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三卷 第一百三十八章 对你的亏欠,自有他来偿还

永春县城,一个高个子军将带着几个兵丁,正骑马在街道上缓缓而行。

“四哥儿对人家可是念念不忘呢,还特意让咱们来打探一下,看她是不是安全到家。”

那军将一边四下张望一边嘀咕着。

“啊,好想念跟四哥儿相处的时光,那可真是快活的日子。见到四哥儿送来的行靴皮服,咱们哥几个都差点落泪了。”

身边兵丁絮叨起来。

“这姑娘……不定是四哥儿中意的人吧,可怎么又把人家给放回来了呢,梁杆子,你知道些什么?”

另一个兵丁问。

“别叫我梁杆子!叫我梁千总!”

高个子军将也就是梁杆子梁得广,他生气地嚷着,可身边那几个兵丁却是一阵哄笑。

“好啦,萧老大在泉州忙着公干,咱们就得帮四哥办好这事,赶紧找人问话吧。”

这些兵丁都是昔日金山汛的老伙计,梁得广的发火也只是装装样子。

“严家?是问严三娘吧,嘿,永春谁人不知啊,红雷女侠严三娘!”

梁得广刚刚报了个姓氏,被问话的永春人就滔滔不绝,听得梁得广等人两眼发直。

“红雷女侠!?杀了泉州盐巡总捕头!?”

泉州港,一艘靠港的海船上,听着梁得广的禀报,萧胜也是两眼发直。

“应该是用短铳杀的,人已经被送到泉州府监关了起来。那不是我们的熟地吗,我去打听过了。严家和严姑娘原本要嫁的梁家都送了银子,她在那里还没遭什么恶待。我走时也交代了一下,嘱咐熟人要好生看护。”

梁得广脸上还荡着震惊的余波,像是还没从那些听闻里回过神来。

“巾帼英烈!”

得知严三娘杀人的具体事由,萧胜挺身而起,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神色激昂。

“是啊,泉州府监外已经聚起了不少人给她喊冤,都称呼她是红雷女侠。”

梁得广和萧胜对视着,眼里都流转着浓浓的敬仰,穿着一身新娘吉服,手持短铳,将作恶多端的盐巡总捕头一枪毙命,这样的女子,这样的事迹,只在史书中才能见到了。

“短铳……莫非……”

萧胜皱眉,手摸着腰间的一对短铳。

“不是这种,更为古怪,外表还特意作了遮掩,严姑娘刻意弄坏了,该是不想有人追查出线索。”

梁得广解说,接着终于问出了他憋了许久的问题:“老大,咱们应该……”

萧胜反问:“以你之见呢?”

梁得广毅然道:“赶紧通报四哥,在这期间护住严姑娘。”

萧胜叹气:“就这样?”

梁得广挠头:“那……还要怎样?”

萧胜摇头:“四哥接到消息,绝对会飞马而来,然后还得靠着咱们做事,这不仅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还耽误了时间!”

他两眼闪着精光,话语铿锵有力:“我们只做报信人这可不够!”

嘭的一声,他再拍了桌子:“远远不够!”

舒了一口气,萧胜浸入回忆里:“她那短铳,该是四哥精心为她造的,她对四哥来说,绝不是一般的女子!在李庄的时候,我就见过她,不仅绝色,还武艺高强,心性直率。我本以为四哥要留下她,后来她离开了,之前四哥交代我去打探她的消息,我还在笑四哥不够男人。”

他深深叹气,“现在我才明白,四哥对她……竟然不止有喜欢,还有尊敬!这样的女子,可是强留不住的。”

梁得广也叹气,该是为没能亲见严三娘而遗憾。

萧胜面容又是一正:“不说四哥,就只论严姑娘,也值得咱们多做一些。泉州盐巡是出了名的暴戾,今年搅出不少事,都跟他们有关。咱们巡海抓着的不少人,都是逃他们盐巡的祸!”

