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三卷 第一百三十六章 泪和血都是咸的,还有盐

“还能有什么麻烦?就是涨价,涨了一倍还不止!”

福建永春,刚进县城,就被一大堆人堵在街上,严敬随口问了一声,一个汉子怒气冲天地喊了起来。

“三十文一斤盐!?”

搞明白了事情,严敬猛抽了口凉气。

“爹爹,咱们快走吧。”

严三娘耷拉着头,街边那官盐铺子正被几百号人围着,叫骂呼喝声不止,喧闹冲天,她却似乎一点也没入眼。瞧她那空洞的双眸,该是什么都入不了她的眼。

一声惨嚎终于将她惊醒,也将街上所有人都吓住。就见一队身上套着“巡”字号衣的差役,正将一个人拖过街道,那人光着上身,胸背皮肤都已经被鞭子抽得碎烂,在地上印下一道猩红血痕。

“这是盐巡抓到的私盐贩子……”

周围人议论纷纷,严敬似乎有了什么联想,脸色顿时不怎么好看了。

“我没贩私盐!我只是……只是买多了自己吃的!”

地上那人还有力气呼号申辩着。

“你买的就是私盐!一买还二十斤,难道不是备着卖?罪上加罪!还有理了你啊!”

一个盐巡头目朝那人吐了口唾沫,手臂再一扬,劈啪一声,皮鞭又落到了那人身上,溅起点点血滴,周围观者顿时一片惊呼,忙不迭地退开。

“三娘,走吧……”

严三娘冰封般的心口顿时燃起了一股烈火,正横眉捏拳,父亲的低语响起,不得不咬紧了牙关,偏头避开这血淋淋的景象。

“你俦哥家里也在做盐生意,这事……历年都是免不了的。”

严敬无奈地低叹道。

“这……就是家乡么?”

一别十多年,严三娘已经不怎么认得家乡的景象。入眼所见,除了刚才的猩红,还有脏乱的街道,褴褛行人满地,不时而过的差人朝她投来阴冷贪婪的目光,这一切将她心中那点思乡之情片片削飞,她下意识想到的,却是另一处地方。

目光自然就投向西面,严三娘低低自语道:“那真是个桃源。”

英德李庄听涛楼,听了李肆的陈述,关凤生第一个就跳了起来。

“咱们这可不是世外桃源,得赶紧囤粮!”

也许是以前饿肚皮的经历太过深刻,田大由等人都纷纷点头,觉得这是第一要务。

“这事,四哥儿考虑的是大赚一笔吧。”

彭先仲的灵魂深深刻着“商人”这个标签,一语道出了李肆的用意。

“不仅是大赚一笔,这还是一波浪潮,只要站到了浪尖上,就能带着我们冲进广州城。”

李肆的话语充满自信,这正是他能把握到的绝佳机会。

“四哥儿,这事可不好说,你真的确定,整个广东的粮价都会大涨!?”

林大树却在置疑李肆。

“每年粮价都会波动,而且经常是这一县涨,那一县跌。就像去年吧,咱们粤北粮食涨了,可广州那一带还在跌,因为广西米进的多。”

林大树的话,彭先仲也连连点头。

“粮米生意都是有固定来往的,比如湖南江西米,每年都是分散四处在卖,江南也走,广东福建也走,而且米商都是看住了某府某县,做的是长期生意。之前江南米被张元隆外运,让江南米价大涨,官府动了平仓米也没按下来,还是靠着湖南江西米解决的问题,可那都是两三月之后的事了,之前没谁敢有那么大心气,料定江南米价还是扑不下去。”

彭先仲的话推翻了李肆印象中那些穿越小说里,动不动就能操纵米价这类桥段的合理性。接着彭先仲又说到了关键,这海量粮米不可能被少数几家米商控制住。县乡下的游商从农户手里收米,再到大的城市,乃至省城汇聚,才由大米商接盘,朝其他市场贩运。一城就不下十数米商,一省更是上百,米市是零碎区隔的市场汇聚起来的,靠几个商人很难拨动。同样的,米价的变化,除开天灾人祸,其他原因就很难预料,也难以形成全局的影响。

目前不仅广东没什么大的灾害,广西湖南江西也没见动静,似乎一如平常。

“咱们广东历年缺粮,每年从广西进米不下百十万石,如果广西能平稳,广东米价要涨也不会涨到天上去。”

彭先仲下了定论,可李肆还是摇头,他确定广东米价不仅会大涨,而且还是全省大涨。

“四哥儿……为什么这么肯定?”

