢铁烧熔的眼眸,李肆没有丝毫退避,他认真地缓缓点头。

“你没有听错,我也没有玩花招,我……的确是在囤米,和那些米商做的事情没有本质的不同。”

事情很简单,他在湖南收米,走浛洸关的米商都被他揽了进来,进广东的米自然又少了几分,广东米价的涨势,有他一份贡献,而且他还要推波助澜。

听到这话,严三娘冲了上来,抓着他的衣襟晃着,原本她动动手指头,李肆就能摔出去,可现在她的手上极度无力,更像是攀住一根稻草,不让自己瘫软在地。

泪水如溪流一般潺潺而下,她的言语也变得模糊哽咽。

“我做到了,我照着你的话,做到了!只为我信你,信你的天理,可你……你说过的话呢?就当是玩笑,还是迷惑我的戏言?你不是说过吗?你造反,为的是让人不再受欺,让大家过上好日子!?”

少女还有话没说出来,她只为信李肆,丢开了一切,包括她的廉耻,还有她的家人。似乎也想到了这些,她的责问像是在一去不复返的江水里捞着自己丢失的珍宝。

“你信的天理,到底是什么!?”

李肆叹气,展臂想要抱住她,严三娘却退开了,涕泪纵横的脸上满是凄苦,她似乎已经定下了什么决心,力气也回到了身上,拳头正紧紧握起。

“你就算骗我一下也好,让我之前那些念想,能……能有个归处。说点什么逼不得已,不得不为的话,再跟我讲一番什么成大业不拘小节,什么为了天下,牺牲难免这一类的大道理,这样也不行吗?这些话,不都是你们这些做大事的人最擅长说的吗?”

李肆耸肩:“我对你,不必说谎。”

严三娘一愣,接着紧咬下唇,连连摇头,似乎想将李肆这话里带着的什么东西甩开。

接着李肆微微笑了,轻声说道:“想对你说的,只有三个字。”

少女呼吸急促起来,脑袋也摇得更厉害了,这显然不是互述衷肠的时候,可她的泪水也更难止住,这一路,已经攒下了太多想跟他说的话啊……

“相信我。”

李肆淡淡说着,看着身子僵住的少女,再补充了一句。

“也相信你自己。”

接着他拍拍自己的腰。

“今天我虽然带了火铳,却没装上弹药,夺走也没用,除非你是想着用枪柄砸破自己的脑袋。”

他早就察觉到少女的眼角一直在瞄着自己的腰。

充盈着自信的话,让少女的愤懑悲苦像是拍上礁石的海浪,化作了细碎的浪花,她忽然想起早前李肆说过的一句话,“有些人天生是做事的,有些人天生是想事的,而三娘你显然属于前者。”

难道他说的“实质上一样”的事情,其实还有不同?自己是不是太笨,看事情太简单?

一股脑地疑问在脑子里搅着,严三娘呆呆无语,好一阵都没从迷茫中挣脱出来。等一股温热,日思夜想的温热裹住自己的手,这才魂魄归位。如火的燥热顿时席卷了整张面孔,李肆已然握住了她的手,将她拉到了气息相融的近处,他眼瞳中自己那身影都清晰可见。

“不过……你问得好,也只有你这样的人,才配问出这样的问题。我信的天理,到底是什么样的,这的确需要认真回答,三娘,谢谢你。”

严三娘的脑子已然糊涂,接着整个人都被李肆的气息给裹住了,她被李肆一把拥入了怀里,抱得如此之紧,两颗心脏似乎都联在了一起,同时合着一个节奏跳动着。

“我很想你,三娘,再不放你走。”

李肆在她耳边低语着,严三娘神识恍惚,只觉自己终于抵达了彼岸,之前那疑问,似乎也含在了这怀抱中。她虽然还不知道答案是什么,但是她心里踏实了,她相信抱着自己的这个男人,会把答案交给她的。

心底落定,一股惶然就将女儿家的羞涩牵了出来,正想着该以怎样的力道推开他,却又不会伤到他,力量刚刚蓄起,李肆却松开了她,于是那力量下意识地转为想着拉住他。

来回这一迟疑,李肆已经转身走开了,一边走还一边招呼着:“胡汉山,召集所有人在坝子里集合!”

手臂回抱住自己的肩头,严三娘抬头望天,天空碧蓝,白云悠悠,透过残留在眼睫的泪影,她似乎见到了七彩的虹光。

纷纷攘攘的人群朝李庄内堡的中心坝子集中,个个脸上都绽着笑颜。

“四哥儿许是要筹资,据说出一两银子能得二两甚至三两!”

“四哥儿真是善人菩萨转世啊,就为帮着四哥儿作这一番事业,赚不了钱也没什么好埋怨的,不过……能赚钱自然也是好的。”

坝子里已经聚集了几百号人,正在嗡嗡议论着,青田公司握有金股的人员大部分都来了,还有一些不是金股,却在青田公司任着襄理以上职务的外围人员,他们离金股也只有一步之遥。

坝子一侧就是庄学楼,关田林何邬五个司董正站在台阶下等着李肆出场,关凤生跟何贵在低声争着到底是谁先提出的筹资,林大树倒是老神在在的淡然,邬亚罗则是转着眼珠,似乎在盘算自己能拿出多少银子,而田大由……田大由双眉深锁,脸色很是难看,但在这一片兴奋的人潮中,没人注意到他的异常。

“四哥儿!”

“总司!”

“庄主!”

李肆出来了,人群都齐声招呼起来,在冬日里,他一向都戴着薄毛无檐的短筒直帽,穿着及膝的中袄,腰间是一根手掌宽的皮带,无肩马甲敞在外面,瘦直裤子,裤管下半截裹在厚实皮靴的高帮里,整个人看上去很是精神。他双手一叉腰,腰间凸起两坨鼓囊囊的痕迹,大家都知道那是啥。

“四哥儿,你开口,家里余钱咱都拿出来!”

性子躁的庄人先就喊了起来,其他人喧闹着附和,李肆抬手虚按,坝子里顿时一片静寂。

“各位……还记得我李肆邀你们进公司的时候,曾经说过什么?”

最先那开口的庄人又抢在了前面。

“让大家过上好日子!”

几百人纷纷扬扬也都叫了起来。

“没错!四哥儿做到了!”

“总司是信人,咱们都听你的!”

挥手再让众人安静下来,李肆接着问。

“那……我为什么这么做?”

这问题就有些复杂了,有说是菩萨心肠,有说是顾念乡亲,也有人干脆说这还要问为什么。

“因为我,相信一些事情,相信一些从古至今都没有变过的事情……”

李肆目光投入碧蓝天幕,原本难以言尽的心绪,也随着这些话语渐渐成形。

听涛楼上,段宏时和翼鸣老道倚在窗前,紧紧盯着有那么一刻,像是神思注入了另一个世界的李肆。

“好好听着,我们要找的天道,根子就该在他接下来的话里。”

段宏时轻声慨叹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