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三卷 第一百三十七章 我做到了,别忘了我

“万寿无疆,天子万年!”

“皇上圣明,千秋无一!”

“大清紫气,亘古难比!”

北京城的新街口,拖着耗子尾巴,披着花花绿绿吉色礼装的士子们正一边高喊口号,一边向北而行,他们脚下是一条如五彩云雾般的道路,向着前后延伸,似乎无止无尽。

彩棚、彩墙、彩廊、彩台,无处不彩,每隔几里还有一处御座,御座周围,身着彩装的戏子们嗯嗯呀呀,合着铿锵锣鼓,唱着那福寿祝词。更有络绎不绝的队伍抬着各式各样的花扎绸人游街,直让这尘世宛如天庭。

还有三天,当今仁君天子的六十大寿庆典就要在畅春园拉开帷幕,在那里将举办一场三代莫比的寿宴,也就是所谓的“千叟宴”。朝廷下了旨意,凡年满六十五岁的老者,勿论官民,都可进京参加这场盛况空前的寿宴。

仁皇帝康熙自己说了,“自秦汉以降,称帝者一百九十有三,享祚绵长,无如朕之久者”,所以呢,这万寿节就得好好地办,大大地办,他的面子光鲜起来,大清也就能威加海内,镇服四方。

沾着这喜气,民间也纷纷行动起来,三月二十五到二十八这几天里,因为皇上要开三场大宴,所以民间什么婚丧嫁娶都不准办,大家就都赶在二十五之前搭上这班喜车。

坐在花轿里,厚重吉服裹着,沉沉凤冠压着,严三娘只觉难以呼吸,前后的唢呐锣鼓吹吹打打,更让她想抡圆了嗓子高声叫喊。

有那么一刻,她几乎要将这心思变作行动了,丹田微微提气,就被一股异样的感觉阻住。那是一件沉甸甸的东西,被她裹在贴身小衣里,似乎还带着刚从土里刨出来的阴冷湿气,让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

“为什么……我为什么还要把它挖出来,甚至还要装好药上好弹贴身带着呢,我到底在想什么?”

严三娘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好半天她才整理出了一条线条,顺着这线头找过去,整个人顿时像被压在了蒸笼里,血脉也沸腾起来,如果揭开那块遮头红布,就能看到她那张俏脸,已然红得发紫,几乎快能滴出水来。

“该死的小贼……我准是中了他的蛊毒!我怎么会……会想到……那些事情!”

一张微微含笑的清秀面容在脑子里跳起,她下意识地咬牙羞怒着,心中那些纷乱的思绪也被这面容搅得粉碎。

那是昨天的事了,家里人正忙碌地准备着她的婚事,据说还有盐道总巡那样的大人物前来捧场,所以原本新郎直接上门接人的流程也要改一下,新郎会在梁家庄子那先等候总巡官爷,然后再等着新娘上门,一起进县城游街。

从纳采到过门,这段时间太紧,直到昨天才有姑嫂来给她做妇训,除了一番三从四德的教育,更重要的就是闺房之事。翻开那本色彩艳丽的绘图集,即使是自小在外流离,心性豁朗的严三娘,也是羞得难以抬头。

到了今天早上,严三娘已经由羞转悲,昨晚她作了一夜“怪梦”,梦里有人对着自己,作出了那绘图册子上种种难言的羞事,可恨的是自己还觉得愉悦异常,更可恨而且可怕的是,那人不是自己要嫁的人,而是那个……小贼。

醒来时梦里的痴缠余热似乎还流转在身上,手背、腰肢、头顶,都一阵阵泛着难言的战栗,那不是梦里来的,而是他真切触摸过自己的感觉。之前那刹那的温热,像是深深烙在了少女心底里,再难抹掉。

直到上了花轿,她还没明白,为何自己会如行尸走肉一般的,又将之前埋下的东西挖了出来,准备妥当,还贴身带着。

“如果姑嫂说的那些道理没错的话,我已经……失节了。”

从这根线头上找着了姑嫂昨日说起妇训时那神圣肃穆的神色语气,严三娘的一颗心沉入深渊,她明白了自己带上这东西的用意。

“到得那时,不如一死,我可受不住那日日的煎熬。”