梁得广点头连连,要做得更多,也是他心中所愿。

萧胜捏住了腰间枪柄,沉声道:“话又说回来,就为四哥,这事,咱们就得办得利落,办得彻底!这些日子来,被四哥当作是家中游子一般地待,总该让四哥知道,咱们还是能办点事的。”

梁得广脸色涨红:“老大,你说话!”

萧胜脖子一扬,招呼起来:“来人啦!”

他再看向梁得广,嘿嘿一笑:“咱们给四哥送上个媳妇!”

泉州府监的偏号里,一侧挤满了人,另一侧却只有空荡荡一个大红身影。那身影像是石雕一般,许久没有动静,引得对面的犯人低语不停。忽然一阵叮当脆响,那身影动了,这边顿时没了声息。

严三娘挪了挪身子,脖子上的厚重木枷,手脚上的铁镣,让她的行动异常吃力。她艰辛地偏着脑袋,蹭在木枷上,将遮住自己眼帘的发丝拨开,一条贯穿额头,直到脸颊下方的猩红血痕赫然显露,让她那绝丽容颜染上一丝狰狞。这是她被投入永春县监时,那些要在她身上揩油的衙役用鞭子留下的,不过对方的代价是一嘴牙全碎了。

脸上的疼痛她一点也没上心,这会她嘴角还微微翘着,神思已然沉浸在回忆中,当初那个家伙,不也是把她捆得死死的么?结果还是遭了自己的反击,对了……不是那家伙说什么自己一脸的鼻涕,把自己给恶心住了,估计他的鼻子就该没了。

牢门响动,打断了她的遐思,又有犯人进来了,严三娘赶紧扭回思绪,继续寻找着往日的记忆。除了不连累他人,她唯一所求,就是要牢牢记住那点点滴滴,下到地府时,就算喝了黄婆汤,也不会忘记,来世……来世一定要找到他。不管是恨也好,还是其他什么也好,反正……要找到他,不然自己一颗心,似乎终无归处。

咣当声里,她这面的栅门开了,几个人被推了进来,一身破烂,面目模糊。严三娘皱眉,看来自己的优待也要没了。

正蓄足精神,准备着用木枷铁镣解决多半会有的欺辱,那几个人却缩得远远的,根本不理会她,过了一阵,甚至还响起了呼噜声。

监牢顶端有小小的天窗,时间一刻刻过去,白昼转夜,月光也渐渐从天窗洒下,严三娘正迷迷糊糊之间,却被一阵喧闹惊醒,一睁眼,同牢那几个人已经靠了过来。

见这几个人居然手脚上没有镣铐,严三娘咬牙,只觉该是到了那个时候,死不可怕,怕的是受辱而死,所以她一定要将这几人尽数击杀。

“严姑娘,我们是来救你的,容我解开你的枷锁可好?”

可最前一人的话却让她怔住,这人该是知道她的厉害,先要得到她的同意才敢靠近她。

“不要当我严三娘是无知女子,随意蒙骗,不说清楚来历,我可不会跟谁搭话!”

严三娘沉声说着,她脑子里一直绷着那根弦。

“严姑娘身陷牢狱,却还念着为谁遮掩,真是奇女子啊。”

高个子满是赞赏,被说中了心思的严三娘却更为惊疑。

哗啦啦一阵响动,几人又进了监牢,两侧的牢门都被打开,对面那些囚犯一哄而散,一个像是头领的家伙现身,借着月光,面目隐约熟悉。

“好姑娘,我那四哥若是知道了这些事,想必会懊悔得以头撞墙。”

那人凑近了一点,严三娘凤目瞪大了,她认得这人,但是记不得在哪里见过。

“我叫萧胜,在四哥那见过严姑娘。”

那中年汉子再开口,严三娘内心猛然一抖,这时候才醒悟到“四哥”说的是谁,她想起来了。

“你跟他……”