见李肆摇头,关田等人都不再置疑,他们都习惯了李肆“神机妙算”,可彭先仲初入决策圈,对李肆的“本事”还没太深刻的感受。

“因为我能肯定,广东有两个大人物要遭殃。”

李肆说的是两广总督赵弘灿和广东巡抚满丕,之前关蒄提到米价,让他有所醒觉,后来再跟刘兴纯提到的广州城大小神仙一拼,前世某条资料就从记忆库里跳了出来。

两广总督赵弘灿这人,他一直没什么印象,虽然是平三藩名将赵良栋的儿子,康熙重臣赵弘燮的哥哥,却没在历史上留下什么光彩事迹,反而就是在这一年,他和广东巡抚都遭弹劾,部议革职,最后康熙施恩,只是降五级任用。

他们遭什么罪了呢?事情很小,因为他们没有向康熙奏报米价,然后被广州将军管源忠参了一本。而至于没有奏报米价的原因,到底是疏忽,还是不敢报,李肆觉得,多半该是后者。

就在这康熙五十二年,广东米价“腾贵”。公开资料说是每石涨到二两,可让总督巡抚不敢上报,相信真实米价远远不止这个数字。

李肆之所以对这事有印象,是当初翻看《康熙朝实录》时,对这一条的未知背景很有些兴趣,当时就在猜这两哥们是不是故意不报。因为米价太高,一个总督一个巡抚,总得给出原因,而这原因估计又是他们的忌讳,还不如干脆装作工作疏忽,被治一个轻罪就好。

李肆捡起这条资料的时候,也想了好一阵,虽然他也想不出米价为何会在今年猛涨,但至少能确定,自己这只小蝴蝶应该没对这项历史进程有什么关联,所以,他认定这事未来应该会发生。

见着李肆自信充盈的神色,彭先仲满肚子嘀咕,却也不再继续就这个问题穷追猛打,而是转到了事情的操作层面上。

“四哥儿的具体盘算是什么?”

李肆点头,他有了初步的构想。

“湖南米,从现在开始,囤积湖南米,浛洸这条商道,对咱们是透明的。”

一听到“囤积”二字,彭先仲两眼就开始发飘,他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没有十万石米乃至更多,可是影响不到广东粮价的,四哥儿,咱们……现在拿得出那么多银子吗?”

从湖南贩米,算上运费,每石米要七八钱银子,算起来底限就得七八万两银子。

“我一下拿不出来,彭家也该拿不出来,可湖南那边还有人,另外……”

李肆想得远了,眼神有些发飘。

“说不定这是一石两……不,三鸟的事。”

他指了指北面。

“那里还有人,手上有大把银子,正想着该怎么赚更多的银子。”

永春县城边缘,独门独户的一进院子里,严三娘环顾四周,努力寻着儿时的记忆,却发现始终被一层厚重的迷雾遮挡着,也就后院那小花园,隐约能拉起两个稚嫩的童声笑语。

“爹爹我旧日的关系还在,以后靠着云贵那边的茶叶,也能赚不少银子,日子该是能变个样。”

严敬正在憧憬着未来。

“整治我那家伙,两年前死了,许是跟同行分赃不均。他背后那官老爷,也早在四五年前离了此地。这院子本卖给了别人,还是亲戚们凑钱赎买回来。三娘,我们亏欠家中太多啊。”

说着说着,他就陷入了回忆,抚着院子的砖墙,感慨连连。

“屋子赎回来了,可娘亲却永远回不来了。”

严三娘叹气,心中那层迷雾也淡薄了几分。

坐到花园里的秋千上,严三娘心头正风雾卷滚,思绪如断线的风筝胡乱飘荡,就听院前响起人声,父亲一声“梁四爷”让她心头猛然一跳,这个“四”真是无比亲切,可惜却是“四爷”不是“四哥”……

“难道是俦哥……来了?”