脑海中那张面容渐渐掩入黑暗,严三娘也平静了下来,她知道自己错了,她已经挣脱不了那场梦,更挣脱不了父亲、姑嫂、家人,还有梁家这张张面孔所编织而成的大网,这样的两面煎熬,以她的心性,是决计不想日日辗转挣扎的。

心绪稳住了,轿子外的动静就清晰入耳,喜庆之声外似乎还带着一丝极不和谐的音调,仔细分辨,竟然是哭喊和叱喝声。

揭开遮头巾,捞起轿帘一角,严三娘朝外一看,顿时凤目圆瞪。

就见一对夫妇外加一个小姑娘,像是一家三口的穷苦人,正相拥跪伏在地上,朝着谁苦苦哀求,地上还有个背篓斜搁着,白花花的东西洒得满地都是,那不像是米,是盐。

“官盐!?你这也是泉州的官盐!背回永春就是罪!”

“泉州盐可比永春盐便宜,你背这么多回来,不是卖还是干什么!?”

顺着声音一看,是几个盐巡正一边喝骂,一边朝那家中的男子踢踢打打。

严三娘只觉心口憋闷难忍,可一想到父亲,她咬着牙就要放下轿帘,这样的事情天天可见,她确实没办法做什么。

手腕刚动,就见盐巡一脚将男人踹倒在地,皮鞭也兜头抽去,那妇人跟着小姑娘都扑上去挡住了男人,皮鞭抽在女人和小姑娘身上,凄厉和脆嫩的哀鸣同声响起。

这一鞭子似乎也抽在了严三娘的心口上,将束缚着她的那张张面孔给抽碎,她心中顿时一片豁然。

喀喇……

花轿的轿夫只觉得轿子猛然一沉,差点摔作一堆,接着轿帘一掀,身着大红吉服,凤冠上钗簪摇曳的严三娘骤然现身,遮头布已经扯了下来,她正凤目喷火,脸色铁青。

“放开他们!”

严三娘沉声呵斥着,送亲队伍顿时一片大乱。

“哟……这是哪家的新娘子,坐在花轿里居然都还有心管闲事?”

像是盐巡小头目的家伙歪眼横脸地说着,队伍里的梁家人赶紧迎过去低声解释,还在腰间掏摸着东西。而严家的人也上来拦住了严三娘,一脸苦色地劝她赶紧回轿子里。

严三娘手一挥,那严家姑嫂顿时如陀螺一般转开了,其他人都没看得清楚,大红身影几步就跃到了盐巡身前,将他们跟那家人隔开。

“你们快走!”

严三娘一声吩咐,那一家三口愣了一下,也顾不得地上的背篓,男人左手牵住女人,右手拉上女儿,就朝远处奔去,要被盐巡以贩卖私盐的罪名投进监牢,那可就不止是妻离子散的下场。

“好胆!就算是梁家媳妇,也不能坏咱们盐道上的规矩!把那三口子抓住!”

那盐巡头目恼了,一声吩咐,身边那七八个盐差都冲了出去,却见严三娘那大红身影裙袖挥舞,劈劈啪啪一阵响动,盐差一个个都倒跌而回,躺在地上呻吟不止。

“你你你……”

瞧着一身大红吉服,淡施胭脂,樱唇涂朱,凤目飞扬的严三娘,盐巡头目魂魄都只剩了一半,另一半也失了心气,结结巴巴地,连呵斥怒骂的话都抖搂不出。

眼见那一家三口奔出去了几十步,似乎就能逃了这场劫难,严三娘松了口气。暗道他们脱了法网,自己却还身在网中。正有些怔忪出神,轰隆的马蹄声响起,从后方道上奔过来一支马队,瞧着不少人身上也套着巡字号衣,领头一人服色光鲜,正顾盼自得。

“那家子盗卖官盐,赶紧拦住!”

这边的盐巡小头目魂魄归位,大声喊了起来,看来那帮人也是盐巡。

严三娘转头看去,心神猛震。

小头目刚出声,就有几骑人马追了过去。

“不!”

严三娘惊呼出声,那男子已然被一马撞倒,隐约还能听到喀喇一阵脆响,不知道是被马蹄踩断了身上几处骨头。

“跑啊……”

男人挥着手,喷出一口血,要自己的妻儿继续逃命。

“男的不行了,女的和小的还能卖了抵罪。”

马队那领头人冷声说着。

“住手!”