喜悦充盈着全身,可还是被一层警惕挡住,她还是不敢确信这家伙的来意,只是见过,并不证明什么。

萧胜摇头,既是感慨这姑娘的警觉,又是感叹自己那薄弱的存在感,他将马甲往外一拨,两件斜插在腰的东西顿时入眼,让严三娘眼角直跳。短铳,和李肆腰间一模一样的短铳,她可没见过第二个人有。

拔出一把短铳,倒着递过来,借着月光,枪柄底端的“萧胜”二字清晰可见,甚至连枪柄的花纹都没差别,严三娘只觉一股欢跃的热意顿时在心胸里荡动,让她直想放声高呼,是他的人……他就是那么阴魂不散。

“我不走……”

心绪被那根心弦给瞬间按平,严三娘依旧摇头,她走了,官府追查,不仅她爹爹要受难,再将那桃源和他牵扯出来,她死上千百次也难以赎罪。说起来,当时她开枪杀人可真是冲动,可已然明悟本心的她,怎么能容忍那样的罪恶就在眼前上演。

“原来如此,严姑娘就怕牵累到父亲,乃至……四哥,所以才甘愿就擒,否则以你的身手,怎么也不该被那些盐巡抓住。”

萧胜赞叹道,接着又笑了。

“严姑娘,我也算是四哥教出来的半个徒弟,知道怎么做事可以不留痕迹。你放心吧,此番救你出去,你父亲,还有梁家也不会有什么牵连,至于四哥那,以他的能耐,你该相信他。”

那微笑面容在心底里晃着,将那层警惕渐渐抹去,严三娘眼角发热,缓缓点头。

取下枷锁,套上萧胜带来的披风,一行人就这么大咧咧地出了监牢。出门就见附近火光冲天,人影奔突不定,根本无人注意到他们。

“这样就出去了?”

一路还在活动手脚,准备着战斗的严三娘有些不敢相信。

“就这样,而且出去后也没什么大麻烦。我们把监牢的文房烧了,还把几个号的犯人都放了,等他们料理干净首尾,把文档整理出来,估计得几个月之后了,到那时最多也不过发一个海捕文书。”

整个解救过程,在萧胜嘴里就是淡淡几句,却含着他和梁得广等人的呕心沥血,更是赌上前程的冒险。可在他看来,不仅是为李肆,就为自己的良心,这样的冒险也是值得的。

“谢……”

趁乱出了监牢,严三娘想说谢谢,却觉得这恩太重,远不止一句话能道尽。

“等你到了四哥那再跟他说吧,哈哈……”

萧胜挠头笑道,笑到一边却停住了,对面另一队人正迎面奔来。

两队人擦肩而过,严三娘只觉其中一人有些眼熟,下意识定睛看去,却没料那人也在打量她,目光对上,两人都呆住了。

“三娘?”

“博俦哥?”

同声呼唤,顿时让两队人惊了,铿铿拔刀声响起,萧胜还捏住了腰间的枪柄。

“别妄动……”

“那是梁家人……”

两人赶紧止住即将爆发的火拼。

“官府的路子再难走通,我召集了一帮兄弟,准备今夜将你救出来,却没想到……”

梁博俦苦涩地说着。

“博俦哥的大恩,三娘记在心里,永世不忘。”

刹那间,无数念头在严三娘心中流转,最终沉淀下来的,却是一个清晰的方向。她两膝一曲,跪在了地上。

“我和博俦哥,今世无缘,对你的亏欠,只有……”

原本想说“来世再偿”,可那张面容一直在心底里转着,牵起了她对未来,乃至来生的渴望。她的心灵一片清澈,那是一种即将投奔自由的轻灵,让她出口的话也变了。

“自有他人来报偿。”

话说完,咚咚咚,严三娘结结实实磕下三个响头,然后起身就走,再不看一眼。

“不错的人,可惜……”

萧胜看看那已然呆住的梁博俦,怜悯地摇了摇头。

直到严三娘的身影没入夜色,梁博俦才清醒过来,他长叹望天,那天上的朗月,仿佛就是远去的严三娘。

“我终究……是配不上这样的她了。”

梁博俦低声自语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