想到这,她心跳更为慌乱。

正不知所措时,一个人已经进了花园里,远远隔着,就是一声低唤:“三娘……”

转头看去,却是一个长身玉立的英俊青年,面似冠玉目似朗星,随着自己的回望,眼瞳也骤然莹亮,人也跟着愣住。

“俦……博俦哥。”

严三娘低头招呼着,这正是和她自小定亲的梁家公子梁博俦,没见时还觉得亲切,可一见,却觉着一股异样的心绪将她推得远远的,让她下意识地不再以“俦哥”称呼。十来年不见,小顽童成了翩翩公子,可她内心深处却没荡开一点涟漪,更说不上惊喜。

“三……三娘,你真是……差点就认不出来了。”

梁博俦被少女那摄人容颜给镇住,好半天才清醒过来,而少女的反应,他只当是女儿家的羞涩。

“就是这里啊,想当初,咱们还在这里一起跟武师学长拳呢,那时候我就打不过你了。”

梁博俦低低倾诉着,句句话语,渐渐将严三娘心中那迷雾给层层揭去,也开始能和梁博俦有了言语来回。

“近日生意红火,老哥我也能多帮一把,银子的事就不必在意了,从纳采到过门,我梁家都包了!”

前院的豪爽腔调响着,那是梁博俦的父亲在说着婚事,严三娘也只觉心头骤然一痛,可接着她想到了什么。

“博俦哥,我和爹爹回来的时候,见县城里盐价大涨,这是怎么回事?”

她不再避着梁博俦的目光,而是直直看住了他。

“每年这个时候,县城粮价都会涨一些,然后县里人为了省盐钱,就到处钻营,贩卖私盐。所以今年盐商们都联起手来,加了力气剿这私盐生意,三娘,你怎么也关心起这事来了?别担心,我们梁家其他不敢说,可盐……呵呵……难道还会让三娘你去外面买盐吗?”

梁博俦微笑着解释道,在这样的未婚妻面前,他是知无不言。

“可……这不是苦了其他人吗?”

严三娘的疑问还带着几分期待。

“三娘你啊……还是没变,就是一副菩萨心肠。可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去年私盐太猖獗,盐商们损失太重,总得补上几分。我们梁家本不想把事弄得这么大,可三娘你也知道,做官盐生意,不跟其他人一起发声,那可就是……大麻烦。”

梁博俦很有耐性地讲解着。

“可这也是……这也是助纣为虐!”

严三娘终于再忍不住,沉声斥责道。

“三娘!”

严敬出现了,板着脸压住了她后面的话。

“三娘啊,真是女大十八变,生得这么俊俏。许是跟你在外面呆久了,不习惯怎么过安生日子,别在意,呵呵。”

梁父在一边劝着。

“三娘,世道就是这样,我们能顾好自己就不错了。伤天害理的事,能避开就避开,避不开,心头也抱着几分愧疚,这也总是为了家人,不是有意的。”

梁博俦低低叹着,严三娘的话,对他也不是没有触动。

“我们梁家得空也在施粥赈济,可不要把我,我爹和那些人混在一起。”

梁博俦诚恳地说着,严三娘闭上了眼帘,心中百味杂陈。

梁家父子走了,亲戚们又上门了,七姑八嫂欢笑着,话里就离不开新娘该怎么打扮,言语絮叨间,那种缥缈的亲情也开始归位,严三娘只觉自己一颗心分作了两半,痛得难以言语。

“三娘,咱们安顿好了,梁家就要上门,纳采之后,紧接着就接你过门。为了不让咱们家折腾,也不让你劳累,梁家特意不在泉州办,而是在永春这边的庄子办,你就做好准备吧。”

严敬交代着女儿,见女儿神色不豫,他又补充了一句。

“咱们爷俩,好不容易才能回乡,从此不再颠沛流离,过去的,不管是苦还是其他什么,就让它过去吧,日子就跟饭和盐一样,终究不是梦里的东西,要一口口实在吃着的。”

严三娘缓缓点头:“爹爹你放心,女儿知道的。”

花园的角落里,泥土被掘开了,严三娘将表面还绘着花鸟的木盒放了进去。

“就这样吧,那场梦,总该醒了。”

少女咬着嘴唇,双手推动,泥土将那盒子盖住,就在那一瞬间,泪水自两颊滑下,滴落在泥土里。


阅读www.yuedu.info