严三娘呼喝出声,她伸出手臂,似乎想要一把扯住渐渐逼近那对母女的人马,可已经来不及了,她不是天外飞仙,几十步的距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蓬……

马势没能收住,母女两人的身体被撞飞出去,宛如破木沙袋一般,颓然无力地在地上翻滚着。

“不……”

严三娘只觉自己心脏也被这一撞给粉碎了,不,是束缚住心口的层层枷锁给粉碎了,眼前恍惚,心神骤然跃入了另一个世界,一个熟悉的世界。

“妈的,还没喝酒呢你就发昏了?搞死了还有什么用?”

那像是大头目的人恼怒地骂着。

“好像没死,还有气呢。”

“没死你养着?再踩几脚!本就是拒捕抗差,死了活该!”

那大头目呼喝过后,又能听到那熟悉的刺耳脆响,低低的,可就是那么清晰。

严三娘的心神已然飘上半空,像是和自己分离开了一般,就静静地看着周围这一切。

“三娘,你说过的啊,天理自在,人不可欺。”

“你也说过啊,能不能成,和要不要做,根本就是两回事。”

“我不止在意身边人,还在意所有人……”

“让大家过上好日子……”

那张熟悉的面容在严三娘眼前出现,述说着让她浑身战栗的言语。

“三娘,我不是一般的贼匪,我,是反贼!”

李肆的沉凝话语,如激流一般充塞住她的心田。

“为什么要造反?你知道的,你明白的。”

他的话语总是那么有力,可很多话,很多事,她之前还不是全然明白。

她不明白,为何她在教授刺枪术的时候,在练习火枪射击的时候,会那么专注,抛开了一切。她也想不透,自己该不是那种连忠贞名节都守不住的浮华女子,却为何难以抹开那张面容,那张总是瞧着一个方向,沉思而谨行的面容。

她还不明白,离开李庄前,司卫们齐声向她喊着“师傅再见”,那时她为何心弦颤动,差点就想说我不走了。那不仅仅是不舍和这些只相处了两个多月的徒弟分别,更像是和一桩她天生就该干着的事情分别。

现在,她明白了。

本心,她终究不能欺骗自己的本心,她的本心,已经跟在了他身后,踏着他的足迹,走上了另外一条大道,一条写着一个大大“反”字的道路。

“恶贼,纳命来!”

神识归位,严三娘大红身影展动,就朝那大头目冲去。

“这……这是谁!?拦住她!”

下意识地就感觉不妙,那大头目哆嗦着高声问道。

“梁家要过门的媳妇!?入娘的……我这正是要去会梁家小子,跟着他一起接这媳妇呢,她这是怎么了?疯魔了不成!”

现场混乱不堪,前后的盐巡追的追,拦的拦,想要挡住严三娘,可她的大红裙袖如蝶影一般飞舞,个个盐巡有如灰尘一般,被这蝶影的轻盈舞动给扇得东倒西歪,眼见就要冲近那大头目的马前,那人见她如此神勇,吓得尖声叫了起来。

“我是这里的盐道总巡!是你梁家的贵客,咱们……咱们是一家的!”

身后的盐巡们纷纷下马,拦在了这总巡的身前,身后左右的人也都追了上来,几十号人顿时将她围得水泄不通。

严三娘停住,凤目冷冷看住他,可眼瞳里却像是卷起了冲天的怒涛。

“绝不!”

她这话众人都没听懂,接着她的行动众人也没看懂,就见她从腰间掏出一件古怪的东西,直直指住了那总巡。

“绝不与你们为伍!”

严三娘沉声说着,手指扣动,蓬声震响,坐在马上那总巡的脑袋扑哧一声,前额后脑同时炸起两团血光。

沉寂……连呼吸都没了的沉寂,现场像是被厚重尘土给盖住,持续了好一阵,才被那总巡的尸体摔地声给翻搅开。

“抓……抓住她!”

哗啦啦一阵抽刀声响起,周围的盐巡脸色又青又白,看着这裘大红身影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个魔鬼,一个美得令人心悸的魔鬼。

依依不舍地抚摸过手中的短枪,严三娘咬牙,喀喇一阵扭动,将这枪拆散拧弯。

“我做到了,别忘了我。”

十数柄刀锋压在了她脖颈上,她看向西方,神色无比平静,只低低这么自语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